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的文字化生活 > 第40章 方阳的恋爱观
    回女生宿舍,杨小鱼和雨秋是一路。

    两个人从食堂出来,就没再分开,他这个新晋的男友反而像一个局外人一样。

    “雨秋你教我一些防身术吧。”杨小鱼牵着雨秋的手说道。

    雨秋想了一下摇摇头,“我不太会那种东西。”

    “这是为什么,你不是把王教官都能揍的鼻青脸肿吗?”杨小鱼感到疑惑问道。

    “那是因为我从小练的东西,就不是那种以小搏大地发力技巧,女子防身术的话。”

    说着,雨秋看了一眼方阳的身下,在杨小鱼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之后杨小鱼也看了一眼方阳的身下,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都不用她们明说,他已经知道她们说的是什么。

    “我说两位,要不你们聊,我先走一步。”

    待在雨秋和杨小鱼的身边,方阳忽然很没有安全感。

    总有一种自己随时可能被当成练习道具的感觉。

    “行吧,你先回去,我和雨秋继续聊。”杨小鱼挥挥手,典型喜新厌旧的神态。

    方阳如蒙大赦,加快了脚步。

    等走到女生宿舍和男生宿之间拐角时候,身后传来杨小鱼的大喊声:

    “明天早上的约会别忘了!”

    还真是明目张胆啊。

    看了一下周围也没有老师经过,方阳大声地回应:

    “知道了!”

    随着夜深,花坛和教学楼那边小树林虫鸣声,渐渐减弱。

    走到寝室门口的时候,方阳回头看了一眼宿舍楼外,相比已经归于平静的校园,远处的市区的灯光依旧。

    想到过去和自己断了联系的青梅竹马,现在变成了自己的女朋友,内心感觉分外的不真实。

    推开寝室门,王力正在用他买的仰卧起坐的支撑架健身。

    他刚走进去,忽然随着啵的一声,支撑架没吸牢,被他腿带起来,砸到方阳的脚上。

    感觉自己脚一阵剧痛,这就很真实。

    王力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到方阳面前,内疚地问道:

    “方阳你没事吧。”

    “还好。”

    脸皮抽动了一下,方阳又活动了一点自己的脚,确定没有报废,捡起支撑架。

    上面的吸盘上边缘还有不少灰尘,明白了事故发生的原因。

    “看来咱们寝室要排张值日表才行,这地都多久没拖了。”

    “大概一个星期吧,军训开始的时候就没拖过。”徐子昂在整理自己带回来的课本,顺口说道。

    周轻羽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游戏,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纠正道:“应该是一个星期零两天。”

    来到阳台,方阳看了一眼来报到那天后,就一直放在阳台的拖把,抖两下,上面都是灰尘。

    的确是很久没用了。

    “还是我来拖吧。”因为犯错而心虚的王力,主动抢过拖把,转身就跑向卫生间。

    看着他后背黑了片的衣服,也亏他自己一点也没察觉。

    从晚自习下课到寝室熄灯,中间又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虽然和小鱼她们在食堂吃夜宵花了一点时间,但用来健身的时间应该也还够。

    趁王力拖地功夫,方阳把被瑜伽毯和护膝拿出来,剩下的纸盒子扔到阳台。

    方阳开始按照健身计划书上写的内容健身。

    徐子昂和周轻羽不看好方阳能坚持下来,但也没有像整蛊王力一样,整蛊方阳。

    因为从买器械这个角度来看,方阳是认真的,作为室友,其中的分寸他们还是懂一点。

    不过不整蛊不代表不好奇。

    “说真的,老方你又不像王力那么胖,怎么会忽然想健身?”

    “不会是为了追班长吧,我今天才知道她力气那么大,一看平时就没少锻炼,你想和她有共同话题吧。”

    徐子昂已经知道方阳和杨小鱼的关系,但周轻羽还不知道,说话时脸上不由带上几分暧昧的神色。

    另一边从厕所洗完拖把出来的王力,听了这话,连忙帮方阳解释:“方阳已经和小鱼在一起了,他应该是想保护小鱼才想健身的。”

    “已经在一起了?男女朋友那种?”周轻羽狐疑地看向徐子昂,想从他这得到验证。

    在徐子昂点点头后,周轻羽又无法理地看向方阳。

    “老方你糊涂啊,这么早确信关系这不是给自己立flay嘛,有多少高一就在一起的情侣,别说高中,连高二都没撑过,更别说毕业就分手可是常有的事情。”

    被周轻羽这么一说,徐子昂想了一下的确是这么一会事,看着方阳想看他怎么说。

    有很多人高中的时候只是玩玩恋爱游戏,并不是当真的,所以若是方阳是那样打算的,他也不好说什么。

    一组深蹲做完以后,方阳看王力拖的地也干的差不多了,趴下去开始做俯卧撑。

    同时回答了两个人的问题。

    “感情方面,我是想做到问心无愧,小鱼有那方面的意思,我不喜欢拖拖拉拉。”

    “至于你们说的坚持不住最后分手,我会注意的,当小鱼感觉跟我在一起,没她想象的那么美好,她想再做回朋友,我也无所谓,而在此之前,我自己不会去做伤害她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以后,徐子昂认同的点点头,只要方阳最后真的能做到那样,拿得起放的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每个人爱情观都不一样,方阳应该就是属于不喜欢拖拖拉拉搞暧昧的类型吧。

    “要我说你这就是老好人思维。”周轻羽拿下自己眼镜擦擦,放回到他的眼镜壳里,“万一小鱼作为你女朋友期间,喜欢上别人,你就不被戴帽子了。”

    周轻羽把这话一说完,方阳噌的一下跳起来,把他吓一跳。

    “你干嘛,不会想打人吧,我是会叫的哦!”

    “你少自作多情。”方阳走到自己的桌子旁,把支撑架拿起来,准备去卫生间洗一下吸盘。

    在进卫生间前,他扭头回答了周轻羽的那句话。

    “如果小雨不和我在一起,她喜欢上别人,那我有什么理由阻止她?用青梅竹马的身份?”

    “……”

    周轻羽被方阳说的垭口无言。

    过了好一会儿。

    等方阳从卫生间出来,在他床旁边安装支撑架时,他才想出反驳的话。

    “你刚才说的情况,你的确没办法阻止,但你还有一大片森林啊,比如说班长,我看她就经常偷看你。”

    “她坐我的后面,随便转头就能看到我。”方阳随口敷衍了关于雨秋的事情,然后认真地对周轻羽说道:“有个伟人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我这个人很简单,就想找一个和我处的来的人共度一生。”

    “小鱼若是愿意陪我长跑,我不会辜负她他,但她想换个陪他跑的人,我自己也会重新找一个,就这么简单,不要把事情复杂化。”

    “这点,我支持你。”徐子昂听了方阳的话,对他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王力也在旁边不停的点头。

    周轻羽不由嘀咕,“小鱼那么漂亮,迟早被人拐跑,你就后悔去了吧。”

    “相信我,那个人就算是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方阳坐着仰卧起坐,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

    感觉到徐子昂和王力看自己的目光也变的不友善起来,周轻羽急忙解释。

    “我还知道几斤几两,小鱼是看不上我,你们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