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的文字化生活 > 第33章 居然推开我
    夕阳挂在天边。

    再坐上回学校的公交车时,已经是下午5点了。

    方阳原本是打算码了两章后,中午吃完饭就出发去学校。

    结果被小鱼拿着羽毛球拍站在身后,监督他码了一天字,一直写到女主出现并和男主睡一张床上才满意。

    因为东西已经都在学校,方阳只带了自己买的东西,而小鱼也差不多,只多拿了两件秋天穿的衣服。

    方阳的东西放在公交车前凸起平台上,那是城想公交车特有的结构,和市里的公交车不一样。

    一般有人带比较大件的东西时,都会放上面,有时车里人比较多时,那里同样也可以坐上两三个人。

    而小鱼似乎不止带了衣服那么简单,害怕有人看到,衣服塞进自己小兔子背包里,抱在自己的怀里。

    同时她看着手机上从方阳电脑转移来的小说。

    看到女主武魂是兔子的时候,不由好奇地转头问方阳:

    “兔子武魂很强吗?”

    “单单就兔子武魂来说应该不算是很强吧。”

    一听不是很强,杨小鱼鼓起脸来,把自己的手机塞到方阳手里。

    “给我改,立刻马上!”

    “额,你能不能听我解释,女主兔子武魂,和男主草武魂一样,是特殊的,所以到后期还是很强的。”方阳一边尴尬地解释着,手机推还给小鱼。

    “这么说的话,也可以是让她是鱼武魂啊,反正特殊就行了。”

    方阳直冒冷汗,不用问小鱼是完全将自己的代入到女主身上了。

    “女主武魂是兔子,有体术攻击手段,还有魅惑技能,你这鱼武魂有什么,吐泡泡卖萌?”

    这一句把杨小鱼问住了,自己一个人嘀咕起来,“要什么技能,毒?不行太卑鄙了,长出角用脑袋攻击?感觉怪怪……要不吞噬吧,不是有一种很大的鱼吗?”

    听到小鱼最后一句话,方阳直翻白眼,“你说的那东西叫做鲲,实在太丑了。”

    “嗯?武魂丑有什么关系吗?”

    “女主兔武魂之所以特殊,因为她自己就是一只活了十万年的兔子魂兽,然后变成人。”方阳说着伸手捏了捏小鱼细嫩的脸蛋,“所以你想让我找一只丑乎乎的鲲当女主吗?”

    听到是这样,杨小鱼摇摇头,“那还是算了,兔子更可爱点。”

    杨小鱼继续看小说,顺口问道:“对了小说名字想好了没有。”

    “还没,要不你帮我想一个?”方阳心里还在犹豫,要不要直接用《斗罗》这名字。

    他是玩票性质写作,而且还是一个新人,和已经出名的作者不能比,用不用原来的名字区别不大。

    知道这么好的小说还没有名字,杨小鱼放下手机,不由认真想起来。

    “叫我老婆是一只兔子精,怎么样。”

    “……”

    这让后世的粉丝听见,会想打人的。

    “不好吗?那叫兔与草的恋情。”

    “……”

    估计起这个名字,这本书已经被打上扑街的标签。

    “小鱼你别想了,还是直接按里面的力量体系,叫《斗罗》算了。”

    “行吧,这是你写的小说,你做主。”

    “我有点困,等到了叫我。”

    知道自己想不出好名字,杨小鱼看完小说最后一章,打了个哈气,靠在座椅靠背是上闭上了眼睛。

    方阳其实也很困,今天一早起来就被小鱼催着码字,中午饭都是拿超市面包对付的。

    甚至他的手连离开键盘的资格都没有,面包也是被小鱼一块一块喂到嘴里,可以说已经连续高强度工作了8个小时。

    但还有二十几分钟就要到学校了,他还真不能睡,睡着了,估计就直接被公交车送到终点站了。

    打开一点车窗,方阳嗅着外面田野里的稻香,精神终于感觉好了一点。

    车子一路继续开着,杨小鱼睡着睡着,脑袋一歪,靠在方阳的肩膀上。

    正在看着窗外的方阳低头看一眼,轻轻地把小鱼的兔子背包从她手臂中抽出来,放到自己腿上,然后扶着小鱼睡在他的腿上。

    然后继续看着窗外的稻田。

    躺在方阳腿上的杨小鱼也不知梦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伸手搂住了方阳的腰。

    二十分钟后。

    “三中路口到了,要下车的人赶紧下车。”

    杨小鱼听到司机的叫喊声,猛然惊醒,刚要抬起头,只感觉脑门一痛。

    两双眼睛,顿时对视在一起。

    方阳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低头睡着的,被小鱼躺他腿上捂着脑门一脸疑惑地看着,只觉得脸开始发烫。

    “司机师傅我们要下车,等等!”

    担心司机把车开走,方阳急忙举手示意,同时拍拍躺他腿上的杨小鱼的脑门。

    “快起来,你要躺到什么时候。”

    “还不是因为你也睡着了。”杨小鱼撅着嘴,拿上自己的背包先出来,好让方阳跟着也能出来。

    慌慌张张地从公交车上下来。

    随着公交车开走,杨小鱼抱着自己的小兔子背包,正和方阳朝校门口走去。

    走到一半,忽然意识到不对劲,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你不会有什么东西落在公交车上吧。”

    “没有。”杨小鱼摇摇头,忽然就踮起脚尖盯着方阳的眼睛看,“我明明记得我是靠在靠背上睡着,为什么醒来的时候睡在你的腿上!”

    那还不是为了让你睡的舒服点,而且如果一直坐着不动,让你靠着肩膀,肩膀也会酸的吧。

    方阳内心吐槽着,但没有讲出实情。

    “是你自己靠过来的,不能怪我。”

    “我明明感觉你扶了我一下。”

    “那是我把你推开,你又把背包放我腿上躺下了。”

    “真的?”

    “真的。”

    “好啊,你居然推开我,你还是不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

    有时候女人的逻辑是真的很难懂啊。

    方阳心里暗汗,正准备说出实情。

    杨小鱼忽然话风一转。

    “作为你推开我惩罚,你必须请我吃饭。”

    “想让我请客,就直说,我先回寝室放东西。”

    方阳不等小鱼一个人往校门内走去。

    杨小鱼急忙跟着上。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等会我在女生宿舍楼下面等你。”

    “是是,什么都你说了算。”

    方阳一脸无奈地跟着杨小鱼走进校门。

    余光瞄到小鱼得意洋洋的样子时,不由心想。

    不会自己在车上扶她躺下的时候就醒了吧。

    不应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