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三十二章 何为公粮
    “喂,凡胖子,我们去喝蛋花汤吧。”

    娓娓动听的声音传入绫凡耳朵,略表遗憾的说道:“过一会晚宴就要开始了,我还要招呼客人。”刚刚龙宇那偷偷的注视,让绫凡很怕,他真的不知道龙宇是喜欢他的那种看,还是想要窥探他身上秘密的。

    心里也越发的难受,只要没看见她就会想着龙宇有问题。可她一在身边,自己完全把那种想法,防备心里给收起了。

    难道这真的是lsp的特殊心理?绫凡觉得还是尽可能别跟龙宇单独呆在一起为妙。

    曾经苍溪山谷觉得跟她呆在一起安全,也是一种享受。可现在看着她盛世美颜的确是享受,可过后便是无尽的猜忌,绫凡真的有点累了。

    “去吧,下午晚宴打烊。”萧瑟从二楼楼梯上俯视着二人,缓缓道。

    “刚吃过饭,我就不去了吧。”绫凡找了个理由果断拒绝,他现在可每闲工夫去别处喝汤。

    横着眼前的问题,做出什么样的食物来混过五层的考验?

    “多去看看,尝尝不一样的美味,对你说不定大有启发。”萧瑟和蔼的语气让绫凡感觉到一丝对于后辈的关怀。

    转念一想,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出去兜兜转转说不定会有非凡的收获。摊开手掌,勾勾手“楼主,工钱。”

    话语一落,看着楼主面带怒气,低头一看。

    颇有沈腾叔叔那味了,还好没有爆出一句,“你过来呀。”

    “工钱,没有。”萧瑟头也不回的上楼去。

    还好,还好,只是没有拿到钱。

    话说着手势有点逗小狗的意思。

    绫凡略表遗憾,“我没钱,不能喝蛋花汤了。”脸上表情似乎是那种未经世事少年人特有的失落,没钱,怎么请女孩子吃饭。

    “我有钱,我请你啊,凡胖子。”龙宇豪爽的语气让绫凡自惭形秽,有钱就是好啊。

    “去可以,不过我有个要求。”绫凡沉声道,花点时间去看看也成不过嘛...

    “快说,快说。”

    绫凡轻轻捏着龙宇倾国倾城的容颜,很嫩,很滑;还长得一张精致,祸国殃民的脸,身材还特么S级别的,如果不是定力好,他早就沦陷了。

    可真的会沦陷吗?这点绫凡还真的不确定,对龙宇有了猜忌,心里有了忌惮。可手上该摸还是要摸的,该捏还是要捏的,这当然也是对她的一种试探,看到底能够承受到那种程度。

    如果说到了那一步...

    “你好坏啊,凡胖子。”龙宇没好气的说着,没想到他的要求居然是捏自己的脸,好羞涩啊。

    “我不坏,你会不会易容术,把美貌给遮起来。这样我就跟你一起去喝蛋花汤。”龙宇想错了,叫她遮住容颜才是绫凡的要求。

    绫凡可不是一个蠢蛋,多少小说中都是因为女人引起的祸端。即使是在这世俗城,他也要格外小心。

    可不想别卷入到“啊,强抢民女。不要啊,啊,胖子救我。”这样的桥段中,那样虽然有矛盾点,或许还能看出龙宇一些端疑来。

    可凡事都有个万一,谨慎点为好

    龙宇嘟着小嘴,气呼呼娇哼一声,“不可能的,我就要这样出门,我就要美美哒。”

    无可奈何,绫凡摆摆手,微笑道:“那我也买办法,不去,睡大觉去了。”

    “那可不可以这样,我戴面纱遮着。”龙宇委曲求全,为了绫凡能够去,想了下策。

    绫凡看着龙宇,若有所思。

    有问题,真的有大问题,龙宇在我面前太过于乖巧懂事了。能够忍受我用手捏脸,不会反驳提出的要求,甚至还想办法完成。

    难道我和她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难道我失忆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会吧,不会吧,龙宇对我觊觎我的美色,想要占有我?

    也许破案了,因为想要拥有我,所以表现的乖巧懂事,就像一条舔狗。

    所以才会叫楼主接纳我入醉仙居。

    所以...

