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二十八章 刁钻的考验
    也许是赵瑾乾考验自己动手能力,绫凡凭借着脑海中记忆,开始一点一点拼凑起来。

    一旁的龙宇好奇的问道:“萧瑟,凡胖子在拼什么东西?”

    “他啊,在拼一个叫魔方的玩具”萧瑟站在一旁仔细看着绫凡熟悉的手法,一块一块被拼接上去。

    拼接到第二层时绫凡突然停住了,下一刻他意识到图纸画错了,零部件不对。

    见绫凡停手,萧瑟问道:“拼接不上?”

    绫凡点点头,“零件不对,怎么也装不上的。”说着把拼到一半的魔方放下,拿起图纸准备回屋好好想想后面的几块长啥样的。

    只见图纸下压着一张对折的字条,摊开一看,上面有这样一段话:

    请问图中的人是在上台阶,还是在下台阶?

    绫凡放下字条,拿起原来压在魔方图纸底下熟悉的图片,不禁撇头微笑,这也太过熟悉。

    图中画的是三维的闭合阶梯图,阶梯上站着一个人张望着。

    萧瑟与龙宇也被绫凡手里的台阶图所吸引来到他身边,龙宇开口:“这不该是上楼梯吗?你看这个人嘟嘟嘟的沿着台阶走,这不很明显吗?”

    绫凡这才明白,赵瑾乾是用这个来刁难自己,龙宇说的是,往前画的是上一阶台阶,可是经过三个直角转后又会发现出现回到原地。

    压根就是无解,可以说在把一个三维的东西放在二维中造成的视觉差效应。单论上下台阶是不准确的,它既可以上也可以算下。

    “你看,如果这样往前走,转几个弯后又会回到原处。你说这还是上台阶吗?”绫凡用手指沿着台阶走了一圈,然龙宇感受更真切一点。

    “咦,好像是啊,那就是下楼梯。”龙宇继续说道,既然不是上楼梯那就下楼梯。

    绫凡摇摇头,“往下走,看似在下楼梯,实则还是会回到原处。”

    “那到底是上楼梯还是下楼梯?”龙宇问了一个与字条上同样的问题,这让绫凡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一旁的萧瑟双手抱于胸前,虚眯着双眼:“胖子,你是不是得罪了赵瑾乾,故意出这个问题来考你。”绫凡说的他都明白,可那家伙也不是喜欢为难人的主,可偏偏就出个这样的问题来考绫凡。

    绫凡感觉自己很无辜,怅然道:“楼主,我连大佬一面都没有见过,应该没有得罪过他吧。”

    “你仔细想想。”

    眼神来回缥缈,锁定在半成品的魔方上,我靠,绫凡似乎明白了什么。“大概也许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魔方的图纸,我画错了,大佬可能认为我在戏弄他。”

    “那你准备写上台阶还是下台阶?”萧瑟淡淡道,现在问题摆在这了,赵瑾乾那小子的态度应该是要给个正确的答案才会下来。

    绫凡心里十分忐忑,如果大佬真的要捉弄自己,不管写上,还是下都会被断为错误。可如若写上下皆可那便是对于他本身问题的不尊重,也可以不帮自己。

    “哎,那曾想会出这勾档子事啊。还是要怪我,没有把魔方的图纸话好。”绫凡心里挺自责的,原本睡了一大觉恢复神采的眼神又暗淡下去了。

    绫凡一直记着高中班主任训斥自己的一句话:犯错误,做错事,首先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把自己理清楚了,才去找别人的原因。

    所以绫凡开口就是反思自身的问题,可都于事无补了。

    拿起砚台上的毛笔,绫凡准备写一个答案:上台阶。

    一旁的龙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觉得赵瑾乾太过于刁难绫凡了,面带怒气,抢过绫凡手里的毛笔,写下这样一句话:你龙姐姐限你一分钟来到我身边,否则后果自负。

    被抢毛笔的绫凡一脸懵逼的站在龙宇身后看着她提笔写完,心中满是感激,她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那一刻绫凡仿佛见到了光,而龙宇便是那道救赎自己的曙光。

    这让绫凡更加坚定了一个想法:抱紧龙宇的大腿准没错。

    虽然不知道写的用没有用,但冥冥之中只有定数,总感觉比自己写的‘上台阶’要好上数倍。

    龙宇随手把字条递给萧瑟,看着绫凡安慰道:“凡胖子,别一脸不悦了。等一会赵白毛下来,我帮你好好收拾他,出个这样古怪的题,真的是恶心人。”

    接过字条,萧瑟打开抽屉把字条丢了进去,一道紫光略过,字条便被传送的七层。

    “等着吧,赵瑾乾那小子很快便会下来了。”萧瑟也淡淡来了这么一句。

    这下绫凡心里稳多了,既然楼主都这样说了,必然是十拿九稳了。

    可这也勾起了绫凡强烈的好奇心,龙宇到底跟赵瑾乾发生过什么居然能够把他叫下来。

    想要开口问,看楼主摇了摇头,看来楼主是不建议自己开口问,随即把到嘴边的问题硬生生的塞了回去。

    醉仙居,七层

    躺在椅子上的赵瑾乾露出得意的微笑,嘴里含着奶杯杯口,嗅着浓郁的奶香味感觉自己人生达到了巅峰。

    掐着时间,绫凡那小子应该回答问题了。

    不知道那坑货会填什么答案,上?下?

