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四十三章 初石危机
    艮域外,初石矿区

    平顶初石山被挖出一个大圆区,可以看到零星的亮点在岩体中闪烁,地上还留着装载初石的大竹筐。

    此处便是用于身份牌制作的初石矿场,由于贡献堂前几日下达的命令,需要大量的初石,原本停滞矿区又活动起来。从其他矿区调了一部分杂役弟子来进行挖掘,要的便是早日开采出适量的初石原料。

    矿区中一块巨石上有着盘坐着一道身影,正在修习吐纳天地灵气巩固其修为。

    简单的木屋内五排大通铺,床上挤满了疲惫的杂役弟子,他们属于矿区杂役弟子,专门为世俗城开采各种矿石。

    这是一份苦力活,却比种植灵稻要挣得多。

    当然矿区杂役弟子在规定的时间内可以去世俗城进行采购消费,同样拥有晋升为外门弟子的机会。

    他们大多都是落魄的凡人,没有依靠,在世俗中生活不下去便来到世俗城当上杂役弟子。只要努力工作便可以得到灵石,在偌大的世俗城生活下去。

    少部分则为有志向的修行者,矿区工作可以强身健体,利于修行。

    世俗城制定的时间很人性,不会让弟子过于劳累,适中的工作量让他们有部分自己的时间。

    像这次加急的初石需求,他们得到的灵石较平时要多上好几倍。

    虽然累些,他们也很乐意。

    一名身着灰白色衣袍,肩上绣了‘贡献’二字的男子轻轻合上房门,退了出去。

    慢步走向盘坐在巨石上的人影,临近开口道:“张静师姐,能否请教一下你关于命道境界的修行?”

    男子名叫周却,修为达到源生境,本源五境中最后一境,突破便可踏入命道,修为更上一层楼。

    可迟迟找不到突破的点,缺少点破囧局的悟性,而男子口中的张静师姐则早已突破本源踏入命道第一境‘涅槃’,其体内的灵力拥有风属性。

    命道三境:涅槃,缔刻,幻脉。

    ‘异我’通过涅槃重生后会出现特殊的属性,五行,风雨雷电,光明黑暗皆有。

    踏入命道后便不是简单的存储灵气那么简单了,巨石上盘坐的女人站起身,脚尖一点,缓缓落在周却身前。

    周却睁大双眼看着,吞噎着口水,那一刻满脑子都是上下摇晃的瑰宝。

    张静一袭青衣,身材火辣,一双傲然的双峰似乎要突破衣物的束缚,就刚刚落下之时的惯性差点让她没站稳,连忙摆正身形,故作高深地开口道:“周师弟,本源修行除了汇聚灵力外,便是感悟天地...”

    少女张静本想要好好教导一番眼前的师弟,毕竟世俗城授课都是看人的心情。有时候入了世俗城三年五载都没有上过正经的修炼理论课,作为师姐倒也不介意帮他讲述一番。

    霎时,远处有异响传来,张静耳朵微动,转头注视着远处平原处,随即略带抱歉之色,说道:“师弟,前面恐出现一些状况,待我去查探一番,回来后再与你聊修行之道”

    “师姐你要小心点。”

    “夜深了,他们在睡觉你就要注意点。”张静开口嘱咐道,远处传来的异响越来越多,越来越繁杂,保不准会出现什么危险情况。

    几个呼吸间张静便没了踪影,周却站在原地臆想着,师姐跑步的时候一定波涛汹涌啊。

    嘿嘿,用手拍了拍脑袋:“你个周却怎么会有这样的思想。”自我反省一番后,跑到矿区的顶部把周围的景色一览无余,既然师姐叫他注意点,占据制高点当然有利于侦查情报。

    飞驰而出探索一番的张静,跳到树枝上的遮掩住气息,俏脸微寒,明白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慌乱。

