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七章 入外门,怪异
    “风吹雨打觅知音,薄雾斜阳入浮世啊。”绫凡嘴里念叨着随意而起的打油诗,倍感骄傲。

    苏迁一个白眼飘过,“东西收拾好了?”

    绫凡看着苏迁肩上挎着一个灰色的包裹,低头一看自己什么也没有。“你等等,我再去找找。”

    总感觉要带点什么东西才符合一名真正的杂役弟子,绫凡遂翻箱倒柜,最终在压箱底的衣柜中找到了两件相同的衣袍。

    “还算不错,这样一来便有换洗衣物穿。”踏步走向门口,环视屋内一圈,满是欣慰。‘这就是我梦开始的地方,这奇妙的世界等着我吧。’

    微笑中合上门,他知道也许这一去恐不会再回来了。扭头看着灰黑色凹凸不平的桌面绫凡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欣欣然开口道:“苏迁,我那把锋利的菜刀呢?”

    “菜刀没什么重要的,丢到后面的林子里去了。”苏迁淡淡道,这没什么不能说的,那把菜刀他怎么看都是那么刺眼,一瞧见心里那道坎就过不去,就容易暴躁所以它被扔掉。

    绫凡轻轻叹了口气,道:“此言差矣,你难道没听过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我本来就处于弱势,利用菜刀傍身本该...”

    满脸无语的苏迁一把拉着绫凡打断他喋喋不休的话,“走了,昨晚怎么没见你这么多话?”

    “那不是没有熟络起来嘛,现在我们不分彼此,嘻嘻,可能我就是个话痨。”看着苏迁,绫凡觉得虽然他长的不讨喜,不过毕竟是重生大佬,那独有的气质真的是拿捏的死死的。

    仿佛他的容貌配不上他的灵魂,想来也是这个理。

    两人站在门后,一人一手推开破败小院大门,霎时,眼前一亮,空气中弥漫着雨后泥土独有的气息,两人深吸一口气,倍感舒心。

    刹那间,苏迁身旁人影一跃而起,重重落在地上整个小院仿佛都在颤抖。

    只见绫凡伸出食指指着朦胧的太阳,呐喊道:“诸君,等着我‘一指仙凡’吧”

    极其中二的声音落入苏迁耳中,捂着脑袋吐露出:“我去。”这绫凡怎么口无遮拦?此刻苏迁心里极度复杂,他可是签订了生死契的。这家伙什么话都敢说,恐活不过三章啊。那这样他的故事也就此完结?

    不行!

    苏迁觉得必须要教导他为人处世之道,否则在这世界活不了多久。走到其身边,勾下其伸直的手臂,沉声道:“你想所有人都知道你的秘密?别羡命长。”

    绫凡粲然一笑,道:“在你眼里,我绫凡是一个鲁莽之人?”

    闻言,苏迁顿时语塞,他这话说的,可单论一点在未知他名字情况下,想方设法套别人的话;昨晚的那份果断出手,以及最后那重重誓言与生死契约。

    苏迁释然,他有一套属于他的章法,“走吧。”

    绫凡站在院落中,对着小院深深鞠了三躬,满眼皆是感怀。“走吧。”

    出了小屋,进入一条幽静小路,两旁的墨竹添加一分静谧之感。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穿过墨竹林,走一小段青草地,视野开阔起来,镶嵌衔接于山体上的阶梯也呈现在两人面前。

    结束小路,绫凡两人踏上了千云梯。

    一路上绫凡感觉还是有责任向他解释关于说那句话的原因:

    一是为了抒发内心的愤懑感慨。

    二是不用担心会有人听见,从苍溪山谷回来时,他便知道这破败小院周围五六百米都没有人居住。声音的传播速度是三百四十米每秒。且不说这个,声音都会随着距离的增加而慢慢消散。

    一顿解释,只得到苏迁一个“哦,知道了。”

    倍感受挫,只得内心抱怨:“早知道不解释了,浪费口水。”

