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我本不想成神 > 第16章 妲己的愿望(10)
    自己登上后位这么久,好像还没正式面见朝臣。

    以此为由,让所有的诸侯前来朝拜,再从中挑姬昌的刺儿,顺势将他关起来,这是再好不过了。

    想好由头的风清垢,在任瑝天过来的时候,和他说了说。

    不曾想,任瑝天听到以后,竟一点儿也不高兴,反而愧疚起来。

    “清清,对不起!”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对不起,让风清垢很是不解。

    “对不起啥?”

    “你有什么事情对不起我了?”

    任瑝天看了风清垢一眼,叹了口气,道:“在21世纪,时间紧,没能给你一个婚礼。”

    “来到这里,又让你从妾室做起。”

    “终于转了正,却没有给你正宫王后应有的体面。”

    “我是真对不起你!”

    没有举行婚礼,这对于风清垢来说,确实是一个遗憾。

    不过,风清垢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既然任瑝天有愧疚之心,并且平时待自己也挺好。

    因此,风清垢并未计较,大度的挥了挥手,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

    “就这事儿啊!”

    “这事儿多好办啊,补起来不就可以了嘛。”

    “在这里没有给我体面,那就趁此机会,好好的给我一个体面,不就完了。”

    “21世纪没有举行婚礼,咱们这边事情结束以后,回去也补一个婚礼,也是可以的!”

    得到风清垢的谅解,任瑝天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次诸侯朝拜办的非常隆重,给风清垢足够的体面。

    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对她是多么的重视。

    “啊!完了!”

    正暗自盘算怎么隆重举办这次朝拜的任瑝天,被风清垢突如其来的一声惊呼吓了一跳。

    “怎么了,怎么了?”

    风清垢一拍脑门,道:“这妲己的生父,也是一方诸侯。”

    “要让诸侯前来朝拜的话,他自然在其列。”

    “可我与妲己性格相差不小,到时候恐怕会露馅儿啊!”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个问题。

    那苏护是妲己的生身父亲,对妲己也甚是宠爱。

    对妲己的脾气秉性,自然知道的很是清楚。

    并且,自从妲己入宫以后,便再也没有见过。

    这次来朝拜,于情于理都该见上一面的。

    被识破,也是很有可能的。

    “主人,您叫我?”

    此时,在一旁小憩的妲己,依稀听到风清垢叫了声“妲己”,于是开口询问。

    妲己没开口的时候,被风清垢完全遗忘了。

    此时一开口,风清垢这才想起来,自己担心的好像根本没有必要,正主就在身边呢!

    “对了,妲己,你知道苏妲己的习性是什么样的吗?”

    妲己很是疑惑:“主人,我就是苏妲己啊,我什么习性,苏妲己就是什么习性啊?”

    “不对啊,你不是狐狸精吗?怎么就成了苏妲己了?”

    妲己疑惑,风清垢更疑惑。

    听到风清垢的话,妲己这才明白问题所在。

    “主人,苏妲己就是我,我就是苏妲己。”

    “我是在苏夫人怀着身孕,还未生产的时候便附身的。”

    “原本是没有名字的,都是九尾狐的叫着。”

    “也是附身之后,被取名叫妲己的。”

    听了妲己的话,风清垢这才恍然大悟:“也就是说,从头到尾,妲己都是你?”

    妲己肯定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任瑝天也听明白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完全不用担心露馅了。”

    “等于那苏护见面的时候,清清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妲己便可。”

    见事情可以完美解决,风清垢松了一口气:“那这样,咱们的计划就可以顺利实施。”

    “咱们来商量一下,怎么找姬昌的茬儿吧!”

    “在贺礼上动手脚吧!”

    最近换东西换出瘾来的妲己抢先来口道:“给他换个假货,真货还是给拿出去换粮食。”

    “一件贵重的假货,就可以治他一个欺君之罪。”

    “那样的罪名,要他死都不为过,关他几年,磋磨磋磨算是轻的。”

    这个办法,风清垢还有一点顾虑:“可是,这换假货可不像国库里那么容易的。”

    “那礼品必定有专人看护,且那姬昌是个能掐会算的,防备的肯定更严。”

    “如此一来,将其替换,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任瑝天想了想,认同的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而且,咱们也没有得力的人手,可以去做这件事情。”

    这办法不太好实施,几人又继续想其他办法。

    此时,久久没有说过话的帝辛开了口。

    “你们都诚心的想他的事情,何必如此麻烦呢。”

    “真的也好,假的也罢,还不是由你们收礼的人说了算。”

    “收礼的人高兴,假的也可以是真的。”

    “收礼的人不高兴,真的也可以是假的。”

    “一句话的事情!”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几人都是规规矩矩做事的人,从来没有想过,可以这样的。

    虽说这是耍无赖的做法,不过,这毕竟是存心找茬儿的,总归是要刷无赖的。

    这耍一次和多耍几次,有什么区别吗?

    充其量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想明白的风清垢道:“说的也是,礼都送过来了,真假自然由我说了算。”

    “再不济,还能在拆礼物的时候,换掉其中的一样。”

    “这对于我这个有空间的人来说,再容易不过了。”

    办法是想出来了,具体怎么操作,选择哪一个方式,对于风清垢这个习惯纠结,左右摇摆不定的人来说,还是很困难的。

    因此,下决定这个事情,还需要任瑝天来。

    所以,风清垢说完以后,就看着任瑝天,等着他决定。

    在商汤的这几年里,任瑝天早就摸清楚风清垢的性子了。

    在风清垢看过来的时候,便已经明白她想干什么。

    低头稍微理了一下思路,才开口道:“这样吧,办法已经想好了,咱们每个都来一遍。”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能给清清找个乐子。”

    “咱们先在他来的路上进行打劫更换,当然,这个就不用报太大的希望。”

    “就算成功了,他们也可以换其他的东西,也就不用太在意,走个形式而已。”

    “顺便,也可以消除一下他的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