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三十五章 赵瑾乾的悲催过往
    醉仙居,四层

    ‘花’字号包厢偌大的窗户前,一白头男,一锦衣玉袍男看着一个淡蓝色屏幕。

    “萧哥,你说绫凡是真的胆大啊,居然敢那样对龙宇姐。”赵瑾乾惊叹道,绫凡二人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切都被看光了。

    做蛋糕,然后是两人暧昧的动着,看的赵瑾乾老脸一红,“没想到龙宇姐居然是这样的人,哎。”着实让他吃惊的便是后面龙宇居然还舔手指,没成想她喜欢绫凡那样的胖子啊。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萧瑟望着生机勃勃的桃树,挺是慰藉。难道龙宇那丫头真的喜欢绫凡,所以才叫我把他收为内门弟子?

    “萧哥,龙宇姐那样的人可不好猜测啊。”赵瑾乾眼眸中有着万般无奈,他曾经是吃过亏的。

    闻言,萧瑟一阵嗤笑,“你小子不说我都快把那间事情给忘了。”

    “喂,喂,喂,都怪我太年轻了。萧哥莫要再提啊!”赵瑾乾慌忙摇手,言语中的青涩与羞愧让萧瑟陷入回忆。

    当年,还是毛头小子的赵瑾乾被萧瑟收归入醉仙居后,倒弄出了醉仙居的送菜系统,身份牌的系统。

    那在世俗城的可是极度神秘且强大的存在,直到那日龙宇来到醉仙居,这小子见她生的貌美,便想要去了解她。

    可哪知?龙宇甩都不甩他。

    本就是图论老人得意门生的赵瑾乾利用图论妄想探索龙宇的一切,她的过去就如同一片汪洋大海,其上还附着滔天巨雾,简直就是深不可测。

    不过倒是知道她龙宇还有一个名字叫‘龙灵儿’。

    赵瑾乾在利用图论堆叠的大势之书中,被龙宇察觉。

    后者旋即大喝一声:“找死。”

    噗,赵瑾乾身心动荡,一口鲜血吐出,被图论反噬,脸色刷一下白皙的可怕。

    突入起来的吼声加之自身出现的颓势,赵瑾乾被吓的半死,眼眸中尽是疑惑,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察觉。

    龙宇凶恶的冲进醉仙居,直上七层,强力破开赵瑾乾布置的‘天元乾坤阵’,一掌便打在彼岸境的赵瑾乾身上,好在有护身阵法。

    要不然他不死也得半残,这是让赵瑾乾万万没有想到的。居然敢在世俗城动手,难道她就不怕同归于尽?

    凶神恶煞的目光慑杀着赵瑾乾,随后把七层的一切建筑物都给毁坏掉,最后还三大缸兽奶倾倒而出,地板上形成一条奶香的白色河流。

    桌凳,门椅凡是入了龙灵儿眼睛的都被摧毁,拧着赵瑾乾的衣襟,飞出窗外,一个火球飞驰而去,烧的七层一片狼藉。

    好在萧瑟跟在两人身后,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以现在赵小子彼岸境的实力,居然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龙宇最起码合体境,甚至步入渡劫境,着实让萧瑟惊讶一波,她的样貌看着也太过于年轻。

    也就是在当日,赵瑾乾的脸面也丢完了。

    仙人问路竞技场上,龙灵儿随手一扔,赵瑾乾重重摔在地上。

    “龙宇,龙宇我错了。”赵瑾乾捂着肚子,艰难的爬起来。

    锐利的目光横扫而过,赵瑾乾一阵胆寒,看着龙宇强大的气势,今日怕很难善了了。

    他赵瑾乾身具绅士风度,认错道歉他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到他也不惧。

    不过现在,他明白一点,眼前之人绝不是龙宇,沉声道:“我该叫你龙宇,还是龙灵儿?”

    “呵。”龙灵儿一阵嬉笑,略带嘲讽之意。“记清楚了,本小姐叫龙灵儿。没想到你居然会占卜之术,可你就是在找死。现在还有什么遗言?”

