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三章 瘦子,为啥你态度变化如此大
    “喂,凡胖子,快告诉我后面一句是什么。”龙宇气鼓鼓嘟着小嘴在绫凡耳边不停叨叨。

    也就一句话的事,绫凡却死活不说出来。

    最终绫凡妥协了,实在受不了。“符号看象限。”

    见龙宇正要开口,绫凡抢先说道:“打住,别问为什么。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约定俗成的。”

    “哦噢。”

    向西边走去,青草渐渐退去,泥土与树木占据地表。

    绫凡两人走上一个小山坡,“等下,我要休息下。”绫凡宽朔的身躯靠着一颗不知名的大树,一溜,滑坐在地上。

    “看刚才苏迁那反应不像是知道的,初步排除穿越。”绫凡心里盘算着,他没听懂苏迁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这也让绫凡心里更加警惕。

    龙宇见凡胖子坐在地上,跑到他面前,蹲下。“凡胖子,你是怎么长这么多肉的,是不是有什么好吃的。”

    拇指与食指扯着手臂上的皮往外拉,摆动之下松松垮垮的肉皮如同波浪般起伏荡漾。

    绫凡手肘斜向上一提,‘呲’嘴角抽动,右手来回摩擦几下,瞅了瞅。

    这丫头拽的真的紧,手臂上还留着两个手指印。

    哎,现在对龙宇这丫头吃不准了。

    他们即将分开时,绫凡分析利弊最终选择跟龙宇一路。

    来有金丹期灵兽的山谷野炊,没有两把斧可不会说的云淡风轻。

    鉴于苏迁细微的一些细节,跟着他未必安全,自己走更加不现实。

    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可以从龙宇口中套出一些话来,可能对自己有帮助。

    “还有多久才能到目的地。”绫凡起身靠在树边问道。

    “下了这个山坡,再往里面走五百米差不多就到了。”

    下了山坡往前走,进入密林,枝繁叶茂,交错纵横,阳光透过树叶在地上形成斑驳碎影。

    约莫走了百米,绫凡发现前面的林子里雾气缭绕,往深处看去白茫茫一片,进处树干隐隐约约的显现着。

    右手扶着树喘着气,身体机能跟不上了,一大清早就起来,到现在估摸着大下午了,恐怕有六七个时辰没有吃饭喝水了。

    抬头看见龙宇走进雾气中,干燥的嘴唇动了动,“慢点进去,等下我。”

    雾中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绫凡甩甩脑袋跟了上去。

    没走几步眼前雾气肆虐,伸手不见五指,能见度极低。

    龙宇的身影压根就看不见,在白海中向前四处摸索,绫凡心里明白。

    现在的他不能四处看,免得晕头转向,连返回的路都忘了就搞大了。

    好在找到一颗树木,刚上前抱住的时候脸上一阵青痛。

    “特么的,点背,这么近都被枝干刮伤。”

    “龙宇,你在哪?雾气太大我看不见你。”绫凡朝着前方大声喊道。

    “喂,听的见吗?”绫凡见没有回应,‘这丫头,不会是把我丢在这了吧。我这么大一个活人,她一定是故意的。’

    本想再多喊两声的绫凡实在是没啥体力了,蹲下在地上摸索片刻,背靠着树根,头枕着树干坐了下去。

    反正自己也没啥力气,托着三四百斤的身体,能做到这些他真的尽力。

    摇摇欲睡时,眼前闪过一道蓝光,绫凡身躯一抖,睁大眼睛。

    一扭头,

    “嗵”

    沉闷的撞头声搞的绫凡眼花缭乱,蓝光所过之处,雾气消散。

    源头之处,龙宇持一柄青鸾剑,身后雾气腾飞,宛如天上下凡的谪仙子。

    “凡胖子,怎么又躺在地上了。”龙宇嘻嘻笑道。

    “我看你八成就是故意的,别说那么多废话,有水吗?口渴的要命。”绫凡就像是焉了气的球,说话有气无力的。

    “前面就到水潭了,哪里的潭水甘甜清冽,十分解渴。潭中还有桃雾果,足以充饥。”龙宇话还没说完,绫凡便跑到她前面说了句。

    “那还不快走。”

    去到水潭的途中绫凡算是见识了什么是有趣,龙宇一剑向前劈去,雾气便散去。

    可她说这样一点没意思,伸出左右手向雾气拍去。

    雾气‘嘭,嘭’的炸裂开来,有种啵啵拳的韵味在其中。

    跪着草地上,看着额头上肿起的大包,脸颊上还有被枝条刮伤的血痂。

    胖脸伸进潭水中喝了两口,侧身躺在草地上。

    石潭面积不大,一二十平米,潭水清澈见底,谭中有颗长满蓝紫色杨桃的小树,衔接潭边周围一圈全是青草,迟暮的阳光照射而下,感受着光明的魅力。

    龙宇从绫凡身旁略过,余晖下身影遮住绫凡半个身子。

    脚尖轻轻点在潭水中,走向桃雾树。

    绫凡迟疑一下,立刻侧转身子,望向白衣背影,每过一步,圆形水波向周围涌散。

    她就这样走在水上?