    周围遍地都是练气期噬灵鼠,它们中没有金丹期妖兽的存在,倒是有不少筑基期的噬灵鼠在指挥着大军前进,而张静发现,它们的目标竟然是‘初石矿区’。

    “这不应该啊!”内心嘀咕着,初石中所蕴含的灵气可比不上灵石,可噬灵鼠却偏偏选择这里,有古怪。

    耳边不断传来‘吱吱,吱吱’的鼠声,张静当机立断,待着树枝上不动。如果贸然出手,虽然能够解决部分筑基期的噬灵鼠,可面对铺天盖地的鼠群她自身的实力完全不够看。

    最让她忌惮的不是这噬灵鼠,恐怕其背后站着未知的存在。

    “噬灵鼠虽然个体不强,可基数庞大,我没有大范围的杀伤灵技,阻止不了它们的行进。”张静扫视着四周,脑海中不断分析着如何破解此局之法,“最好是能够探查出操纵之人,将其斩杀鼠群便自会散去。”

    噬灵鼠喜吐食灵气,一枚灵石就可以供一小群鼠生存一个月,所以一般不会有大规模的聚集,就算聚集也需要灵石也该去争夺灵石矿区,可来‘初石矿区’其中必然有诈。

    此刻,张静忧心忡忡,回去多半也来不及了。但愿周却师弟能够提早发现,集结杂役弟子的修行者来做个对抗。

    蹿到树梢处,张静手中汇聚一股青色的灵力化为一道光柱冲天而起。“但愿师弟能够发现。”

    收起担忧之色,聚精会神看着鼠群中发号施令的老鼠,张静想要从它们身上探寻真正的掌控者。

    坐在矿区山壁上的周却耷拉着双腿,神情闲适,这矿区周围金丹期的妖兽都被守护堂的高手清理过了,剩下都是些阿猫阿狗对矿区掀不起什么浪花。

    俶尔,周却瞳孔收缩,集聚目光,远处森林中不断涌现出一股黑影从平原冲向矿区,一道光柱从林中应天而起。

    怎么回事?想到之前师姐离开时的嘱咐,恐怕是有什么妖兽接近,面容一凝,一步踩在山壁上‘索拉’滑下去。

    迅速朝着房屋跑去,嘴里不停大喊着:“快起来,快起来,有妖兽入侵,有妖兽入侵。”

    周却明白,等妖兽一到,战争的号角即将展开...

    ……

    午夜。

    兑域,坡兑街春宜小院。

    凌霄站在春宜小院门口,眼神中略显焦急,刚刚得到消息初石矿区遭到噬灵鼠的进攻,杂役弟子们正在艰难斗争需要派遣增援。

    听闻消息的凌霄第一时间便发布了救援任务,而限制只能本源弟子参加。

    这可以当成他们的一次历练,噬灵鼠虽然众多,可单论个体实力不强。况且命道的弟子大多有着的事情做,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愿意接。

    而此刻站着这里,便是要把这个消息带给这群弟子。

    片刻后,院子里便站满了弟子,听到消息的斯安连忙跑回‘三间’把这个消息告诉苏迁,想让他一起去。

    哪知道苏迁打着哈欠,软绵绵地道:“没兴趣,噬灵鼠那种低级妖兽能有什么好奖励。”

    “一起去看看,说不定有收获呢?”

    哎,最后苏迁被斯安拖着来到小院门口,看到凌霄长老,不禁摇摇头,暗自后悔道:“果然不该来啊,这凌霄脸上半点担忧之色都没有,那必然没有多大的事。”

    “诸位弟子...”

    凌霄三言两语便把众人骗到灵船上,飞驰在世俗城的上空,苏迁望着灯火暗淡的街道,“这都大半夜了,世俗城都睡觉了。看看自己,哎,真是悲催啊!”

    “苏迁兄,你不能这样想。我们能够早一步赶到,便可多救一人。”斯安语重心长开口说着,言语中有着救人之热心。

    看着满天的星空,苏迁陷入了沉思,“是啊,早一步赶到便可多救一人。可苍溪山谷的弟子却没有人救,说来也真是可笑啊。”

    大致情况凌霄长老说了,噬灵鼠不知道什么原因对初石矿区发动攻击。贡献堂的两名弟子,一名在调查背后的原因,一人在矿区中抵抗鼠群。

    而他们这四五十人便要去解救被困在鼠群中的杂役弟子,苏迁本意是拒绝的。为何矿区的杂役弟子就值得救?那其他杂役弟子就不值得救?

