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四十五章 众人皆聚醉仙居
    绫凡睁开双眼,赖在床上迟迟不肯起来,反正今日醉仙居打烊。即使不打烊也用不到他了,每每想到此处,内心便美滋滋的。

    “接下来,锻炼减肥一同进行。貌似波比跳是公认的减肥大法,要不要试试?”脑袋里想着该怎么减肥,这个不管在何界都逃不脱的。

    要是灵丹妙药能够对他管用的话,那他绝对二话不说躺在床上等待丹药入口。反正有苏迁在,丹药铁定是少不了的。

    “哎,老天爷为难胖子我啊。”低声叹息着,他看似有着仙凡境的噱头带来的金手指,可又有什么用呢?

    绫凡心里很清楚一点,即使现在环境改变了。自己那脾性多半是原汁原味,最正宗的,不带改变的。

    脑袋里盘算着要做什么事情,该怎样做。比如:今天我记多少单词,要学多少知识,晚上几点睡觉。

    看似规划得很好,可终究是自己啊,明白这些都只会存在脑海中的想象,刷会儿视频便啥都忘完。

    “当初的愿望还没有实现,现在我该寻找另一份前进的动力了。”绫凡扯着被子放到枕头上,回忆着美好的青春。

    他的青春因为一个人开始,也终究会因为她而结束。

    “大学期间我唯一坚持下来的一件事情便是跑步,接下来我还是以跑步为主,锻炼为辅先把这身膘给甩掉再说。”绫凡,本该是平凡世界最普通的一员,被娱乐给框住的一人。能够坚持二个月的跑步,都是因为心中有女人。

    那可谓是心中有女人,拔刀自然神。有句网络俗语说道妙:“你要悄悄地努力,然后惊艳所有人。”而他绫凡便要悄悄地减肥,去见那个想见的人。

    可终究是造化弄人,哎...

    “龙宇我是一定要追到手的。”绫凡心里暗自决定,反正回是回不去了,而且龙宇真的长在他的审美点上,那长长的睫毛,精致的五官...

    还有一点很重要,龙宇应该很强,这样更加有安全感。

    绫凡摇晃几下脑袋,自言自语道:“我去,不是在想减肥的计划,怎么就扯到女人上了。”

    倍感情况不对,再这样下去可能不是yy意淫那么简单了,可能会伤身了。

    那可不行。

    见状,连忙下床穿好衣服跑到杂物间清洗一番后方才精神抖擞看着桃树,现在绫凡真就有事没事看桃树。

    今天,便是奠定‘仙达外卖’基石的一日。

    只要奶油蛋糕得到五层大佬的认可,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轻松了。而此时的绫凡整理好衣袍褶皱的袖口,端正腰带一脸自信走在回廊上。

    来到门口,支开门缝,往里面瞅了一眼,刚刚路过窗口时看到里面好像有个人影,心里便想着不会是哪个土狗要偷自己的成果吧。

    虚缝中一看,居然是龙宇。

    打开门悄悄走到龙宇身旁看着正在制作奶油的她,身前已经调制好黑、红、黄、青色奶油,轻声说道:“利用降温阵法保存的蛋糕便足以应付考验了。”

    没理会绫凡,灵动的双眸瞧了一眼冒着热气的蒸笼,低头看着盆子中调好的紫色的奶油,差不多了。“凡胖子,你去把蒸笼里的蛋糕拿出来。”

    看到这么认真的龙宇,绫凡屁颠屁颠地跑到蒸笼前,开盖拉出,好家伙三个大小各异的圆形蛋糕。

    顿时,一个念头从脑海中冒出。“难道她想做三层蛋糕?”

    “先拿最大的出来,放到案板上。然后在上面放第二大的,最后最小的也放上去。”龙宇开口说道,自己则拿着一大盆白色的奶油。

    绫凡放置好蛋糕后,便乖乖呆着一旁看龙宇表演。

    那曾想这丫头没有急于动手,倒是老气横秋的开口道:“我们之前做的奶油蛋糕都是前日的,不新鲜,你可吃过醉仙居的隔夜菜?”

