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星空之圣 > 第六十六章: 少女的故事(下)
    “过你的小公主生活去吧!”

    “我们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跟你这位小公主玩?”

    曾经的好朋友,现如今一个个都摆出了极其厌恶的表情,各种脏话丝毫不遮掩的说出了口。

    “不是的,不是的......”苏颖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用颤抖的声音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此刻的心灵似乎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够了,我们走吧,你这种人不想再看到了!”朋友中一位男孩嫌弃的说道,其他声音顷刻间戛然而止。

    苏颖低着头不敢直视朋友们的脸,咬着嘴唇小声的说道:“对......对不起!”

    “一句道歉就有用吗?我们不可能再成为朋友了!”

    说罢,曾经的朋友们纷纷朝她的脚下吐了口口水,附和了几句脏话,便离开了公园。

    阴沉沉的天空,此时下起了小雨,一滴滴米粒大的水珠落在了苏颖的头上。

    雨水顺着她的秀发流到了那张阴沉沉的脸上,如泪水一般在脸颊上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苏颖独自一人在雨中的公园里如一个木头人一样,站在原地丝纹不动!任由雨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她能感觉到此刻的心在隐隐作痛,这也是她第一次体验心痛的感觉,早在几年前因父亲的暴力下而失去的眼泪,如今仿佛又回来了。

    泪水悄悄的从眼眶流出,与脸颊上的雨水混合在了一起,落入口中,尝到的是彻骨的苦咸!

    一分钟,三十分钟,一小时,苏颖始终没有任何动静,全身的衣服早已湿透,冰凉冰凉的雨水包裹着瘦小的身体。

    但她却完全没感觉到那股凉意,感觉到的只有心中的那股悲伤之意。

    雨停云散,已是两小时后,而苏颖从开始一直淋到了结束,此间双脚都没挪动过。

    一束束温暖的阳光照在了浑身湿透的苏颖身上,给其带来了雨后唯一的暖意。

    感受到暖意的苏颖,此刻间终于动了,抬起小脚向前迈了一步,如针扎般的麻痹感瞬间从双脚传入了大脑。

    经历了长达两小时的雨中站立,双脚已经变得麻木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摇摇晃晃的朝着回家的路去。

    路上她用双手抹干了自己的眼泪,随便从路边找了个看上去比较干净的水洼,用里面的积水冲洗了把脸,随后借用水中的倒影看了看自己的脸,确认已经看不出自己哭过的痕迹后,才松了口气。

    回到家中,苏颖父亲看到浑身湿透的苏颖,勃然大怒的问道:“你去哪了?下雨怎么不回家?”

    苏颖没有回答父亲的问题,只是低着头,小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父亲见状又把她拖进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那根长长的木棍,拷打着苏颖的淋过雨后变得虚弱无比的身体。

    这次拷打中,苏颖一句“对不起”也没说,感受到特疼也忍着努力让自己不出声。

    女儿异常的表现,让父亲越打越恼火,越打越用力,边打边怒道:“我平常怎么教你的啊?是不是全忘了?”

    苏颖并没有回话,一声不吭的低着头任由父亲鞭打。

    片刻后她就倒在了父亲的身边,倒在了他的木棍下。

    苏颖父亲见状当即放下了手中的木棍,把女儿抱了起来,看了看女儿红通通的脸蛋,伸手摸了摸女儿的额头,发现十分的滚烫,且人已经失去了意识。

    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苏颖父亲立马叫来了她的母亲,经商量,最终夫妇二人连忙抱着苏颖赶去了附近的医院。

    当送到医院的时候,发现苏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夫妇二人顿时感到心急了,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医生主任。

    医生主任见状瞬间看出了她可能有性命之忧,非常果然的把她送入了急救室,进行输氧抢救。

    急救室外,夫妇二人坐在医院的公共座椅上着急的等待着抢救结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颖父亲越等越心烦,起身忍不住说道:“妈的,这小丫头就会给我惹麻烦,等病好了,看我怎么收拾她!”

    “你少说两句行不行?这次恐怕就是因为你才进的医院吧!你不嫌麻烦,我还嫌麻烦呢!”苏颖母亲起身对其指着道。

    “你的意思是这次是我的错喽?明明是那个小丫头的错,明明是她不听话,她要是听话会这样吗?还说是我的错,我看你也半斤八两!”

