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十八章 玻璃?碎了
    嘡~

    随着一弹,沿着受力里出现几道裂缝,透明的坛子轰然瓦解,化成许多玻璃碎片在桌面摇晃。

    绫凡的心也跟着像坛子一样碎裂,晃荡。

    慌忙收回手,心里‘哐嘡’一声,脊背发凉,脑子里一片慌乱。

    颓然一屁股就坐在地上,抱头撕扯着黑发,心里有一万个问号在飘荡。

    玻璃,还是带有气泡的玻璃,透明的玻璃啊!

    怎么...怎么轻轻一弹...就碎了。

    碎了啊!

    ......

    几分钟前,抱着见世面的想法走到大堂中间。

    就算是前世他也没有去过酒窖,那可是大户人家才会有的。

    他不过是一个写书的。

    醉仙居的酒窖在地下,而下去的路就在光柱所照耀的地面,李亦虽没有邀请他到过酒窖却告诉过他怎么打开酒窖的门。

    往地面上敲击三下,门就开了。绫凡觉得应该是声控的,而李亦本人只要在门口一站就会主动打开,根本不需要去敲击。

    洞口打开,漆黑的地下亮起光,出现几阶蓝色台阶,背着背篓就走了下去。

    下了台阶,绫凡抬头一看,眼眸中出现了一个草书的酒字,细细品来颇有书法大家的风范。

    字画下堆叠着许多大小各异的空酒坛,两旁分别有一排半人高未开封的大酒坛。

    身后有着两排摆放满酒坛的酒架,左面石墙上正方形的空洞里个别摆上了酒坛,右面石墙上则挂着许多悬空的美酒。

    绫凡转身,沿着酒架的侧路走到底,有一块方形的田地,黑色的土壤里不知道埋了多少美酒。

    狐疑片刻,皱眉道:“不应该啊。”绫凡很诧异酒窖里压根就没酿酒的设备,背篓里的桃花也不知道放在那里合适。

    难道李亦老哥说错了,不应该放在酒窖?

    抬头看着角落灯台上缓慢旋转着的晶石,绫凡若有所思。

    现在自己所看到并不是完全的酒窖,这里面一定还有暗室。

    不然李老哥不会让自己来酒窖里放桃花。

    难道是李老哥在考验我?

    绫凡双手一拍,开口道:“一定是这样的...对了,那个大大的酒字。”

    说着,连忙走到堆叠的酒坛前,抬头细细看着墙上的字画。

    额....

    没啥特别的。

    “是不是我多想了,要不随便放个地方得了?”绫凡脑袋里一点线索想法都没有,松开背隙把背篓放在地上,准备沿着楼梯回大堂里。

    眼神一撇,看着地面的石板上有个东西,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雕刻的酒字。

    伸手按在上面,整个一圈圆形的地板开始缓慢往下掉,最后平平稳稳落在地上。

    跳下石圈,绫凡欢笑道:“我就说嘛,一定会有暗室的。我也太...”

    话说到一半,绫凡看到桌上摆放的东西目光一凝,瞳孔集聚,放大,一脸惊讶诧异的表情。

    走到桌边,低头看着,语气很震惊,结结巴巴道,“这,这...是玻璃?!”

    只见桌面上摆放了一个手掌大的透明酒坛,坛沿极不平整,起起伏伏;坛面没有经过好的磨砂有些许模糊,上面还留存这大量细小的汽泡。

    亮光透过酒坛,有着玻璃的那种层次感,让绫凡感觉特别的熟悉。

    “我靠,这个世界怎么了?汉语,现在又来了个许多穿越的标配玻璃。”绫凡半蹲着身子,捂着脑袋靠在桌上。

    就算汉语是特定的语言,他认了。可这玻璃,不是普及的,而像是刚刚被发明出现的。

    不禁摇摇头,“哎~”

    原来玻璃这个东西啊...大拇指捏扣着中指往上轻轻一弹

    嘡~

    ......

    怎么办?

    在线等,挺慌的。

    ‘嗖’的一声,绫凡一个寒颤,耸耸肩仰头看了过去。

    李亦老哥的侧脸恶狠狠的撇了自己一眼,旋即注视着桌上的碎片。

    ‘啊,这...’绫凡一个转身跃起,肥手靠在桌边,用自己肥大的身躯遮住老哥的视线。

    满脸愧疚的看着老哥,声音有些微微颤抖:“李哥,我..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用自己的身体遮住应该要好些吧。

    让绫凡没有想到的是在,为啥自己轻轻一弹就碎了。

    话说这一看就不是zg玻璃,太劣质了。

    李亦有些生气,这小子居然还挡着,语气冰冷的说道:“滚开。”

    右手抓住绫凡肩膀,一个用劲便把他推到旁边,好在楼主撑住他的后背,要不然就狠狠摔在地上了。

    李亦轻轻拿起破碎的玻璃,尝试拼接在一起,虽然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了。可就是忍不住,这个酒坛子是他最好的一个作品了。

    也是他能够拿出手的,其余的在成型是都莫名其妙的破碎开来,唯有这个留了下来。

    李亦心里苦啊。

    十二年了,从自己来到醉仙居,尝试了上千种泥土,岩石,进行不断的筛选,几种泥土进行融合烧制。

    也许是上天眷念,半年前,终于是找到了能够炼制容器的岩石。

    可哪知道,炼制出来的瓶子,坛子都破碎了....