    “有,有。”赵瑾乾连忙开口道,生怕龙宇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就动手。

    “首先...”赵瑾乾忍着剧痛艰难弯下腰,“我很抱歉窥探你的秘密。”

    “既然让你察觉到是我技不如人,现在造成这个局面也只能怪我学艺不精,修为低下。不过我还是要告诉我看到了什么。”赵瑾乾轻声说着,他是没有想到自己一世英名就这样葬送。

    眉头薇蹙,略表迟疑,龙灵儿开口道:“看见了什么?”

    “一片汪洋大海,泛着滔天巨雾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不过从中得到一个名字‘龙灵儿’。”赵瑾乾觉得这些都没什么好隐藏的,该说的还是可以说。

    “随便窥探别人的话,我不信。那么你现在可以去死了。”手掌中汇聚一团紫色的光球,吱吱的声响在不停的悦动。

    被头发遮住的左眼睁开,分析着赵瑾乾的胜算,概率为零。

    赵瑾乾连忙摆手,急迫道:“不,别急,我还有遗言没有说完。”

    “下辈子再说吧。”

    看着不断汇聚的力量,赵瑾乾慌了,怕了,这女人太可怕了,仰头向着天空大声喊道:“萧哥,救我!”

    呵,没用的,龙宇大声喊道:“紫破万灭。”

    手中光球飞驰而去,一化三,三化九,直到现成一张巨大的球网向着赵瑾乾聚拢而去。

    惊魂未定,眼前一道身影略过,挡在身前,轻拍赵瑾乾交叉的手臂,“赵小子,有没有这么衰啊。”

    抬头,一袭灰色锦袍的萧瑟提着木剑看着一个个聚拢而来的光球。

    提剑,横斩而过,剑影与光球相碰,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穿透光球的剑影斩向龙灵儿,只见龙灵儿,向上飞起便轻松躲过。

    这剑影威力不俗,却过于笨重单一,很好脱身。

    可她释放的光球就没有那么容易躲过,被剑影斩成两半的光球汇聚在一起继续轰向两人。

    瞬间,木剑往地上一矗,黑色的电弧从萧瑟右手臂上滋滋作响,形成一个黑色电球把两人包裹起来。

    这一系列的操作可就在一瞬间便完成。

    嘭~

    震天动地的声响席卷了整个‘仙人莫问’,爆炸产生的滔天的余波整的仙人莫问的守护震出现了许多裂缝。

    好在今夜没有夜场,无人看守。

    “跟我斗,不是找死吗?”龙灵儿很自信,不会有人能够在巨大的爆炸中存活下来。

    正要转身想要离开此地时,身后传来一声,“龙灵儿小姐,这么着急走?”

    闻言,龙灵儿眼神中透出一丝不可思议,转身便看见爆炸产生的大坑中两道身影依旧站立在其中。

    听着身音,看着架势居然毫发无损,心里着实一惊,“之前见楼主便知晓你不简单,果不其然啊。”

    “还是龙小姐厉害啊,有着合体境的实力,怎么会来着世俗城?”萧瑟一语便点破其修为,合体境可不常见啊,在其上便可以渡天劫从其中汲取仙力。

    龙灵儿面色一凝,就此一句话,她便处于下风了。萧瑟一举便看破自己的境界,可她却没有在其身上感受到‘异我’的气息,很是奇怪,就算是她异我同样存在只不过是另一种不一样的方式。

    可现在眼前这个锦袍男子就像是没有异我,可他那可怕的力量又是什么?

    龙灵不知,她不是个蠢人,此刻也不敢贸然出手,轻声道:“不知楼主来此何意?救身后喜欢背后窥探别人秘密的小人?”

