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三十章 细思极恐
    “手机?这个名字起得好,以后我们就把此类身份牌叫做手机。”赵瑾乾对于这个名字很满意,简约而又富有深意。

    萧瑟嘴里小声念叨:“手机么?”为何刚才胖子要露出一种似曾相识的表情,就像是那日说‘波...’一样。

    感觉这个词语很熟悉却有要装作很陌生。

    各自任务了解清楚后,凌霄回贡献堂做调整去了。

    赵瑾乾正准备回七层时绫凡叫住了他:“大佬,以后是否有空我想跟你交流一下‘手机’的发展前景。”

    “又有什么新的想法?”

    “现在还是构思中,如果可以的话,应该要快了。”

    赵瑾乾也回到七层,独留绫凡三人在包厢类。

    看着靠在肩上熟睡的龙宇,绫凡不忍心吵醒她。

    为何?男人嘛,怎么会拒绝美人靠在自己坚实的臂膀上睡觉呢?

    况且,这是绫凡在地球上不曾拥有过的。

    本就一穷二白,靠着小说度日的绫凡,两袖清风,怎敢误佳人。

    当然还有一点,胖,虽然面容姣好,可一胖毁所有。

    满满都是泪水。

    萧瑟走到绫凡身边,附身轻声道:“后院有空房间。”

    额,现在摆在绫凡面前有一个选择问题?

    是公主抱?还是背?

    绫凡果断选择了前者,毕竟那种画面都在电视剧中出现过。

    只是绫凡不知道,公主抱很累,那是真的很累。

    闭上眼睛,深吸几口气,吐出,平复内心激动的心绪。

    微微侧身,左手轻扶着龙宇玉肩,低头右手穿过紧闭双腿的缝隙。

    慢慢抱了起来,心跳也极具加快,绫凡生怕龙宇现在醒来,看着自己大喊一声‘流氓’。然后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很平静,这些假想都没有发生。

    小心翼翼走在回廊上,龙宇很轻,八十多斤的样子。时不时窜入鼻子中淡淡的清香,让绫凡陶醉其中,比桃花香更让他心旷神怡。

    这难道就是少女的体香?

    不禁失了神,越走越慢。

    美好大多都是短暂的,把龙宇放到床上,看着熟睡的少女。

    ‘美好’一词浮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能和这样的女孩有过这么亲密的举动。那是他不曾拥有过的青春,也算是在这不一样的世界中得到弥补。

    美好的妄想在绫凡一晃而逝的回顾中丢弃,在一切看似平常的生活中嗅到了一丝诡异。

    脸色刷的一下苍白,看着躺在床上的龙宇都感觉到不真实,脑袋瞬间高负荷运转起来。

    首先,浮云广场上没有龙宇的身影,极有可能不知道我成为内门弟子。

    可今日他却能够听出我的声音,甚至对于我在醉仙居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就好像事先知晓一般。

    其次,抛开这些不说?以楼主那独具慧眼的收人风格,不说未曾相见的五层兄妹,就说李亦老哥和赵瑾乾大佬,一个造出来玻璃,一个倒弄处理系统。

    哪一个不是人间鬼才,毫不夸张的说,他们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是一部小说的主角。

    可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我?

    如果说楼主能够提前知道我能够解决玻璃,创立‘手机’把我纳入醉仙居,这点我认。

    可我只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凡人,甚至在浮云广场之前从未见过楼主。

    这一切如果都是巧合的话,那就是把他当做傻子。(把读者当做傻子)

    而接触过我的,除了苏迁,还有便是现在躺在床上‘熟睡’的龙宇。

    最后,赵瑾乾叫龙宇姐,凌霄长老就她大小姐,想必她在世俗城地位颇高,如果说是她叫楼主纳我为内门弟子,可能性也是极高的。

    可为什么?凭我的姿色?我绫凡有几斤几两心里还是清楚的,那就还有一个可能,想要探寻我身上的秘密。

    所以我帮助李亦解决玻璃易碎问题,创建‘手机’楼主表现极为平静,似乎我做出什么事情都是正常的。

    不对,不对,还有一点龙宇对我太过于热情了。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被我摸头时没有感受到她的怒气,按常理说一个女孩子不可能会那样。

    难道我和她之间发生过什么美妙的事情,让她倾心于我?或者这一切都是他装出来的,可目的为何?

    完了,这个世界太可怕了,一切都是假象,唯有苏迁是真的,我的好兄弟!

