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十一章 比武被打脸
    醉仙居光膜中画面一转便来到坤鸿街,恰好碰到买烧饼的崔阿婆,“哈哈,孟老头还不下来?该老夫上场了。”

    绫凡目光飘向声音所在处,那是一名精神抖擞,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兴高采烈的走上场。

    “省省吧,就你,最后还是呆在上面看戏,我怕台下坐的近的人被你喷一脸口水。哈哈,哈哈。”孟老头端起自己的板凳就丢了下去,两人擦肩而过时,相视一笑。

    靠在柱子上的绫凡一屁股坐在地上怕打疏松着腿上肌肉,站久了感觉腿脚发酸发软。“胖真的很累啊,尤其是在这个世界,得想个办法才行。”

    不是苏迁二人登场绫凡也没有太在意,背靠在柱子上埋着头闭目养神,毕竟玩意虽然没看,可耳朵里没有断过。

    绫凡听的出在台上解说的人明显要比之前那个孟老头好的多,应变能力,台词功底也颇为不俗。

    而故事的大概:在坤鸿街的崔阿婆卖烧饼,闻着饼香的一众弟子接连出现。阿婆略施小计便骗了二名弟子帮他一起卖烧饼,阿婆先是让一名弟子随意挑选一块烧饼给她当众吃下,随后便让二人帮忙卖加了泻药的烧饼。

    崔阿婆把两名弟子的心路历程拿捏的死死的,本来他们心里生疑街上突兀出现的卖烧饼的,铁定有问题。他们可能猜出是考验,当然为了防止横生纰漏,确保了烧饼的安全两人吃了一块后,便在街上吆喝‘卖烧饼。’

    最后他们在他们手里买了烧饼的弟子腹泻难忍,出尽洋相。反关卖烧饼的两人没事,一阵夹着屁股埋怨,与阿婆当面对峙。

    最后崔阿婆胜出,看着框中烧饼全部卖出,向几人挥手告别,推着摊车离开。

    车身离开之地,一张卡片安静躺在地上,两人捡起一看,上面写着:乾坤归一,初始之遇;谜团终解,今日同开。

    震域二环路口,可谓通向山门的必经之路。

    “苏迁,要不要上去试试?”斯安看了眼苏迁,开口笑道。

    横穿在街道中间的擂台上,飘舞着红色彩旗,上面写着比武招亲。

    此时擂台下已经聚集了一波人了,苏迁二人也在其中,“怎么说?”

    “这个可能也是宗门的一门考验,不知道有没有纸片一类的提示。”苏迁说道。

    “不用多想了,你听就可以了。”斯安哑然一笑,没想到这擂台上的女子说话竟如此直接了当。

    擂台之上,微胖女子直接就说道,“打赢我,手里有关于你们想要的宗门考验的秘密。”

    语言朴实真挚,引的台下人跃跃欲试,可看到一旁鼻青脸肿的男子,心里不由的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见没有人上台,一名黑衣弟子冲了上去,两个回合就败下阵来。

    “看出来她什么境界没有?”苏迁冷静的问道,神情淡然。要想得到宗门试炼的秘密,必然要打败她,当然要了解她的境界。

    “不清楚,至少源生境吧,可能已经跨入命道三境了。”斯安眼睛死死盯着台上的微胖女人,跟那黑衣弟子打斗是完全没有用灵力来增幅身体强度,就单单依靠着一些体术便收拾了一个练气境的弟子。

    “额,不对,一个练气境的弟子怎么能进入外门?”苏迁诧异的道,沉默片刻,摇了摇头:“应该是通过家族名额进来的。”

    绫凡也注意到了黑衣男子,居然才小小的练气境,真的是勇气可嘉啊。

    仙路路程,首当其冲的便是本源五境:练气,玄液,凝真,辟海,源生。

    他能以练气境入世俗城要不是鸿运滔天,要不就是家族中不起眼的人。

    想到此处,苏迁不由感怀,还是有家族的依靠要比他们这些散修舒服多啊。

    “要不要上去试试?”尝试性的问道,斯安总感觉台上女子的行为怪怪的,太过于直接,导致现在他们手里虽然有线索还想想要留下来看看。

    苏迁脑海中分析着这件事情的利弊,一旦上台,这可是比武招亲,打赢了可就要娶这个女人。

    想他傲雪仙君,红颜知己何其多,如果,哎。这台上小妞长得也太过一般了,上台完全是没有好处的事情。

    输也不是,赢也不是。

    陷入一个尴尬的两难境地,苏迁最终决定:“要不斯兄去试试?”

    “我么?”

    “是啊,如果我一上台,就把她赢了心里会硌得慌,太难受了。”苏迁也是开口说着,声音不小。

    “那也成,我先去探探她的深浅。”意味深长的看了苏迁一样,即使如此,那就出战斗吧。

    斯安心里还是有些担忧,这女人的究竟何其境界都不知,最为主要的一点,苏迁兄实在太过自信了。

    而且这自信不仅仅来之实力,仿佛颜值也颇具自信,搞的斯安都有的茫然,适才意味深长打量着苏迁的样子,那副尖嘴猴腮的模样跟帅毫不沾边。

    要不是斯安把他当朋友都想出口大骂你咋不啥泡尿照照自己什么笔样,还嫌弃自己心里硌得慌,我看是台上的姑娘才最难受吧。

    得亏两人是同一阵营的,斯安平复心情后踏步向前,准备登台。

    “慢着。”台上微胖女人开口喝道,直接惊住了斯安呆在原地没有向前迈出一步。“刚刚你说一上台就会赢我?”女人不悦的盯着苏迁,冷漠怀疑的语气让苏迁很不爽。

    “是又如何?”苏迁挺起胸膛,震声道。

    “好,很好,就你了,上来比划比划。”女人开口说道,脸上浮现出一抹浅淡的怒意。

    台下苏迁有些诧异,居然被这胖女人要求去比武,他才不会上当,摇摇头,道:“不必了。”

