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他是一无所知的等待 > 第二十六章 我都记起来了
    秦可夏开车去了监狱,四年前她独自一人去F国旅行,按理说也应该独自一人回国,可却是秦书豪过去将她接回来的。

    要是她没记错四年前秦氏刚接了一个很重要的项目,秦书豪本没有时间专门过去接她,除非......她在F国那边出了事。

    可是她会出什么事呢?

    秦可夏越想越激动,仿佛答案正在向她招手。

    到了监狱,秦可夏做完登记,就在老地方等秦书豪。

    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秦书豪,秦可夏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两步迎上前去,“爸。”

    秦书豪听狱警说秦可夏又来看他了,担心的要死,上次秦可夏来看他,他将秦氏的股权给了秦可夏,这才没过两天秦可夏又来了,难道是公司那边出了什么事?

    带着这种担忧,秦书豪跟着狱警来到了探监室,远远的就看见秦可夏坐在那里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秦书豪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看着秦可夏朝他走来,他上前一步拉住秦可夏的手,担忧的视线从上到下打量着秦可夏,直到见她没有什么异样才算松了口气。

    拉着秦可夏坐了下来,秦书豪问:“怎么又过来了?”

    秦可夏抿了下唇,迟疑了一下才略显严肃的问:“爸,我有点事想问您。”

    秦书豪很是意外,眉毛微微向上挑,眼睛里有着一丝疑惑,“怎么了?夏夏。”

    秦可夏咬了下下唇,略微思索了一秒,才开口问:“没事,就是我最近想起来一些事,想过来问问您。”

    秦书豪眼眸微微转动一下,笑着问:“什么事?”

    秦可夏看着秦书豪,观察着他脸上的情绪变化,“爸我和贺知谦是不是认识?”

    秦书豪脸上的神色一僵,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要不是秦可夏一直观察着他,根本看不出来他脸上刹那间的细微变化,他看着秦可夏摸了摸她的头,语气慈爱,“怎么突然问这个?以前不是和你说过吗?你们不认识。”

    秦可夏一眨不眨的盯着秦书豪,“四年前在F国不认识吗?”

    秦书豪神色微变,却很快就掩饰过去,语气宠爱,“说什么傻话,你们怎么可能认识?”

    秦可夏摇头,故意套秦书豪的话,“爸,您别骗我,我都记起来了。”

    秦书豪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他看着秦可夏语气严肃,“夏夏,你不相信爸爸?”

    秦可夏摇头,脸上的表情既痛苦又复杂,“爸,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我和贺知谦四年前在F国的事了。”

    秦书豪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声音也变得从未有过的严厉,“说什么傻话呢!我再说一遍,你和贺知谦四年前不认识。”

    秦可夏摇着头,控诉道:“爸您为什么要骗我呢?我都记起来了,我和贺知谦四年前在F国认识的。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骗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爸您告诉我。”

    秦书豪不说话,秦可夏伸手去拉他的手臂,目光中带着祈求,“爸,我已经长大了,不管四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我都有权利知道。”

    秦书豪闻言依旧不语,只是安静的看着秦可夏,秦可夏心情浮躁,蹙眉幽怨的回看秦书豪,秦书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就在秦可夏以为他要对自己说些什么的时候,没想到秦书豪突然背过身去说了一句,“你记错了。”

    语气坚定,不带一丝情绪。

    秦可夏张了张嘴,抬脚想要过去看秦书豪的表情,就见秦书豪朝后挥了挥手,“爸爸累了,你早点回去吧!”

    秦可夏脚步一顿,秦书豪这是下了逐客令。

    她不甘心的咬着下唇,“爸......。”

    “回去吧!”秦书豪的声音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苍老。

    秦可夏一僵,看着秦书豪有些佝偻的背影,心口突然像针扎了一下又痛又难过,她舔了舔干涩的唇,终究是没有继续追问,“那您......照顾好自己,我改天再过来看您。”

    秦书豪依旧没有转过头来,背对着秦可夏说:“我在这里挺好的,不用过来的这么勤。”说完敲了敲玻璃,对着等候的狱警说:“带我回去吧!”

    看着秦书豪离开的背影,秦可夏的眼泪啪塔一声掉了下来,她不知道四年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向宠爱她的父亲,突然就严肃起来还对她下了逐客令。

    秦书豪的避而不答,更加激发秦可夏想要一探究竟的决心,四年前那段未知的记忆,仿佛一团致命的迷雾,吸引着秦可夏一步一步走向迷雾深处。

    从监狱出来,秦可夏开车回了别墅,路上唐华打电话过来询问,秦可夏也没瞒着唐华,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唐华,唐华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你和贺知谦还真的在F国认识!”

    秦可夏叹了一口气,只觉得身体格外的疲惫,有气无力的说:“是啊!”

    唐华想到秦可夏说秦书豪不肯告诉她,就出主意道:“那你要不要回去问问贺知谦?”

    问贺知谦?

    秦可夏露出一丝苦笑,秦书豪况且是这个态度,贺知谦恐怕只会比秦书豪更守口如瓶,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越是这样就越激发她内心的好奇,叹了口气秦可夏说:“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两个人又简单的聊了几句,唐华见秦可夏兴致不高,便主动挂断了电话。

    秦可夏回到别墅拿着睡衣进了浴室,从浴室出来就看见站在窗口抽烟的贺知谦,不知道为什么秦可夏心跳莫名的快了起来,脑袋里不由的想到了F国街头的画面。

    一幕幕仿佛倒放一样重复在眼前出现,贺知谦握住F国男人伸过来的手,他转头英俊帅气的脸,以及那句现在想来也是温暖至极的‘别怕’。

    狂跳的心,无时无刻想要看见对方的眼睛,秦可夏确定,四年前她对贺知谦心动了。

    可贺知谦对她呢?

    那段记忆里,贺知谦对她的态度淡淡的,看不出任何喜欢的痕迹。

    想到这秦可夏身侧的手缓缓握紧,一种复杂的痛感弥漫到心头。

    贺知谦听见声音,转头看见站在浴室门口,穿着浴袍头发滴水的秦可夏,一股热气一下子涌上小腹处,他微眯着眼睛舔了舔唇,朝秦可夏招了招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