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十四章 后院桃树
    放下桃花酿,李亦走到围栏旁,瞄了眼绫凡,抬眼凝视那道光柱沉声道:“不过是不入流的把戏,源于五楼,衔接一楼。”

    不入流?绫凡愣了愣,怕是羡慕还来不及吧,老哥有趣啊。

    李亦笑了笑,抛出一个有力的论据:“古语有言:‘人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他的道所展现出来的也就送送盘子,发发菜了。”

    绫凡哑然,老哥把极具现代自动化的技术说的如此简单,怕是单方面的吐槽了。

    光柱里青花瓷盘井然有序的被一束束光线牵引而出,精准落到每张桌上。

    抬头盯着从头顶飘过的盘子,聆听着肚子‘咕咕’饥饿的反馈,吞咽着口水的声响传入大脑,他饿了。

    侧身炽热的望着李亦,“老哥,要不一起去吃点?”

    仿佛看出来他的心思,李亦微笑道:“我就不了,还有客人需要我去送酒。你快去吧,饿坏了身子可没法看门了。”

    我靠,这李亦老哥也太直接了。绫凡倒是不以为意,几个跨步便回到椅子上,饥肠辘辘的眼神宛如一条饿狼。

    “对了,凡小子你麻利点吃,一会到侧门送客。”

    绫凡闻而不答,夹了一个肘子放在碗里,双手握住,大口撕咬着,汁水顺着嘴角溢出,四处飞溅。

    其他几位刚开始倒是有说有笑的夹着肉不慌不忙的放入嘴里,一咬。

    味道极佳,口感细腻,居然还能感受到里面带有丝丝灵气在齿间游荡,久久不能消散。

    原本端庄的贵公子们也如同绫凡一般胡吃海喝,真乃人间极品啊。

    “额~”

    一记响亮的饱嗝从绫凡嘴里传出,嘴角还挂着几滴汤汁,伸舌一舔,提起衣袖便在嘴角擦拭。

    整个人油腻腻的起身拱手作揖,“胖子我还有工作,就先告辞了。长老,各位兄弟,吃好喝好。”

    侧门处,绫凡笔直站着,每每有人离去他便:

    面带笑容,弯腰鞠躬,嘴里念叨:“客官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绫凡深知各行各业都有其潜规则,人情世故,以诚待人,终归是良策。

    伸手不打笑脸人即是如此。

    当然此番行为乃深思熟虑,仔细推敲后定夺而出。并不是每个人的微笑都让人倍感舒适的,倘若他长的如苏迁那副尖嘴猴腮样,便不会笑了。

    一笑,尽显猥琐像,很容易被当成流氓。

    “客官慢走,欢迎下次光临~”弯腰鞠躬,环视一圈,空无一人。

    今天便结束了,关好门,大堂里找了凳子坐下,瞧着桌上杂乱的盘子,四处飞溅的汤汁,肉块。

    顿时神经一紧,心底一凉。

    我去,该不会要让我洗碗擦桌吧。

    “绫凡,快过来。”

    空洞的声音在空气中游荡,绫凡整个人呆若木鸡,心眼都听到嗓子处。

    联想到刚才整个大堂空无一人,透露着三分诡异。

    再加上那声音,是个人都会多想。

    木嘞的转过身,“哎呀,我去,李哥没事你别吓我啊。”

    李亦嘲弄玩味的看着绫凡,“怕是你小子胆子小,做了什么亏心事吧。刚刚我只是把声音压低,便空洞一点你就听不出了?

    话说你小子还不起来,想要被清理?”

    咦,清理?绫凡不解,但看这样子不会让我去洗碗了。

    起身走到李亦身边,满脸疑惑问道:“李哥,这里面有什么门道?”

    “等下你就知晓了。”李亦走到之前两人看戏靠过柱子边,一按。

    一刹那

    原本送菜结束便消失的光柱重新显现出,整个大堂被淡蓝色的阵法所笼罩着,二三楼的阁间相继透露着紫色的光芒。

    桌上的餐盘重新被光线牵引回到光柱中,在其经过光柱时盘中剩菜被气泡包裹,分离整合在一起。

    阵法中升起一道白光从墙角横扫而过,所过桌面的污渍被清理干净,任意摆放的桌凳也回归原处。

    绫凡仔细打量着其中奥秘,功能的确出人意料,一般阵法不都是杀阵,用来斗法的吗?思索片刻其中原理毫无头绪,恬不知耻问道:“李哥这怎么回事?挺方便的。”

    李亦的目光在绫凡身上扫视片刻,淡定道:“收盘子,理桌上,不就那么回事。”