    “我觉得挺新鲜的,能够随便吃。”绫凡开口反驳道,他的想法中就没考虑再做蛋糕,之前做得就足以应付啊,再做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换句话说,他很散漫,可以看出生活中该是怎样一个人。

    “凡胖子,你懂不懂我的意思?”龙宇没好气地说道,她说不新鲜都前日的。拿给别人吃,生怕别人吃不出来。五层的那对兄妹眼光可挑剔了,对于食物的味道,样式,美观要求很高。

    把之前的蛋糕呈上去,八成就凉了。

    “略有不懂。”绫凡低语言说着,可能是习惯的问题。

    “我看你压根没听明白。”龙宇气呼呼地说着,顿了顿,道:“奶油蛋糕呈给掌勺的品味,你都没有吃到过别人的隔夜菜,可见其对菜品新鲜度要求极高。”

    闻言,绫凡有如醍醐灌顶,瞬间明白过来,惊叹道:“也许他们吃得出来这是前日的奶油,到时候就玩完了。需要我做什么,马上配合。”

    此前都是龙宇给绫凡打下手,没想到才没过几日,绫凡给龙宇打起了下手。

    奶油一层一层铺在蛋糕上,白色打底,然后在其上一顿操作下来。

    绫凡后退两步看着蛋糕的整体,太美妙了,没想到龙宇还有这等手艺。

    蛋糕三层龙宇利用红色的奶油提上‘醉仙居’三字后放下奶油,退到绫凡身旁看着眼前佳作。

    不由心中一喜,眼神左飘,看着满脸笑意的绫凡,感觉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奶油蛋糕高三层,最顶上是醉仙居的奶油型。当然是一个大致的样子,整体由黑色奶油完成,搭配有红色的轮廓。

    前面站着两个人,看大概的样子绫凡推测是楼主和紫鈅掌柜,中间是‘醉仙居’三个大字。

    二层一圈分别站了四个人,有个头部有白色的一眼便被认出“赵瑾乾”,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个同等大小的黑色魔方。

    其他三人一个李亦老哥,还有两个连在一起的,应该是五层的大佬。

    看到第三层,绫凡眼前一亮,微笑道:“我有必要这样特写吗?”

    龙宇抬头看着盯着自己的绫凡,用手指指了指他的肚子,“很有必要。”

    瞬间,绫凡感觉扎心了。

    底层蛋糕上立着一个青色的打开的古门,门后一个肚子大大的胖子还有一个苗条的美人。

    “起个名吧。”绫凡温柔说道,言语很轻很轻。

    龙宇沉默片刻,额,“想不到好名字,要不我们就叫它醉仙居吧。”

    “可以,它就叫醉仙居。”绫凡觉得这个名字还算合格吧,毕竟要他想他也想不出什么高大上的名字,“对了,一会拿出去是要先把它包裹起来,在打开绽放得一瞬间惊呆众人。”

    说着,绫凡在龙宇眼前双手斜向上一扬,嘴里吐出:“噗!”

    “就要这个效果。”绫凡见龙宇一愣,偷偷摸着她的脑袋开口道。

    “我知道了,放开你的臭手,哼!”

    二楼阁间中,萧瑟洋洋洒洒躺在座椅上看着云梦泽中白雾,阳光投射而过,形成数道光亮的通路。

    此时如果绫凡见到一定会面无表情地说:“哟,好明显的丁达尔效应。”

    “哎呀,这都有点不习惯了。”萧瑟起身走到围栏处,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堂。本来想喊胖子开门迎客的,哎,现在只他这个楼主亲自去开门了。

    双手一推,门前站着一老一少。

    “怎么是萧楼主来开门的,劳您大驾了。”杵着拐杖,腰间系着酒葫芦的易老淡淡道。

    萧瑟听着这话怎么有些许调侃的意味,轻笑着:“今天打烊不开门,要不易老改日再来?”

    “不了,就今日,我有事找李亦小子。”易老杵着拐杖慢悠悠地走进去。

    一旁跟在身后的诸葛鸿淡然一笑:“麻烦萧楼主了。”

    “没事,进来吧。”萧瑟可不认为易老今日来就单单寻些酒水,必然有事要说。“你们来得正好,一会儿有新东西值得品尝一下。”

    “萧楼主有何好吃的?”诸葛鸿想了想,问道。能够让这醉仙居楼主都说是新东西,比如有其过人之处。

    “卖个关子,一会便知晓了。”萧瑟笑着说道。

    坐在桌上的易老放下拐杖,手中端着茶盏,“好东西啊。”

    “易老喜欢拿去便是,这里多的是。”

    “李亦小子呢?怎么不见他的身影。”他来醉仙居便是想要讨要一壶‘老人语’,可这也没见到他啊。

    “酒窖待着哪,说不定易老一喊,他便出来了。”

    “李亦,上酒。”易老开口喊道,声音浑厚有力。

    霎时一道声音传了出来:“好嘞,酒来了。”

    萧瑟目光一聚,‘这家伙舍得出来了?’

    哒哒~

    机械的转动声中,李亦从楼梯中走了上来,一袭黑袍干净整洁,头发扎着小辫子,胡子剃得干干净净,全然没有之前的杂乱散漫之味。

    李亦左手抓着五个透明的五角杯,右手握住一个透明的酒瓶,可以见到其中泛黄的酒水。

    笑着向到三人面前,放下五角杯,揭开瓶盖,每个杯中倒入半杯酒,二指一推,滑到易老面前。“易老,这是您要的‘老人语’,请!”

