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世俗城三大规矩
    枕在窗边,幽红余晖洒落在云梦泽中,泽中孤岛显得落寞无助,收眼回眸,背靠窗栏,眼中满是温情。

    萧楼主本名萧瑟,来世俗城已有百余年了。

    百年前

    落魄的萧瑟带着一枚种子来到世俗城,异我消逝,修为尽失,空洞的眼眸里见不到一丝光彩。

    漫无目的在街上闲逛宛如一具行尸,一次跌撞中那枚种子落在地上,居然发芽了。

    至此,曾经的萧瑟便回来了。

    ......

    ‘醉仙居啊醉仙居,今天可是个好日子。’闭目轻笑喃喃道,“是吧,月儿。”

    每每想起往事,犹如过眼烟云,能视却不能抓住。

    哒~哒

    双臂靠在靠窗边的扶椅,手指轻点实木,发出细微声响。

    今日,世俗城这场好戏便出自他之手,宗门试炼?

    不过一场戏谑罢了。

    世俗城可不是宗门,虽挂着浮世宗外门的头衔,那也只是一种纪念吧。

    纪念那个伟大的男人--浮世宗顾染天。

    空城让众子弟困惑,第一课‘自在’让其迷惘,随后突兀而出的‘试炼’在其分析后该为如此。

    此刻他们便真正入坑了,本以为试炼后得到的‘归源’便是这场试炼的结局。那只是一场局而已。

    聪明反被聪明误。

    修仙者,不仅修灵力更要修心。

    纵观今日表现,诸葛鸿最佳。

    思维敏捷,善于观察,那句“做生意讲究诚信”也是彰显其卓越之姿。

    “不错,可塑之才。”

    相比之下,苏迁,斯安二人便要逊色一筹,虽在最后发现端疑,做出正确的决断,为上层,中规中矩。

    其他那些个蠢蛋就不必废口舌,都是些自以为聪明的家伙。这次就当是个他们上一课以后到了外面可别丢了世俗城的脸啊。

    “世俗城出去的人会成蠢蛋?”萧瑟轻笑自答道,“怕是不会哦。”

    入了世俗城,再跨江湖的弟子,不说个个老奸巨猾,起码遇事,善其身的本领还是有的。

    此乃世俗城的魅力之一。

    萧瑟思忖完,起身,倒杯茶,细细品味。

    戏谑着,绫凡你身上又有什么秘密?能让那个女人看重,着实有趣啊。

    霎时,一股微风从背后吹过,一道身影坐在旁边,来人赫然是凌霄。

    萧瑟眉头薇蹙,伸手招过茶杯,倾倒而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二指一推,滑到凌霄指间,拾起抿了一口。

    便听见萧瑟打趣道,“跳窗狗是真的狗,大门都不能满足你了?”

    凌霄一脸不以为意,“开门多麻烦啊,话说苏迁二人也快到了。”

    “是么。”萧瑟撇头瞧了一眼,喊道:“胖子,开门迎客。”

    言毕起身,准备离去。

    醉仙居此刻人已满,他们要来便只有他这个楼主让出位置了。

    反正他也有事要做,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啊。

    “怎么,不准备奖励后辈一波?”凌霄问了一句,他也知道这家伙的秉性,多半问了也是白问。

    “那就劳烦凌霄长老连同我那份一起给了。”

    闻言,凌霄冷哼一声,“滚吧。”

    萧瑟离开阁间,找到李亦说了几句便去到后院饮酒赏花了。

    听到楼主吩咐的绫凡此刻正卖力的推着青铜门,右臂感受到门传来强大的阻力。

    几秒后绫凡放弃了这条路,退后几步,迈开步子做出冲锋的姿势。

    ‘嗵’

    整个身躯撞在左门上,感到手臂传来龇痛感,好在门开了一条虚缝,旋即抓住门框处,整个身体往外挤。

    “给我开,开~”

    绫凡卖力的喊着,脸上青筋蠕动着,整个脸涨的通红。

    咔咔

    听到咔咔声响的绫凡松了口气,‘这应该是打开卡住了吧,还真他么的要命啊。’

