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二十二章 诗的衔接怪
    “喂,完成了什么任务?”绫凡自然的把手搭到苏迁肩上,好奇问道。

    苏迁撇开他的手臂反问道:“你不在醉仙居开门,跑贡献堂来做什么?”

    赫,绫凡沉声道:“兄弟我可是来做大事的。”

    “就你?”苏迁言语中带着嘲讽之意,这家伙除了有个bug之外其他一无是处。

    “此地不宜详谈,换个地方聊。”绫凡开口道,任务大厅人多眼杂,虽然世俗城没啥生命危险,可凡事都有个万一。

    等苏迁兑换了一套功法,十多块灵石。两人来到一家茶馆,包了一个单间,点了一壶茶。

    自从那日分别两人快小半个月没见了,绫凡率先开口道:“现在啥境界了?能不能挑翻世俗城里的人?”

    “我不能,可没准你能啊,可以去试试。”苏迁喝了一杯茶不紧不慢说着。

    “我仙凡境的实力不能随意暴露,你又不是不知道。说正事,对于这个世界,你现在了解多少?我是越来越吃不准了。”绫凡心里一直没有底,尤其是看见玻璃,还有身份牌的系统后这种感觉尤为严重。

    “天元大陆分为九州十域,而这世俗城处在中州西南部。提前告知你,世俗城跟外界是不一样的。准确说外面跟我以前的时代类似,就换了一条修仙路。”

    “对了,修仙一途又是怎么回事,居然不是走金丹那条路。”绫凡对于修仙的境界还是颇有了解,毕竟自己的小说里也写过,所以他才会好奇这一出。

    “跟我前世修炼一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把修仙的资质换成更加明了的‘异我’,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修行者体内的异空间,用来修行的媒介。顺带一提,妖兽,妖修走的还是金丹一途,这就有点古怪了。”

    “妖倒是对我影响不大,那修行是不是就不炼体了?”

    “修炼灵力的过程中会反馈给身体,相对的境界越高,身体的体质也会越好。”苏迁一一回答绫凡心中的疑问,借机也把修仙世界该了解的大致设定给绫凡讲了一通。

    首当其冲便是境界一途:本源五境,命道三境,此后为天人境,又分大天人、小天人,彼岸,合体,渡劫。

    本源五境:练气,玄液,凝真,辟海,源生。

    命道三境:涅槃,缔刻,幻脉。

    丹药分为九阶:一至三阶为凡丹,中三阶为灵丹,后三阶为仙丹。

    武器则相对简单:凡器,灵宝,仙灵。未有器灵之前统统成为凡器,诞生出器灵后便蜕变成灵宝,武器与器灵经过天劫成为仙灵。

    法(功法,符咒,秘术,禁术,仙术,灵技)也没有太多的划分,较为简约:本源,命道,天人,仙渡。

    妖兽之道秉承金丹一途划分: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洞虚,渡劫,大乘。

    捂着脑袋,信息量过于巨大搞的绫凡头晕晕的,握住茶杯一口饮尽,带着一丝迷惑的语气:“你说人类修士和妖兽的境界如何对等?”

    眼中一瞬缥缈,苏迁没有考虑到这个地方,“哎!”拿起茶盏给绫凡的茶杯中满上,转而给自己也满上。“我也是初入本源,不太清楚。”

    “蛤,看来苏迁你走的不是重生装逼打脸的文风。”脑海中关于小说的记忆是绫凡挥之不去的财富,网文靠的便是脑子。而一般的网文重生无敌文,比如什么仙帝归来,装逼打脸的文。

    看样子苏迁不会是那条道了,这么说他应该不是主角了。

    我现在走的文风还有点吃不准,仙凡境,化仙为凡一切对我有敌意,想害我的敌人在我面前都会便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上限未知。

    可能我有走无敌文的潜力,可玻璃,身份牌的系统又让我可能走日常风。

    不会我是主角吧?

    难搞哦!

