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八章 世俗城
    经过一番交谈后,绫凡算是明白里面的弯弯绕绕,青衣男子叫斯安,而他口中要对苏迁不利的人姓李,据说是因为其亲弟弟在苍溪山谷被三尾血瞳翼狼残忍杀害。

    而他把弟弟的死归咎在苏迁的头上,不过绫凡见苏迁脸上一脸淡然,心不在焉的样子,完全没有把其放在心上。

    这点可不得不让绫凡佩服,果然重生大佬心境就是不一般。

    接着三人组队前往浮云广场,绫凡发现这座城市很规整,没有面对这条笔直道路的街道,所有的房屋都是与之垂直的。

    街道宽敞整洁,一条道上只有绫凡三人显得有点孤单,突然开口问道:“斯安兄也是通过‘升迁大会’进入外门?”

    斯安摇头,略表遗憾道,“并不是。”

    “难道还有其他进入浮世宗外门的方式?”绫凡有些诧异的看着斯安,惊叹道。

    见其一脸惊叹,遗憾之意,斯安解惑道:“进入浮世外门方法有三,其一便是杂役弟子通过‘升迁大会’入外门;再者便是外门会下发给周围宗门很小部分名额;最后便是给予家族的名额。”

    “我去,这浮世宗也太恶心了吧,我们拼死拼活才有进入外门的机会,居然还能够白送的。”绫凡有些不悦,声音中猛地多了一丝怒气。

    斯安闻言,沉默了,站在绫凡的角度有怒气实属正常,自己拼死拼活还抵不过宗门内给的名额。而他则是通过家族的名额自愿前来,许多家族中人更喜欢到其他的宗门进行修行,而不选择外门。

    可他偏偏就对着外门充满浓郁的兴趣,踏入外门的那一刻他就觉得这里太不一样了。街道上居然能够空空荡荡,这岂是一般宗门能够实现的?

    那必然是不可能。

    想到此处,斯安饶有兴趣的开口说着:“其实周围许多宗门,家族都不愿意其下弟子族人来浮世宗外门修行。”

    “为何?”绫凡撇嘴一问,这可真是,天理难容啊。

    杂役弟子苦逼的种植灵稻,拿着微薄的收入,还要通过要命的‘大会’才能进入外门。这可倒好,家族宗门居然不愿意送人进来,苍天啊,这都是什么道理啊。

    “对外门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它就如同滔天迷雾让人捉摸不透。”斯安津津有味的讲述着,把外门搞的极度神秘,继续说着:“外界只知道这浮世宗的外门叫做世俗城,是一座以八卦而建的城。对了,还有刚刚说的进入外门的三种方法是流传出去的。”

    一旁的苏迁一脸平静的思付着,最后露出一抹淡淡的浅笑,“看来这外门,世俗城颇具神秘色彩啊。所以我们所在的这条路应该是通往城中心的八条主路之一。”

    “没错,大家一致推测浮云广场应该位于前面。”斯安认同道,所以这一路上新来的人都是往前面走的。

    “这不对啊,话说总有世俗城出入的弟子吧。难道他们就没有提及过世俗城?”这样的设定绫凡也是第一次见,但他知道一点有人便有江湖,有江湖便有消息。

    闻言,斯安不禁呼出一口气,轻笑道:“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想到去问世俗城的情况,可怪就怪在,他们都不愿意向别人提及世俗城的事情。有些家族的弟子从世俗城出来后就出去闯荡,完全不管家族的感受。也导致了,后来许多宗门,家族不太愿意让弟子起来。

    这也就让世俗城变的更加有趣,最后流传出一句话:爱一个人,恨一个人就让他来世俗城吧。”

    听到世俗城还有这等传闻,绫凡也是叹为观止,这跟自己完全想到不是一个套路。

    宗门居然叫世俗城,真是一个不一样的外门啊。

    闲聊时行走速度堪称一绝,没过多久,三人便来到浮云广场。

    浮云广场脱离街道房屋的范围,约莫有三四个标准足球一般大,青灰色的地砖铺砌而成。

    位于广场中间的七层圆台上雕刻着一只泛着金属光泽的马腾飞于半空,唯有右后蹄踏着一只展翅的大燕。

    浮云广场的背景图是一张辽阔的山湖图,有大湖,远山,湖中岛...

    绫凡扫视了一圈,还真是人丁稀少啊,这偌大浮云广场上才多少鸟人,这也太寒酸了吧。

    真就搞不懂为毛这世俗城不多给点名额给杂役弟子,看着真是有的惨不忍睹啊。

    倒是注意到那雕刻的马踏飞燕像,不过绫凡觉得在这里显得有点突兀,不合时宜。可他毕竟不是这设计师也没有想法把他们做修改。

    三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吹干净地上的灰便一屁股坐下,双手撑在地上,仰头看着明媚的阳光,此刻倒也显得无比惬意。

    “你说她们在笑什么?”斯安注视着雕像前面的两名女子,随口问道。

    绫凡视线偏移,望向雕像处,淡淡道:“兴许是看了那马古灵精怪的样子而笑的。”

    “整体看着挺慎重的,一点也不好笑。”斯安继续说着,绫凡没在接话,他总不能去说:“喂,你看看它那逗比的正面,看你会不会收回你说的话”

    反正现在也没事,躺在地上睡大觉。

    苏迁见这情形,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毕竟看周围的人一脸无语,焦躁的表情就知道恐怕还要等些时候。遂低头闭目养神,查看自身情况。

    突然感觉到身前一凉,面无表情的开口道:“阁下有事?”

