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十六章 苏迁之伤
    兑域,坡兑街

    春宜小院三间

    苏迁躺着床上细细思量着接下该如何办。

    虽然天元大陆修炼体系发生了变化可仔细推敲后不难发现,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以身体存储灵气化为己用,概莫若是。

    绫凡在醉仙居倒也合适,暂时出不了什么幺蛾子。

    只待君临天下时,便不需要你一指之下,皆化仙凡了。

    接下来几天先了解天元大陆以及世俗城的一些规则,再去接点任务,换取贡献点进而得的修炼的资源。

    思绪渐渐敲定,苏迁不觉入睡。

    睡梦中,仿佛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痛彻。

    捂着嘴,凝神闭气少年大气都不敢出,几许微弱的亮光闪烁入眼。

    细听着谷堆外传来‘啪叽’的咀嚼声,神情一凝,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连躲在谷堆里微弱喘息都能闻见。

    少年心底一凉。

    不知过了多久,淅淅沥沥的雨声减弱了空气中的血腥味,多了一份夏日的闷热。

    透过麦穗的雨水浸湿了少年的衣裳,心里的那份胆怯让他迟迟不敢出去。

    他是对的,此时还有几只饿狼露着凶光在寻找食物。

    时间的概念在少年脑海里消失,与之消失的还有对生活的热忱。

    少年小心翼翼拨开秸秆走了出来,捂着脸,‘噗嗵’跪在还残留了少许血迹的泥土上,手里轻轻抱起带肉的白骨以及破碎的衣物。

    泪水潸然流过脸颊,那是一场无声的痛哭,父母在妖兽的肆虐下只有磊磊带肉的白骨。

    可他呢?

    为了活命躲在谷堆里苟延残喘,可笑,真的可笑。连放声痛哭他都不敢,他怕......他怕把妖兽引过来,他更怕自己死了父母的仇无人可报。

    ‘嗵,嗵’

    拳头用力闷声挥打在脸上,少年仰头看着昏黑不公的老天,无奈哑然苦笑。

    个头不高的少年起身,回屋拿起一把锄头在院子里挖出一个坑,埋下仅剩的遗物。

    插上刻碑,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三头。

    少年关好门,要远行,去寻那缥缈的修仙路。

    看着村子里尸骸遍野,心中涌上一个念头:我要屠尽世上一切妖。

    苏迁喃喃道:“屠尽世上一切妖,哎,过于极端了。”他就像是一个过客,在一旁观看了原主痛苦的经历。让他没有想到的,这小子居然有这等志向。

    起身,坐在床上,暗自思量,“你告诉我这些,需要我帮你除尽天下妖?那不可能,你左右不了本仙君。

    不过,最后的执念我可以帮你完成,你的杀父毁村的仇我帮你报,就此消散吧。”

    识海里最后的一团执念消逝了,‘哎,自身弱小,终究可悲啊。’

    看着天泛亮,苏迁准备去山门口听免费的课了。他们离开时凌霄长老好心提点到,明天会有人讲课就在山门口。

    有空的可以去听听。

    世俗城的灵气充裕,比破败小屋高了不知多少个档次。

    修仙一途,本源五境,可谓锻炼身体,能够在体内运转灵力增强身体机能。

    苏迁运转几个周天后,一小撮灵晶存于‘异我’,伸个懒腰准备出发。

    世俗城又名八卦城,分八域,道路极其好认。

    随着二环路苏迁三人,大半个时辰便来到山门口,看见了那困住众弟子的囚牢。

    走上前去,只见一位身着破烂,头发凌乱,杵着龙形拐杖佝偻着身子的邋遢老头。

    提起拐杖往阵法壁上戳,紫色阵墙便消失不见,里面的弟子无不惊讶,面面相觑。

    他们可是用尽了一切手段去破阵,最后只得灰头土脸的躺在地上。

    一名身着黑衣的弟子走了出去对着面容清瘦的老头抱拳作揖:“感谢前辈为我等破阵。”

    老头眯着眼,微笑道:“小事,不足挂齿,老头子我姓易。今日来,便是为各位传道受业解惑的。”

    黑衣男真诚的看着眼前人不可貌相的老者,激动的说,“有劳易老了。”他本是一记名弟子,好不易通过‘升迁大会’得以进入外门,不就是希望有人指导吗?

