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我本不想成神 > 第12章 妲己的愿望(6)
    可是谁知,哪咤刚一听说自家父亲要见自己,以为自己表现好,要被父亲给放出去,高兴的不得了。

    蹦蹦跳跳的带着龙筋,要献给父亲,让其做一把厉害的弓箭。

    龙王这一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罪证确凿啊!

    当即大吼一声:“哪咤,还我儿命来”,大手化为龙爪,就向哪咤拍去。

    哪咤当即跳开,很不理解。

    不过,别人都动手了,不还手,那是不可能的。

    别看龙王年纪大,修炼时间长,真动起手来,还真打不过哪咤。

    这不,没过多久,便败下阵来,被混天绫捆的结结实实。

    龙王毕竟还是一方水神,李靖区区一介凡人,自是得罪不起。

    连连让哪咤将其放了,并不停道歉,想让龙王就此罢手。

    龙王成了阶下囚,又深知哪咤年纪小,不知轻重,弄不好会杀了自己。

    于是,假装妥协,让哪咤放了自己。

    李靖也不想事情闹大,见龙王妥协,不再追究,就让哪咤放了它。

    一溜烟儿,龙王就消失不见,随风传来一句:“哪咤不死,誓不罢休!”

    不过,东海龙王放出狠话以后,接连几天都不见动作。

    李靖那个憨憨,就以为龙王只是放放狠话而已,便放松了警惕。

    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龙王来了,还是四海龙王全来了。

    “李靖,今日要是不交出哪咤的尸体,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水淹陈塘关。”

    “你儿子的命和全城百姓的命,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李靖身为父亲,又是一城守将,左右为难。

    百姓们自然不想死,纷纷叫嚣李靖将哪咤那个妖孽交出去,琵琶精也在一旁见缝插针的说着坏话,逼李靖交出哪咤。

    哪咤是个有义气的,见父亲左右为难,也不想因为自己,害死无辜的人。

    便削肉还父,削骨还母,只身赴死,不连累任何人。

    龙王见哪咤已死,大仇得报,这才离去。

    八卦讲完没多久,任瑝天就来到风清垢身前。

    “听说你想家了?”

    说着,便打发侍女们退下,接下来的话,不是她们可以听的。

    侍女们退下之后,任瑝天接下侍女的工作,给风清垢削水果皮,切块,递到她嘴里。

    享受着任瑝天伺候的风清垢,懒洋洋的开口道:“是啊,想家了!”

    “我从未离家这么久过,自然会想家。”

    “更想念家里的各种美食,还有游戏。”

    “这边的吃食,都还是远古的那种,肉就只有烤的,菜也没几样,水果也大多都是野果,不怎么好吃。”

    “最重要的是,我就会吃,根本不会做,想开发都开发不出来。”

    说着说着,风清垢更加沮丧。

    见状,任瑝天赶紧安慰:“再忍忍吧,没几年了,等那姬发快成年的时候,咱们就把伯邑考收拾了。”

    “顺便,再把他的父亲姬昌也整病,留口气回去传位。”

    “等商汤灭亡,咱们就可以回去了!”

    “回去以后,我就多学学这些东西,咱们下一个世界,就有好吃的了。”

    风清垢叹了口气,无奈道:“也只能这样了!”

    任瑝天见风清垢精神好一些,便将建露台,与天上的人会面的消息托盘而出。

    “对了,听申公豹说,咱们可以建立一座高高的露台。”

    “这样,咱们就可以和天上的神仙沟通。”

    “咱们就可以看看师傅,顺便让其指导一下咱们的修炼。”

    说到修炼,风清垢总算有了精神。

    “对啊,还有修炼!”

    “真的是,这几年只顾着享受了,还真没怎么修炼。”

    “说来也怪,补天那个天天催着我修炼的家伙,这几年怎么销声匿迹了?”

    听风清垢这么一说,任瑝天这才想起来,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从我们降临到妲己和帝辛身上以后,就没见过补天啊!”

    “按理说,补天镯与你是灵魂契,你的灵魂在哪里,它就可以出现在哪里。”

    风清垢在自己的记忆里找了一下,也没找到异常的原因。

    “是啊,按理说应该是这样的,可是,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两人面面相觑,都想不明白。

    过了一会儿,任瑝天道:“咱们已经来了这几年了,也都好好的。”

    “虽然不知补天出了什么问题,不能现身,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影响不大。”

    “先不管它,等露台建好以后,咱们问问师傅。”

    风清垢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点头同意。

    这样一来,建立露台的心,就更加迫切。

    任瑝天又需要树立暴君的影响,就不怕多抓些壮丁,多整些徭役。

    几个月后,耗费了不知凡几的人力物力之后,露台建城。

    此时,风清垢修炼也小有成就,身体素质也好了不少。

    两人携手登上高高的露台,向上眺望。

    风清垢感慨道:“曾经的我,爬五六层楼梯都气喘吁吁,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爬这几百层的楼梯。”

    “更没有想到,爬这几百层的楼梯,竟然都没有曾经爬6层楼梯那么累。”

    任瑝天笑了笑道:“现在知道修炼的好处了吧!”

    风清垢点了点头:“是挺好的!”

    两人站了一会儿,什么也没看见。

    既没看见天宫,也没看见截教弟子。

    让原本准备见自家师父通天教主的二人,感到气闷。

    便将出主意的申公豹召来,问问他怎么回事。

    任瑝天阴沉着脸,低声问道:“申公豹,你不是说可以让娘娘看到天上的亲人吗?”

    “你看看,这哪里有人?”

    说着,任瑝天指了指眼前空荡荡的一片。

    申公豹赶紧解释道:“娘娘,殿下,天上的人,都是在自家道场修炼,不怎么出来的。”

    “属下也不知您二位今日就上来,没有和天上的人打招呼,自然就看不见。”

    风清垢和任瑝天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不过,作为妖妃和暴君,那肯定不会是自己的错,只能是别人的错。

    任瑝天依旧沉着脸,道:“你明知娘娘想家,着急见家人。”

    “也知道,露台近期完成,怎么没有事先和天上的人沟通一下,约定一下时间呢?”

    申公豹连连道歉:“是属下的错,属下办事不利,请殿下娘娘责罚。”

    任瑝天唱了红脸,风清垢自然要唱白脸。

    “行了,念你也是一片好意,就不做惩罚。”

    绷紧皮,准备挨一顿罚的申公豹,听到风清垢的话,连连道谢。

    “谢娘娘,娘娘仁慈!”

    “行了,赶紧去通知吧,约定好时间,我们再上来。”

    说着,任瑝天牵着风清垢往下走,不再理会申公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