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二十四章 银河落九天
    “糟老头子,知道便是知道,告诉别人我能够得到什么好处?你会给我灵石功法亦或是武技?他们又会给我带来怎样的利益,没有,他们没有值得我告诉他们的理由。”开口便是糟老头子,苏迁是真的没有客气,语气中带着一丝冷峻。

    一旁的诸葛鸿两眼挣的很大,眼神中充斥着不可思议,听到苏迁的回答,整个呆在原地久久未动。他怎么也想不到苏迁会这样回答,愚蠢又好笑。

    易老面不改色,凝视着苏迁,沉声道:“我真的算是糟老头子?”

    诸葛鸿扭头看着易老,眼中颇具震惊之色,易老在意的是这个,糟老头子啊!

    苏迁肯定的点头,“那是自然,糟老头子无异。”

    霎时,易老平静的脸色中泛起一丝异样,抬手间,一道遒劲的罡风肆虐而出,轰向苏迁。

    苏迁脸色一凝,这可是世俗城啊,老头子居然敢翻脸。

    没多想,凝真境的修为展现出来,身躯中肺、肾、肝有着微弱的光辉闪烁。

    连忙往后退时,调动体力灵气在游荡在全身以此来抵抗遒劲的罡风。

    嗵,嗵

    罡风拍打在地上,肆虐出几到深沟,余波肆虐而出,好在苏迁及时调动灵力遮挡,便没受到多大影响。

    余波并未波及一旁的诸葛鸿,眼中看着受挫的苏迁,果然好笑,咎由自取。

    苏迁挺住身子,幽怨道:“老头,你不讲武德。居然偷袭我这个后辈弟子,就不怕世俗城的惩戒,一起同归于尽?”

    “糟老头子我刚才气不顺,还以为某人又何等本事,居然敢口出狂言。”易老放下手,继续道:“上来坐,谈谈星河?”

    这就完事了?

    苏迁狐疑,这糟老头子不会有搞出什么幺蛾子吧。

    心里嘀咕着,很不情愿的坐到了只有一半的石桥上,双腿在半空中摇曳。

    望着眼前川流而下的云瀑,苏迁收起戒备,内心归于平静。

    望着两旁同样坐在桥边的两人,苏迁开口道:“我们会不会把这桥也压垮?”

    额~

    桥底是波光粼粼的湖水,时不时还有几条小鱼腾空而起,半空中是六条腿子在随意拍动,毫不拘谨。

    苏迁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安静的坐下来赏景了,重生一世有着许多事情做。可先是一个‘穿越’而来的绫凡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后直接就是升迁大会;

    最轻松的便是世俗城的听易老授课了,那是前世所不曾从师长处获取的知识。

    还有原主的遗愿,现在还要弄一个速度的功法...

    太多太多事情需要做了,也许自己就不该在世俗城,去外面闯荡或许受益更多。

    “云瀑之上是满天繁星,璀璨星河。你们说星空之上又有什么?”易老仰天看着闪烁的星河,缓缓道。

    苏迁静了静,破开虚空,踏破星空,或许是仙域,又或许是其他的世界吧。

    见无人应答,易老继续说道:“飞流持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不知道你们怎么理解的,不过,得嘞,来了。”

    璀璨星河挂在空中,突然整个往下移,汇聚到云瀑上游,跟随着流动的云朵,星空也随之流落而下。

    所以,真的是银河落九天啊,怪就怪我们太过天真了。

    易老还是老练的,用词极为准确。

    “美吧,只有特定的时间,特定的技巧才能看到此番景色。带你们来看,老头子我也是有私心的。”易老语重心长的说着,眼色中透露着憧憬之色。

    苏迁明了这个情况怕是老头有求与他们,或者要收他们为徒,一般这样的桥段都会安排什么拜师的。

    “说点实际的,世俗城三大规则透露出往后会有一场生存之战,太过明显,想必你们都能解读出来。

    可生存之战到底指什么?妖兽异军突起屠戮人类亦或者星空之外未知的世界侵入。这些现阶段未知,显的就颇具神秘色彩。”老人眼色中有着浓郁的忧愁,更多的是对于生存之战的期待。

    苏迁在凌霄长老说出规则之际就注意到生存之战,可翻阅大量的文献都没有得到一丝线索,让他嗅到了一抹古怪。要不是囊中羞涩加要跑到藏书室高层去看看,这年头,看书都不是免费的。

    果然是世俗城,精挑细选的坑人钱财,要怪就怪穷。一般人还真不能够去修行,最好有家族的支持为最妥。

    “额,易老为何妖兽修炼法则与我们人类不同?”苏迁本来想说把嘴里的易老改为老头子的,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有问于人。

    “哈,果然你小子能够问出一些别样的问题。”易老顿了顿,苏迁对于许多事情都有着独特的见解,为何修仙的随遇而安,随性而为;紫竹林湖畔的淤泥之言,他对于许多事情有着最根源本质的透彻。