    “麻烦易老。”其他弟子同时拱手,齐声道。

    站在一旁的苏迁细细打量着易老,一副格格不入的穿搭,腰间还挂着一个酒壶,怕也是不简单。刚才,拐杖点击时没有一丝灵力波动,可这阵法却瓦解消失了。

    苏迁推测要不是易老太过强大连他这个有着强大神念的人都察觉不到,要不就是在你一瞬间阵法自动关闭了。

    苏迁更倾向于后者,毕竟给人一种不修为不高的感觉是不错的。

    “各位不必拘束,该躺着的就躺着,想坐着的就坐着。”老头子睁眼扫视一圈,目光不偏不倚落在苏迁身上。

    片刻后回眼,见弟子不在拘谨,平静道:“当各位踏入世俗城的那一刻便进入一个局,空无一人的街道让各位觉得有问题。遵循着在浮云广场集合的原则去到后却苦苦等寻,这是为了磨砺各位的耐心。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有的只是‘自在’的无稽之谈。”

    “此刻你们回想为何至此,必然有着更加的深意,后面街道上便出现了各异的人。让众人觉得这还是宗门的试炼,随即便参加最后辛辛苦苦获得的线索。”

    “源以为在山门处会有一个了结却没想到,被禁锢住当猴耍。”

    “而对我毕恭毕敬中也夹杂着意犹未尽的试炼之味。”

    “好好回想所经历事物,如果这是敌人对你们的捉弄,你们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切勿丢掉警惕防范意识,修仙不仅仅靠奇遇更靠脑子。”

    易老意味深长的说着他们大概的心路历程,毕竟少了脑子怎么都走不下去的。

    一片寂静,他们都意识到了自身所存在的问题,而这世俗城的第一课。真正交给他们的该用脑子去思考。

    片刻后,易老继续问道:“诸位为何修行?”

    显而易见,想从场下弟子里得到他们修行的目的。

    黑衣男率先回答道:“我想成为一个强者。”

    一头墨色头发的少女回答道,“为了能够把握自己的未来。”

    有了抛砖引玉的初始,弟子们开始谈论修行的目的,有人说为了长生不老,有人说为了能够匡扶正义......

    看着他们憧憬的模样,易老满是欣慰。撇头看向闭口不言的苏迁三人,传音道:“有何目的。”

    诸葛鸿拱手行礼,昂首挺胸道:“不怕各位笑话,我修行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话必,众人一片哗然,这家伙犹如一位儒家大道话如此大,到时候可别丢了本心。

    易老神色毫无变化,不知道有什么能够经的他的眼。

    苏迁戳着脸淡淡道,“修行到一定的境界可以容光焕发,改变整个人的气质。我便想变成一位大帅哥,随遇而安,随性而为,遇事不决,可问微风。”

    易老表情任然,心里去细细思量着,前半句看似俗套,可后半句那该是多洒脱,快意恩仇啊。

    诸葛鸿也是听出了他的目的,‘随遇而安,随性而为。’那该要达到何种境界啊,怕也有着傲然的心境吧。

    之前被关在阵法里的弟子都嘲笑苏迁修行居然想要改变容貌,成为帅哥,粗鄙之人。

    面对众人冷嘲热讽,苏迁至若惘然,毫不在意。

    跟一群小孩子计较那该成什么事儿。

    “我的话,能够在世上混个好生活便是修行的目的。”

    易老看着众人缓缓道:“修行很简单,孑然一身,问鼎长生,亦或者手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前者代表着追求,后者代表物质。”短短的一句话,两个词易老便道出所认为的修行目的。

    “第二问:修仙所处境地。”

    “家族培养后辈,让其达到一个高度,为其谋的利益。世间除了利益没有什么能够把人与人联系在一起,亲情,爱情皆不可比拟。”

    “各位需要明白一点,修行为的是自身。自身为大,必要时可以抛弃一切。”

    .......

    能够进入世俗城的,不是通过升迁大会残酷的弑杀,就是通过宗门家族的推荐。可别忘了一点,你们是有着选择的权利不用来这世俗城的,去更好的宗门,可为何还是来了?

    明白自身所处的环境去考虑事情终究会轻松的多,来了世俗城就不要以外界的宗门家族压人,这这里没用,一视同仁。”易老言语中说明一点,本有着其他机会去见识真正的宗门,而不是这样一个二不跨五的世俗城。想让他们明白其在家族中的地位,也让杂役弟子出身的人明白世俗城也是不一样的。

    “好了,今天授课到此结束。有没有弟子能够赏一两块灵石给老头子卖酒喝的?”说到买酒,易老的眼神便的炙热起来。

    ......

    接下来的几日易老从内心,敌我,自身,等多个方面讲述了人生。

    经过隔三差五的讲课众人也是知道易老讲的不是简单的修行问题,而是在生活中所所遇到的各种套路,险恶的人心。

    经过几次的洗礼,不说....独善其身的本领还是有的。

    “好了,差不多了。以后各位心境都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不同,没事时多多思量总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