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四十九章 梦中的她
    灯火通明的大街上,一道修长的身影快步走着,下一瞬转身踏进一条昏黄小巷中。

    小巷尽头是一家历史悠久的咖啡馆,抬眼,亮白模糊的‘coffee’让男人眼眸微眯。

    走到门口,对着玻璃门整理着装。

    男子身着一套黑色西装,配上一条灰白鸢尾花领带,一头肆意妄为的白发张扬着独属于他的魅力。

    扯直衣角,领带一提,面带微笑地推开店门。

    叮~

    推开门口一角,便有一道清脆深入人心的铃铛声响起,男子身体如同触电一般微微颤抖,眼神也由炙热变为疑惑。

    踏入店中轻轻合上门,抬头看着挂在门框边金黄的铃铛若有所思,“这又是怎么回事?”满脸懵逼的绫凡发出灵魂般的疑问。

    低头,黑色西装、灰白领带把绫凡吓了一跳,“这又闹的哪一出?”。

    转身的同时右手依然放在脸上,准备下一刻便结束这荒唐的世界。

    时间流逝着,右手却迟迟未捏下,不是他怕疼,而是在转身的一刹那,明白这里不过是梦境罢了。

    柔情似水地看着坐在角落沙发上身着白色裙子的女子,猛地鼻子一酸,双眸中沾染上了白雾。

    绫凡心底在见到那道身影的一瞬便明白自己不是穿越回去,而是在梦中。因为在现实中,这样的场景是绝不可能出现。

    那一刻未捏下去,因为他不想失去这场梦,这场能够看见她的梦。

    有些东西可遇而不可求,既然见到了便好好的留下来。哪怕刚才捏下也许梦境依在,可他也不愿做蠢事,可能一捏这场梦就结束了。

    咖啡馆中内一切都是模糊的,除了,铃铛、男人、女人。

    不偏不倚走到女人面前,静静看着双手撑着下巴乖巧可爱的她,微微笑着。

    ‘头发及腰了,我有多久没见你了?三年,五年,还是...’时间在记忆中定格,记忆也在时间中模糊。

    “你来了。”

    绫凡紧握的拳头松开,坐下,四目相对。

    那一刻竟沉默了,无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是她。

    在她面前,绫凡想要展现出世间所有的美好,哪怕是随口而出,微不足道的每一句话。

    “抱歉,来迟了。”满怀愧疚地开口,这一天来得太迟了,一切都太迟了。

    曾经的约定,迟了,迟了。

    “好久不见。”

    温柔的声音静悄悄传入耳中,心田一颤,万般情绪涌上心头。顷刻间,泛红的眼眶再也承载不了包含思念的泪水,顺着眼角滴落。

    那句‘好久不见’却迟迟出不了口,绫凡心里知道,也许此生再也不能再见了。强挤出一抹笑意,道:“好久不见。”

    那一刻他想明白了,也许在这里,此刻是最后能够说‘好久不见’的机会了。

    “白头发的你很帅。”

    “白裙子的你,很美。”

    这是当初的一份承诺,白头白头。满怀柔情地看着她,会心一笑,也只有她,只会是她能够深深印刻在脑海里。

    她是绫凡做梦都能看清的人。

    只有她,只是她。

    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定格在这一刻,那不可能。就只有让记忆留在这一刻。

    不知过了多久,女子起身抿嘴道:“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回家做饭,再见了。”

    这一刻终于还是来了,要结束了,释然开口问道:“给我个拥抱,可以吗?”

    张开双手静静等候着,期待着,全然没有当成一场梦。

    女子看着绫凡真挚的双眼,笑颜如画,抱了上去。

    绫凡感受不到她的心跳,女子感受不到他的温度。

    靠在耳边轻声说道:“我真的能忘记你吗?再见了,也许再也见不到了。”

    霎那间,一切变得支离破碎,消散在无尽的黑暗中。

    绫凡就这样直直坠入黑暗。

    床榻之上的绫凡肥躯一震,睫毛微动。脸上留下的泪痕依稀可见,缓缓睁开双眼满怀遗憾地说道:“终究回不去了,我真的会忘记你吧。”

    这一场梦也许是在告诫绫凡告便过去,面对未来,而他此刻未来的路很明显。

    说书、锻炼。

    揭开被褥,穿戴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看着宣纸上昨夜书写的关键词,渐渐陷入沉思。

    该如何开篇?

    头脑中的想法逐渐明朗,起身出门。

    天色逞亮,站在石栏边柳树下,眺望着远处薄雾朦胧景色,宛如一幅山水画卷。

    此情此景,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慨。来到这醉仙居多久了,今日才算得是他绫凡的新的开始。

    “向着美好的明天冲锋,加油!”

