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四十四章 紫瞳幻貂
    苏迁周身一震,灵光四散而出,噬灵鼠被震飞,逮着机会便冲进密林中。

    刚刚这群噬灵鼠接收到一道来之密林中传达的命令再次向苏迁发起进攻,同样的也暴露了操控者,居然是一只貂。

    目光死死盯着一块巨石,那头貂应该藏身于巨石背后,距离目标还有五十米时苏迁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靠近着,心里嘀咕着:“这后面该是一只怎样的貂,白貂?红貂?如果长得好看我就把它收了。”

    慢慢移步到巨石边上,脚上暗光乍现,只要一瞧见便去抓它。

    双手靠在巨石凹凸不平的表面,伸出头一看,没见到貂,缩回。

    眼睛一睁,不对,那好像是个人。

    苏迁再次伸出头去一看,果不其然,巨石后靠着一个人,还是个波涛汹涌的女人。

    小心提防着,走上前去用脚轻轻踢了踢女人的小腿,见没有反应。

    “这个女人该是凌霄长老说的弟子吧。”苏迁想到在灵船上时凌霄长老说过有一人去找缘由去了,应该就是这胸大的女人。

    环视一周,苏迁没有察觉到那头貂的气息,再三确认后,苏迁蹲在女人地旁边,用手摇了摇她的肩膀。

    摇晃中女人渐渐苏醒,睁开双眼,一双紫色的瞳孔让苏迁心头一颤。

    女人伸出双手一把抱住苏迁的脑袋,顺势起身一倒,苏迁整个身子便女人压在身下。

    女人妩媚地开口叫喊道:“相公,奴家好想你啊!”酥软郿俗的声音把苏迁整个身子都听软了,唯有一个地方坚挺起来。

    那一刻,苏迁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心里懊悔道:“怕是遭了那头貂的道了。”

    苏迁迅速稳住身心,哪知道女人利用她那足以藐视世间一切女人的双峰抵住苏迁的脑袋,双手抱的死死的。

    感受到不可言语的美妙,下一秒,女人的双手越抱越紧,苏迁整个脸涨得通红,完全无法呼吸。

    怎么办?他完全没有想到那头畜生居然会用这样低俗的手段,最为过分的一点它不利用这女人的武力来杀自己,却剑走偏锋‘色诱’?

    某种程度上,对他不管用,苏迁埋在里面的嘴中支支吾吾说着:“这位小姐抱歉,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接着头用力往下一缩,脱离密室,双手靠在地上,大口大口吸吮着空气,瞬间感觉空气是多么美妙。

    渐渐平复气息后抬头看着坐在自己肚子上的女人,就不论她资本,脸蛋也颇为不俗,不过怎么有点泛红?

    起腰贴近女人泛红的脸颊,突然看到瞳孔变成黑色,生无可恋,心底一凉,准备迎接他的审判。

    “啊,你个臭流氓!”

    啪。

    清脆的声响传遍整个森林,惊起林中鸟。

    “喂,小姐搞清楚点好吧,我这是在救你。”苏迁叹了口气,生无可恋地说着,目光却不停地扫射着周围,试图寻找到那畜生的藏身之处。

    “可,可,有你这样救的吗?”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小,说道到最后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周却嘴里的张静师姐,之前好不容易发现操控者是一头毛发白中泛蓝,有着一双极具迷惑性的紫瞳的貂。

    能够制造幻境让人陷入其中,最后会发现神识困在一处无尽的螺旋台阶上,怎么也走不完。

    而刚刚一瞬间感受到胸部摩擦带来的刺痛感让她冲破台阶恢复清醒。

    清醒过来便看到自己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而且长得尖嘴猴腮的,好丑啊。

    瞬间感觉整个人都要哭出来了,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啊!为什么这个男人好丑啊!

    好在苏迁不知道女人心里在想的什么,否则心病都要被气出来。

    “喂,小姐,我知道我肚子很舒服,可你还想坐多久?”苏迁一脸无语开口道,女人,昔日的仙君,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其他种族的美女都与之交谈过心得,就身上这女人除了那东西马马虎虎,其它就没有过人之处了。

    女人娇羞欲滴的站起来,“啊,好。”

    等女人整理好衣物,苏迁方才开口问道:“那头貂有什么特征?”