    “重生装逼打脸?扮猪吃虎?”之前绫凡也是莫名其妙说一些不明其意的词汇,虽然字认识,可连在一起意思就不一样了。比如之前他说我个‘瓜娃子’,说我一天垃圾的要命,混的‘西撇’。

    后来一想应该是方言,或者是儿化音。而这个重生装逼打脸就让苏迁想到易老讲解的扮猪吃虎了。要不要问问,额,算了,“你来贡献堂干什么,对换贡献点?”

    “去瞅瞅身份牌的系统,看看我能有什么启发。”绫凡淡淡道,其实现在大概有了些思路。

    “系统?那为何物。”满脸疑惑的苏迁盯着绫凡,想要得到一个合适的解释。现在他说的话是越来越生涩难懂了。

    微微一笑,语重心长道:“多个阵法利用某种特定的纽带联系在一起,使其共同运转达到预期的目的。”绫凡的一句话,可是颇具导师讲解风范,没有用过多的口水话。

    苏迁用沾了茶水的食指在桌面上画出重叠在一起的三个五角星,最内部的三角形发出亮光,紧接着外面的两个也依次亮起来。“大概这个原理?”

    点点头,绫凡便开始讲述在夜空秘境看到的景象,以及凌霄长老跟他讲述的原理也都一字不漏的讲述出来,希望这个重生的大佬对于阵法有着颇深的讲解,也许对自己有作用。

    ...

    苏迁沉默片刻,沉声道:“我虽对阵法有着颇高的见解,可大多都是守护山门的大阵,或者是嗜血的杀阵。就刚刚说的身份牌系统的阵法是我没有接触过的盲区,或者说太过于生活化我也爱莫能助。”

    最后苏迁也只能无奈耸耸肩,如果说绫凡需要什么守护阵等他修为在提高一点,有足够的灵气为基础搞个‘不破金钟阵’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甚至是诸天大杀阵:暗夜灭,他都能搞出来,只要有足够的材料。可这什么显示,什么光源的他也只能望而却步。

    苏迁说的净特么是废话,嘴上叨叨叨说什么杀阵,可现在啥也布置不出来,就知道画大饼,绫凡也没有办法,等不到想要的思维碰撞,眼神也黯淡下来。

    嘚,嘚,嘚

    苏迁见绫凡整个人魂不守舍的,点了几下桌子,好心提点道:“虽然我不会,可你不是说那鬼才不就在醉仙居,去请教他这个本人会得到更多的东西。

    像他那样的高人,不需要太过高深的知识,或许一个小玩意,一个新概念他就会有新发现。”

    闻言,绫凡抬头看着苏迁,这家伙说的不错,高人缺少的不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或许一个小玩意就可以让他有质的飞越。

    可该是什么样的小玩意才能引发构思,数独?

    纪念碑谷?

    见绫凡眉头紧锁,叹了口气,随即闭目养神去识海中找寻兑换的那本本源功法。

    “喂,才一两分钟,咋就睡着了。”绫凡摇晃桌边,试图把苏迁晃醒。

    手掌支住桌边,苏迁缓缓睁开眼,满脸黑线,“睡你大头鬼,你最好注意点,虽然世俗城第一条规矩不能斗争,可斗争是有个限度范围的。

    现在打一顿,伤点皮毛,问题还是不大的。”

    “居然还有这等事,长见识了。”细想其实也合理,斗争的界定范围应该是模糊的。如果斗嘴都算是的话,那么床上做运动岂不是更该杀了。那云梦泽的楼船上的菇凉可咋办,哈哈。

    “对了,有种强烈的预感醉仙居里的人很不简单,楼主,李亦老哥都有故事加身的感觉,很奇怪。”绫凡开口说着,提出来,看看苏迁能不能占卜或者利用强大秘术去探寻一波。

    苏迁似乎看穿了绫凡心里那点小九九,淡然道“世俗城水深,别去惹事。”