    “你要是教育的好,她会不听话吗?归根到底还是你教育不周到的原因,少跟我狡辩了!”

    “你......”苏颖父亲顿时被说的哑口无言,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反驳,最后叹了口气,道:“行了,这事就先算了,等病好了,我会更加用心的去教育这孩子总行了吧?”

    苏颖母亲哼声说道:“哼,这还差不多!”

    和解后,夫妇二人又坐回了座椅上,耐心等待着抢救结果。

    没多久,医生主任从急救室走了出来,面露微笑的对夫妇二人说道:“你们的女儿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过几天就会好起来的!”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孩子她没事就行!”夫妇二人闻言后,连忙对医生道谢。

    医生主任却突然表情凝重的说道:“你们先别急着道谢,我们在救治的时候,发现了你们女儿身上有许多被什么东西抽打的伤害,你们能跟我讲讲是怎么回事吗?”

    苏颖父亲连忙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女儿在外面淋了两个小时的雨,她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晕倒在了门口,我们查看她身子的时候就已经全身是伤了,估计是被她的那些朋友给欺负了吧!”

    医生主任闻言,恍然大悟的说道:“难怪,那你们可以看管好自己的孩子,孩子外出尽量陪着她。”

    “嗯,嗯!一定!一定!”夫妇二人连忙点头说道。

    几天后,苏颖的病已经好了大半,夫妇二人提前给她办好了出院手续,把她接进了家中修养。

    因为医生的嘱咐,苏颖刚进家时,父亲和母亲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愉快的样子,就如同平常一样,什么事也没发生。

    原本已经做好接受家暴的心灵准备的她,不由的感到了一丝惊讶,这与以往的父亲母亲稍微有点不一样,有了些许的变化。

    苏颖板着一张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回想起了自己的那些朋友,欢声笑语似乎还徘徊在自己的耳边,或许自己就不应该把朋友们带到家里,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想到此,眼泪又无声的流出了眼眶。

    又过去几天后,夫妇二人带着苏颖去医院做了套检查,最终结果表明苏颖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

    苏颖看着自己的结果,并没有多大感受,一丝喜悦也没有,跟平常的心情一样,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身体。

    父亲拿着结果,刚回到家中,立马就变脸了,变回了平常那个爱发脾气的严格父亲。

    这几天来,难得安逸的生活瞬间被打破,苏颖再次被父亲拖进了房间,挨了一顿前所未有几年来最猛烈的毒打。

    待她浑身被打得伤痕累累后,父亲才结束了家暴,说了一堆家规,便让苏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夜晚,苏颖洗澡时浑身都传来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痛,但她始终都没有叫出声来,咬牙忍着剧痛洗完了澡。

    父亲母亲会有变化果然是她想多了,只是一直在等她的身体好起来罢了。

    之后,整个暑假都在父亲严格的教育下生活着,然而这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一直活在家庭阴影中她,很快就适应了现状。

    初一开学,她怀着沉重的心情来到了学校,坐到教室后她发现自己与周围的环境和人完全融入不进去。

    独自一人默默地翻开了书本,预习着所有科目的功课。

    偶然有人与她说话交朋友,全都被她拒绝了,她已经暗自决定不再交任何人为朋友,正因为朋友,她的心才会受伤。

    原本教室的朋友们是她唯一安慰心灵的地方,现如今已不复存在!

    此刻间,失去了朋友,失去了信用,失去了笑容,失去了一切的她,眼神逐渐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周围的一切乃至整个世界对她来说都是灰色的,灰蒙蒙的一片。

    初中三年她生活的如同机械人一般,在班上给同学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映象,学习成绩优异却没有任何感情,拒绝了所有人的暧昧,因此获得了“死书”的称号,全校皆知。

    时间如梭,转眼间,她上了高中,已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但因为奇怪的性格,没少被班上的男同学和女同学欺负。

    每天都在积累着学校和家里带来的双重压力。

    无论怎么对她都置之不理,一直坚持到了高三。

    终于在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她的心开始承受不住这份庞大如山般沉重的压力。

    心中萌生出了自杀的念头,活在这个毫无意义可言的世上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累了,太累了。

    高考前一个礼拜,她在家中准备了各种药物,打算靠多种药混合的毒性,来了结这一生。

    正当她要服药自杀时,苏颖母亲突然闯进了她的房间,哭着脸,惊慌的说道:“苏颖......今日......你爸外出不幸出了车祸......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