    绫凡眼神飘忽,思想神游几秒,貌似李哥说的也对。

    见凡小子有点迷离,拍了拍他肩膀沉声道:“相比于这些,你更该了解其他的。”

    “咦,确实有些事还需要了解。”绫凡大概吧,也许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工作,可干几年,要跨几个春秋的确不知。

    两人来到桌边详谈,一顿交流过后绫凡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时间不多,也就五年,有人一闭观便是五六年,可他么是个凡人啊,遥想以后。

    心里一惊,五年后快三十岁了,我去。

    世俗城有三大准则,醉仙居也有三大规矩。

    第一,醉仙居没有菜单,能吃到什么全靠厨房当天的操作。唯一能够点的便只有酒了,其中醉仙居的特色叫桃花酿。菜品随机,分配随机,时间随机。

    第二,青铜门入,侧门出。

    第三,醉仙居随性开店,比如掌勺的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做菜,关门。李亦老哥有事不想卖酒,关店......

    绫凡尝试问了问,如果我不想开门是否也可以要求关店。

    当时李亦老哥玩味的笑道,“你可以试试?”

    绫凡立即摇头,这等蠢事也就仅限于问问。

    倒也是确定了自己每天要做的事情,只需要开门迎客,关门即可。

    此等事,无聊又不轻松,关键在于青铜门特殊的规则。

    醉仙居有七层,一层为大堂,二三层为开放式阁楼,四层为包间,五层为厨房,六层为储物室,七层是一撮白毛的地盘。

    李亦是这样告诉绫凡的,他也对‘一撮白毛’这个形容很感兴趣的,应该是脑袋有一小戳白头发。

    “走,带你去养养眼。”

    跟随李亦老哥来到后院门口,双手一推,一股淡淡的桃花香扑鼻而来,深吸一口,倍感舒心。

    目光集聚之处,满眼粉色,感慨震惊之余,后背感受到一股遒劲的掌力,整个人颓然向前倾走而去。

    “你小子魔障了?”李亦看着宽阔的后背,甩甩手,刚才可废了不少劲。

    站稳的绫凡环视一周,随仰头凝视着桃花,院中景色尽收眼底。

    整个后院与醉仙居主体呈一个四合院的态势,厢房高四层,彼此连通。

    院落中,矗立在古井旁的桃树高约十米,枝繁花茂,遮盖大半个院子,每一串枝条上都挂满粉红色的桃花,独花无叶。

    微风徐徐来,花瓣随风而动,转瞬即落,一场粉红落雨呈现在两人面前。

    桃树下有一石桌,飘落而下的花瓣触碰到宛如湖面般的桌面,泛起圈圈涟漪,随之消散。

    这?

    视线下移,院落石板上也没有一寸花瓣的影子,不过绫凡注意到,当花瓣落在石板上时一缕蓝光转瞬即逝。

    仰头望去,原本落花处新花重开,细心的绫凡还发现在粉色的花海中还有几朵紫色的桃花存在。

    独花无叶,紫色桃花,落花消散,新花开放。

    太多太多的细节震撼着绫凡‘幼小’的心灵,景色绝美,乃是他平生所见。

    可,没有桃花何来的桃花酿?

    绫凡扭头注视着李亦,此时他也呆呆看着桃花,只是绫凡不知道的是李亦看的是紫色的桃花。

    “已经十朵了啊!”李亦心里感慨万分,时间可过的真快啊。

    心里细细思量的绫凡此刻思绪万千,桃花啊桃花,不会是桃花妖吧?

    种种迹象表露出独特的韵味,加之仙侠小说中常见的人.妖恋,该不会是酒剑仙与桃花妖的故事吧?

    写作多年,清奇的脑回路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抬头看着昏黑的夜空迟迟不见孤月,美丽奇特的桃树以及那臆想而出的爱恋,绫凡不经诗意涌上心头,‘桃花树,酒中仙。’

    “很美吧,我虽见过世间百般景,第一次见桃花也是你这幅模样。”

    沉寂已久的李亦突然感慨道,往事匆匆,总是令人流连忘返。

    闻言,绫凡会心一笑,李亦老哥怕是不简单啊。“很美,美极了。”

    承个情,脱口诗,凝神注视着桃树,嘴里低声念叨:“桃花树下桃花粮,桃花树上桃花仙,一眼龙泉侵心扉,半杯情酒醉人心。”

    不禁摇头感慨:“此景虽美,却少了点点缀的韵味。”

    李亦喃喃重复着绫凡所作诗句,颇感震撼,桃花酿造的桃花酿,树上的桃花仙,指的不是他李亦的就和楼主吗?

    心中大为惊叹,难道凡小子看出了什么?无比感慨道,“少了什么点缀?”

    “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