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量子仙道 > 第二卷 灵界之变 第二百四十八章 水阳宗内 乐呵乐呵
    莫离回到宗门已有半月,范小兵也顺利成为了水阳宗的一名新晋弟子,由于他之前没怎么系统性地了解过修道一事,最近一直在“补课”。

    范小兵倒也十分刻苦,白日学基础性的修行常识,晚上便找莫离指点具体的修炼事宜,往往到了很晚才睡,第二天又精神抖擞的去和那些小弟子们一同“听课”。

    莫离最近就舒服了,没事干晒晒太阳,要嘛去后山和老师叔下下棋,再要嘛就去指点指点小弟子们的修习课业。

    师父上阳道人倒是挺忙,但一天笑的合不拢嘴,不仅是爱徒回来,更有爱徒带回来了不少好东西,这都是莫离提前就准备了一些的,不多,后来进入法门没来及兑换其他东西。

    尽管如此,但带来的功法,拿出去就能让天下间修士大打出手的,有兵器,就连问道境大能都要眼馋的。

    上阳道人当时看到这些,激动的差点就一口气没回过来,连忙用莫离送给他的方圆纳物收了个干干净净,还生怕别人看见似的四处张望了许久。

    郑重提醒莫离不能走漏半点风声后,便美滋滋的跑去偷偷欣赏了。

    至于莫离为何晚了这么久才出现的事,真正的原因只给上阳道人大概挑着说了一些,其余人被上阳道人解释是莫离实际上早就出来了,只是要突破修为,故而耽搁了回宗门的时间。

    大家自然不会去深究什么。

    莫离又询问得知水阳宗进入玄门的弟子一个都没有出来后,不免有些难过,自己在天境也多加注意过,却也没有遇到同门的师兄弟们。

    但逝者已矣,莫离前往拜了他们的衣冠冢,墓前承诺他们那份自己会承担起来,将来宗门的大兴自己责无旁贷。

    久违的惬意让莫离舒服不已,最近只是什么都不想,安安静静的享受着生活,小日子过的快乐美满。

    这一日,莫离被小家伙们又缠着讲天境的故事。

    “你们猜怎么着?当时我见那寒氷噬狮双眼如电,叫声似雷,身躯足有我们水阳宗半个山头那么大!我当时一看,我的天呐!这可如何是好,这样的巨兽吃我都嫌不够塞牙,我往身后望去,那些指望着我打头阵的那些人个个吓的瘫软在地,我也更是怕的心肝都打颤,这时,我那好兄弟达舟忽然一声爆喝,呔!你这恶兽!尝尝我达爷爷的巨斧!说着,他便举斧,斧上金光灿灿,直接朝那巨兽头颅坎去。”

    “咳咳,今日就讲这么多,预知后事,下回再说。”

    那紧紧捏着手听的入神的小家伙们顿时一个个“哀鸿遍野”,缠着莫离再讲一段,莫离忽然指向远处,“罗师兄来了!”

    小家伙们顿时吓地个个立马盘膝坐好,莫离则嘿嘿一笑,甩出长剑,一跃而上,直冲九天。

    一八九岁的小女孩对身边的男孩道:“哼,莫离师叔又骗我们,那里有罗师?”

    那男孩微微一笑,道:“其实我知道莫离师叔骗我们,他都骗了我们多少次了,不过我还是乖乖坐下了。”

    小女孩道:“那你为什么不揭穿莫离师叔?”

    男孩苦着脸道:“就怕万一罗师真来了。”

    小女孩翻了个白眼。

    莫离踏剑飞行,到了云层上方,又催动灵剑加速,不知飞了多久,慢慢停了下来,只见此地风景极好,天气不错,云层翻滚,脚下白茫茫的一片,头顶日光温暖,天蓝的透彻,不由干脆盘坐在剑上欣赏风景起来。

    看了一会差不多也看腻了,就要回去时,一道流光自远处而来。

    近了才见是一女子,脚踩一把带着红缨的上好灵剑,约摸十七八岁,长的水灵,不过一看就是个不安生的,但对方却是实打实的金丹境,当是某个大宗天之骄子。

    那女子瞧了瞧莫离屁股底下的千雪,一眼就相中了,转了转眼珠子,道:“那个人,你敢不敢和我比一场?”

    莫离道,“怎么比?比什么?”

    那女子道:“我看你年龄也不大,就已经金丹了,看样子天资不错啊,不如我们就比速度,如果我输了,我就答应你一件事,当然我也有权拒绝,如果你输了,你就得把你那把剑给我。”

    莫离干脆道:“不比。”

    那女子哼道:“本小姐之邀多少人求之不得,你不要不识抬举。”

    莫离坐在剑上缓缓掉头,“凭啥你还可以拒绝?输不起就别玩,少爷没空。”

    那女子怒道:“谁说我玩不起了!”