    绫凡对于自己内心荒谬的想法感到可笑,这怎么可能。

    只是在绫凡不知道某处,有人给他做了一大波功,才有了现在的龙宇。

    只能说她造化弄人啊。

    “算了,就这样挺好的,没必要带着面纱。”

    接着,龙宇挽着他的手奔走在街边各种小吃面前,“我要吃糖葫芦,凡胖子,你等一下。”

    说着,龙宇拿出一块灵石递给卖糖葫芦的老爷爷,取下两串。

    一串含嘴里,一串递给绫凡。

    接过,“你不是说要去和蛋花汤吗?”

    “是要去喝,不过这些我都要吃的。”

    绫凡汗颜,拿这丫头没有一丁点办法。出都出来了,细想也是啊。要不是因为这丫头喜好吃食,在苍溪山谷与她碰面。

    猜测出苏迁的不同寻常,最后还拿了几枚桃雾果。不然他怎会出现在世俗城,在这看着丫头。

    这也许就是因果吧,也可能是龙灵儿种下的因,绫凡得到的果。

    一路上绫凡手上的东西就没有停过,醉仙居午饭本就吃的挺饱的。

    就把龙宇买给他的那一份都拿着,糖葫芦,大肉包,脆皮饼...

    绫凡在那一刻悟了,刚开始龙宇说来喝蛋花汤,本就让他感到诧异,喝汤能喝饱?

    原来喝汤只是最后一部,来到街边卖蛋花汤的摊贩旁,龙宇热情的向正在做着蛋花汤的老板喊道:“老林,两碗蛋花汤。”

    男人手里没闲着,起锅窊入少许猪油,经过热火一熨,锅底油光发亮,抬头看了眼一旁搅拌着鸡蛋的中年妇女,喊道:“老婆,上货。”

    中年妇女略显微胖,挽起的衣袖下是一截浅黄色的肌肤,脸上夹杂着平淡的笑意:“哎呦喂,怎么听见龙宇丫头来了,说话都硬气了,敢对我大喊大叫了?是不是需要老娘好好整治整治你。”

    女人嘴上说着,手里的活却没拉下,把搅拌好的鸡蛋液倒入锅勺中,接着从身旁桌上的竹篮中拿起一枚鸡蛋,往碗上一磕便有开始下一个鸡蛋的搅拌。

    老林把锅勺中的鸡蛋液从锅底沿着一圈一圈覆盖,形成一张微薄的鸡蛋片。

    看见快要生脆,老林利用锅勺沿着蛋片边缘一转,往背面一扣便翻了过来,慢慢落下贴合锅面。

    见火候到位,顺手从桶里舀了一勺倒入蛋片中,着手抓起一小撮紫菜葱花放入水中,掂量少许盐混入其中,来回搅拌。

    接着绫凡不可思议的发现,水居然没有渗透过薄如蝉翼的蛋片。

    老林放下汤勺开始了他的表演,手掌平放在铁锅中央,一个扭手,蛋片沿着边缘往中间靠拢,最终汇聚成一个包裹着汤水的蛋球。

    蛋球开始随着老林的手翻滚,弹跳,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拿起碗接过。

    屁颠屁颠的跑到一位小姑娘身边:“美女请慢用。”

    “呵呵,皮痒了是吧。”妇女冷嘲热讽道,他男人今日有点活跃啊,看来是精力充沛啊,随即脸上浮现出一抹坏笑,转瞬即逝。

    “丫头,你们等会,我马上给你们做好。”说着,嘴里叼着一跟牙签到铁锅前,熟练重复着包蛋花汤的手活。

    小姑娘看着冒着热气,圆润滚滚的蛋球,拿起竹筒中的牙签,往上一戳。

    整个蛋球爆开,蛋片在破开时变成一片片蛋花与汤水混合在一起,形成真正的蛋花汤。

    一旁看着的绫凡暗自惊叹,不亏是手艺人啊,不简单,不简单。

    “嘴里叼着牙签的叫老林,他做的蛋花汤别看配料简单,喝着味道那可是一绝,算的是绝对的美食。”接着,把目光转到中年妇女身上,“旁边这个系着围裙的女人是老林的老婆,我叫柳姨。”

    被两人注视着的柳姨微笑望着绫凡二人,“怎么,背着你柳姨我说坏话?难道我长得不好看?”

