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二十三章 云梦泽,断月涯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持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绫凡长舒一气,脑海中浮现出一幅深山寺院中屡屡紫烟飘荡,寺院山门台阶上遥望远处悬崖激荡炫白的瀑布,宛如九天之上的银河落入凡间。“是不是颇有意境?”

    景色油然而生,苏迁嗤笑着,“原来前面还有这样的诗句啊,太美了。”随即收起脸上的戏谑,露出一脸尊敬,继续道“原著谓谁?诗名为何?能够这样的诗才?”

    是谁?那绫凡乃至于华夏的人就再熟悉不过了。

    从小学《静夜思》到高中时期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将进酒》-杯莫停,太熟悉了,以及某款mobile手游中的打野,我们的‘诗仙’--李白。

    绫凡意味深长的望着苏迁,没想到有一日会在异界讲述诗仙,顿时百感交集,好笑,有趣,又感慨。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滴仙人’,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我们称之为‘诗仙’。我刚刚所念的便是他的《望庐山瀑布》”

    “李白,好名字。望庐山瀑布,瀑布...”苏迁嘴里小声念叨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绫凡莞尔,既然这个世界有那句诗,不简单啊。而糟老头子明显是为了突出一个地方,瀑布。“如果猜的没错应该是指的瀑布,而看他的后两句,显而易见,想等着能够懂拼接诗的人,而时间便在夜半。至于谈星河什么的多半就是一些人生理想那钩子话。”

    绫凡所言,苏迁皆已猜出,心里泛起了嘀咕。

    “那老东西不是说最后一课?怎么又给出提示,究竟有什么不告人的秘密?

    瀑布,这世俗城好像没什么瀑布吧。”

    顿时,苏迁感觉着老东西又在出难题,开口问道:“我前些时日大致了解过世俗城的概括,有云梦泽,有许多秘境河流,可唯独没有瀑布。”

    “不应该吧,诗句所指就是瀑布。”绫凡对于世俗城不了解,知道一个分为八个域,其他秘境什么知道一个贡献堂的夜空秘境,还知道醉仙居就不知道了。“那会不会是类似瀑布?比如说云瀑,雷瀑...”

    “等一下,你刚才说什么瀑?”苏迁打断了绫凡,问道。

    “雷瀑。”

    “不是,上一个。”

    “云瀑。”两人异口同声说了出来,苏迁脸上瞬间激动起来,“那没事了,我知道在哪了。”之前了解世俗城时,看到云梦泽的断月涯有着一座桥,一半是石碶的,一半是云堆砌而成,而桥前便有云瀑之景。

    “?在哪儿?”

    “云梦泽的断月涯处。”苏迁道,“既然知道了,我准备去走一遭。”

    “确实该去,一般小说中这些的人物都不简单,没准又是一个大佬。”绫凡觉得这世俗城有点意思,醉仙居有李亦老哥的玻璃,后院的‘桃树’与楼主,现在又来个衔接怪的老头。

    怕是小说的风格不同一般的文风了,现在都是较为日常的,也不知道这些算不算爽点。

    反正他绫凡是不爽的,开门关门算个什么事嘛!“对了,没事给我搞一套速度快的功法,最好是简单易学的。”

    苏迁一脸疑惑,这小子要想搞什么幺蛾子,他又不能修炼?“有用?”

    “也许有用。”

    。

    回到醉仙居时,怡然日薄西山,在湖边看着夕阳缓缓下落,思量着接下来自己要走的路,顿感头大。

    最为重要的一点,怎样才能够脱离醉仙居开关门弟子的身份。只有摆脱这个才能施展后面的减肥计划,等等。

    能够用身份牌的系统做什么事情出来?亦或者能够向着大佬提出怎样的建议,就像李亦的玻璃一般。

    想着自己会不会已经暴露了什么?以后要注意什么?

    绫凡不是个蠢蛋,他是个写小说的,所以更加注重一些细节。比如之前细想的天元大陆的‘语言’,而现在他可不认为自己表露出来的这些在常人眼里是正常的。

    那样太过于简单,刻意了。

    或许应该是价值,如果表现出足够的价值得到认可就可以了。

    毕竟修仙的人,也是人嘛。

    游荡着来到后院,看着飘落的粉红桃花,树下石桌前一袭锦袍的楼主手里把玩着青花酒杯,好不惬意。

    绫凡嘴角微微一笑,垫着脚尖轻飘飘的走在廊道上,他可不想打扰楼主的闲情逸致,更不想被楼主叫住。

    “我这个人健忘,怎么不记得叫某人去看大阵啊,是吧,胖子。”

    轻快的话语从身后传入绫凡耳中,脚步一凝,勾着的躯体挺直,木讷的转过身去,尴尬一笑。“楼主,你听我狡辩,啊呸,不对,听我解释啊楼主。”绫凡哀求的声音传去。

    “过来坐下,我慢慢听你狡辩。”萧瑟讥笑道,绫凡挺有意思的。

    埋着头,很拘谨的坐下,像极了一个做错事、说谎话的小孩子,不敢正视长辈。

    他也不知道为啥会紧张,不就是说了一句话。可是面对楼主总感觉有种莫大的压力,整个人都会被他看穿一样。

    太可怕,太尴尬了。

    “要不要喝点?看你整个人都不正常,喝点说不定就能说话了。”

    绫凡抬起头起身端正站着,严肃认真看着眼前这个悠然自得的大帅哥,“酒就不必了,我错了,我不应该去骗凌霄长老。”

    “我没说你做错了吧,坐下吧,骗骗凌霄那家伙也没什么。”萧瑟并不觉得绫凡有错,而且凌霄也不是因为绫凡的话才让他进去的。说实在的还是那一纸大小姐来得实在啊。

    这些萧瑟不会告诉绫凡,他并不需要知道。

    绫凡心里暗自窃喜,楼主居然不怪他,那没事了。“谢谢楼主。”

    “对了,你去看身份牌的系统想要做什么?”

