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四十章 笑话般的生死战
    世俗城仙人莫问,就如同名字一般,仙人也休要过问这里的事情。这里便是世俗城唯一可以决出生死而不受规则约束的地方。

    仙人莫问共有五大场区,分别是妖与妖之间的妖战场、人与妖的阙战场、人与傀儡的枢战场、妖与傀儡的锐战场。

    以及此刻苏迁与李俊毅所在的人战场,因为苏迁的到场,看台上的赌客瞬间起身向着场内来人喊道:“去吧,苏迁!我的家当全看你了。”

    闻言,苏迁眉头微动,面色一沉,对着声音的方向竖起中指。

    旋即踏上台阶,来到场内仔细端详着李俊毅,出声,带着一些赞叹之意:“你很不错,虽为生死战,但,我不杀你。”

    后半句一出,李俊毅面容一沉,心中怒火瞬间被点燃,开口喝道:“苏迁,没想到今日你居然敢来,着实让我刮目相看啊,哈哈!”

    “那是我的荣幸,这里我该跟你说声抱歉,要不是我今早睡过头了也不至于让你多等这么久。”苏迁轻笑地说着,眼神中却没有半点愧疚。

    顿时,李俊毅心里泛起一丝忌惮,怒火减退不少。对于易老的授课他也算是入门了,这样的桥段,这样的话语不得不让他心生顾虑,难道眼前这个长相猥琐的人在胖猪吃虎?

    “你们两人到底还打不打?在这里磨磨唧唧的,浪费场地,后面还有竞技赛要打,别碍事。”裁判见两人闲情逸致地聊着天,也不像是要进行生死战的,着实荒唐。

    还有便是本源境的战斗,赌的人本来就不多,赚得当然也就不会丰富。盘口这营生也是不好做啊,压李俊毅的人许多,可都是小钱。

    有个胖子倒是压了一万灵石,只要苏迁一输,便有的赚。

    苏迁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开口道:“裁判,打很快。不过我想问一问现在还可以不可以下注,我想要买我自己赢。”

    此话一出,先是李俊毅脸色更加难看,似乎明白自己遇到硬茬了。

    随后便是裁判蒙圈了,还要临时下注?有古怪,作为老手他知道这其中必然有什么隐情。想要下注不可能:“不好意思,此刻已过了下注的时间,不能再进行下注了。”

    “你们可以开始了。”话音一出,裁判退场,他在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自己收下苏迁的赌注,静静等待着他落败。

    最后还是把念头石沉大海,见过的对决多了,挺相信自己的临场感觉。

    对于赌,一分靠运气,七分靠操作,还有二分靠的便是临场时的第六感。而苏迁给他的感觉话语太过随意,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到丝毫波动。甚至他说得睡过头都是真的,对于这样的人要不是把别人暴锤就是被别人暴锤。

    站在场下注视着台上个子不高的男人,裁判觉得应该为前者。

    苏迁长舒一口气,看着眼前的俊俏男子,微笑道:“请。”

    心神一震,李俊毅看着懒散的苏迁这下彻底蔫了气,即便如此生死战必须要站,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大声喝道:“接招。”

    李俊毅身形如同一道疾风般飞驰而过,几个呼吸间便来到苏迁身前,眼中露出一抹喜色,‘得手了。’

    全身散发着灵力光点,这是辟海境的象征,灵力不断汇聚于手掌处,形成一道若隐若现的光弧。

    手掌划破空气,隐隐的带起破风声,劈向身前的苏迁。

    光弧劈砍而下,苏迁目光一闪,整个身子往后倾倒而去,光弧完美贴合苏迁的衣裳,竟完美避开了李俊毅蓄力的一击。

    “迁猴儿在戏耍他。”看台上龙宇出声,带着一些古怪之意,按理苏迁本可以直接向两边闪开即可,可偏偏这样。

    李俊毅目光一凝,收掌为拳,旋即大喝道:“灵动拳!”