    萧瑟往后退了两步,把赵瑾乾推到身前,“显而易见,不然我来此还有何意义。这小子啊,对醉仙居,世俗城都有大贡献。作为他的楼主,他的顶头上司。他做错事了,自己摆不平擦屁股的事就只有我来了。”

    “他做的错事可不简单啊,楼主。”龙灵儿现在平心静气的说着。

    “那小子道过谦了,也告诉了龙小姐占卜的是什么。确实没有什么大秘密,不如我们各退一步,海阔天空。”萧瑟不紧不慢说着,言语很随和。

    “怎么个各退一步的法子?”龙灵儿飞到大坑边上,坐下,轻笑道:“好处少了我可不敢的,你醉仙居家大业大,本小姐就简单了。独自一人,楼主是聪明人,懂的吧。”

    龙宇的言语中透露着赤裸裸的威胁,她可以想做了什么事情就走。可醉仙居不行啊,需要醉仙居出血本才行。

    萧瑟轻轻敲了敲脑袋,叹息一声,道:“这样吧,醉仙居七层的损失就赵瑾乾自己担着,以后来醉仙居一律免单,醉仙居的菜品佳肴可是极为丰富的。”说着,拍了拍赵小子的肩膀,“你小子道歉就一句道歉,没有表示?”

    赵瑾乾一听瞬间明白过来,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部金色卷轴,介绍道:“像龙小姐这样的高人,也不知道您喜欢什么,这卷轴中有一枚蛋。我也是偶然所得,不知道里面是何物,就送给小姐你。

    我还有向您起誓,以后不会做这样的蠢事了。”

    接过卷轴,打开。

    拳头大小的金蛋从卷轴里浮现而出,龙灵儿很满意的收下了。

    双腿不停的在空中摆动,既然赵瑾乾也没窥探出什么,而且以后还可以免费吃到醉仙居的美食。

    倒也没什么损失,哎,如果不是萧瑟此人实力深不可测,甚至他用的是什么力量都未知。不然就把他两个一锅端了。

    不过嘛,倒是可以恶心恶心萧瑟,“既然楼主都做出这样的牺牲,那我也退一步。不过需要楼主答应我一个要求。”

    萧瑟双手护着胸口,怯声道:“我可不会为了赵小子出卖肉体的。”

    闻言,赵瑾乾都听不下去,说了一声,“呵,萧哥你怎么这样不要脸。”

    “楼主这样的云淡风轻的男子,龙灵儿可无福消受。以后我有什么事情,你都要尽可能的帮我就行了。不会是什么伤天害理,违背你本心意愿的事情。”萧瑟的一番话倒是让龙灵儿觉得颇有意思,可对于他可没多大的意思。

    “吓我一跳,那成,以后有事来醉仙居找我就行。”

    “好了,我们就一笑泯恩仇了。”龙灵儿开心笑了,面容绝美啊。“那两位再见了。”

    龙灵儿与令人挥手告别。

    确定龙灵儿的气息消失,萧瑟提着赵瑾乾飞出大坑。

    弱弱说道:“你小子没这么弱吧。”

    赵瑾乾躺在地上,看着寂静的夜空,轻声道:“我不擅与跟漂亮的女人交手,这也不是我的特长啊。”

    萧瑟看着这个头发遮住左眼的男子,“那倒也是,你的七层自己修,灵石你也自己掏。我可不会替你交钱的。”

    阵法才是赵瑾乾的拿手本领。

    “喂,萧哥,别这样啊,被龙灵儿这样一搅合。你是不知道,我那三缸兽奶全倒了,好亏啊,有缸还是新口味没有喝过的。”赵瑾乾心里不是七层被毁了不爽,是他那三缸兽奶被倒掉让他心里很不爽,“反正我不管,七层你要出钱给我修,还要给我买兽奶。”

    “也成。”萧瑟爽快的答应下来,顿了顿开口道:“不过你要告诉我一些事情。”

    赫,“我就知道萧哥没这么好心,会这样爽快答应下来。说吧,想知道什么。”

    之前一脸毫不关己,云淡风轻的萧瑟,一脸严肃的盯着赵瑾乾,慢声道:

    “到底图论推断,看到了什么?还有那枚金色蛋里到底是什么灵兽?”

    “果然,还是瞒不过萧哥你啊!”

    躺在地上的赵瑾乾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