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四十八章 说书构想
    孤月悬挂高空,皎洁的月光洒下,木桌上映着半开窗户的轮廓,万籁俱寂,唯有一人思绪未眠。

    那便在蜡烛的光韵下思虑良久的绫凡,左手手肘靠在桌面,腕背撑着侧脸,面无表情的盯着桌角。

    目光前移,落到身前写着潦草‘楼主’二字的粗糙宣纸上,拿着毛笔的右手轻描淡写的画了一个叉,嘴里喃喃着:“鱼汤好喝,鱼真的不好捉?楼主啊楼主,你在隐喻什么,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告诉胖子我啊!害我现在...哎~”

    轻叹一气,忧郁的小眼神在烛火的衬托下更显愁绪,握着毛笔的手指往下一滑,停在中部,用力在宣纸上点了几下,接着提笔甩了甩残留的墨液。

    顺势笔杆便在手指间来回交替转动着,行云流水的操作明眼人一看便知会玩。

    毛笔未停,绫凡思绪未落,突然一个小失误毛笔转到食指时并未接住,掉落在桌面上。

    嘴角微动,淡然一笑,恍然大悟。他算是明白了,明白楼主话里更深层次的含义。“光怪陆离的故事也好,闻所未闻的世界也罢都不过是说书人嘴里的故事。故事算‘鱼汤’,而‘鱼’便是说书人,也就是我了。汤好不好喝,在鱼本身以及烹饪的手法与佐料。书说的好不好,自然也在于说书人本身。”

    “光怪陆离的故事是点醒我此前表现出来的不可思议,闻所未闻的世界是告诫我不要牵扯出有驳天元大陆的异世。”万般思绪皆线于一念间,一念出,万般愁绪与担忧瞬间崩坏消逝,喜悦之意不言而喻。

    此般想法一出的一刹啦,绫凡对于楼主的警惕、恐惧转化为无限的尊崇。楼主该是怎样一个奇男子,才能想出这样饱含深刻寓意的话语。

    萧瑟倘若知晓他随口一言居然让绫凡领悟出这等含义,怕是要捧腹大笑一整年。不过他最初说此话也是有目的,打趣绫凡为其一,其二便是要看他是否会坚持自我讲述他原有的故事。

    在萧瑟的设想中,经过自己一提点绫凡可能会偏向从史书中讲故事。不过嘛,他更期待绫凡讲述一个另类的故事。

    话说,绫凡也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至少心里消除对于萧瑟的警惕心理,可以斩断愁丝专注于说书的筹备。

    萧瑟原本对他并无敌意,还挺欣赏他的才华。知道绫凡必然有所秘密,也没有选择揭露他。毕竟,绫凡的到来许多都不一样了...

    此刻绫凡心情大好,喜笑颜开,拿着打上叉的楼主二字低头道歉:“抱歉楼主,我不该把你叉掉。”旋即双手一捏一拍一合,揉成一团丢于地上。

    “很好,说书人身份我来了。”毛笔蘸了蘸墨,在饱含诸多点状墨迹的宣纸上肆意写下‘斗破’二字。

    浑然天成,看在眼中,脑中下一刻便浮现出两个名字,粲然一笑道:“这也太过经典了,深入人心啊。”

    沉默片刻后,抬眼望了窗外一眼,合上窗户,激动的心逐渐平静下来。愁绪骤起,本以为说书会很容易,可细细想来一点不比写网文轻松。

    说书可不仅仅要构思,还需要能够生动形象地讲述出来,这可是技术活,没点口技的人可拿捏不下。

    “选题,走天元大陆的史书引申出的故事还是网络小说的故事?”人生就是不停地做选择题,不过有时候社会,环境所给予的选项不多,甚至可能没有选项。

    绫凡心里清楚,看似经典的二选一,实则前者最佳,怕也是楼主希望看到自己选择的。

    其实内心深处很不情愿,史书中塑造故事还需要阅读大量的文献古籍,所花费的时间必然更多,且效果未知。而网络小说其中包含太多现代元素,听着怕也接受不了,且一不小心说顺口,全盘皆出那便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不甘,极其不情愿的声音在心里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真的就只有这两种选择吗?就只有这两种选择?”

    轻咬着嘴唇,略表遗憾地说着:“真的,就只能这样选?”说到最后,绫凡的神色有些迷茫,内心极度不甘心。

    埋头看着遒劲的‘斗破’二字,一掌拍在额头上,吐出一句:“哎哟,我去!”

    捂着额头,双眸紧闭,一阵嗤笑,“我咋把这茬给忘了,搁这儿,还以为在地球吗?”。提及网络小说,绫凡便完全把自己给套进去了,仿佛自己还在地球上构造世界要考虑灵气等的引入。

    搞忘了自身所处的世界,天元大陆便是一处修仙的世界,其史书不就是‘仙人’的修炼故事吗?

    适才反应过来,感觉真实而又搞笑:“修仙世界,写玄幻小说,光想想就有看点。我怕是第一人哦!”

