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塌房少女重生记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最好的一年
    下川市今年从入冬起天色一直不好,气温不算低,但是寒风中零零碎碎下起了雨。

    碎雨敲打着玻璃,空气中湿漉漉变得又湿又冷。

    期末考试后又补了好久的课,高三的寒假一共也没剩几天。

    姚悉微坐在房间里的书桌前搓搓手,房间里开了空调,气温变得又暖又干燥。

    但是抬头看到窗外灰蒙蒙的天,视觉跟着体感,她总是感觉很冷。

    天气预报在报道北方又降大雪,姚悉微窝在沙发上给自己泡了一杯阿华田。

    随便换几个台都能看到各地方又在筹备什么春节活动。

    端着马克杯往旁边客厅看了一眼,她爸妈早就把春联贴了上去,才惊觉到时间过得真快,竟然又是一年过去了。

    在学校的时候总感觉时间一天一天难熬,站在某个节点回头看,已经走了一大半赛程。

    距离章末的终点还剩不到半年时间。

    姚悉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高考当成了某个阶段的终点,好像她从重生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脑海中默认这段路的终点是高考结束那天。

    这可不太好。

    姚悉微作为过来人,翘起个二郎腿回忆。

    她可是全班唯一不会被老师那句“高考完就解放了”给忽悠过去。

    呵呵,开玩笑,大学里每天从早排到晚的课和小组作业更恐怖好吗?!

    想到这个话题,姚悉微把最后一口阿华田喝完,心血来潮往群里发了条邀请。

    “我想去北京。”她这么说道。

    对未来的无限向往,她想去看看憧憬地方的风景。

    心血来潮的话刚发出去她就后悔了,群里的对话原本正在讨论要不要去学校门口新开的粤菜馆尝尝鲜。

    但是因为天气又阴冷又下雨,董苗苗正趴在床上不想出门。

    安得划隔空冲了她一句:“你就直说懒吧,能有多冷啊?”

    董苗苗本就对他一放寒假就去泰国度假的事气得牙痒痒,两个人跟吵架的小狗一样又咬了起来。

    张辛夏已经见惯不惯佛了,隔着长长的吵架,见缝插针跟李乔然研究寒假作业的题。

    这两个人对着寒假作业都能一板一眼讨论的样子,看起来极为变态。

    又隔着这变态的场景,温思昀又在下面劝架。

    他说:“下川市最近是挺冷的,一出门就感觉冷飕飕。”

    哦对了,这个原本三个人的群聊已经扩展到了六人。

    就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姚悉微就这么莫名其妙扔了一句“想去北京。”

    群里狂跳出来的信息框停滞了,姚悉微尴尬在下面想再跟了一句:“随便说说……”

    没来得及发,张辛夏已经甩了一张机票图上来。

    “后天怎么样?”她直接问。

    姚悉微的提议得到了一致认可,就这么一拍脑袋风风火火在几天内直奔机场。

    站在摆渡车上的时候,姚悉微注意到张辛夏看着车外越来越近的飞机,神情看起来有点恍惚。

    摆渡车里静悄悄的,张辛夏跟她挨得近。

    小声说:“我看过这么多从北京往返起起落落的飞机,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去。”

    听完这句话姚悉微突然有了道实感,她身边这群人,也不过是刚满十八岁的小孩。

    张辛夏已经把郝棋的联系方式全都删了,到了寒假,自然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从北京回来。

    宽阔的停机场,排队的飞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那么长时间在她耳旁的幻觉,终于有了实体的声音。

    起飞的时候耳朵有了严重的肿胀感,在呼啸声中脚下的飞机去到了上空。

    姚悉微还好,张辛夏在起飞的瞬间耳朵就难受,张大嘴缓了半天都没缓过来,脑袋嗡嗡得发疼。

    缩在椅子上蜷成一小团,又因为安全带绑着不舒服,直到飞机停稳张辛夏才缓过来。

    她晃了晃脑袋,蔫蔫得说:“我以前没这毛病。”

    “我知道。”姚悉微点点头以示回应。

    在地面上仰头看飞机时,隔着遥远的距离总觉得很美,真正坐上去才体会到还有这重罪。

    这么想着,张辛夏又叹了口气。

    飞机受到气流颠簸,姚悉微都没处去给她要水。想了想也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

    “怎么了?”董苗苗从旁边探出脑袋。

    姚悉微伸手呼噜了一下张辛夏的头发,蓬松的头发变得乱糟糟,原本乱糟糟的心情反倒静下来。

    她仰前半个身子,对董苗苗摇头说:“没什么,青春期。”

    董苗苗比了个ok的手势表示理解,身子重新靠了回去。

    张辛夏刚刚随着飞机起飞的浮躁心情完全被姚悉微带偏了,伸手也恶狠狠揉了把姚悉微的头发。

    等飞机飞到平稳了,姚悉微才把耳机拿出来。她现在会认真听歌,对于爱豆认真写出来的歌,静下心的时候会关注到歌词。

    即使被关在学校里,也能感受到这一年起蔚蓝乐队在娱乐圈事业开始全面飞升进入鼎盛时期。

    姚悉微戴上耳机,手指在椅背上轻点,转头看向窗外。底下乌云密布的天气已经被甩到了黑压压的云层下面,他们正平稳得飞在空中。

    这一年她的高三经历了一半,风风雨雨中的十八岁。

    往周围转了一圈,一个机舱的人都在睡觉,李乔然开了盏头顶的小灯在做物理题。

    注意到她的眼神后,抬起头朝她淡淡笑了一下。

    姚悉微想,这一年,对于爱豆和她都是最好的一年。

    北方城市的气温显示比南方要冷得多,离降落还有40分钟的时候,头顶的里程表就开始报地面温度。

    张辛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裹着羽绒服戴着帽子做好整套防备。看这架势不知道的以为她要去东北雪原。

    走出廊桥时姚悉微发现身后的张辛夏没跟上,她正在愣神看着外面。

    心中一慌,这里有什么勾起她不好回忆的地方吗?

    “怎么了?”作为直到她暗恋秘密的唯一见证人,姚悉微小心翼翼提出关心。

    “雪呢?”张辛夏回过神,满脸的遗憾挡不住。

    她问道:“怎么没下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