    脚底一软,整个身体瘫软靠在门口,埋着头大口喘息着。

    脑袋里一片空白,怎么开个门都这么难啊,刚才开门都很轻松的,真实奇了怪。

    “开个门真的这么难吗?”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抬眼却见斯安伸手欲拉起自己。

    本以为苏迁会好心的拉自己一把,哪知道这货居然在摸青铜门。

    青铜门高约十尺,分为左右两门,左门上雕刻一条堕入深渊的巨龙,庞大的身躯被锁链死死困住,其上还附着极为玄妙古怪的符文。

    右门则刻有一只涅槃的凤凰,羽翼犹如一道道神韵流落人间。

    绫凡见苏迁痴迷的摸着门上的纹路,一时间也没去打扰他,自己也需要休息。

    见苏迁收手看向自己时,起身,鞠躬;

    “欢迎光临~,各位客官里面请!”绫凡微笑道。

    开门就该有个开门的样子。

    苏迁二人相视一笑,心里暗暗说道,没必要这样。

    可正当他们要跨进青铜门时,整个青铜门泛起一道淡蓝色的光芒,顺着龙的躯体渡入黑暗。

    忽地,一股强大的力量让他们望而却步。

    苏迁上下其所,一面透明墙,手掌往前推,可以感受到其散发出来强大的阻力。

    可转头看到绫凡半个身体都进去了,着实有些疑惑诧异,难道是因为绫凡的仙凡境界?

    见苏迁二人没有动,绫凡问道:“怎么了?”

    “绫凡兄,这青铜门处还有一道透明墙,我们过不去。”斯安答到,转头看向苏迁,便见其打量着青铜门。

    “苏迁兄,有何发现。”

    苏迁摇头,“这青铜门还有那透明墙该是阵法的一部分,墙应该是我们触动了某种限制而形成的。而这青铜门就算是你我二人去推怕也会跟绫凡一般,累的半死不活。”

    斯安面露惊讶之色,“有这么夸张吗?”

    “青铜门会随着修为的增长而增加其重量与难度,至于夸不夸张,试一试就知晓了。可这墙出现的很突兀,原本应该是没有的。”

    ‘啪,啪,啪’

    话音刚落,便听到鼓掌声,抬眼,只见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拍着手微笑走向他们。

    男人拂袖一挥,若隐若现的墙消逝,开口:“好见解,各位里边请。”

    见状,苏迁一脸惊讶,旋即微笑道,“谢了,道友。”可见,其修为应该不低,就连苏迁都不能判断出。

    一旁的绫凡倒也是看得见那堵墙,虽说是透明强,还是能够感受到类似空气的涌动,就如同在烧柴火时那股热浪一般。

    可自己没受到影响啊,莫非.....

    那黑衣长袍男人不就是之前跟自己聊了许多的男子,李亦老哥。

    难道是自己的同僚?

    一路上,听到李亦说着青铜门的秘密,总结一下:

    青铜门是为了内门弟子准备的,目的便是为了锻炼弟子。说道此处是李亦还带着一缕奸笑,让绫凡觉得自己被耍了是的。

    那道透明墙为了阻止更多的人进入醉仙居,只要人数一满,便会出现。

    绫凡抱着些许期待跟着李亦二楼小隔间,之前萧楼主所躺的地方。

    李亦倒是轻车熟路的把门推开,堆叠在一起嵌入阁间缝里,小阁间瞬间就宽敞不少。

    阁间极为简单,三面靠墙坐椅,中间一张长桌,桌上摆着一壶茶,六个杯。

    收好门板,李亦朝着凌霄笑道:“老规矩?”

    凌霄点点头,随后看向绫凡三人,“坐。”

    苏迁倒是认识此刻坐在里面的凌霄长老,可旁边坐的俊俏男子便不知道了。

    男子一袭蓝白相间长袍,手里拿着一把扇子,清廋俊俏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丹凤眼,显得更加清新脱俗。

    三人坐下,绫凡轻笑道:“诸葛兄也在啊。”

    “很惊讶?”诸葛鸿笑道,他也是被李亦叫上来的,至于来做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凌霄看着几人,从衣袖里拿出四块身份牌,整体呈浅蓝色,光滑椭圆状,一只手掌大小。

    “世俗城的身份牌,你们可要保管好,这可是我单独拿出来给你们的奖励。”长老仔细叮嘱道。

    苏迁一脸疑惑,身份牌做奖励?难道这是什么珍贵的灵石?

