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四十一章 无视空间禁制
    午夜的醉仙居格外的宁静。

    皎洁的月光,纷纷飘落的桃花,以及心绪繁杂的人。

    躺在床上的绫凡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喜悦之意溢于言表,时不时发出嘻嘻嗤笑。

    左手伸出置于房间亮光中,看着手臂上雕刻有金色花纹的护腕绫凡心里一暖,这是龙宇送他的礼物--金纹护腕。

    微微抬起头,枕头往后一顶靠住床头,整个身体往前蠕动,支起前半身舒适躺在床上。

    懒人自有懒人的动法,绫凡很满意,手臂前驱落与目光交汇处,食指顺着金色的纹路划动,护腕的金属质感极佳却不显得沉重。

    绫凡十分好奇,这不东西不知用的何种不知名的金属,心里暗叹道:“这就是空间护腕吗?与龙宇手腕上带的空间手环类似的空间存储物。”

    这里面有何种其他的构造能够存储物品?绫凡手摸着护腕,脑海中思绪纷繁,想要从阅读的诸多网络作品中探寻其一角。

    空间存储既需要开辟空间,可它不会存于这小小的护腕中,把物品缩小存放也不合理。

    那,难道是存于这个世界的同位异空间,而护腕,手环等皆是其存储的媒介,用于打开异空间的钥匙,以此能够让其存储物品。

    不对,不对,如果按照此类说法,所有的物品共存为一个空间,会不会导致物品错拿?

    想不通,想不通啊。

    绫凡眼神锐利地看着床尾,不该是他想的这个理。手指习惯性的拍打在护腕上,发出细微的声响以此来解压。

    手指上扬,往下一点之际,没有听到声响,却感受到一股水波似的柔和。

    借着余光绫凡看到半个手掌进入一团黑色的光韵中,“难道是我最近没睡好,出现幻觉了?”

    眼神一瞟,视线下移死死盯着那团光韵,确定不是幻觉,绫凡灵机一动,“难道说,我能够使用护腕?”

    手掌继续往里面伸,整个手臂进入光韵后绫凡面露喜色,开始在未知中摸索。

    猛然间,手背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反手握住拿了出来。

    摊开手掌,绫凡心里一喜,手中赫然是一块圆润的灵石。

    此刻绫凡还不敢确定这到底怎么回事,放下灵石。继续在护腕中摸出十几块灵石,这下他才敢相信自己能够拿去储物空间的物品。

    脸上的雀跃之意转瞬即逝,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连忙把灵石丢进护腕中,继续敲打着护腕上的花纹。

    直到黑色光韵消失,绫凡长舒一口气,沉寂片刻后,清楚自己想要弄得什么。

    后背离开床头,整个人盘坐在床中间,取下手臂上的护腕放在身前,此刻他有两件事要确认。

    闭目回忆着刚才敲击的那种感觉与力道,绫凡再次出手击打在护腕上。

    一下。

    两下。

    三下。

    黑色光韵再次出现,绫凡欣喜若狂,“果然是这样,简单敲击三下就可以了。”

    舒展开盘旋的双腿,低头脸贴着床面目光注视着光韵与护腕的交界处。

    绫凡势要弄明白着光韵出现的位置,乍一看护腕光弧的顶端与光韵相切,并不是贴合于护腕。

    伸手从光韵下面往上蹿动,当手指触碰到光韵的刹那犹如碰到一块顽石不能前进分毫。

    “看来从另一面进不去。”略表遗憾的开口道,“不过这不重要。”说着绫凡整个手掌握住护腕表面,一刷。

    光韵消失,眉头微动,这才是他想要的,如何开关护腕。从上面的进入的想法不过是他临时起意而为之的。

    重新敲击开护腕,光韵再次出现,伸手来去自如得进去。

    接着绫凡把整个脸贴近光韵,企图进入其中窥视其中奥秘。

    这便是他想要做的第二件事,脸皮就这样贴着光韵表面再也进不去分毫,“怎么会这样?手能进去,脸却不行,我就不信了。”

    拿起护腕,抬头做出冲锋的姿势,只听见‘嗵’地一声在房间里回荡。

    再次抬起头,整个额头通红,隐隐有包鼓起,眼冒金星,绫凡被撞到七荤八素。

    额~

    瘫软在床上,很无语,心里很不甘心。

    接着换用脚先进入也不行,对它再无想法的绫凡重新戴在手腕上,张开双手双脚成‘大’字形,静静地躺在床上。

    思想在跳跃,心绪在翻涌,绫凡的双眸中多出了一份慰藉与危机。

    “这难道是我‘仙凡境’带来的好处吗?真好!”绫凡暗自腹语,“一般凡人没有灵力不能使用空间戒指一类的存储物品,按理说我也是凡人,不能够凭借着神念便让灵石出现。可现在我可以自己进入,不错啊,看来我还是有bug存在的。

    桀桀桀桀桀桀!”不由的发出一串奇怪的笑声。

    “不过,这份能力不能在其他人面前展示,否则就真的说不通了。”绫凡平静下来,明白自身情况特殊,有这样的能力也是在能够接受范围内。

    毕竟能够让修仙者变为凡人这样的能力都有,现在进入空间护腕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脑海中回忆着这段时间关于玻璃,手机,奶油蛋糕着一连串的操作,却没有引出别人的连锁反应。