    即让他看到了希望,可却久久不能成品

    .

    绫凡没有注意到桌脚出有着一小堆破碎的玻璃,不然他便不会轻易去碰它了。

    绫凡稳住身子,感激的看着萧楼主:“谢了,楼主。”

    萧瑟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看着孤高落寞的背影。

    让他想起多年前第一次与李亦相遇:

    在去寻找洛云天兰木的途中,与他相遇在一个酒家前,萧瑟买了两坛酒准备离去时,旁边衣着朴素,头发散乱的男人机械的摆摆头,眼神空洞,神情落寞涣散向酒家老板问道:“喂,老板,你是用什么来装潢酒的。”

    老板倒也是客气,好心答到,“瞧见那边的坛子没有,大家都是用它来装酒的。”

    男人眼神空洞,神情落寞涣散,鞠躬轻声道:“好的,谢谢。”

    男人离开酒家后失魂落魄的走在街道上,嘴里却念叨着:“他们不配,不配来做你的容器,不配。”

    土窑烧制的土坛子便是这个时代的酒坛,可男子却说他们不配。

    萧瑟好奇男子,便跟了他一路,不像是个傻子。也算是萧瑟走运,最后认出了‘小酒鬼’李亦。

    那个时候世人皆知:世上美酒千千万,酒中二鬼酿一半。

    可以说给酒鬼一味酒引,他可酿出多种美酒。

    萧瑟起了爱才之心,他的酒楼便需要这样的鬼才。他既然觉得一般酒坛不配,坛子由土烧制而成那么...

    街道上,人流传动过往,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萧瑟停下,对着前面的李亦喊道:“这世间有一种材料,可以炼制出最独特的酒坛”

    ......

    李亦闭上眼,平复了下心情,此事也不能全怪绫凡,自己也有一部分责任。

    如果自己造的坛子不易碎那就好,可那小子又怎么能够来到这里的。

    自己发现的,那也太聪明了吧。

    叹了口气,扭头平静问道:“凡小子,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闻言,绫凡松了口气,听李亦老哥的语气不像是会为难自己了,淡淡道:“在上面酒窖没有找到放桃花的地方,估摸着应该还有暗室。随后我联想到,暗室也应该方便进入。

    我就把在楼梯处仔细观察,看见了个酒字,然后我就下来了。”

    绫凡才不会说自己准备上去时不经意看见的,那样显得很不聪明的样子。

    “嗯,没事了,你上去吧。”李亦平淡的语气中透露着丝丝落魄,眼中的光芒也黯淡了许多。

    绫凡站在圆台上,看着对自己很好的李亦老哥颓然落魄的样子,心里很愧疚。

    暗自思索该如何帮助李亦老哥。

    快想起来啊,快啊,我之前在网上大概看过关于玻璃的制作的,快啊。

    绫凡不停的揉搓的头发,整个脑袋飞速的旋转,在记忆的海洋中去寻找玻璃的碎片记忆。

    第一步铁定是:原料按比例配好,把所需要的原料进行碾碎充分混合。

    第二步进行烧制,加热固体液化。

    第三步,成行,制作所需要的器皿。

    不对,不对,按这样说李亦老哥炼制出来的玻璃应该是没问题的。

    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是我没有想起来的,到底是什么?

    绫凡靠着墙边呆呆的看着脚尖,玻璃,玻璃。

    记得有一次自己利用玻璃杯接开水,冷水,然后裂开了。

    对了,对了。

    温度急剧降低,导致玻璃太过易碎了。

    还有一步叫什么火,淬火?

    ,,,火

    退火,成行的玻璃制品要进行退火,不然就会发生‘冷爆’。

    退火既在某一适合的温度范围内保温或者缓慢降温一段时间以消除或减少玻璃中热效应力到允许值。

    对的,李亦老哥一定是没有进行退火这个步骤。

    一定是的。

    绫凡眼里有了想法,可该怎么告诉李亦老哥?

    不可能直接告诉他,那样太过于暴露自己了。

    绫凡望着一直在边上的楼主,扯了扯他的袖口,带着一丝愧疚低语道:“楼主,我能不能去看看炼制玻,,,额,炼制透明坛子的工具。”顿了顿,继续道:“我想去看看能不能帮李老哥想想办法。”

    萧瑟眯眼看着绫凡,没有回答,刚刚这小子想说什么,波?有意思啊,睁眼望着李亦,看来他没有注意到啊。

    桌边的李亦沉声道:“你身边的门进去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