    绫凡揉了揉眼睛,从他来到这个世界,迄今为止看到的都还能够科学解释,也没有出现什么天上飞人什么的。

    可这过水面如平地,让他真真切切感受到异世界的开端。

    ‘咕噜,咕噜’

    上下抚摸着肚子,它这是饿了啊。

    “凡胖子,接着。”龙宇朝绫凡喊道。

    话音入耳,一枚蓝紫色杨桃从眼前落下,直直落在肥大的肚子上。

    肚子感受到冲力,绫凡一吸气,桃雾果弹开落在草地上。

    本以为结束了,可哪知道,桃雾果接踵而至,不偏不倚就落在第一个的位置上。

    一个还好,这桃雾果跟杨桃相似,它的棱角可不是善茬,痛感与果剧增。

    受不了了。

    向右打了个滚,碰到了一双黑色鞋子,绫凡心里一凉。

    无奈抬头,龙宇手里抓着两个桃雾果,嘻嘻笑道,“凡胖子在干什么啊?学小狗打滚吗?”

    “哈哈。”

    她乃乃个熊哦,这丫头就是成心的,故意的。

    龙宇叫绫凡把散落在草地周围的果子捡起来,而她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张毯子铺在地上。

    绫凡把果子堆积起来,十多个。

    捧了六七个在潭水里洗了洗,回过头来,毯子上有个大鸡腿格外显眼。

    长条盘子中规整的摆了五个肉条,果盘里装满葡萄和荔枝,旁边还有装着淡红色糕点的盘子。

    绫凡不自觉吞了吞口水,空间戒指好家伙啊,有一个异空间储存食物就是不错啊,不知能装几何?。

    “之前不是说过来野炊的,你们还不信。”

    “怎么不信?不信我会跟着你来吗?”绫凡反问道。

    “好像,说的也是啊。”盘坐下来,龙宇招了招手。

    绫凡坐下来,把桃雾果放在肉盘中,龙宇拿了一个就往嘴里塞。

    ‘咔嚓’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一股白雾从龙宇的嘴里涌出。

    “哈哈,是不是很有意思。”龙宇笑道。

    绫凡明白这个水果里为啥有雾这个字了,也拿了一个,一咬。

    桃雾果很脆,在牙齿与果肉接触挤压的时,一股股细小的冲力打在舌头,口腔中。

    冲力四散开来,一阵清爽入喉下肚,嘴里冒出白雾。

    很不错,清脆甘甜,绫凡多咬了几下,发现没核,直接下肚。

    “桃雾果里有着灵雾,一咬便出来了,就像是吃了白雾一样。太有趣了。”龙宇向绫凡解释道,“对了,周围的白雾也是桃雾树产生的,只不过用的是水汽白雾,只要桃雾树还在就会源源不断。”

    这样说,如果没有她,自己根本走不出去了?

    绫凡也没客气什么,拿起大鸡腿就啃食着,填饱点肚子后问道。

    “龙宇你很强吧。”

    “我觉得我挺强的,嘻嘻。”

    绫凡摇摇头,叹了口气,“哎,我们三个中就我最弱,凡人一个,苏迁都把我耍老远了。”

    “没有啊,迁猴儿现在也就凝真境。”

    凝真境?

    绫凡面露疑色,山谷口不是说金丹妖兽,这么不应该是筑基吗?

    难道这不是修仙的世界?

    “也就凝真境?对我一个凡人来说,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了。他真的是一个修炼的天才啊。”绫凡确实有感而发虽然不知道这个境界到底代表什么,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凝真境,对付他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就跟拎小鸡一样。

    “迁猴儿确实有点厉害,三天前你们来找我的时候才练气境,今天就凝真了。”龙宇悠哉的说着,拿了一块糕点放入嘴里。

    绫凡一听,瞳孔收缩,思维往脑后灌,整个身体往后退去。

    双手急忙撑地,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了,绫凡一时半会还有点绕不过来。

    怎么又牵扯到练气境了?这好混乱的修炼体系啊。

    况且‘龙宇说的是我和苏迁一起去找她的,她有记忆说明我三天前就在这个世界出现了。可是我穿越而来,却没有融合本体记忆,实为古怪。

    三天时间,从练气到凝真,苏迁那三天一定是经历了什么。

    或者说他改变了什么?

    三天?他又问了什么?’

    “人长的胖了,脑子就不好使了。我们当时问你升迁大会的规则是吧。”绫凡略做迟疑的问了一句。

    问的同时,他想到一个更加有意思的事情。遇见龙宇时,他们两个在聊天,聊的什么?

    “凡胖子,你是不是肉吃多了,浆糊住脑袋了。迁猴儿当时问了一个好古怪的问题,他问我之前的是不是一直都是一个人。真的是太逗了,你那个时候就在他旁边,他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绫凡脑袋飞速转动着,分析着龙宇说的可信度,或者是记忆偏差。

    不对,如果我原本就该在他们的记忆中,苏迁怎么会去问这个问题。

    他一定发现了什么。

    “他有时候确实傻乎乎的。”绫凡说的是曾经他,而现在他可不一定了。

    “对了,你说起这个事情。就之前我们在山谷入口的时候,他又问了我一遍。”龙宇接着说道。

    果不其然,那么苏迁一定是想要证实什么,而那个多半就是我的身份。

    “你怎么说的?”

    “额,我说。没错啊,就是你们两个人。应该是这样说的。”

    绫凡心里有底了,苏迁从他开门就怀疑他了。

    有着多年阅文写作经验的绫凡,也大概猜了几个苏迁的身份。

    “我最近感觉瘦猴性格太多变了好多。”

    “嗯,对对,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龙宇点头说道。

    绫凡双手枕头,躺在草地上,看着落日的余晖,缓缓闭上眼睛。

    “瘦子,为啥你态度变化如此大。”

    ......

    “阿嚏!”苏迁懊恼,怎么这个节骨眼神打喷嚏。

    来不及解释了,先跑为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