    这让绫凡觉得很诧异,换作他是楼主,是其他人都会起疑,会打探自己。

    可一切太过风平浪静了,绫凡怕这一些都是表现,内部暗藏波涛汹涌的杀机。

    “世俗城真的有意思,醉仙居真的有意思,也许楼主他们达到一个饱和点,毕竟我展现出来的都是让他们能够接受的范围。

    这是一个契机,如果此刻我能够拿取空间中的物品,可就跨度到另一个范围。届时饱和点便会承受不了,我所处的危机便会加大。世俗城不能杀人,逼供可还是容易的。”双眸中忌惮之色更甚,内心隐藏‘无视’技能的决心更具。

    绫凡无奈一笑,满脸愁容,他岂会不知自己所处的环境很微妙,楼主他们也许早已知晓他的不简单。

    可他能怎么办?能做些什么?

    不过是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心里祈祷楼主对自己不感兴趣,祈祷楼主不是一个恶人罢了。

    不然他还能做什么,也许还能多给苏迁点灵石,让他早日成长起来。

    “也许我算是最卑微憋屈的穿越者了吧。”咧着嘴自嘲道,转念一笑,继续道:“也许我也是最物尽其用的穿越者了。”

    别的穿越重生者所处的套路绫凡可是知晓,不是自己退婚就是被迫退婚,然后开局一个较为明确的目标,接着通过伏笔引出长期的目标,从小地方,小境界一步一步走到巅峰。

    这便是他绫凡该走的路,可现在呢?还在醉仙居卑微开关门,无时无刻不反思所处环境,诚惶诚恐。

    好不憋屈,穿越本该手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可他...

    心里明白,他绫凡也算是幸运的,物尽其用。本就一写小说的,没有警察的那份明睿可以破局探案,也没有那大奉的朝代。

    可他知晓玻璃,懂最简单的奶油的做法,还有作为写小说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独特的脑回路也让他能够想到利用‘魔方’去启发赵瑾乾。

    现在来看,也是世俗城的包容性,醉仙居的能人留给他这不一样的故事。

    没有李亦,恐怕连玻璃的影子都摸不到。

    没有赵瑾乾,恐怕手机也只能留存于梦幻泡影中。

    也许就只有蛋糕奶油他绫凡能想一想,做一做。可如果手机没有,何来现在的奶油。

    他,绫凡,也是幸运的。

    摇晃着脑袋,绫凡不愿再去多想,想再多也没用了。

    平心静气,辗转反侧终究未能入睡,睁开双眸,“那就...”

    起身,穿上衣袍,蹲在床边伸手去拿压床板的日记本。

    “哈哈,我绫凡要写日记了。辗转未眠写日记,诉说心中万般幸。”绫凡此刻抛开脑海中杂乱的念头,想要把美好的事情记录下来。

    桌前,望着窗外纷飞的桃花,会心一笑,合上窗户,拿起毛笔:

    五月 某日(苏迁决斗)

    苏迁险胜,害我白担心一场。

    不过今日有着三大喜事:赚了三万灵石、明日起我就可以不用看门了、龙宇送了我一个护腕。

    提笔迅速,下笔如有神,不过字却笔走龙蛇。

    绫凡很满意,他没有写关于‘无视’技能。

    现在他可是学聪明了,正经人谁会把心事写出来?

    哈哈,绫凡轻笑着,手掌捂着下巴看着铜镜中泛黄的脸庞,肥手捏了捏脸上多余的肉,一脸嫌弃地开口道:“绫凡啊绫凡,你看看你脸上的肉,虽然你有着不错的五官。不过肉多了,也许减肥瘦下来就是一名大帅哥。”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此刻的绫凡便想要以铜为镜,见证他之后的减肥之路。

    伸手戳着镜面,看着镜中不真实的自己绫凡觉得好笑,“这铜镜的效果太差了,完全显现不出我的英俊,跟镜子没法比啊。”

    两指一推,铜镜便在扭座上来回晃动着,嘎吱的声响让绫凡身心一震,顷刻间一个念头涌入脑袋。

    “镜子啊镜子,我差点忘了你叫玻璃镜。”绫凡想得很简单,既然李亦老哥把玻璃都制作出来了,那玻璃镜的日子还会远吗?

    “到时候就送一面给龙宇,让她沉醉于自己的颜值中。”脑海中幻想着龙宇看着镜子的自己脸上流露出的喜悦之情,那该多美好啊。

    “就当是送给她的礼物,她这段时间也帮了我不少。”心里有着想法,却在下一秒被绫凡给否定了。“算了,别给自己没事找事做。”

    玻璃他清楚,可关于玻璃镜脑海中的记忆却是很少,记忆中把玻璃一面涂上特质的漆便可以了。可那是什么他不清楚...

    貌似需要镀银,或者镀铜他也不太清楚也没有去细想。

    让绫凡否定的还有一个原因,现在他已经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如果此刻在倒弄一个玻璃镜出来会让李亦老哥怎么想,楼主怎么想。

    就如同这些都是存在你绫凡脑袋里的,到时候可就有意思了。

    那不是跟自己找事做吗?危险且不划算,这笔买卖他做不来。

    绫凡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不过下午回来之际,赵哥确实给了我个惊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