    收起思绪,绫凡看到熟睡的龙宇顿感诧异,那么强大的人居然在他的肩上熟睡,太假了,要不就是对他极度信任,超过了友情的信任。

    现在的他是不信的,极力调整自己的心态,双手支起脸上的笑容。

    合上门,退了出去,便见到楼主靠着围栏上,等待着自己。“楼主。”

    “怎么在里面呆这么就,是不是起了色心?”萧瑟很和气的说道,见绫凡没有反应,转换话题,“今天开心吧,有机会脱离开关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绫凡这才点点头,“我还需要多多努力才行,大佬要求的食物也是一大难点,我现在还没有头绪。”

    “走,喝几杯?”萧瑟开口问道。

    绫凡脱口而出:“桃花酿?”楼主喝酒貌似只喝桃花酿,他很是好奇,不自觉就说了出来。

    两人移步石桌前欢快畅饮,觥筹交错,空中散落的粉红桃花,形成一道极为美丽的风景线。

    桃树命,桃花一落便会有新的桃花生长出来,而飘落在地上的花瓣也会在触碰到地面,桌面的一瞬间崩坏瓦解消失。

    如同瑰丽的烟火一般,转瞬即逝。

    萧瑟悠然开口,“桃花树上桃花仙,桃花树下你和我。”

    停滞片刻,绫凡接过,“杯尽花落空寻欢,孤影浊酒独觅言。”

    “不错嘛。”

    “不敢当,楼主起头起的好。”绫凡总觉得今日楼主话里有话,难道这因为‘手机’被看出端疑了?

    绫凡惶恐!

    “不解?”手指捻住一朵桃花,放在鼻尖轻轻一问,便让其落与桌上消散。

    此言问的不是,指间花为何不散,而落于桌面的花却散与空中,不解问的该是为何带他来此处,喝此酒,难道就为了祝贺我能够脱离苦海?

    摇摇头,食指在桌面上划过,没有一丝尘埃。

    不解花瓣逝,何来桃花酿;不解凡人言,何来众人赌;不解修仙意,何来世俗城。

    “世间千万事,不解之事繁多,何苦都需知晓,一个自在快哉。”萧瑟答道。

    再次摇头,“修仙者,为何意?”

    见楼主失神,绫凡弹了一片桃花到他面前,“仙路漫漫,不为长生那为什么?仙途坎坷,不为极镜为何?仙运缥缈,不为大气运,又该为何?”

    绫凡之言,大理滔滔不绝,如若说让其讲究着修仙之道,绫凡不敢吹嘘,可随意说个万八千字也是轻而易举的。

    毕竟有底子摆着的。

    萧楼主一阵嗤笑,“有趣。”

    “仙缘入世,不为红尘为古佛?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绫凡本就是个感性之人,与熟络之人总会侃侃而谈。

    单身这么多年,他铭记的便是雪中这句: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

    微微笑道,“胖子,你可知道为何我喜欢和你喝酒?”

    “喝酒忘情?”尝试的说了下。

    “很简单,就是觉得你很有趣,总会莫名其妙的说一些大道理出来,还让我挑不出毛病来。”楼主举杯,在绫凡眼前晃了晃,一饮而尽。

    “是啊,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啊。”

    绫凡汗颜,一脸无语,‘特么的,草率了。’自己说的那么有高度,都有点不像自己的文风了。

    没想到啊,楼主居然就想听他装逼。

    “胖子我没啥本事,只有倒弄倒弄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来博人眼球。”

    “自谦了,你的想法是我们不曾匹级的,单论思维的话,你跟赵瑾乾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萧瑟话语间把绫凡抬高到一个新的地位。

    绫凡淡然一笑,拿起酒杯向萧瑟敬酒,自嘲道:“楼主高看我了,我跟大佬之间乃是云泥之别,我就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

    萧瑟古怪看着绫凡,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既然你是一滩烂泥,那以后还是一直开门算了。”

    “使不得,使不得啊,楼主大人,我虽是烂泥,可也能够有大作为的啊。”语气很激动,认真,此刻绫凡真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没事,瞎自嘲个什么玩意,在楼主那样英明神武的大人物前卖弄,那不是自讨苦吃。

    没给楼主说话的机会,绫凡赶紧道:“楼主,你说做食物,应该什么都可以吧。”

    萧瑟平放在桌面的手掌,向上一抬,一拍,‘啪’的一声。

    震的绫凡一愣一愣的,这楼主是生气了?

    萧瑟叹了口气,呵斥道:“人生一世,过分自谦,一味贬低自己可取?少年人该有的血气都会在一次一次的自愧下磨灭。

    甚至会让人觉得很假,产生厌恶之感。”

    绫凡认真听着,铭记于心。起身,抱拳相敬,“感谢楼主教诲。”

    “话说你小子怎么不踏入修行一途?”萧瑟话锋一转,随口一说,眼神却很在意,聚精会神的打量着绫凡,似乎不想放过他所表露出的任何一个小动作。

    闻言,绫凡立刻察觉到楼主是在试探自己,心里百般不自在,却故作悲凉叹了口气:“我也想修行,也想仗剑走天下,奈何造化弄人。哎,我不过是一名不能修行的凡人。”

    最后一句,绫凡把叹气,悲伤的语气表达出来,一幅我欲修仙,奈何天公不作美之面。

    “这样应该可以糊弄过去吧。”绫凡心里暗自嘀咕着,虽然自己不能修行,但不妨碍我‘一指仙凡’。

    仙凡,仙凡,化仙为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