    龙宇表情严肃,一本正经说道:“好看,好看,柳姨最好看了,是世间最好看的女人。”说着用手肘碰了碰绫凡。

    一瞬间绫凡便明白过来,开口道:“对,柳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就是天上下凡谪仙人,世间再无比你更漂亮的人了。”

    “哎哟喂,你们两个小家伙可真会说话。”

    嘡,嘡,老林拿起汤勺在锅面上敲了两下,撇着嘴,“丫头,就你柳姨那个样子,得了吧,都成黄脸婆,还没有你好看。还有旁边的小子,话说的过了可就失了味道了。”

    本来听到两人的夸赞,柳姨喜上眉梢,犹如沐浴在春风里,老林的话传入耳朵,瞬间黑脸,怒气冲天,“好你个老林,今天这嘴里是吃了火药?看老娘怎么收拾里。”

    柳姨放下碗筷,几步便来到老林身边,上来便揪着他的耳朵,恶狠狠的问道:“错没有?”

    “我说的是事实,这年头还不予许说实话了?”

    “很好。”柳姨直接就是三记耳光。

    啪,啪,啪

    掌声震天,路上的行人,周围的一些摊主都看不下去。

    “老林啊,服个软说说好话就搞定的事,你有时候太执拗了。”

    “哈哈,又被媳妇掌掴了,这个月好像第七,不对,第八回了。超过上个月的记录了,加油,新纪录等着你。”

    绫凡轻声弱弱问了句,“老林经常被打?”

    “习惯了,这可能是他们独特的生活方式。”龙宇给老林使了个眼色,开口道:“柳姨,放了他吧,他知道错了。我可还饿着肚子,还等着老林做的蛋花汤呢。”

    “老婆,对不起啊,下次不会了。没有下次了,你最漂亮了,我最喜欢了。”老林诚诚恳恳的道歉。

    “知道错了?我看你一天天精力充沛,不敢正事。”

    老林重重点头,“知道错了,就是精力充沛,没事找事,我活该。”

    见老林服软,柳姨这才饶了他。“既然你精力充沛,今晚就该交公粮了,记住,不可以保留。”

    闻言,老林腿脚发软,弱弱说道:“不是昨天才交过吗?”

    “老娘今天心情不好,今晚还要交。”

    随即,老林嘴角泛起一抹邪笑,扭身凑到柳姨耳边,“你等着,你就没赢过我。”

    霎时,柳姨老脸一红,连忙抽身离开。

    继续搅拌鸡蛋。

    坐在桌上的龙宇听到二人的对话,云里雾里的。

    双手托着俏脸,满脸疑惑问道:“凡胖子,你说公粮是什么?好吃吗?”

    绫凡现在脑袋有点乱,开始听到这个词语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可就在下一秒他懂了。

    “这我也不知道,没吃过。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别再问这样的问题了。”绫凡嘱咐道,其实他的心里什么都知道。

    哈哈,不言说啊。

    “为什么不能问,你不告诉我,一会儿我去问老林。”龙宇如同少女般的天真无邪,绫凡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内心深处的猜测。

    “你去问老林可以,不过不准问好吃吗?记住。”

    “哦,好吧。”龙宇就像是一个乖乖女,让绫凡倍感舒心。

    凝视着这个做蛋汤的男人,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老司机就是老司机啊,绫凡也只能在心里暗自坏笑,看刚才老林腿抖的厉害,怕是业务能力不强啊。

    可后面在柳姨耳边说了什么,居然能够让她脸刷一下就红了。

    有意思啊。

    老林娴熟的手法下,在一个蛋球成型后,又做了一个,两个球在锅里翻滚碰撞,却始终没有破碎。

    绫凡也是不得不赞叹手艺人啊!

    接着老林蹲着两碗蛋花汤就上来,放到桌上,沉声道:“趁热吃。”

    看着碗里的蛋球,绫凡用手指在上面碰了碰,Q弹有劲。

    紧接着拿起一根牙签,一戳,轻微‘嘭’的一声。

    脑海中仿佛有一个牵动思绪的线,蓬发而出,灵光乍现。

    旋即,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他知道该做什么食物还惊艳五层,惊艳整个世俗城乃至于整个天元大陆。

    蛋可不仅仅能够做蛋花汤啊!

    哈哈~

    “老林,公粮指的是什么啊?”

    顷刻间,老林眼神飘忽,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

    而在一旁的柳姨捂着脸蛋喃喃自语:“难道刚才说的太大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