    接着又推了一杯给诸葛鸿,“小子,尝尝这酒如何?”

    李亦拿起桌上剩余的三杯酒中其二,移步走到萧瑟身旁递给他一杯。

    萧瑟接过,置于掌中,透明的杯中,酒水清晰可见,真乃好容器。手指轻轻摸过一圈,弹了弹,清脆的声响让萧瑟陶醉。

    两人酒杯一碰,声响回荡在醉仙居中。

    “恭喜。”萧瑟发在内心的为李亦感到高兴,没想到这样绝世容器真的被制作出来,苍天不负有心人啊。

    “还是等之后在恭喜,还没有彻底完成。”李亦俊朗的面容上,炯炯有神的双眸让他更加迷人。

    “好小子,这杯子好看。”易老虚眯着的双眼,渐渐睁开,一双深邃如古井的眼睛打量着透明的杯子。一口喝完,甘甜犹在,让人回味无穷,“好酒,好杯子,绝配。”

    “能被易老称赞,是这杯酒的荣幸。”李亦笑着开口说道。

    “好小子,真会说话。”

    一旁的诸葛鸿端着酒杯喝了一口,酒不纯,像是夹杂着什么古怪的味道,下肚后却留有余香。

    酒是好酒,杯子也是好杯子,不过他不好发话。

    作为一个后辈弟子,一些礼节他还是知晓的。

    “这杯子用何物所铸?”易老把玩着杯子,好奇地问道。此类杯子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土窑烧制的酒杯他用过,玉石所铸的酒杯他也用过。

    一些玉杯也能有透彻的效果,在灯光下可以看到玲珑剔透,也是极美。

    可从来没有过这样如此透彻的酒杯,作为一名老酒鬼那可真是爱不释手。不过作为老前辈,也不能表露得太过于惊讶与欢喜。

    许多时候,把握表情也是极为重要的。

    “利用一些特有的矿石所做。”李亦简单地回答着,具体的没有说。

    “我们不能一直说酒杯酒杯,该有个名字,小子,这个叫什么名字?”这样的杯子当然被化为酒杯这一大类,总是需要其代名词。

    “这个嘛,我想等一个人来命名。”李亦笑着望了一眼萧瑟,搞得后者都有点不好意思。

    萧瑟眉头薇蹙,需要我来命名?

    李亦继续说道:“哈哈,不是你。让那个小子来起名,这也是他给我的建议。”

    “那个小子?能够被李亦称为小子的恐怕就只有醉仙居新来的开门弟子吧。”易老放下酒杯淡淡道。

    一旁听着几人交谈的诸葛鸿内心一震,“他们说的是开门弟子绫凡?话说今日没见到他啊。这样看来他也不简单啊,跟苏迁一样神神秘秘的。”

    “易老头,绫凡小子可不是开门弟子了。”从楼梯上走下来的赵瑾乾开口说着,望了一眼李亦,戏谑道:“傻大李怎么出地牢了。”

    “白毛,你还是会你的狗窝喝奶吧,这里不适合你。”李亦调侃着,眼神中带着戏谑之意。

    “赵小子,绫凡怎么不开门了?”易老也是挺好奇赵瑾乾嘴里说的话,醉仙居的内门弟子可是他和萧瑟所设想。历经这么多届没有一个弟子能够脱离开门,这绫凡算是一个特例了。

    “没错,青铜门进行升级改造后便不需要绫凡开门了,换句话说他真正成为醉仙居的人了。”赵瑾乾振振有词说着,对于绫凡那家伙他是极度认可的。

    易老缓慢转头看着沉默不语的萧瑟,沉声道:“萧楼主对此怎么看?”

    右手轻拍着酒杯的萧瑟微笑道:“算是也不是。”

    说出怎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一旁的李亦开口道:“绫凡他是醉仙居的人。”

    “哎的,看来那小子有点道行能够让不对付的两个小子同时帮他说话。老头子我挺好奇的,他人在呢?能否引荐一波。”易老听着楼内人地说词,绫凡小子入了他们的眼。

    现在萧瑟他算半认可他,所以才说什么‘是也不是’,怕是有考验。继续道:“萧楼主对他有何考验,不妨直说出来,让老头听听。”

    “易老说笑了,可不是我考验他,那小子挺聪明的。我还蛮欣赏喜欢他的,至于您说的考验五层沈氏兄妹出的。”萧瑟轻声说着,绫凡有秘密,不过人不错。

    “沈明睿,沈思佳?”易老对绫凡越来越感兴趣,看来不仅仅是赵李二人,沈家那两小娃娃都跟他有关系,这绫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千横爷爷怎么来醉仙居了啊!”门口传来一声女声,众人目光皆汇聚于青铜门。

    门口处,两道身影在逆光中显得些许暗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