    “我就是好奇...”紧接着绫凡侃侃而谈,说的是绘声绘色。

    把贡献堂吹得是神乎其技的,要不是萧瑟自己见过,不然就会被绫凡那小子带偏。

    说的差不多时,绫凡转换说词,问道:“楼主,你说前面几届内门弟子就一直在门口磨炼自己,不曾有过其他的机会?”

    萧瑟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把开门说成磨炼也是难为他了,顿感好笑,“的确如此。”

    “那意思没有机会各方面成长了?”

    看着眼前颇具神秘色彩的胖子,萧瑟提点道:“各司其职,各行其则。从一处到另一处,首先拿出自身的价值,能够为其带来何种好处...”

    绫凡是听明白了。

    不谋而合,有戏。

    。

    夜半时分。

    云梦泽

    断月涯下,连接着的楼台轩谢处。

    “诸葛兄也在啊。”苏迁在亭子中居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诸葛鸿,没想到这家伙也在着,手里还提着两坛桃花酿,这家伙居然去过醉仙居。

    身着墨色衣袍,左手扶扇,右手提酒的俊俏男子望着苏迁,莞尔“迁兄也来了啊,斯兄没一起?”

    “没,就我一个。”苏迁嘿嘿一笑,应答道。

    在紫竹林听到易老说出那句诗后,诸葛鸿就意识到其中必定有特殊的含义,虽然他没有苏迁那样好运,有着绫凡那样知道原诗的怪人。

    经过仔细推敲,加之对于诗歌有一定的阅读,此诗也挺好理解的。第一二句飞流持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一个‘流’字说明是水的可能行很大。

    下三千尺必然不是平流,而是有个横断,那多半是瀑布了。也挺符合银河落九天的风格。

    此景谈星空,必然是一个开阔的地方,不仅仅是苏迁这些时日对于世俗城有着颇多的了解,诸葛鸿对于世俗城的了解也不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森林瀑布太过繁茂不利于看星空,况且这世俗城没有。后来转念一想,星空跟云有着莫大的渊源,随即便联想到了断月涯。

    据他思索,自己能够想到,就会有别人会想到。

    就算有人能够来,也就苏迁与斯安了。其他人身份牌的贡献点都没有还完,每天做任务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有闲心去了解世俗城。

    可让他没有想到,居然只有苏迁一人来。按理说,以他们的关系,苏迁知道了,告诉斯安该是一起来的。

    人啊,总是出人意料。

    “诸葛兄一起上去?”苏迁挠挠头,微笑道。就算是前世,也很少见到这样厉害的人了,剑道圣体,有着平天下宏图的影子,也许真的会被他用一剑斩之。

    点点头,“一起吧。”

    断月涯在云梦泽的一座呈上坡趋势的小山上,涯高三十多米,两人沿着廊桥踏足小岛,沿着一条青石砌的小路走上到断崖石桥边,抬头望去,石桥顶点一道扶手向背的身影站在桥上,身旁是串流不断的百米高的泛着蓝泽的云瀑,云瀑之上是一片独属于这片空间的满天星空,璀璨星河。

    身影缓缓转过身来,欣慰道:“来了啊。”

    两人看着桥上颇具高人风范的易老,顿感有趣,跟他之前教学时不一样了。齐声道:“来了。”

    “为何,只有你二人到来。”

    易老问这话把苏迁二人都给打懵逼了,面面相觑。

    难道还要告诉其他人?

    古怪!

    片刻,诸葛鸿率先开口道:“易老,今日你说的诗中的,等君。等的该是明白你其中道韵之人,如果后辈贸然把着断月涯告诉其他弟子不妥。

    其一,是对您的不尊敬;其二,这地点也只是晚辈的推测,如果对了可还好。猜错了,就耽误了其他弟子的时间,不妥。”

    闻言,易老沧桑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诸葛鸿回答的很好。手里还提着两坛酒,不错很上道。

    诸葛鸿也是个明白人,今日易老没有得到酒钱就早早离去,而他便跑到醉仙居拿了两坛桃花酿。萧楼主居然还没有收他的灵石,当时还把他弄的怪不好意思的。

    易老瞧着站在一旁的苏迁,他在等着他的答案,诸葛鸿也瞅着他。

    好奇,苏迁会有怎样的回答。

    看到两个人都盯着自己,苏迁感觉很不自在。

    这老家伙居然想听自己的回答,那好。

    嘴角浮现出一抹嘲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