    “啊,你知道它是一头貂。”张静惊讶的开口呼道,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一语便说破。

    “算是吧,它到底有什么特征。”苏迁不耐烦的开口道,这女人废话是真的多,答非所问。

    “特征的话,顺着看过去是一身白毛,可在某些角度看过去泛着蓝色。”张静开口说道,正准备说它有一双特殊的瞳孔时。

    “是不是还有一双紫瞳?”苏迁沉声道,眼神正盯着巨石顶部一只泛着蓝色的白貂。

    “聪明,这都能知道。”张静转头看着个子与他相差无几的男人眼光中透露着不可思议,感觉这个男人身上有秘密啊。“切不可盯着它的紫瞳看,否则会迷失其中。”

    “你为何不早说,现在已经晚了。”苏迁一直盯着那头白貂,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紫瞳幻貂。

    月光下,微风徐徐飘过,紫瞳幻貂的双眼与苏迁相对,后者瞳孔瞬间暗淡下去。

    霎时,一道意识窜入苏迁识海,企图困住苏迁的神识。

    张静伸手轻轻拽着他的袖子,幅度不敢过大,恐男子再也回不来。

    当她看到这个家伙嘴角上扬,微笑着,瞬间让她觉得自己是白担心的。

    识海内,苏迁看着紫瞳幻貂的一缕意识,嬉笑道:“好久没有看到别的意识体进入识海了,你以为凭你小小的金丹期的神识就能控制我?

    可笑,连我现在的神识都是被层层封锁后才敢存在的。”

    苏迁觉得这个妖兽好蠢,如果凭借金丹期的妖力或许跟他还有一战之力,想要通过意识控制。

    那不是说笑吗?就现在苏迁这道神识都是被混沌盘封锁后的,否则以原主凝真境的修为识海中存在仙君的神识岂不是直接让肉体灰飞烟灭吗?

    “既然如此,便由你这道神识来开启我命道境的神识。”说着,苏迁手掌中混沌盘出现,随意丢向紫瞳幻貂。

    紫瞳幻貂察觉的事情的严重性,识海中的这个人不好惹,抽身欲想要脱离。

    可一切都太迟了,它被困在原地无处可逃,就这样被混沌盘吸入其中。

    咔~咔

    神识瞬间有股热泉流淌过全身,“舒坦,命道神识了。”

    回归本体,瞳孔恢复,苏迁看着站在巨石上盯着自己的紫瞳幻貂。现在它应该被伤及本源,刚好可以把它给收下。

    一把抓在貂的躯干,整个身体错不多有苏迁小手臂那么长。

    紫瞳幻貂疼得‘呀呀’喊道,苏迁放松了一点,“喂,你现在还不去帮矿区清理噬灵鼠?”现在要先把这个女人支开,才好与它签订灵兽契约。

    “对,对,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张静开口道,顿了顿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闻言,苏迁轻笑道:“我么?你还是别知道了吧。”

    见男人没有告知之意,张静便离开了,其实这样也好比较发生了尴尬的事不知道名字要好很多。

    确定张静离开了,苏迁沉声道:“白貂,我现在给你两条路选择,第一条跟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灵兽;第二我现在把你杀了,用你的毛做一件衣裳。

    我知道你听得懂,五秒,选择第一条路就把爪子放到我的左手上。”

    紫瞳幻貂饱含泪水把小爪子放到苏迁手上,“很好,你以后会知道今日之选择是多么明智。”

    苏迁把紫瞳幻貂放到地上,嘴里吐出一段晦涩难懂的咒语,一道血色阵法从紫貂脚下升起最后掠过头顶。

    咬破中指,一滴鲜红的血液落到紫貂头上,瞬间侵入它的神识,与苏迁相连,至此灵兽契约落成。

    苏迁淡然一笑,这种跟人签订契约的感觉太好了。尤其是签订的关乎生死,主人死,灵兽也跟着逝去。而灵兽死,主人毫无影响,甚至可以吞噬灵兽的神识。

    这个感觉太美妙了,苏迁摸了摸紫貂地头安慰道:“我懂你此刻的心情,以后我就叫你小紫。”

    苏迁确实懂小紫此刻的心情,遥想当初在破败小院被绫凡拿着菜刀起誓,签订契约,他的内心也是苦的啊。

    同是天涯沦落人,此刻翻身做主人。

    “主人,主人,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意识中传来一句甜美的声音。

    “没想到小紫你还是母的啊,我当然听得见了,就算不靠着契约我也能听懂貂语,小紫信不信啊。”苏迁摸着小紫的肚子微笑道。

    “主人最厉害了,小紫当然相信了。”

    “对了,你为何要控制噬灵鼠去夺取初石?”苏迁问道,按理说紫瞳幻貂修行并不需要初石。

    意识中传来小紫愧疚的声音:“对不起主人,我想利用初石踏入元婴期化为人形。”

    “没什么对不起,生活便是如此,你只是做了对你有利的事。”站在小紫的角度没有错,利用初石达到自己的目的,可站在杂役弟子的角度却受到伤害,甚至是死亡。

    可这才是修行世界的常态。

    “有空我传你一门修行功法,有助你化为人形。”