    “诸葛鸿可知道其中渊源道理?”想了想,好为人师固然不错,也需要锻炼下新人,或许他们会成为自己的弟子。拿起身旁的酒坛,饮一大白。

    思付片刻,诸葛鸿开口道:“人类修士修炼依靠的是‘异我’,而妖兽并未有‘异我’存在。

    我曾经读过的古籍中记载很久很久以前人类修士与妖兽修炼法则同源,可不知为何缘由,断了那条成仙路。而后出现了新的修炼法则,据说法则是横空而出,要说其中道理,晚辈还真说不出。”

    易老把酒递给苏迁,示意他传给诸葛鸿,随即对着他笑道:“修炼一途,本源、命道、天人、彼岸等皆为一个称呼的划分。又能如何,有些人看着毫无修为,实则随手一劈哪怕是渡劫境也不能抵抗万分。”

    苏迁没有说话,诸葛鸿也无言。

    对于苏迁来说,前世挥手灭一个宗门都行,并不能让他太过于吃惊。

    对于诸葛鸿来说,易老平静的言语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是他的经历一般,不好问,不好惊叹。

    随后易老和蔼可亲的与两人讲述了妖兽,人类修炼的本源之理,顺带把二者的对等关系告诉了他们。

    炼气期妖兽对应本源前三境;

    筑基期对应本源后两境:辟海、源生;

    金丹期对应命道三境:涅槃、缔刻、幻脉;

    元婴期对应天人境、化神期对应彼岸境

    后面易老未曾提及,也许是两人接触不到。

    直到夜已许深,三人才离开。

    。

    “小二,二楼三号阁间来坛猴儿酒。”

    “小二,三楼七号阁间来坛醉人心。”

    “咦,今日怎么是绫凡在送酒?哈哈,凡兄,这里来两坛桃花酿。”一个新人弟子认出了绫凡,他觉得好奇,送酒的小二居然变成了绫凡。

    此刻,站在大堂中间的绫凡,看着周围座无虚席,心里暗自叫苦啊。

    这算怎么回事嘛,昨晚跟楼主聊的好好的,不就争论几句。事情是这样色的,感觉脱离开门弟子有望,绫凡就口嗨了几句,说一定会脱离着看门的勾当,成为醉仙居第一人的。

    哪知道萧瑟戏笑道:你不行。

    他绫凡怎么可能怂,居然有人说自己不行,这特么都多少次了,肚子里没火都被憋屈出火来。随即斩钉截铁的喊道:“我行的,一定行的。”

    哪知萧瑟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旋即,两人喋喋不修。

    楼主像是说累了,突然就来了句:

    “胖子啊,歇业一天,你是不知道醉仙居损失了多少灵石,这些可都是财富啊。看样子你李亦老哥最近忙着是不能送酒了,他的活就交给你一起代劳了。

    俗话说的话,能者多劳,你这么优秀,多干点活挺不错的。”

    那可是把绫凡气的半死,居然还叫自己送酒,真特么是人说的话?

    哎,人不由己,心不由天啊。

    昨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绫凡话已经撂出去了,如何破此局。

    他还真没谱,想着给楼主画一个大饼,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

    “得嘞,各位客官请稍等,美酒随后便到。”绫凡好声应道,随即背着背篓下到酒窖挑选好酒,便一一给客人奉上。

    好在绫凡那身肥肉不是虚的,好歹又几分气力在。背酒倒也还行,找到一个时间空隙靠在侧门门槛上,看着从天而落的各种盘子。

    这就是最基础的生活啊,脑海里不停的思索着怎样才能进行人机交互的可操作性,然后以此怎样画大饼。

    身份牌就像是一部手机,以互联网兴起的产业比如网上购物,订票,看动漫等便是一个大蛋糕,便是一张大饼。

    绫凡小声嘟囔着:“大饼,创新,醉仙居,吃饭,人潮繁多,往往很多人没有座位?”

    脑海中灵光咋现,宛如发现了新大陆,咧嘴欢笑着。

    既然这样,那不如物尽其用,改变人们的作息。

    宅男的美梦--外卖!

    一拳敲定,那么就在世俗城掀起一场‘仙联网’的热潮,而他绫凡就要成为异世界的‘马爸爸’。

    脑海中无数幻想画面略过,绫凡嘻嘻笑着,不知道人还以为他傻了。

    扬起的嘴角突然一凝,虎躯一震,整个人耷拉着,“可,互联网是有网络存在,即使用原石与初石的信号作为网络。

    可还需要手机这个东西啊,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人交互的可操作性上来。”

    绫凡心里明白,楼主是个极其聪明之人,见不到极高的可行性他是不会推荐的。

    可着手指在手机上,来回拖动界面,上下拿出WiFi连接与手电等操作,利用温度的触感。

    世俗城不行,而且界面简洁。

    界面简洁。

    绫凡长吸一气,手指在半空中不停的来回比划着,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他想到了一种立体的主体,较为翻转,就如同纪念碑谷中各种意想不到的空间堆叠翻转。

    而如果要以一个东西来简单描述,有一款智力玩具极好,或许可以让大佬有新的思路。

    智力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