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九章 内门弟子即开门
    听到‘内门弟子’一语,斯安微微一笑,道:“不知道是那个会成为幸运儿,可千万不要是我啊。”

    方才他才想起来,还有一个世俗城流传在外的便是‘内门弟子’,听说是帮人开关门的。

    “斯安兄,为何不愿去当内门弟子。那可不比外门弟子地位高?”绫凡有些疑惑不解,内门弟子一听就很吃香。

    “这,还是等选了再说吧。”

    “凡人吃饭为了获得力气,好去干活;修仙者,达到一定的境界可以进行辟谷,可归根结底还是需要食物。食者,欲也,欢迎大家来醉仙居一醉方休,新人第一顿半价哦。记住,乾域,天乾街十八号。”楼主说的义正言辞,完全不显尴尬,很自然便为酒楼免费打一次广告。

    “咳咳,好了,言归正传,那么内门弟子的身份究竟会花落谁家呢?”楼主不紧不慢的说着,目光落在绫凡身上两秒,露出诧异的神色,接着又在人群中看了几眼。

    最终还是确定这广场上只有那一个胖子,而且他旁边还有一名尖嘴猴腮的弟子。男子心中满是疑惑,她要找的是他?

    最终目光落到绫凡身上,男子嬉笑道:“好了,就是你了,胖子。”

    闻言,绫凡左顾右盼,这周围有胖子吗?

    “别东张西望,就是你了。”男子指着绫凡所在的方向再次开口道。

    “我?”满脸疑惑的绫凡开口说道,难道我真的要起飞了直接就成内门弟子了。

    “对就是你。”

    一旁一脸安慰神色的斯安和气道:“绫凡兄,恭喜你成为内门弟子。”

    “我怎么感觉不出是在为我开心,到底这内门弟子是怎么回事?”总感觉这一切太过于蹊跷,而且斯安可不想当内门弟子,必然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这让绫凡心里挺焦急的。

    看台上再次传来声音:“好了,各位散了吧。那个内门弟子留一下。”

    “你在搞什么?内门弟子选一个凡人?这不是荒唐吗?”凌霄利用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话说着。

    “别问,我自有分寸。”楼主直接让凌霄哑口无言,绫凡越是平凡,越是普通,他的好奇心就越加浓烈。

    龙宇那丫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有意思啊。

    “绫凡兄,放心吧,就是做一些简单的事情。”斯安拍了拍绫凡的肩膀,轻声说着。

    “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一直沉默不言的苏迁开口道,虽然现在不知道去哪里,可待在这里也不是个事,这世俗城铁定还有其他的考验。

    凌霄长老以及那个醉仙居的楼主都没有说住处,什么都不知道。必然还有其他东西等待着他们,所以待在这里也没多大意义了。

    “那行。”绫凡看着苏迁两人离开的身影,心中坎坷不安,说的也是简单,必然更加恐怖。

    没一会儿,浮云广场上就独留下绫凡一个弟子。

    本想问上一句楼主为何选择自己,最后还是沉默了,有些事情。没有多大影响便没有必要去深究了。

    绫凡跟随着两人来到浮云广场的一处渡口,台阶的柱子上系着一支木船,两人踏上,示意绫凡也上来。

    看了看木船,再看看自己的吨位,应该没问题吧,看着船也挺大的。

    长老都示意上去了,怎么说也不能怂啊,踏了上去。

    瞬间感受到船吃水深度加大,好在没有什么大问题,楼主居然还翘着二郎腿,躺在船上。

    “划桨啊,不划桨还怎么走,靠风,还是水自己?”楼主对绫凡说着,示意船口两旁的木浆。

    绫凡心里苦啊,为何不走公路,非要坐这个小船,还要自己来划,真的是离谱。

    心里暗骂着,‘傻逼东西。’还是卖力的划着浆,手臂上的肉开始打哆嗦,脸颊上布满汗珠,船头的两人倒是挺滋润的,楼主取下挂在腰间的酒葫芦,喝上两口。

    略带酒气的吟诗一句,“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小酌一口,递给凌霄,“来一口?”