    踩着云梯上,仿佛脚底有软塌塌的棉花似的,压感极强。绫凡细细打量着云梯,每一阶梯子长约五米,宽四十厘米。

    从小路过来,鞋上布满了泥土和杂草,绫凡抬起腿,发线脚踩的位置依旧雪白,毫无半点泥土污垢。

    “这梯子好神奇,那是不是可以这样。”绫凡脑海中飘过一个想法,用力磨蹭着云梯,没一会儿鞋子变的干净无比。“还不错,挺好使的。”

    抬头看着位于不远处的苏迁,开口说道:“苏迁,你可以试试,擦鞋挺好使的。”

    “呵!”苏迁俯视着绫凡,不停的抖动腿,鞋上的泥土与杂草在摩擦中进入如软塌塌的云梯,最后落入山下。

    绫凡喘息着来到苏迁身旁,双手放在其肩上一按,两人便借此坐在云梯上。

    极目远眺山下,薄雾浓起,云海蔓延,小山头融入云海中,留下隐隐约约的山影让人浮想联翩。

    千云梯上,透过薄雾看得见虚幻人影在运动,抬头,明媚的阳光照射在绫凡身上,薄雾早已散去。

    “该走了。”

    两人开始爬千云梯,只是绫凡这个身体,走一段长距离便要停下来休息。好在台阶不错,随便一坐就可以休息,期间绫凡记了一下,超过他们的只有八个人,六男二女。

    “是我们来的太迟,其他人都提前进去了?”绫凡看着站在高三阶的云梯上问道,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由于身体的原因,两人走的本就不快。按理说该超过他们的应该都已经超过他们了,可这一共才八个人,太少了。

    苏迁凝视着云梯之下,很远很远都没有人影,淡淡道:“也有可能就只有这些弟子。”

    “不会吧,浮世宗的外门这么寒酸吗?才收这点人。”绫凡唏嘘一声,这人也太少了吧。

    “我也不太清楚,原主的记忆对于外门只有一个概念,其他生命也没有。”苏迁融合的记忆中除了知道自己是杂役弟子,可以通过升迁大会进入外门。

    然后就没有了,对于外门可谓是一点也不知道。从外门出来收取灵稻的弟子也没有说过任何关于浮世宗外门的事,它仿佛一团让人摸不清楚的雾。

    也正由其神秘,才有许多杂役弟子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参加升迁大会。

    “你想想,我们之前去苍溪山谷为何不能走这千云梯,而要走那条弯曲的山路?”苏迁不紧不慢的说着,眼神中透着平静。

    “确实,那是为何?”

    “因为我们不是外门弟子,脚下是专属于外门弟子的特权。”顿了顿,继续道:“走吧,我们已经落在最后了。”

    “我们之前下小牙峰走崎岖的山路就因为有这个规定?”绫凡有点气,浮世宗脑袋难道被门挤了吗?这阶梯修来难道不该是让人走?

    那山路可不好走,之前如果走这个阶梯可就要快不少。

    一路上绫凡都在思考,浮世宗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不解,现在要入外门了,也算是浮世宗真正的一员了,可宗门的操作着实有点古怪,苍溪山谷的任由狼妖乱杀都不去救弟子,杂役弟子的命真的就如草芥?

    这千云梯修来不让杂役弟子走,怎样让他们更好的种植灵田。

    真的是想不通,为了激励弟子入外门?’

    接下来,又该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走了一大段台阶,终于来到山门口,一个半月台上矗立着一块牌匾额。

    其上刻着‘浮世宗’三个大字。

    眉头紧锁,这浮世宗除了一个牌匾,其他什么都没有?

    “走,入外门。”苏迁对绫凡说了一句便走到匾额下,很自然就走了进去。

    见状,“我靠,草率了。”心里暗暗打脸,‘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呢?一般有逼格的小说中,都是高级的传送阵,或者通过水波纹进入。’

    绫凡走向前去,小心翼翼的用手掌触碰这那层水波,内心也是十分的忐忑,毕竟以前都是在脑海中想象的,而现在实打实的摸着,感受必是另一番风味。

    轻轻摸上去,手掌间传来一股凉意,动动手指,如同水波一般荡出园波四散开来。“这个蛮有意思的啊。”绫凡感觉蛮好玩的,有了这次感触以后写的小说一定会更加有质感。

    ‘蛤!’绫凡脑袋往后撑了一下,“被这样搞,好不好,怪吓人的。”

    水膜中,苏迁半个身子穿出来,正好处在绫凡的胸口处。

    没理会绫凡,一把把他拉了进来。

    “古怪?”稳住身体,定睛一看,绫凡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宫殿呢?仙女姐姐呢?”