    沿着昨日的路线开始慢跑起来,起初基本绫凡很能够靠着鼻子呼吸,约莫三百米后,开始喘气,鼻子那点空气根本不能支撑其躯体。

    便换口鼻一同呼吸,额头上的汗珠直冒,汇聚成一股股汗水滴落而下,染湿了脖颈处的衣服。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歇会儿。”双手杵在膝盖上半蹲着,嘴里大口大口喘息着,好似跑了许久,其实还没到二里路。

    ‘噗呲’一声跪倒在地上,双手撑着地上。“许久未跑步,这样搞一下还真是吃不消。”

    跑步是绫凡决定减肥的第一道关卡,能够绕着云梦泽跑步减肥的同时还能够欣赏美景说不定对说书还有一定的帮助。

    当然‘说书说书’重要在于‘说’,在云梦泽中锻炼话语能力也是极好的。大声说出来,不断的锻炼才会有一个提升。

    略带凉意的微风吹过脸颊,眼眸中坚定的目光油然而生,慷慨激昂地喊道:“加油,奥利给。”

    遇到什么困难不要怕,勇敢地面对它,坚持才是胜利,加油!奥利给!

    话语一出,绫凡起身继续奔跑着,万事开头难,坚持走下去才能见到胜利。

    踏过昨日小亭,来到一座长满红枫的小岛上,绫凡放慢脚步走在青石铺砌的小路上。脱下外衫挂在枝干上,独有湿透的白色内衬贴合躯体。

    右手摸着鼓起的肚子,‘啪啪’拍了拍:“只要你减下来,一切都不是个事。”

    苏迁曾提醒过,仙凡境倘若只能褪去敌人的灵力修为,强悍的身体素质对他来说也是极大的麻烦。

    拖着这样一幅躯体,就算打不过,想跑也跑不掉,那就悲催了。

    “话说,这云梦泽的空气质量景色皆为上品。”吞吐气息间有种说不出的舒畅,这是地球上不曾拥有过的。

    游荡到小岛另一端,一座青灰色石拱桥连接着两座小岛。漫步其上,站于桥中,极目远眺下,隐藏于薄雾中的孤岛后,炽红的太阳蹿出一个小点,片刻后冉冉升起挂于半空。

    柔和的阳光透过薄雾照射而来,湖中山影,桥上人影,相辅相成融于天地一色。

    “咳咳,那么,萧岩你的故事便趁着这番美景开启吧。”轻快的语气下,双眸中迸发着异样的神采,取名为‘萧岩’有着属于绫凡自己的考究。

    “天才陨落废柴崛起、退婚这两个大设定必然留存。不过嘛,退婚与结婚并不冲突,跟谁结不是结啊。可能要委屈你了,萧岩。”对于自己的构思绫凡是完全有自信,不说标新立异,大同小异还是能够做到的。

    “走王朝风,权谋居多。”构思故事的时候绫凡遵守着三个原则:不牵扯穿越与重生;设定时趋向本源五境,命脉三境王朝之间的斗争;后宫。

    “出生在天元大陆一个不起眼的世俗王朝中,永平王萧恒独子,王府坐落于幽兰城。差了带你什么,对了,差一个霸气的出生特写。”绫凡总感觉这样说很平,没有一点热血之感。

    思付良久后道:“萧岩出生在王府后面湖中岛上,那一日幽兰城紫气东来三万里,天空中七彩祥云化作两尊祥瑞镇守在湖中岛上空,顷刻间,一道耀眼的圣光照耀而下。

    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婴儿的哭泣声,他,萧岩诞生了。”

    话音落下,前面逼格算是拉起来了,首先要奠定其天才的基础,后成为废材才会有落差带动情绪。

    “暂且这样设定,其他主要人物的话。其母就叫诸葛飞燕吧。”绫凡根据常用的名字随便设定着,“境界的话定个命道,反正有三境,卖个关子也是不错的。”

    继续丰富着关于故事的设定,出场的背景,以及萧岩出现时所处的环境,时代的大背景。

    “不行,不行,换个名字。上官飞燕,或者司马飞燕都行。”绫凡突然间想到,不是有个叫诸葛鸿的厉害角色,如果他随意起的名字与其家族中人相同就尴尬了。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决定改名字,反正现在处于设定的初级阶段不是太过重要。

    不过到故事一出场人物就必然要敲定,这是铁打的原则,最忌讳中途改名字。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着,一连三日,清晨起床后跑步到石桥上磨砺声音,不说字正腔圆最起码要做到吐露的每一个字听者能够听懂。

    中午吃过午饭后便不断完善关于萧岩的故事,下午时分继续跑步,练音。

    自以为有了基础后,便开始着眼于看台上,妄想一鼓作气开启说书之旅。

    绫凡见客人都走完后,便搬了一个板凳坐在看台上,居高临下,结结巴巴地说着:“萧岩,是,是世俗天启王朝,永平王萧恒的独子。天天赋异禀...”

    ‘啪’的声音响彻整个醉仙居大堂。

    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绫凡狠起来连自己都打,略带怒色的自我抱怨道:“怎么回事,怎么一上台就结结巴巴的,我紧张个毛啊,底下又没人。真是个废物!”

    他自己也搞不清咋回事,石桥上练得好好的,可转场到看台上就容易结巴,要不就忘词。经常说了上半句忘了下半句。

    “完了,我不会得病了吧。登台恐惧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