    闻言,绫凡倒是好奇这凌霄长老倒也是一副和善的模样,跟中午那说第一课自在,那嚣张的吊样判若两人啊。

    凌霄扫视一圈,见几人有点不明其理。随即补充道,“身份牌是世俗城的象征,里面有你们的住宿信息,去领取任务,交接任务都需要它,用处多多。

    当然了,奖励也就说明它不是无偿给你们新人的,你们入了世俗城,首先要明白一点。

    这里不是宗门,不会白白在你们身上花掉任何的资源。

    世俗城的资源绝大多数都是收费的,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修炼资源就要靠自己的努力,要不就靠家族的努力。”

    凌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接着说道:“

    至于身份牌为何重要,因为贵。虽然造价不高,但却要收的贵一些。

    这便是世俗城。”凌霄倒也是毫不忌讳的说了最朴实无华的原因,脸上还透露着得意的笑容。

    听他这么一说,几人也算是明白了这世俗城就是个坑,天坑。

    不说别的,其他宗门都是集聚资源给后辈,可这世俗城还要想方设法的搞弟子的钱。

    只能说着实有趣。

    听到凌霄长老这么一说,斯安脑海中再次想起了那句话,外界知道世俗城为数不多的信息之一。

    爱一个人亦或恨一个人,那就让他去世俗城吧。

    “哎,既然都说道这个份上了,长老我就好好给你们讲一讲这世俗城的三大规矩。”

    三大规矩?

    众人也是疑惑不已,难道这世俗城还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外界对于世俗城的消息极其少,那些从世俗城走出来的人都不会大刀阔斧的谈论它。

    也让其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其一:不可战,凡有争斗,皆灭。”

    凌霄不紧不慢的说出第一条规则,扫视一圈,见几人的样子应该都明白了。

    他也是挺感慨这条规矩,世俗城本就有凡人,跟一些修仙者打起来,那可谓蚂蚁撼树,找死。

    可有这个规矩之后,凡人得到保障,也是极好。

    苏迁闻言,背后一凉,想想之前差点就起冲突了,‘还好还好。’不过比武台上的微胖女人为何能够与我们战斗?这样一想恐怕‘皆灭’是有一个大前提的吧。

    “凌霄长老,那在世俗城中就没有一点打斗存在了?”苏迁开口问道。

    “那自然不是,世俗城还是有个地方可以斗法的。

    位于坎域的‘仙人莫问’便可进行决斗生死战等。那可是个好地方,有钱的话可以去赌一把,说不定就发大财了。”

    毋庸置疑,那应该是一个战斗的赌场。

    “其二:至新任众。世俗城中所有的创新都可以被接纳认可,其发展靠世俗城中所有人。

    其三:生存之战?意欲何为。”

    绫凡听到这三条规则,若有所思,这世俗城不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

    不用担心自己被杀,有凡人存在,更好的让自己这个bug的存在更加合理。

    那么我不用开门他们也不敢管我?

    妙啊!

    苏迁倒是对第三条规则有着极大的兴趣,求和平,创新与发展之后面对以后的生存之战?

    这世俗城到底有着什么秘密,还是说这个世界怎么了。

    穿越的绫凡,还有带着混沌盘重生的我。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世界要变天了。

    “话说多了,扯得有点远,注入灵力激活身份牌。”对于几人的表现凌霄倒也是满意的,他可没有萧瑟要求那么高。

    至于告诉他们这些东西,便是想看看对于规矩的表现。

    冷静,平静;是为极好。

    绫凡苦楚的看着手里的身份牌,质感圆润舒适。可他一介凡人,哪来的灵力啊。

    转头看着苏迁,灵力输入身份牌中,显现苏迁二字。

    其下是数字0,在身份牌底部有着一串文字:兑域,坡兑街春宜小院三间。

    数字为贡献点,因为其为长老送的,便为零。若是其他人,便是﹣50。

    50点贡献点可要花不少灵石的。

    斯安看了看自己的住址,发现与苏迁一样,“有趣啊,苏迁兄,我俩住一间。”

    “额,我们是知道住所了,可其他人还被阵法困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苏迁戏谑说道,有股玩味之意。

    “应该快了,他们啊挺好的。”除了坐在醉仙居的几位,其余众人都被阵法所困了。

    嘭~

    大堂顶部的古灯熄灭,整个醉仙居都暗淡了几分。

    随着古灯消失的同时,天花板上泛起零星光点。

    霎时,粉红的流光泛起,随着奇特的纹路连接光点从周边蔓延汇聚到中间,形成一幅巧妙的图案。

    定睛一看,赫然是一朵桃花。

    嗒,嗒

    几道齿轮声响起,一切似乎安静下来,宛如时钟在转动。

    咔~

    顶部扭转出现一个圆洞,一束七彩的光照耀而下。

    绫凡惊讶景色绝美之余,连忙跑到围栏处欣赏着壮丽的美景,耳边响起一句,“客官,你们的桃花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