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三十八章 苏迁强者的迷茫
    两人满意的回到醉仙居,还是那个充满暧昧的地方,奶油第一次诞生的地方。

    看着长桌上的整齐摆放的八小桶兽奶,桶底还有这淡蓝色的阵法催动着,不多有冷气上升保持着兽奶的新鲜。

    “还是赵哥想的周到啊。”绫凡把兽奶整齐端下来放到身后,都是纯白色的。闻着味道,感觉差不多。

    龙宇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五筐鸡蛋,一筐六十枚。

    长桌上就只摆放两个铁盆,打蛋器以及装有油,糖的瓶瓶罐罐。

    接下来的几日,两人陷入了,打蛋,放奶,搅拌最后成奶的循环中...

    。

    离域,试练塔

    地下二层一间修炼室内

    聚灵阵所汇聚的灵气萦绕在苏迁身边,双眸微动,灵气便如游蛇般撞入躯体溃散,后涌入异我之中。

    在肝部凝固,让其凝真境修为更加浑厚。

    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站起身感受着凝真境的修为,本源五境。

    聚气,便汇聚灵气位于肺部;玄液,液化灵力存于肾位;凝真,凝聚灵力充于肝部;

    本源前三境不过是与异我体内存储灵气,而辟海之境,则需把灵气化为液体为异我映照液体环境,则不会是简单的灵气。

    本源五境分辨极为容易,调动体内灵气施展功法时可以感受到灵气来源于何处,肺部则为聚气,以此类推。

    当然达到辟海境时体内的灵气比之凝真境要强上几倍。

    “现在凝真境,不知道能不能秒辟海境?”苏迁自问道,对于他而言,本源境对他来说差距都不大,灵力不能外放终究只是强化自身而已。

    瞬间,意识进入识海,经过这几天的摸索苏迁总算是搞懂一点,那些前世‘金丹’体系下的功法,灵技都是属于其他的体系。

    本以为能够与异我体系兼容的苏迁算是明白了,一切都是白搭。

    前世的总总把它划分为两个阶段:成仙前,成仙后。

    成仙前的功法灵技不能使用简直如同断了苏迁无穷尽的可能,而成仙后脱离灵气运用的仙气。

    仙法虽不受‘异我’体系约束,不过嘛。从灵气转化为仙气的过程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遥不可及,不过嘛!

    也许是因为绫凡口中,重生大佬一般都很厉害的缘故,那不兼容的问题被苏迁给解决了。

    本源境的识海过于催弱,狭窄,唯有混沌盘高高挂在识海上方。

    摊开手掌,混沌盘飞到手中,而它便是破除此局的重要因素。

    苏迁能够重生,靠的就是混沌盘,其中存储了所有关于前世的功法,秘籍,禁术。

    只要是他需要,随便动一个念头,便可以从中拿取。

    试练塔内的灵气富足,比之破败小屋强上十数倍,只要功法得当,修为便会水到渠成。

    “我现在没有趁手的兵器,还是先学一套拳法,一套身法。”苏迁念头一出,开始思索前世有那些拳法适合,最后敲定‘赤霄青雷拳’。

    修炼方法、口诀化为一团绿光浮于手掌,苏迁把它置于混沌盘中。

    霎时,绿光四射,被分解成一层绿膜,后重现化为一团,宛如一道流光进入苏迁意识中。

    云霄青雷拳:品阶:天人,其余未知。

    “不错,这部拳法居然能够评为天人级。至于其他的那不重要了,毕竟前世为成仙前对于它的掌握还是登堂入室的。”苏迁对于这些功法并没有太过于看重,至于为何?

    功法灵技是运用灵气,怎样运用才是最为重要的。

    云霄青雷拳共三拳:云霄,青雷,云霄青雷三拳。

    云霄拳重点在于云破九霄之势,说的通透点即为一串九。

    一拳轰出,一排皆爆。

    拳啊拳,真的不过就是一拳挥出?

    那这又有何意义?

    意识回归本体,苏迁木嘞站在原地,眼眸中黯然无神,尽显迷茫。现在本源境强化的只是自身的肉体,而拳法...

    俶尔,冰冷如机械般的声音回荡在修炼室内:“所谓拳法,不过是提起拳头向前一挥,带着气浪、炫光、声响闷雷吧了。”

    “所谓身法,不过是脚底生风,慌如残影吧了。”

    “哈哈,所谓剑法,不过就是举着一柄长剑,两相碰撞,喊出一个霸气的名字,出现一些水流,火鸟什么的。”

    “可笑,所谓功法,不过就是在识海中现成一个能够加快吸收灵气的方法吧了。”

    “这世间所有的,修行人觉得高尚的东西,不过是灵气实体,夸大吧了。”说道后面苏迁的情绪明显有着强烈的波动,那是对于修行道心的动摇。

    “前世修仙种种,终究是陷入其中,没能发现这可笑的东西。”双眸中泛起白雾,长叹一声:“这修行到底为何啊,如果真是那样,这仙不修也罢。”

    前世他修行的够久了,什么功法,秘术他没有接触过?什么样的禁术他没有使用过?

    可这些现在看来,不过尔尔,极度可笑。难道不断的挥拳,然后打出花里胡哨的拳就是修行?

    本该活的通透的苏迁,此时却陷入无尽的迷茫中,也许正如知识越高的人对于某些事情的看法越简单。

    简单到让自我怀疑这又有何意义?

