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四十七章 独角戏
    云梦泽岸边,耷拉着脑袋愁眉苦脸地瞅着艳阳下倾斜的身影,影子走一步,绫凡跟一步。

    阳光能带给他身体的温暖,却驱散不了内心的忌惮与后怕。

    “楼主怎会是那个表情?”

    当时,在醉仙居中‘玻璃杯’一脱口,他便后悔了,心里的那根细线被紧紧绷直,曾经在酒窖解决玻璃易碎问题时,‘玻’字没过脑便吐露出来,整个人蠢到家了。

    好在及时改口蒙混了过去,恐当时躺在床上的萧瑟听出端疑。适才‘玻璃’二字一落,瞬间反应过来不妥,这简直是给楼主送嫌疑?

    “就该把玻璃叫成琉璃的,已经为时晚矣。”小嘴微张,眉头轻跳,眼神来回扫视着周围人的表情,皆正常。

    不对,他们不是关键,楼主才是。

    眨眼间,稍稍扭头便瞧见虚眯着双眼,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笑容的楼主。即使中间隔着李亦老哥绫凡也明白,这是对他的微笑,脑袋一紧,恐笑里藏刀。

    嘴角上扬,带着脸上颤抖的肥肉勉强回以微笑。下一秒,眼神逆转,不敢再与之对视。下颚微埋,右手虎口擦拭着嘴角来掩饰内心的担忧与惶恐。

    紧握的拳头冒出一股热气,后背却冷汗直冒,遮盖在裤子中的双腿断断续续打着哆嗦,整个人神经紧绷着。由内而外的恐惧着,他绫凡怕了。

    这一次的怕不同于苏迁迟迟未入场牵连的害怕,而是那种直击心灵的恐惧。

    楼主所表现出来的微笑在旁人眼中再正常不过了,可在绫凡眼中就有着特殊的深意。

    内心焦灼着,不断有声音传入大脑:“淡定,现在一定要冷静下来。

    完了,现在根本静不下来,已经慌了。如果楼主突然开口问‘玻璃’的事情该怎么办?”

    “如果我暴露了,他们不会要对我搜魂吧。咋办啊?”

    “会不会是我想多了?楼主只是简单的一个微笑?不,这不可能。这一切都太有问题了。”

    几个呼吸间,最终决定先找个机会脱离此地,冷静思考一波再做打算。

    ‘嗒,嗒,嗒’

    三声敲门声宛如救命稻草般即时出现,把悬在嗓子眼的绫凡给拉了下来,暗淡的眼眸中瞬间闪烁着希望的光芒,激动道:“大家继续吃,胖子我去开门。”

    可谓是言语未出,步伐先行。抬腿踏步的一刹啦,整个腿部一抽筋,想必是先前哆嗦导致。

    绫凡也顾不得那么多,连忙锤了几拳稍有缓和便拖着身子一愣一愣走向青铜门。

    推开门,与凌霄长老擦肩而过,绫凡出门,他进门。

    ...

    影子停下,绫凡亦停下。靠在石栏上凝望着远处的小山,低首湖面波光粼粼闪的他心绪更加烦躁,这景真不应情,旋即转身坐在石板上。

    微风徐徐吹过,草地上的柳树发出‘沙沙’声响,青石板上柳絮的影子摇曳着。

    绫凡呆看着,面无表情的抬头,好巧不巧,几枝柳絮相互缠绕纠葛在一起,看得心里莫名的烦乱。

    轻叹一声,开口道:“咋回事,看个景,静个心都这么难嘛!”

    起身,没好气的折了一截柳絮含在嘴里,继续漫无目的走着,脑袋中放映着醉仙居的一幕幕场景。

    “恐怕楼主察觉出我的不简单了。”逐渐趋于平静的心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绫凡即使很不愿承认,可种种迹象表明事实的确如此。

    酒窖说漏嘴,以及今日的重复。得以见贡献堂星空秘境,以及后来楼主的盘问。

    从那之后,‘魔方’、‘手机’、‘奶油蛋糕’以及‘玻璃’这样顺口且新颖的词汇频繁出现,就像是潜意识中的词汇必然让作为旁观者的楼主更为明白其中的特殊之处。

    “此刻,我该怎么办?找到苏迁,逃离这罪恶的世俗城或者继续呆在醉仙居。”前方道路看似有着两个选择,其实不然。

    留给他绫凡的只有一条路:呆在醉仙居。

    冷静,头脑清晰后的绫凡分析利弊后,知晓这个节骨眼上离开不就是给楼主机会吗?

    以苏迁凝真境的修为,加上他自己身‘仙凡境’是远远对付不了世俗城的。

    而现在需要的是时间,目前为止楼主带给他的只有帮助没有半点坏处。而且至今为止我所做出的一切,对世俗城,对醉仙居只有好处并无半点弊端。

    况且楼主若是有意要为难我,为何不当场质问我,为何不绑了我大刑伺候?

    后院时便隐约听到我成醉仙居的一员,所以算得到他们的认可,他们谁没有秘密?所以大家都不问过往?