    拳头狠狠朝向苏迁肚子砸去,势要一拳击溃他。

    苏迁嘴角一扬,整个身子直接倒在地上,双腿合并直踹李俊毅的腹部。

    拳头离苏迁还有十几公分时,李俊毅感受到腹部传来的闷痛,倒飞出去狠狠摔在地上。

    苏迁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死死看着躺在地上捂住肚子的李俊毅,暗叹道:“还是太弱了,空有辟海境的灵力修为却没有功法修炼只会用这些最原始的战斗。”

    “你认输吧,我说过的话算数。”苏迁缓缓走向李俊毅沉声道。

    “你给我停下,我还没有输。”躺在地上的李俊毅站起身来,凶恶地喊道。他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苏迁就这么轻易就把自己打败,甚至还没有动用灵技。

    “你已经输了。”苏迁停下脚步,十字滑开伸出拳头,一出,“云霄拳”。

    遒劲的灵气在李俊毅身边噼里啪啦爆开,一拳九响,让李俊毅眼前一黑便昏厥过来。

    重重摔在地上,这场比试就如同一个笑话一般结束。

    从开始到结束也就几十秒,这就是本源境的战斗,终究太过简单。

    李俊毅空有辟海境的灵力修为可没有良好的灵技施展终究是束脚的母鸡,杂役弟子就算升上来,在世俗城功法、灵技也不能免费得到。

    他终究是可悲的。

    看台上的绫凡一脸无语,这就结束了?才过了多久,果然一般人跟重生大佬没法比啊,这样下来我就赚了三万灵石,这下可发了。

    绫凡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毕竟赌赚了,之前苏迁没有到的时候可把他给吓惨,就是不知道那晕倒的人有何感想,是不是很后悔没有当众宣布获胜。

    “怎么,赢了灵石挺开心的,一会你请客吃饭。”萧瑟见绫凡喜上眉梢,遂开口道。

    “没问题,楼主。”绫凡自然是爽快地答应下来,“龙宇你想要吃什么,我一会儿去给你买。”

    “我?回去吃蛋糕就好了。”龙宇想了几秒,开口道。

    “楼主,话说这战斗怎么这么随意就结束了,太简单了。”绫凡狐疑地说着,他也是第一次正式看修仙世界的打斗,可太过于简单了。有点不敢相信,感觉这就是武侠的打斗。

    “那男子与苏迁相比差了太多了,首先便是心境。你察觉不到,开始苏迁未到场时的那份自信在苏迁到场后三言两语便让他落了下风。

    然后便是功法灵技的修行,他们都是杂役弟子升上来,本就没有什么能够使用的灵技,相比之下,苏迁随机应变的能力,战斗的方法技巧都比他高明不少。

    所以啊,这生死战看着就很随意,两者相差甚远。

    不是依靠灵力修为能够弥补的,修为的提升能够提升身体强度,可终究运用体内灵力才是根本基础。”

    绫凡认真听着楼主的讲解,很有道理。

    场内苏迁扶起李俊毅走下场,对着裁判露出一抹淡淡微笑,“裁判,生死战可以不取他的性命吧。”

    裁判笑着回答道:“全凭胜者喜好。”他心底也是一喜,还好还好自己的第六感出现不然今日就要亏大发了。

    随手把李俊毅丢在场下的座椅上,苏迁望了一眼看到上的绫凡,便扬长而去。

    终究差距太过巨大了。

    “楼主,龙宇,你们先走,我去恭喜一下苏迁。”

    “我们一起去吧。”

    绫凡摆摆手,“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话音未落,迈着笨重的步伐便跑开。

    萧瑟知道二人有什么秘密,他也不感兴趣,这世俗城谁没有点秘密。不说绫凡就他自己,旁边的大小姐秘密就挺多的,“既然绫凡跑了,我们先去取赌赢得灵石吧。”

    绫凡望了望身后,见没人跟上来,扶在仙人莫问门口的大树上,长舒一口气。

    拖着这身肥肉迈着小步伐都倍感笨重,好在楼主他们没有跟上来。

    噗。

    右肩一沉,绫凡转头看着个子不高的苏迁,“哎,大佬你搞什么。今天害我担惊受怕的,都早早想后路了。”

    苏迁嬉笑道:“要不我们把契约给消除了?”