    凌霄接过葫芦,倒了一口。“可别‘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了,现在是大白天,没有月亮。”

    躺卧在船上的楼主叹息道,“是啊,没有明月,不知月儿了。”话语中颇带感伤,不知是伤月还是感人。

    听到两人对话的绫凡如有所思,满脸的汗水遮住他的惊讶。就刚才凌霄长老和楼主说的是李白的诗句,为何会在这个世界出现?又或者是这个世界有人独创的?

    本来绫凡动了试探一下的心思,一瞬间就被自己否定了,他可不想早死。

    太累了,绫凡松开浆,揉揉手臂,见两人都没有在意。就想着要不偷懒偷懒,有此意后绫凡划动浆的频率降低不少,可是船速丝毫未减。

    颇感古怪,放下浆,起身跪着看湖水,船依旧前进着。

    旁边传来凌霄长老的声音,“别看了,真的靠你划桨,猴年马月才能到,我们可不想错过看好戏的机会。”

    ‘好戏?’绫凡侧身坐下,这两位完全没有仙人的那股气息,就像是世俗中人。

    扯着衣袖擦着脸上的汗水,望着湖中的景物,小船横穿过一座圆拱桥,与湖中岛擦脚而过,好不刺激,眺望远处,湖中具有有一座阁楼,阁楼之下有着一段木阶。

    掠过阁楼,眼前一个高大宏伟的楼船,船高三十米,小船与子相比,犹如荧光之于皓月,不自量力。

    在绫凡感慨船楼宏大壮丽之时,转头看见湖对面的乾字街道。

    没过多久,船靠在岸边,一行三人走过街道,来到一座宏大的酒楼前,巨大的匾额上写着醉仙居三个大字,青铜古门上雕刻有龙与凤。

    楼主推开门,看了眼绫凡,笑眯眯说道:“以后这就是胖子你的工作了。”

    纳尼?

    绫凡想起斯安跟苏迁两人的悄悄话,加上他说什么工作。“马德,草率了。”

    来之前绫凡就想过可能要做什么工作,可没有想到居然是关门。

    苦逼的绫凡想到了‘沈剑心’,他是关门弟子,而他现在也算是了。

    很多计划要改变了。

    “对了,也算是给你的福利,好戏应该开场一段时间了。”

    说完,两人进入醉仙居,绫凡规规矩矩的跟了进去。

    “我去。”

    绫凡着实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醉仙楼中人满为患,满座皆是,抬头望向高层,也是满座,人人都磕着瓜子,喝着小茶,注视着中间看台上一个巨大的光幕。

    光幕之中显现出来的正是苏迁,斯安二人。

    “我去,被现场直播了?”这绫凡是万万没有想到的,街上空无一人,难道都躲在这里看直播?

    看客瞧见楼主走进来,纷纷抬手说道,“萧楼主,凌长老回来了啊。”

    “怎么,到精彩的地方了?”萧楼主一脸期待的问着,一副吃瓜群众的嘴脸。

    “找个位置,自己坐。”楼主嘱咐一声便上了二楼的雅座上观看。

    绫凡看着光幕中的苏迁,觉得这一切都怪怪的。

    原来在湖中凌霄长老说的好戏就是看直播啊,绫凡随便靠在一个柱子上,仔细打量着那光幕。心中百般疑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有视频直播看,怎么弄的”

    “你这体型不错啊。”旁边传来一句成熟男人的声音,绫凡转头看去。

    提着两坛酒,看容貌三十出头的帅小伙,放下酒坛靠在柱子上。

    “我这,说起来都是泪啊。”绫凡看着身上的一身膘就很烦,都怪没有良好的饮食习惯,作息习惯所造成的。“老哥怎么称呼,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就为了看这个?”