    作为‘图论老人’唯一弟子,图论,世间一道皆可一图论之,以图来构建大势的框架,来构建一个世俗大世的世界,那便是搅.弄乾坤的图论者。.

    那台阶图可谓是图论中的经典之例,用来刁难绫凡足以。

    “世间万物都是相对的,你写上,我便认为下;你写下,我便认为上。甭管你写什么,我都可以鞭策你个坑货绫凡。”赵瑾乾露出一脸得意的微笑,桌面紫光一闪,抬手,字条便飞到掌心。

    嘴里品着兽奶,左手把字条夹开,虚了一眼。“哎哟,字还有点多。”

    夹开,念叨:“你龙姐姐...”

    躯体一震,手一抖,大半杯兽奶倾倒而出,赵瑾乾下半边脸,胸口处布满兽奶。

    奶杯一丢,用力擦拭着自己独留在外的右眼,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定睛一看,面色一凝。“她怎么来了,后面是什么话来着?一分钟,否则后果自负?”连忙起身,奶.水顺着衣裳流的全身都是,脸上还留着小颗粒的奶渍。

    怎么办,就这样下去?她怎么会来啊。

    赵瑾乾一时间慌了神,一分钟,现在多久了?不行。

    拿起笔便写到:龙宇姐,马上,给我三分钟。

    丢进传送阵,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套干净的黑衣换上,收起桌上的图纸。顺手拿着魔方便遁入传送阵中。

    赵瑾乾掐着时间,一分半。

    看到赵瑾乾写的字条没过两分钟,一袭黑衣的赵瑾乾便出现在天字号包厢门口,看到坐在长椅上的龙宇,直接略过在她身旁的绫凡,把手上的金色魔方递给龙宇。

    “龙宇姐,我错了,我不该超时。这是魔方,可以随意摆动的,就当是我给你的赔礼。”赵瑾乾低着头,轻声道。

    接过魔方,举过头顶,龙宇卡姿兰的大眼睛好奇望着魔方,开口道:“既然这样,那就不说你了。”

    赵瑾乾长舒口气,转过身,把图纸到桌上幽怨的看着萧瑟仿佛在说:为啥龙宇来了不提前告诉他?

    全程直接无视绫凡的存在,心里苦啊,难道自己就这么没有存在感?

    萧瑟无奈耸耸肩,哑然一笑。

    绫凡望着赵瑾乾的身影,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高,沿耳一圈的头发居然是白色的,听

    李亦老哥说一撮白毛,还以为是一小圈白头发,老哥用词不精确啊。

    刚才瞅了一眼正面眉清目秀的,看着挺高冷的。

    正分析着赵瑾乾的绫凡突然看到他伸出手,做出一副要握手的姿势。

    瞬间起身,伸出右手和他紧紧相握。

    赵瑾乾微笑道:“你好啊,魔方的创建者,我叫赵瑾乾。”

    面带微笑的绫凡礼貌回答道:“你好,我叫绫凡。”

    两人三目相对,握住的手越来越近,相互较劲。

    赵瑾乾留的斜刘海完全遮住了他的左眼,根本看不出头发下隐藏了一只怎样的眼睛。

    松手,赵瑾乾摔了摔手腕,沉声道:“那我们现在开始‘仙达外卖’的讲解?”

    坐在椅子上的萧瑟突然开口,“不急,还有一人未到。”

    他出门可不端为了给绫凡买牛肉,那只是顺带的。主要还是去和凌霄聊关于‘仙达外卖’的诸多事宜,对于外卖这个东西,萧瑟觉得很吸引人,挺感兴趣的。

    而凌霄所在的贡献堂也是仙达外卖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所以便早早去贡献堂了。顺带还去了一趟试练塔,帮绫凡问了一问。

    毕竟五层的厨师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不过能不能成就要看绫凡的了。

    “凌霄啥时候到,需要太久的话,就没必要等了。”赵瑾乾开口便显得不耐烦,他可不想等人。

    “快了,现在在翻窗户了。”

    翻窗户?好狗啊!

    绫凡略感惊讶,这还是我所认识的凌霄长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