    “能行?”绫凡古怪狐疑地望着苏迁,他不相信还可以消除的,心里嘀咕着:‘要是能消除,怕你早就消除了吧。’见他没回答,继续道:“今天咋回事?生死战都会迟到。”

    “昨晚修炼过度,睡过头了。”苏迁也是尴尬的挠头,苦笑着。

    绫凡的小眼神中透露着谁会信你的鬼话,苏迁见状,摊开手轻笑道:“五五分。”

    满脑充斥着问号的绫凡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苏迁说的是何意义,肥手一挥,拍开苏迁的手掌,道:“想什么呢?五五分。”

    苏迁轻哼一声,沉声道:“你别跟我装糊涂,以你的尿性,会没有下注?”

    闻言,绫凡恍然大悟,惬意地看着苏迁,“还是你了解我啊,今天差点就赔的裤衩都不剩了,还好你来了。”

    “别废话,赚了多少。”

    伸出三个指头在空气中摇晃,“这个数!”

    “三十万?”

    “我去,你咋不去抢啊,三万。”

    “那行,给我二万九,你自己留个一千。”

    绫凡愤愤说道:“好你个苏迁,要这么多。我不想给了。”

    “乖,你不需要修炼,把你身上这身膘减下去就好。灵石你用不到,给我好修炼。”苏迁给了绫凡一个很好的建议,减肥,这是他们最开始便制定的计划,绫凡的‘仙凡境’终究不知极限在何处,虽说现在不能修仙,习武强身健体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太多了,我还欠龙宇一些灵石,只能给你二万五。”苏迁当然懂,下注的时候跟龙宇借了许多灵石,可得知最多下一万灵石。

    本来这些灵石他就是为苏迁准备的,有了灵石苏迁的修为速度加快对绫凡来说便是最好的保护。

    “那我便勉为其难地接受吧。”苏迁故作稳重的开口道,心里却乐开了花。有了这批灵石,可以在试炼塔的高级区域修行那可要快得多。

    “现在没法给你,没在我手上,有空你来醉仙居一趟我给你。”

    苏迁脑中灵光一闪,开口道:“那行,等我去醉仙居的时候再给你。”说着,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玉简在空中晃了晃,转身离去,独留绫凡在树下懵逼。

    抬头无语的注视着渐行渐远的身影,脸上写满了无语。

    我是来这里干嘛的?刚刚那傻逼说了什么?什么玩意嘛!

    ......

    午夜,人站场下的长椅上一道身影慢慢坐起,呆看着高挂夜空的月亮。

    看台围栏上泛着绿光的灵石让其显得诡异幽静,李俊毅闭上双眸,脑海中记忆不断涌现。

    湖畔苏迁与易老的交谈,看台角落默默关注着场上的易老,绫凡与周围两人的交谈,最后是他与苏迁交手的全过程。

    他没有后悔为何不当场选择胜利,因为想要报仇他想杀苏迁,今日必然会受到阻碍。

    所以太才会选择一战,也是对自身有着强大的自信。

    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灵技傍身,难道苏迁就有?同样是杂役弟子上来的,都是没有底蕴的人,修为的强大必然会偏向胜者。

    只是让李俊毅没有想到苏迁的战斗经验技高一筹,两人并不在一个维度。

    本想着那一合劈让苏迁往两边躲,后接一个‘双翼斩’,可是他没有。

    少年缓缓站起,呆滞地看着皎洁地明月,月光照洒而下,与场内绿光遥相辉映,少年的身影被拖的修长。

    少年冷呵一声,随即粲然道:“弟,再见了。苏迁,算我欠你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