    “我,李亦,这么多人来这当然是看戏的。”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好奇心趋势下,绫凡开口问道,虽然不知道这位李亦老哥是否会回答自己的问题。

    “这可是件大事,可要好好跟你掰扯掰扯,这偌大的世俗城分为乾坤....区,以八卦为引所修建的。”李亦那是相当认真仔细的说着,生怕绫凡有那些地方不知道。

    绫凡那是相当无语,自己问的是这个事情吗?况且这些他都以知晓了。

    可哪想到老哥直接就讲起世俗城的构建,生怕绫凡不知道这座城的阔大。

    “在浮云广场上凌霄长老不是说‘自在’一词,其实要做的是真正让他们不自在,被迫等在广场上,而现在还只能漫无目的的行走。

    有句俗语叫:‘阳光总在套路后,坑底里有晴空’。其实说白了就是合起伙来坑骗这群新人弟子。”李亦最后直接了当说了着世俗城的计谋,双眸等着绫凡的脸,企图从中看到一些

    微妙的变化。

    “所以街道上空无一人都是为了配合坑人大戏?”绫凡惊呼出口,这太不可思议了,那是需要何等的凝聚力才能做到啊。“可这偌大的世俗城,可新人弟子就几十人,这样做不是得不偿失?”

    “谁说是这世俗城全部?”李亦反驳道。

    李亦的一个问句瞬间然绫凡明白了回来,他们所看见的也就只有那条路的街道罢了,就以偏概全说整个世俗城都空荡荡。

    他们从一开始便犯了大错误。

    “你们走的是位于坤域的坤内路,坤域,艮域,震域这三域是封禁的。这三域中的城民可以去其他与,也可以呆在家里,反正很快也就是一天的样子。”李亦开口解释道。

    “世俗城很大,所以就算现在放他们离去必然也走不远。”绫凡算是明白了,可回头一想:“不对,不对,从云梦泽一路过来,这乾域街道上也空无一人。”

    “当然因为楼主打了一波广告,说了一个乾域天乾街,所以把乾域、巽域、坎域给封禁了。”李亦平淡的说着,仿佛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楼主大手笔啊,居然有这样的能力,看来醉仙居在世俗城的地位颇高啊。

    可总的来说,这还是以大换小,得不偿失的混蛋事。“这光幕怎么能够看到世俗城的影像的啊,老哥,太过神奇了。”

    “这个嘛,其实很简答的,我也会。”李亦淡淡道:“你能看到的光幕都是利用灵石给堆出来的,可要花费不少的灵石。仔细观察光幕中呈现的画面,你看看有什么特点。”

    听李亦老一说,绫凡认真打量着画面,时不时的画面会发生一瞬一瞬的偏移,还有所成的像感觉是凸出的。

    “这画面呈现出来,好像其他动物的眼睛一般。”绫凡随口说着,这是他的一个猜测。

    “没错,这些都是通过天幕鸟来呈现的。”

    “天幕鸟?”绫凡嘴里小声念叨着,看来这世俗城有趣的东西还挺多的。

    “里面的弯弯绕绕太复杂,我就不跟你说了。能看到画面可不能听见声音。”李亦觉得没有必要跟他解释太多,随便说几句就成。

    绫凡倚靠着柱子关注着光幕中的人,这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曾经写试炼的时候,都是大佬在屏幕前看,而现在他居然有幸不是那游戏人,而是看客。

    就凭这点,绫凡觉得这个关门弟子值了,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光幕中的人开始他们的闯荡生涯。

    “斯安,有什么发现没有。”苏迁朝着街头的斯安问了问,见他摇摇头,毫无所获。

    离开浮云广场的两人没有按照原路返回,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走随便选了一条路漫无目的走着。

    街道宽大,他们现在来到的就是坎域的浩坎街,坎为中长两缝,这个是街道建筑的主体,当然没一个痕迹包括的方位都十分庞大,不是简单的一条街道就完成的。

    “我们再往里面的街区走走,我就不信这偌大的街道会一个人都没有。”苏迁自然不是蠢货,这世俗城想要考验他们自然会留下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