    苏迁对于世俗城的做法确实不能理解,不过这些对于他来说都无关紧要。

    就像斯安所说,能救一个是一个吧。

    “这里简单给各位普及一下,世俗城分八域,坤、坎二域为出入口,位于世俗城边界阵法之外,其它六域皆有所连接的区位。

    城外之地有湖泊,有矿山,有密林...”说着,凌霄瞧见前面波动的水幕,灵船停在前面。“瞧见没,通过那水幕就可以连接矿区的区域,你们也可以简单把其理解为秘境。”

    见灵船没有继续行驶,苏迁开口问道:“长老,不进去吗?”

    闻言,凌霄微笑道:“灵船进不去,接下来你们就自己想办法到矿区。你们可以下船了。”说完长老便开始撵人下船。

    “相信以你们的脚力,不出半个时辰便可到达。”见船上弟子下完,独留他站在船头,“对了,进入秘境后向西二十里路差不多就到矿区了,他们就拜托各位了。”

    四五十名弟子齐声道:“定不负长老所托,保证完成任务。”

    苏迁望着远去的船影,叹了口气,“真就搞不懂凌霄长老为何不进去,灵船进不去。骗鬼吧,这种低级的谎言能骗得了我?幼稚。”

    只能道一句:‘现实啊,世俗城还是那个世俗城啊,人命如草芥,苦了杂役弟子。’

    众弟子纷纷进入水幕,出来之地位于一处平原,朝着西边望了望,苏迁开口道:“我先去一步,一会儿你跟他们后面来。”

    “怎么觉得我跟不上你的步伐?”斯安没好气地说道,好歹自己的修为比苏迁还高一境。对于长时间的奔走明显他占据优势,本源境本就利用灵力强化自身的。

    苏迁微微仰起头,看着比自己高半个脑袋的斯安,淡淡道:“别说,你还真就跟不上我。”

    话音未落,苏迁的身影就已然在十多米开外,斯安看着其背影,大惊失色:“我去,这什么功法,瞬移?”

    随即灵力围绕在双腿上开始向着苏迁追去。

    苏迁头也不回地飞驰的,真就这套脚法可是从‘瞬息万里’功法中演变简化而来。“追不上的。”

    风驰电掣般极影而过,一刻钟后苏迁坐在位于初石矿区不远处的小山包上,此刻的整个矿区内‘吱吱’鼠声传遍四野。

    远远望去有人挥舞着铁剑在斩杀着噬灵鼠,苏迁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动,他明白只有寻找到鼠王亦或是操纵者才能够彻底杜绝了这鼠患,否则斩不断,理还乱。

    “这群噬灵鼠挺精明的,从各个方向突破,守护阵法都被它们给打破了。”仔细观察后苏迁注意到平原草地上个头比较大的噬灵鼠在指挥着整个鼠群。

    “那就先杀了这几个再说。”起身,飞驰而下,直冲鼠群。

    筑基期的噬灵鼠毛发较普通的鼠中闪着淡蓝色的光芒,见有人朝着鼠群冲杀过来,噬灵围成一面鼠墙势要阻止苏迁的步伐。

    “没用的。”苏迁大喝一声:“云霄拳。”

    重重的拳力轰打在三米多高的鼠墙上,‘吱吱吱吱’地惨叫声响起,鼠墙溃散。

    一拳破九霄,位于鼠墙后的噬灵鼠在灵力爆炸中死去。

    “这下,鼠群该散去了吧。”见为首的噬灵鼠被轰杀,苏迁心里一喜,“这也太弱了吧。”

    下一秒,苏迁被鼠群吞噬,密集的老鼠让苏迁看不到外面半点情况,耳朵中不停地传来老鼠嘶哑声,搞得苏迁心烦意乱。“真是让人恶心的声音。”

    鼠群吞没之际,好在苏迁周身一亮,把其全身包裹着免受老鼠的撕咬。

    “有趣,看来是一头貂在给这群恶心的噬灵鼠下达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