    莫离冷笑道:“罢了,你就算输了也不会承认。”说完就要走。

    那女子怒气更甚:“谁说我不会承认!再说我绝对不会输!你姓甚名谁?那个宗门的毛头小子?”

    莫离啧啧道:“哦哟哟,还要找我宗门算账去?厉害厉害,要不是你背后的宗族,你算个什么?”

    那女子银牙都要咬碎了似要忍不住出手,但莫离一脸无所无惧,那女子忽然冷静了些,冷笑道:“放心,我不会寻仇,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寻仇?我堂堂王雨真还不至于那般下贱,好,我答应你,如果我输了,必不会反悔,任你怎么处置,丑话说在前头,别提非分之想,否则你担当不起,但若你输了,只要你将来见了我,就跪下来等我过去,如何?”

    莫离挑挑眉,道:“既然如此,那少爷我也闲来无事,就陪你玩玩,我的要求也很简单,毋需你跪,将来碰见我,就大喊三声奴婢见过少爷,少爷吉祥,如何?”

    王雨真冷笑连连:“一言为定。我们就以远处天牛山为界,谁先到谁赢。”

    莫离瞅了眼极远处天边破开一小节云层的那巨山,道:“就那个?”

    “对。”

    莫离指了指前方,“让你三息。”

    王雨真冷声道:“本小姐不用你让,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莫离双手一摊,和王雨真并列,道:“记得承诺。”

    王雨真没有接话。

    “一、二、三!”

    王雨真犹如一道流星般闪了出去,见莫离还龟爬似在原地,顿时畅快不已,心中想着一定要给这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点厉害,随之灵力催动的更急,速度更快了。

    莫离叹了口气,就那般坐在剑上,一声巨大的音爆炸开。

    “喂,就你这还好意思找人比试?”

    王雨真转头望去,莫离就在三五丈外,吊儿郎当地坐在剑上,轻轻松松将自己赶上。

    “强弩之末!装模作样!”

    王雨真银牙再咬,手中掐出几道法决,再将灵力催动到极限,瞬间就将莫离远远抛开。

    “呵,跟本姑奶奶斗。”

    可很快,那恼人的声音再次传来,而这次就来自她的正前方,王雨真抬头看去,只见那人倒坐在剑上,“喂,你行不行啊?”

    王雨真气的涨红了脸,莫离连忙道:“别哭啊,真没意思。”

    “谁哭了!”

    “你。”

    “我才没哭!”

    “你就哭了!”

    王雨真将自己的飞行速度发挥到了极限,但那人就在前方两三丈外轻轻松松用言语调侃着自己,王雨真气的就快要炸开时,两人此行的目的地到了。

    王雨真愣愣地低头看着脚下,莫离绕着她飞了一圈,“别忘了承诺啊,王大小姐。”

    王雨真没有反应,莫离扬长而去。

    半响,那在山顶的云层站了半天的王雨真终于哇的哭了出来,哭了好一会,觉得委屈至极的她慢慢往回飞去。

    行至一半,又有道流光迎面而来,见眼前人哭的梨花带雨,心中一惊,连忙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王雨真的哭声更大,天大的委屈在倾泄,那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女子靠上来,将王雨真抱在怀里:“不哭不哭,是谁欺负你了小姐?”

    王雨真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将方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那中年女子冷哼道:“此人真是卑劣!竟然敢隐藏修为欺我王家小姐,活腻歪了,小姐,我这就将他捉来!”

    王雨真却忽然停住了哭声,问道:“胡姨,你说那人是隐藏了修为?”

    那叫胡姨的女子道:“自然是这样,我家小姐天资何等之高,我整个天灵界金丹榜上有名,那里是随便的阿猫阿狗都能稳压一头的?定是隐藏了修为拿小姐取乐。”

    王雨真却忽然心情就变好了起来,也不哭了,只是道:“原来如此,真是卑劣小人!算了胡姨,不用管他了,我们回去吧。”

    这叫胡姨的中年女子还有些愤愤不平,王雨真便拉着她往下而去,只是心中觉得,自己果真没有那么差,那不要脸的人,别让自己碰到才好,若碰到了,定要让他好看!

    ……

    水阳宗后山树林中有个避风亭,看起来六十多岁的一个老者正独自对弈。

    忽然一道流光破开头顶云层直落而下,老者头也不抬。

    极速下坠带来的劲风忽的一收,老者只觉春风拂面。

    “毛毛躁躁的。”

    莫离收起千雪,嘿嘿一笑。

    那亭中之人道:“手谈一局?”

    莫离走进亭中,笑道:“反正也下不过师叔,就当陪师叔说会话。”

    说着,拿起了一枚黑子。

    亭中人摸了摸胡须,落了一子,道:“你觉得如今百朝混战,是为了什么?”

    莫离挺直了腰板,“小侄洗耳恭听。”

    那亭中人自问自答:“自是为了人皇之位,这后面的何止是金丹炼神,更有大能落子其中,苦了百姓苍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