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星空之圣 > 第十一章: 李风
    “引灵境初期的力道大概在三百到五百公斤之间,引灵境中期大概在六百到八百之间,后期基本都破千了!”灵溪解释道。

    阿羿听闻后,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块巨石,他也想知道自己的力道是多少。于是握紧了拳头,手臂青筋暴起,体内经脉也发出了微弱的白光。

    下一息,阿羿用尽了自身全部的力道,狠狠的朝巨石打去。拳头碰到巨石的瞬间,巨石轻微颤抖了下,发出一声如水滴石般的轻响。

    下一刻,巨石散发出的青光,在石面上形成了三位数“六百五十二”!

    “什么?!”

    灵溪看到数字的瞬间,脸上写满了惊讶。引灵境初期怎么可能,能打出这么高的力道!同时也让她越来越期待,阿羿将来的成就。

    阿羿也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没想到自己才刚到引灵境初期就有如此力道。他瞬间就联想到了可能是灵气与经脉融合的原因,使他和一般的修士与众不同。这让他对今后的修炼更加有信心了,或许在这片宇宙中他是特别的存在!

    随后灵溪跟阿羿讲解了下引灵境初期后的修炼,一直讲解到通天境后,阿羿才与灵溪告别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回到屋子后,已经是晚上了。灵山宗的夜晚十分宁静,天空中的星辰如一颗颗晶莹的钻石镶嵌在黑幕上。

    阿羿刻不容缓的开始了修炼,八脉已经打通,接下来就是引动灵气淬炼骨骼!淬炼完骨骼就算踏入引灵境中期!

    片刻后,周围的灵气疯狂的涌入阿羿的体内,淬炼他的骨骼,同时也有部分灵气开始与骨骼融合。

    阿羿内心狂喜,要练成守灵圣法,真的行得通!他又将部分灵气覆盖在肉身上,灵气竟然真的开始与肉身融合!这样他就基本符合了,练成守灵圣法的基础条件!

    灵气淬炼骨骼的速度特别缓慢,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毕竟是要把骨骼淬炼到变质,使其特别的坚硬!

    第二天清晨,阿羿结束了修炼,看了眼窗外,天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如一道道水流浸润了浅蓝色的天幕。他默默的叹息了声,真是时间不等人,不知不觉夜晚就过去了。

    阿羿刚起身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闭眼感受了下体内,惊奇的发现灵气竟然没有全部融合到骨骼中,大部分灵气自己在帮他淬炼骨骼,只有少部分灵气与骨骼相融合。之前的灵气是失去了意念的控制就直接与经脉融合,这次像是骨骼还不符合灵气的胃口一样,主动来把骨骼淬炼的符合胃口。

    “我这难道是自动在修炼?”

    阿羿内心开始有点激动,每天引一定量的灵气就能自动修炼,那多出来的大把时间,不是想干嘛就能干嘛?

    心情愉悦的阿羿开始逛起了灵山宗,先是了解了他住处周围的环境,然后就开始对整个灵山宗进行闲逛来了解。

    闲逛的中途,也碰到了不少宗门弟子,其中有些弟子还谈论起了阿羿的事,不少是说讽刺他的话,不过他基本都充耳不闻,依然悠闲。

    午时,烈日当空,把整座灵山都染成了一片金黄。灵山宗阿羿也只逛到了一半,他觉得这样下去,要一天时间才能逛完一遍灵山宗。可以说,灵山宗是大的超乎想象!

    不过他也从碰到的弟子中了解到了夜军的实力和地位。夜军凝丹境中期,在灵山宗实力排名第一百名。能在上千号弟子中排名第一百,听上去到是给人一种蛮强的感觉,怪不得欺负新人也没见谁指责过。

    最让他惊讶的还是灵溪,宗门实力排名第一名,同时还是灵山宗宗主的女儿!给人唯一的感觉就是太优秀了!虽然之前就猜想过灵溪的身份,但当真正了解到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震撼。

    阿羿继续闲逛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池塘旁,池塘里的水清澈见底,可以看到里面游来游去的小鱼儿,周围还有些树木和杂草,把整个池塘的风景衬托的非常美丽。

    随后他看到池塘旁有一名白衣青年盘腿坐在草地上,看似是在修炼。

    白衣青年眉清目秀,有着一张英俊的脸庞和一头潇洒的长发。整个人自然散发出一种高贵的气质,显得气宇不凡。数十只鸟儿在他周围盘旋,似乎是被他的气质吸引而来。

    阿羿在这一刻,心神仿佛也被眼前的白衣青年吸引住了一样,不由自主的朝白衣青年走去,目不转睛的盯着白衣青年。

    良久后,白衣青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位身穿白衣长相一般的短发少年,与他只有五米的距离。

    “引灵境初期?”

    简单的一句话,唤醒了还在失神中的阿羿。他回过神后,映入眼帘的是脸上浮现出异色的白衣青年。

    阿羿也不知道自己傻站了多久,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同时心中震惊无比,这种感觉跟灵溪那时引导众人失神的步伐一模一样!恐怕眼前的这位白衣青年跟灵溪的修为境界差不多!

    “莫非你就是昨天传遍宗门的引灵境初期的弟子?”白衣青年冷漠的问道。

    “嗯,难道有什么问题吗?”阿羿一脸疑问的看着白衣青年。

    “我劝你以后离灵溪远点。”

    “为啥?”

    “因为灵溪不是你这种废物能攀登的。”

    阿羿听到这句话,当即就怒了,板着脸,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让你离灵溪有多远滚多远!”白衣青年森然道。

    “你算老几?我凭什么要听你的?”阿羿有点心烦,怎么灵山宗这么多没事找事的神经病?眼前的白衣青年看着一表人才,没想到脑子却有毛病!

    “你才刚来灵山宗可能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叫‘李风’,日后你自然会知道这个名字的意义!”李风叫出自己的名字时,都昂首挺胸,显得十分自豪!

    “那跟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有关系?”

    “我只是在劝你,你听不听那是你的事,灵溪真不是你能攀登的起的人。你在我面前就如同蝼蚁一样,我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你,可强大如我依然要叫灵溪一声溪师姐。你有什么资格和灵溪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