    玩笑归玩笑,绫凡很快便找到自己说书的方向,摒弃史书中的故事,以网络小说的各种套路塑造一个新的人物与故事。

    通俗点,以天元大陆的背景写一篇网文。

    绫凡狂笑着,这一切太舒坦了,现在看下来很顺他的心意。眼睛微闭,手指不停‘啪啪’敲打在桌面上,寻找那熟悉的感觉,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

    久违了,虚空键盘。

    “网文,网络文学。男频文大类分为玄幻、仙侠、都市、历史、科幻等等。其中明面上作者知晓的‘流派’,系统流、签到流走玄幻风。这里只能想想却不能碰的,否则懂得都懂。”

    心里想到此处不禁莞尔一笑,不得不吐槽一下自己,“重生的苏迁,穿越的我这么看都像是玄幻,怎么就偏偏到仙侠来了。不知道作者咋想的,有点凌乱。”

    绫凡很清楚,重生,穿越一般讲述的是玄幻的世界,当然这两个属于通用大类适合绝大多数网络小说类型。

    “神豪流、战神流、兵王流走都市文,不适合。末世流走科幻文,机甲、变异人居多也不适合。”许多的流派在这天元大陆不能够讲述出来,倘若绫凡设定一个‘签到系统’,开局第一天送美人,第二天送混沌级装备。

    第三天直接无敌,然后去装逼打脸,争霸大陆。这样说书过于浮夸,说出来只会引得世俗城人桀桀发笑。

    “咋一想,世俗城能够接受的文该是前几年的文风。或是像‘雪中’那样的鸿篇巨制,能够扣人心弦,发人深省。”绫凡把目光落到‘斗破’二字上,当年它的传奇不言而喻。

    不仅仅开创了‘退婚流’、‘废材流’、‘戒指师父流’甚至那关于‘斗气’的等级设定也让后辈争相模仿,有了‘武、魂、仙’等换汤不换药的等级。

    “他们的故事倒也能够说出一二三出来,可是会侵权,使不得。”即使身在天元大陆,法律意识,尊重知识产权的意思还是有的。“不过嘛...”绫凡心里有了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他要搞一票大的,套娃是需要的。

    “楼主想要见一个闻所未闻的世界,那我就说一个。”绫凡推开座椅,起身舒展身姿。脑海中也大胆的想法正在慢慢成形,玄幻,仙侠,现代,末世。“一般穿越遵循地球到玄幻的世界,倘若我进行一个逆转从天元大陆穿越到现代如何?”

    想法一出,便被绫凡立刻否定,倘若真的如此不就赤裸裸告诉世俗城,他绫凡来自地球。

    在不大的房间中来回踱步思考着如何破局,绫凡知道时间是个好东西,或许设定一个时间来让一切显得顺理成章即可。

    “不能一蹴而就,蹬鼻子上脸,需要的是一个时间来消化膨胀的知识差。”毕竟是热血男儿,如果可以他想进行一个文化的输出,就如同‘手机’、‘奶油蛋糕’让其存在于这天元大陆。

    “一个新文明的开始,注定旧文明的陨落。就如同反派想要摧毁世界从而建立新世界。”绫凡仿佛看到一道合理化的曙光,一道能够推动故事发展的因果。

    右拳锤在手掌上,震声道:“哈哈,我懂了,懂了。”突然意识到不妥,连忙闭上臭嘴。

    方才他太过于激动导致声音有点洪亮,恐扰人清梦,遂闭口不语。心里却乐开了花,整个人摇头晃脑拍动着,完全是不当人系列。

    绫凡想到,只要断了这成仙路,绝了修仙者。在自然法则的变革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元大陆未必不能成为第二个地球。

    而当下便有现成的理由:“生存之战,意欲何为。”

    之前便跟楼主聊天时他认为天元大陆必定会经历生存之战,倘若假借它之手来造一个文明法则的时代或许能成。

    加之联想到这天元大陆属于人族原本的修仙路断了,异我出现才重新连接。倘若生存之战彻底绝了‘仙’也算是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必然是说得通的。

    “那么,我就说一个‘天元五部曲’出来,第一部:天元之初、英雄崛起;第二部:生存之战、天元末世;第三部:科技兴起、都市异能;第四部:灵气复苏、古武重现;这最后一部便为:末世星空。”

    绫凡野心大,话语中的五部小说欲要囊括所有的主流流派,不过这些现在只是一个噱头,能不能说出来,还要看他的脑洞大不大。

    此刻在宣纸上书写一番的绫凡,平躺在床上心绪难平,许久未能有这样激动的时刻。

    他自己也万万没有想到,因为一个说书,他能够有这样大胆荒唐的想法。

    此前拒绝前往浮世宗内门留在醉仙居,便有了说书的想法。毕竟从‘写书人’到‘说书人’的过渡感觉起来不是太难,他也不是没有听过书,不说小说软件中呆板无人情味的机械听书。

    他想着只要比那好应该就可以。

    当然他不写书也不无道理,网文动辄上百万字,褪去键盘的输入,靠一手可笑的毛笔字那是绝不可能的。

    说书也可以省略一些无关紧要的赘述,相对也要简单一些。

    “不出意外的话,我的一辈子便要交代在这里了。”绫凡微微笑着,渐渐遁入美梦中。

    唯有宣纸上几个大字中静静躺着一个新故事:

    废材重生,后宫,系统

    你退婚,我结婚

    王爷

    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