    来人见仍就闭目养神的苏迁,怒火中烧,捏紧拳头,眼神冰冷仿佛下一秒便会挥拳而出。

    苏迁继续开口道:“这里是浮云广场,执事叫我们来的地方。在这里等待有些时候了,可为何偏偏无人出现?必然是在考验我们的耐心,此刻阁下向我挥拳相对,难道就不怕在执事心里留下鲁莽的印象?”

    此话落入来人耳中,冷哼一声,威胁道:“算你走运,看我之后怎么收拾你。”

    说完转身离去,最后还留下一句话:“对了,记住我叫李俊毅。”

    苏迁一脸无语,难道没明白一点吗?我连看不愿看你,还留下一个名字有用?

    一旁拦着斯安的绫凡咧嘴笑道:“好你个苏迁,真的是全程都在装啊,现在人走了,可以睁开眼了。”

    苏迁侧过身子说了句:“无聊。”

    绫凡心里嘀咕着,“好你个苏迁,真能装是吧。到时候可别被人啪啪打脸。”

    斯安总算明白为何绫凡会拦着自己,看他那个态度、表情。简直就是完虐来人了,一句‘留下鲁莽的印象’就把李俊毅赶走,简直不当人啊。

    时间慢慢流逝着,场内人的情绪也随着流逝的时间渐渐高涨,就快到暴怒的边缘。

    可人人都没有做出出格的举动,那样显得无比愚蠢。

    此刻斯安心里终于明白为何来世俗城的人少了,这简直就是在磨灭人心啊。

    绫凡内心思绪万千,思考着此刻的局势,“为何会这样?难道在出什么考题给我们?浮云广场是执事让我们来的,可来了就只有一个马踏飞燕,其他真没有了。”瞬间,脑袋中灵光一闪,难道是要我们猜成语‘马踏飞燕’?

    起身,小跑到雕像旁,抬头看着五米多高的飞马,折转九十度,来到正面。

    注视着歪脖咧嘴瞠目的飞马,‘呵呵’,绫凡一时间忍俊不禁。

    早有准备的绫凡看到飞马中二的表情,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马踏飞燕。”绫凡突然开口说道,见没有反应,挠挠头。心里盘数着:“不应该啊,按照这样的剧情发展,这样的套路怎么会没有反应。”

    无奈只好回到原处,懵逼的看着二笔的飞马。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这样又流逝一个时辰,嘴里干吧干吧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眨巴着的眼睛盯着湖中接连的小岛,刹那间湖面泛起满天白雾,向着湖面推进而来。

    一时间浮云广场上所有人死死盯着,心里知晓:总算是熬过了。

    绫凡立刻跳起,看着白雾,顷刻间整个浮云广场被白雾所弥漫着。

    “这又算的什么老俗套的剧情啊!”绫凡心里盘算着,一般在这个时候出现必属反常,事出反常则必有要。

    看来终于要上正戏了,绫凡挺在意世俗城会有什么样的弯弯绕绕来考验他们。毕竟这逆转的‘万人空巷’都出来了,接下来又会是什么。

    浓雾中绫凡只能勉强看清苏迁二人的模样轮廓,惊呼道:“这白雾到底怎么回事?”

    “等它自行消散便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苏迁朝着雕像处望去,浓雾渐渐散去可以看到飞马朦胧的影子。

    白雾渐渐汇聚成白色的云朵飘在圆台上空,而之前矗立在之上的‘马踏飞燕’却不翼而飞,唯见两道身影立于其上。

    居于左边的男子一袭白衣,腰间绑了一根灰色的云纹丝带,一头飘逸的头发在风中微微摆动,一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广场上的众人。

    白衣男子身旁身着花素绫的锦袍,系与腰间的青色花绫绅带与之相得映彰。英俊的容颜上,一双黝黑深邃的丹凤眼温柔的望着天空中漂浮的云朵,束发为冠,一只白玉簪子扎在其上,风度翩翩。

    两人一出现,引得广场上一阵喧哗,有女子夸赞“好帅啊!”

    绫凡瞅了一眼苏迁,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自惭形秽叹息着:“确实帅,压根就没法比。”

    “各位弟子,等待的时间总是枯燥的,不过刚刚所欣赏到的‘马踏飞燕’如何?”锦袍男子一开口便向众人问道。

    “很搞笑,感觉傻傻的。”人群中一道女声传出。

    锦袍男子正要开口,被白衣男抢先一步,“各位新入城的弟子,我乃贡献堂的凌霄长老。修仙者,先修身,身随心行。欲先修心,遵从本心才能坚守心中的道,修成自己的仙。今日便交你们修仙者的第一课,自在。”

    凌霄开口便是谈及自在,压根就没有介绍这世俗城的情况,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何为自在?无拘无束,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各位都是外门弟子了,散会。”凌霄短短几句话就叫浮云广场上的新人弟子散会,他们也是有苦说不出啊。

    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离开,也没有师哥师姐带?

    这真的是修仙的宗门吗?

    一众弟子内心坎坷不安,感觉进了假宗门一般。

    台上锦袍男子见白衣男想要离开了,使了个眼神,随后看向众人开口道:“其实你们凌霄长老说的自在很好理解,你们看刚刚台上的飞马都可变是天上的浮云,自由自在的飞翔在空中。而你们也该自由自在的翱翔在这世俗城,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锦袍男子扫视一圈,注视到了那个人,微笑道:“这世俗城按八卦分为乾坤等八域,而今日我要带个各位一个好消息。

    你们中的有个人将会被醉仙居选中,直接成为内门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