    “喂,你还是不是重生的大佬啊,别人重生都是横扫千军,你特么太怂了,就是个软蛋。”绫凡不理厥词的吐槽调侃着他。

    “小心使得万年船,我可不想在阴沟里翻船,对于这个世界我们知之又少,稳重些总是好的。”苏迁话语中带着一抹淡然,沉默是金,低调处世总是好的。

    灵光咋现,苏迁从口袋中拿出一枚洁白的丹药递给绫凡,“尝尝。”

    “这是什么丹药?有何功效,为何拿给我吃?”上来就是三问,虽然自己不怕苏迁下毒,现在他们两人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晾他也不敢毒死自己。

    身体前倾,一把抓住绫凡嘴巴,一捏。

    见其张开,丢了进去。

    绫凡咳嗽几下,连忙疏通着自己的喉咙,“疯子,你到底想做什么?”

    苏迁都是不慌不忙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嗅一嗅,嬉笑道:“灵药炼制的泻药丹,帮助你排毒养颜,扶正固本。”

    霎时,绫凡感觉菊花一紧,伸出手指喋喋不停:“你...你很好,很好。”

    时间慢慢流逝,苏迁一双深邃的眼眸直勾勾盯着绫凡,疑惑道:“不应该啊,按理说立竿见影,现在该躺在厕所才是的。”

    此前斯安肠道不好,苏迁便帮助他炼制了一炉泻药丹,按原料算是一阶丹药,脱离了世俗王朝中的草药。

    那药效可是迅猛,一个晚上都在呆在厕所,最后双腿颤颤巍巍的走出来,说了句:“这药也太好了吧。”

    见自己并没有意味,放松下来,嘲笑道:“苏小人,你这泻药不行啊。”

    “赫,不行?”苏迁意味深长的看着绫凡,不是自己的丹药不行啊。“你的仙凡境不仅仅能够让人化为凡人,甚至有品阶的丹药都对你没有任何作用。”

    什么?

    任何丹药都对我没有作用?

    “不会吧,那以后不能吃什么长寿丹之类的了。”绫凡一脸担忧之意表露出来,“不对,那我以后可以自己放毒毒翻万千仙女,然后‘桀桀桀桀桀桀桀’。”

    苏迁汗颜,真不会是写小说的,脑袋就是转的快,脑回路也够清奇的。“现在也只是一个初步推测,就跟仙凡境界的上限是多少一样,也是未知。

    还有一点,如果有机会脱离开关门的工作就尽快脱离,把你身上的那圈膘给减下来,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预感?”

    “修行也是炼体,虽然可以把其他人变成凡人,也只是失去灵力。可别人的身体数值是实打实的,本源的体质就不说了。可一旦到命道,可能身体数值极具拉大,到时候说不定...”

    苏迁说的不无道理,绫凡的仙凡境虽然可以把修仙者化为凡人,可恐怖的身体素质也能够轻易秒了他。

    同理,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跟一个普通人之间对决,结果显而易见。

    绫凡摇摇头,叹息道:“难搞哦,我也是醉了,为啥不直接给我来给签到系统,每天打卡就能够得到逆天的修为和法器,为什么啊!”

    签到流的小说不是很火吗?为啥我金手指还要靠我想,太点背了吧。

    “话说你听过这首诗没有?”

    “诗,难道要拿出我寒窗苦读十二年的积累去诗会上大展风采,一鸣惊人?”听到诗,绫凡眼中瞬间泛起一丝兴趣,难道,难道也有诗会?

    一首《登高》秒杀当代诗歌大家,这便是自信。

    “想什么,没有诗会,只是一个糟老头子说了一首诗。”

    “怎么说的。”

    “飞流持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夜半等君空闲度,共赏此景谈星河。”苏迁心里默默把易老的这首诗给记下来,总感觉他还有独特的深意。

    “我靠,拼接怪啊。怪不得你说他是个糟老头子了,不要脸,盗用别人的诗句。”绫凡有些不悦,这怎么随便穿越到一个世界都有熟悉的诗句,那么经典还被一群杂毛调用。

    可叹,可悲啊!

    “盗用?”苏迁疑惑不解。

    “不急,且听我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