    苏迁仿佛失了魂似的,低头走在街上,他想不明白,为何修行的功法会成为这样的?

    为何修行就要不断的修炼功法,而这些功法不过就是最普通的东西啊。

    重生一世,他连这个都想不明白,实在是太可笑了。

    “店家,给我把这个葫芦灌满酒,老黄酒就行。”杵着拐杖,佝偻着身子的易老对着街边卖酒店家慢声道。

    “易老,您的酒拿好。”店家热情的说着,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一个人轻声道:“易老,那后面两眼无神的少年是不是前两天来帮你买过酒?”

    接过酒葫芦,易老仰着头,虚眯着的双眼看着人群。丢了一块灵石到桌上,“谢了,店家,下来还来卖酒。”

    易老不紧不慢跟在落魄少年身后,看着这个本该呆在试练塔里的人思付良久:这小子修炼修魔障了?难道是老头子我教的太生涩难懂了?不不,怎么会是我教的不好。

    就这样失了魂的苏迁在前面走着,易老在后面跟着,两人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

    穿过两个街道,苏迁走到云梦泽边。

    易老心里泛起一个不好的念头:这小子不会要跳湖吧!

    最终苏迁靠在栏杆上看着夕阳下落的余晖照耀在湖中,水中有波动的小鱼向着远处游去。

    易老杵着拐杖,透过栏杆间隙却看不到完整的景色,却依然陶醉在其中。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直到夕阳下落,天色暗淡下来,

    “糟老头子,小子能问你个问题吗?”转头看着易老,苏迁沉声道。

    易老闻言,心里满不情愿的开口:“小子要问老头子什么问题?”

    “修行,何为修行?小子实在想不明白。”

    轻叹一声,毕竟是毛头小子啊,没去经历过世俗:“修行分多种,而我认为的修行就更多了。”

    “小子想问的是关于修炼,功法,灵技,秘术的问题。”

    “怎么,你修习的功法遇到瓶颈了,不能突破?”平静的声音从易老嘴里传出,一般这种都是遇到瓶颈,而显现的很迷茫。

    夜幕下,少年坚定的摇摇头:“为何那些个拳法,身法,其他的功法都太过于随意,显得很幼稚?”

    “随意?幼稚?”此刻易老一头雾水,这小子在说些什么。“要什么话直说。”

    “拳法不过就是用拳头一挥,然后出现其他的特点就能够成为一门功法,是不是太过于随意了?这样的修炼还有何意义?”苏迁满脸惆怅的问道,他很苦恼。

    闻言,易老真想拿着拐杖在这傻小子的头上狠狠的敲打,他说的是人话?

    拳法不过拳头一挥,加特点!

    你小子可真能说啊,易老抬头注视着这个迷茫的少年,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困惑,苦思说辞。

    既然让他老头子遇到了,就好好开导开导他。

    首先,要纠正他的错误,功法不是简单,粗略的加法。

    其次要引入一门功法的难得,创造一门功法的不易。

    接着从人的行为出发再次深入了解‘拳法’,‘身法’

    最后在分析,功法的重要性。

    一套完美的思绪在易老脑海中浮现出来,方才开口道:“小子,你口里的功法,灵技并不是简单的叠加即可。所需要的包括太多太多东西。

    你有这样的困扰,很正常,接触的功法都是最基础的。当然觉得简单,可随着等级的提升,想要修炼成功的几率更小。”

    “也许吧。”

    “流传下来的功法都是经久不衰,...”

    经过两人一番交谈下来,苏迁仿佛在那一刻懂了许多。前世拥有太多太多的强大的功法灵技,可现在本源境的修为连最为基础的灵力的释放都做不到,一时间苏迁有点夸大的心理导致他显得有些迷乱。

    一门功法都是经过不断的改进,创新而出的,此刻绫凡把一切的功法,灵技以及其他的一切施展修行的途径划分两类:躯体、化形。

    躯体为修行者能够做出的动作来形成的,利用拳法,腿法...

    化形则为灵力外放所形成的力量...

    现在这些在苏迁的脑海中还不错是一个雏形,可也让他平静下来。

    重新回到试练塔,一遍又一遍挥舞着拳头,慢慢领悟其中的奥妙。

    不断在试炼房中来回奔走,直到体内心里耗尽,躺在地上不停喘息着。

    “剑气纵横八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地上的平复心绪后,喃喃道,这句诗便是易老头最后说出来的。

    苏迁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落魄,那种藏于内心深处的孤高不会是假的,不知道易老到底经历过什么。

    以后一定会知道的,易老说的道理经历过诸多事宜的苏迁很亲切。

    而易老口中的这句诗是对意境的概括,是从最初的气,到最后化为实体出现的‘域’。

    当时苏迁看着这个糟老头子,觉得两人都有相似的地方。拿起他的酒葫芦喝了一口拙劣的黄酒,淡然开口道:“观其气,会其意,思其形,成其域。”

    顿时,易老眼神一觅,这短短一句话,十二个字却把领域的要领表述的清清楚楚。

    觉得不可思议,古怪着看着苏迁,开口道:“这是你小子自己领悟的?”

    苏迁笑着点头,修行到后期功法,如果不能实体,达到领域终究是失败。

    躺在地上的苏迁想到了绫凡,难道他的‘仙凡境’就合理?可他却没有去探究其中的原理。

    “可我为何会被这样可笑的东西给混淆了修行啊,可笑,修行不过是灵力化为己用,再通过手段释放罢了,我又何苦去多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