    “嘻嘻,现在看来楼主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我为毛要怕。嗐,当时傻逼了。”果然唯有细想,才能出效果,绫凡此刻心情好转,犹如雨过天晴彩虹显。

    收起心绪,回过神来赫然发现自己走到云梦泽中的浮桥上,前面十多米处便是一个小亭。

    “走得也累了,去小亭歇歇脚。”踏在木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一个踏步间,绫凡面色一沉,心情急转。

    忐忑不安的内心喃喃道:“错了,错了。试问这天下谁能抵制住来自异世的诱惑?”

    现在绫凡只是一介凡人,倘若化仙为凡的能力曝光,倘若能够轻取储物空间物品的能力被别人知晓。

    那其他人还无所动,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苍天啊,为何让我这么聪明,瞻前顾后想这么多啊。”坐在亭子美人靠上,抬头仰望着蓝天白云呐喊着,似乎想要释放内心万千愁绪。

    低首看着游鱼,轻叹道:“让我像这条无忧无虑的傻鱼一样,自由自在遨游在这云梦泽中该多好啊!”

    绫凡的目光随着游向远方的傻鱼一同沉寂下来,呼呼大睡。

    高挂在空中的耀日也逐渐暗淡下来,小亭的倒影也随之变得昏暗。

    趁着夕阳的余晖,远处湖面一尾金黄的鲤鱼不断摆动着尾巴冲向小亭。裸露在湖面之上的背鳍挺拔如松,划破平静的湖面。

    侧身躺在美人靠上呼呼大睡得绫凡,哈喇子从嘴角溢出,流经脸颊最后滴落而下,形成一条黏糊的口水线。

    殊不知一场落雨即将降临在他的身上。

    鲤鱼在游到距离亭边百米时,猛地加速顷刻间便游到亭边,一跃而起,足足有三米高,连带而起的水花地落在小亭内。

    跃起的鲤鱼在空中摆平身体直直坠入湖面,‘嗵’的一声巨响。

    绫凡虎躯一震,一个翻身重重摔在地上,脸颊刚好贴在滴落的口水上。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便是一惊,溅起的水花犹如波浪般涌上小亭。

    见状,双腿一收蜷缩成一团,耳边便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

    湖水倾倒而来直接打湿了绫凡的衣裳,滴落在亭中的落花四处绽开,密密麻麻飞到绫凡脸上。

    多余的湖水顺势重新回到湖中,只留下一脸茫然的绫凡,看着湿漉漉的地面发出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招谁惹谁了,先是被一声巨响轰醒,接着湖水开眠。这待遇怕也没谁了。

    越想越来气,紧握的拳头狠狠锤向地面,顿感青痛,揉着手起身,一条金黄足有一人长的鲤鱼填满了他的视野。

    又是‘嗵’的一声,绫凡再次受累,全身湿透。

    狠狠拽着拳头,怒火中烧,旋即便破口大骂:“狗东西,等以后爷爷我把你烤着吃,炖汤喝。”

    话音未落,鲤鱼再次游来,吓得绫凡连忙跑路。

    远离是非之地后的绫凡望了一眼,一条小鲤鱼跃出水面,赫然是绫凡口中那条无忧无虑的傻鱼。

    那一刻,绫凡完全没有想到骂了小的,便来个大的报复。

    可它能听懂我说的话?

    回到醉仙居的绫凡已然饥肠辘辘,头发上的湖水早已被吹干不过还带着湖水特有的味道。

    推开后院门一瞧,李亦老哥和楼主正在石桌上下棋,没去打扰二人,站在走廊上随口问了一句:“李亦老哥,留有吃食没?”

    李亦拾起一枚白子,重重落下,旋即开怀大笑:“承让了。”

    萧瑟仔细端详着棋盘上的落子,轻笑道:“你这一手可要教我。对了,收拾一下棋子。”

    慢步走到绫凡身边,萧瑟瞧了眼绫凡,一股湖水味,道:“换身衣服,清洗一番。灵火阵里给你温着鸡腿。”

    “麻烦楼主了。”

    清洗一番,换好衣服的绫凡来到二楼房间内,长桌上摆了一碗灵米饭,一个大鸡腿。

    一阵撕咬下肚,舒舒服服走出房间,却被站在走廊上的楼主叫住。

    “楼主,需要我做什么?”返回醉仙居的路上,他便调整好状态,走一步看一步。

    萧瑟开口问道:“有什么打算?”

    闻言,绫凡会心一笑,道:“我想去捕鱼,捕两条鱼把它们烤着吃,炖汤喝。我也想说书,当一名说书人。”

    看着一脸严肃,一丝不苟的绫凡,萧瑟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饶有兴趣地说道:“我很期待你口中所讲的故事,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故事还是闻所未闻的世界呢?”

    微微笑着,萧瑟很好奇且期待,经过自己这样一点,绫凡说的故事是否会有所改变。

    他注意到这个平凡青年所不平凡的一面,那是一种不属于这世俗的味道。说书说书,说的可不仅仅是故事,还有那人生百态。

    ‘既然你绫凡有说书这想法,想必心中早已有故事。不知道会不会坚持下去,着实有趣啊。’

    怀揣着忐忑的心情,绫凡凝视着楼主模糊漆黑的身影,沉声问道:“楼主喜欢听光怪陆离的故事还是闻所未闻的世界?”

    萧瑟在楼梯拐角处停了停,轻笑道:“鱼汤好喝,鱼不好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