    眼眸中的神色微变,这特么居然是虚假宣传。

    之前在小牙峰看到的可是天上宫阙,飘飘仙女,那才是绫凡所想的修仙宗门啊。

    刚进入外门时苏迁也懵了一下,不过一瞬便恢复过来。微微笑道:“挺有人间烟火味的,妙啊。”

    当然绫凡口中的宫殿仙女重生前他见过了,也感觉俗套了,现在看这外门也颇具一番色彩。

    嘴里发出强烈的疑问,眼睛却很诚实,四处观察着,他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小广场,对面横着一条宽敞的大路,一条笔直的大路对着两人,与之形成弧形T字路口。

    两人对面规整的楼房,让人眼前一亮,这些建筑也算是华丽,可就是在街道上见不到一个人影,连一个鬼影都没有看见。

    “这怎么回事?”绫凡问道,这却是有的不符常理。“这些房屋看着不像无人居住,可这街道空荡荡的,感觉挺怪异,渗人的。”

    “能够让着街道上空无一人必然有着巨大的权利,人能去哪里?”苏迁微微笑着,走到一个门店门口。“那必然呆在家里。”

    说着苏迁正准备去推门之时,一股强大的阻力把他硬生生震飞在地,拍了拍衣服上的灰,“这力量,有意思。”

    绫凡走到苏迁身边,鄙夷道,“被震飞还觉得有意思,脸皮厚不厚啊。”

    “你懂什么,周围房屋如同设禁制一般,让人进入其中探查。足以说明这看似古怪的一切后面必有推手。”苏迁震声说着,绫凡还是太年轻了,不懂其中的道行。

    绫凡顿时忍俊不禁,道:“这不就是考验新弟子嘛,执事不是说过到浮云广场集合吗,到哪里去就知道了。再不济众弟子一起也好有个照应不是吗?”

    “那我问你,浮云广场在哪里?你知道?”苏迁当然知道绫凡说的这个理,可看这座城就不简单,浮云广场在何处,谁知道啊。

    “得嘞,我是不知道,不过有人知道。”绫凡走到苏迁身边,侧转其身子,“瞧,前面那个身着青衣坐在台阶的人影没有。”

    “过去问问。”苏迁当即开口,这里坐着一人,很明显在等待谁。他们属于最后的两人,前面的人影多半是在等候他们。

    两人移步向前,青衣男子看见起身拍了拍屁股,迎了上去。

    “请问兄台,浮云广场怎么走?”绫凡当即开口,反正他们的目的就是去到浮云广场,至于眼前的男子有何目的他可不管。

    青衣打着看着绫凡随后开口道:“在下也不知道浮云广场的位置,不过之前来这里的人都沿着这条路过去了。或许路的尽头就是浮云广场。”

    “谢了,兄弟。”绫凡推着苏迁往前走去。

    “两位兄弟,等等我。”

    苏迁停住,“有事?”

    “斯某对两位挺好奇的,便留在这里等候二位。”青衣男子名为斯安,也是新入外门的弟子。

    “可我对你不敢兴趣,没事我们就先走了。”苏迁沉声道,好奇归好奇,只要眼前这个长相清秀的男子对他们没有威胁便行。

    “苍溪山谷的试炼中,由于一个喷嚏引发狼妖的杀意,导致活着出来之人寥寥无几,据可靠消息说是因为一名杂役弟子引起的。”斯安开口说道,他不是通过升迁大会进入外门,可对于‘升迁大会’挺感兴趣就着重打听了一番。

    “参加‘升迁大会’的人都是杂役弟子,如果不是杂役弟子引起的那才该叫奇怪。”听到青衣男子的话,大概猜出他说的便是苏迁。

    苏迁眉头薇蹙,略微不喜,眼前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你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

    “有人会对你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