    “真的吗?谢谢主人。”小紫欢呼雀跃道,它能怎么办。伤及本源本就不易恢复,想逃?它放弃了,那必然是不可能的。

    别看苏迁给了她两个选择,那还不只有一条路走。现在能怎么办,卑微的讨好主人呗。

    不过当它听到要传功法给它,顿时感觉也没有太过卑微啊。

    苏迁扯开胸口的衣裳,“懂吧。”

    小紫点点头,乖乖钻入其中。

    苏迁准备去初石矿区走上一遭,混个脸熟把任务过了也是不错的。

    一路上苏迁考虑到一点,需要一个能够装载货物的空间袋,这样小紫就有地方可待。

    不然总在自己的身上也不好,它那么好看,丢在世俗城恐怕会被别人起坏心思。

    回到初石矿区,苏迁感觉气氛有点压抑,地上布满暗红的血液已经噬灵鼠的尸体。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让苏迁略微不适,这里的战争必然十分激烈。

    整个矿区已然满目疮痍,千疮百孔了。

    斯安走到苏迁身边小声问道:“喂,你跑哪去了。”

    苏迁看着头发上凝固着血液,衣袍上有被嘶哑的痕迹,暗红的血迹,略显疲惫的绫凡,关切问道:“没事吧?”

    “没事,鼠群已经褪去,任务结束了。”斯安开口答道,他没有问苏迁到底去了那?他相信苏迁的为人。

    “伤亡如何?” 筹到斯安耳边小声问道,这种事情不能公开问。本来他不想问的,不过看着情况不容乐观,问问也好。

    “百余名杂役弟子死伤过半,其中有修为的弟子保护凡人慷慨赴死,现在活下来的大多都是凡人。还有一名叫‘周却’的贡献堂弟子也牺牲了,他的有力指挥让伤亡减少。最后为了救被鼠群困住的凡人,力竭而亡。”斯安小声答复着,这场鼠战伤亡算是严重的了。

    “他算得上一名英雄。”苏迁缓缓开口道,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缺席而感到愧疚,他始终明白一点如果不去把源头解决掉,伤亡只会加剧。

    眼神中有的只是惋惜之意,多好的一个人,要怪就怪世俗城的不近人情。

    “他们现在在何处?”苏迁没有在矿区看到其他人,有也只有斯安。

    “后面的一处平地处,把尸体掩埋立碑。”斯安也是担心苏迁才会来矿区看看,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刚好在这里。

    跟随斯安的脚步苏迁来到后面平地处,已经满足好了死去的弟子。

    五十多立墓碑,五十多个土堆在黑夜里显得有些孤单,看着众人埋头沉思的样子,不禁让苏迁记起原主你悲惨的过去。“放心吧,我一定会去帮你爹娘,整个村子报仇的。”

    “主人,是我做错了,小紫真的错了。”意识中传出小紫愧疚的认错声。

    “知错就好,以后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了,知道吗?”苏迁心里明白,对错只是个人占据的位置不同罢了,他不会去责怪小紫。

    这个世界就是残酷的,弱肉强食,终究来是自身太弱了。

    一道熟悉的身影瘫坐在一个墓碑前,看着有些落魄。

    “师弟,师姐来晚了,对不起。离开之前我跟你说过,等我回来便给你讲述命道境的修行。”

    “你可听好了,师弟。命道三境,一为涅槃,二为缔刻,三为幻脉。从本源到命道的跨度便是异我的返璞归真,如同妖兽的金丹一般。其实嘴上说着很简单,浓缩异我到一个凝聚点便可达到涅槃境,涅槃终究会重回原样。”

    “缔刻,为命道第二境界。利用天地灵物缔造五脏,从新的五脏中也能得到天地灵物的属性。”

    “幻脉,在重塑后的异我液体环境中重塑身体脉络,我们称之为‘经脉’。”张静轻叹一声,她现在能够说得也只有这些了,人死不能复生,作为一名修行者有的只会是惋惜。

    “本源与命道的差别巨大,跨入命道境灵力化形,外放等都可以实现。而本源就只能消耗内在的灵力强化身体,终是没有脱离‘武’的范畴。一入命道便算是真正踏入修行界了,只是师弟你终是归于尘土了。”灵动的眼神中,泛起白雾汇聚成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

    她既理性又感性,苏迁心里对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她说的命道三境简单通俗易懂,可又有多少人卡在源生境?始终悟不到涅槃的真谛,即使这样说出来。可悟性是自己,有些到死都还是源生境?为何,悟性这东西摸不透的。”

    这点苏迁不用担心,对他来说修行?不过是换条路重新走一遭罢了。

    “各位师弟师妹,可否帮我等完成初石的采集任务?”张静向着墓碑深深鞠了三躬,转身看向前来支援的弟子开口问道。

    “张静师姐,我等势必帮你完成任务。”

    五月天的风刚刚好,没有春季的料峭,少了夏季的炎热,让人倍感舒心。

    月光下,微风中,墓碑上,终究有人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