    “你是怕输给我吧,丑八怪。”女人才不会给他客气,既然你都不敢上台那她可就要数落他了“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不过出门就是你的不对了。看你这样怕是连女人都没碰过吧,确实,那个女人见你这幅模样不跑啊,哈哈,哈哈。”

    斯安感觉情况不妙,看着苏迁,但愿他不要暴走。

    苏迁嘴角微微抽搐一下,果然泼妇骂街太恐怕。不过他苏迁会在意这些?平静的说道,“女人,如果我赢了你,是不是可以不用娶你。”

    ‘呵’女人不经莞尔一笑,恐怕这是她听过这好笑的笑话了。“放心吧,谁会愿意嫁给你啊。”

    “好,很好。”苏迁慢步走到斯安身边,“放心吧,就给我。”

    慢慢悠悠的走上台去。

    台下的人一阵喧哗,一心想着吃瓜吃瓜,完全是不嫌事大。

    “你说谁会赢?”

    “那台上的女人会赢,她的实力太过强悍,恐怕超越了本源境。”

    “这不管台上谁赢都是一场好戏,那瘦猴赢了,不娶是不是啪啪打脸。而如果那女人赢了,不就啪啪打瘦猴的脸,到时候看他还怎么装。”

    “兄弟说的有道理啊。”

    斯安听到几人的闲谈,说的不无道理,还是怪苏迁兄太过于冲动了。“不过,为何我现在心里很爽,很期待这场对局。”

    站在台上的苏迁表情严肃,眼神中有着一丝警惕,与之前散漫滑稽的模样截然不同。灵光咋现,出现于肺、肾、肝三处,随后灵力游走于全身,强化着身体各方机能。

    “完了,完了,苏迁兄才凝真境,游走于周身的灵力对于身体的加持不强,没有达到辟海境终归是要差上不少。”斯安叹息一声,道:“应该我上的,胜算可能要大些。”

    斯安本源第四境辟海境界,灵力可以充斥整个身体,比凝真境要强上两倍不止。

    “就一个凝真境就敢大放厥词能够战胜我,这可一点也不好笑。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说道最后,女子眼神中怒气更甚,话音也变的更重。

    “得罪了。”绫凡暴喝一声,身形冲向女人,用力一挥。

    砸到女人小手臂上,一阵吃痛,宛如锤在一块铁板上一般,“怎么回事?”苏迁再度挥拳攻向女人的拳头也被其轻松接下。

    迅速后退几步,摆开身形,终究是高看自己了。此刻苏迁有些后悔,自己凝真境的修为带动的拳力居然被眼前这个女人轻松化解。

    “不好办。”苏迁看着自己发红的手背,甩了甩。

    女人看着苏迁,嘲笑道:“就这点力气?完全不够看啊,继续来啊。”在他眼中绫凡的所展现出来的也如同凡人打架一般。

    本源境的修为还不能灵力外放,许多招式灵技都无法得到施展,本源境才刚刚开始而已。

    场下斯安看着很焦灼,这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苏迁根本打不了。

    “怪就怪这个世界,怪就怪这个身体。”苏迁此刻已经明白自己根本打不赢她了,因为绫凡的事情,还没来得及修习绝世的功法,现在修习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眼神变的坚毅起来,体内灵气完全化为两股汇聚在双臂上,形成泛着光的条纹,疾冲到女人身前,重重锤下。

    见女人没有躲闪的那一刻,苏迁心里清楚自己已经输了,差距太过巨大。

    只见女人周身一道湛蓝色的曲面挡下苏迁的全力一击,随后一拳打在苏迁小腹处。

    ‘咳’

    苏迁被一拳锤飞在地,剧痛使他蜷缩着肚子。

    见状,斯安连忙上台撑起他,看着面带笑意的女人。

    现在他感断言,这女人超越本源跨入命道三境。“我们认输。”说完斯安搀扶着受伤的苏迁走下比武台,本源与命道的鸿沟太难逾越,这份信息他们是要不了。

    “慢着,谁说他能够下这比武台了?”女人强大的威势释放出来,让斯安内心一震。

    “他已经认输了。”斯安开口说道。

    “我可没听到他亲口说出来,就不算他认输。”女人料定这丑男人必然不会开口认输,必然会死要面子活受罪,到时候再赏他几个耳光教他做人。

    “我认输。”捂着肚子的苏迁突然开口道,技不如人该认还是得认的。

    女人面色微变,这家伙居然这么容易就开口,“算你走运。”

    苏迁内心极度挣扎,有仇必然报,今日被教训了,等有实力后一定要找回场子。缓缓开口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女人眉头一挑,古怪的看着苏迁,嬉笑道:“您配吗? 哦,你不配啊!”

    短短几个字如同针一般扎在苏迁心里,脸上阴沉的极度难看,他怎么也没有会得到这样一个滑稽的答案。

    在场下弟子的嘲笑声中,斯安扶着他走了下去。

    今日他苏迁的事迹可能会传遍每一个新人弟子的耳朵中,甚至是整个世俗城。

    苏迁抬头看着台下一个个嘲讽的面孔,哑然一笑,也许是在那一刻释然了,也许觉得这一切都没有大不了的,也许...

    站在台上的女人觉得被自己秒杀的男人太过骄傲,也算是教育教育他。

    等了一小会见再也没人上来,“遭了,会不会用力太过了,信息送不出去怎么办啊?”

    女人的眼中开始有些慌乱,该想个什么办法啊?

    目光停留在斯安身上,脑中瞬间有个计划浮现出来。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