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一指仙凡 > 第五十章 主角萧岩
    “怎么,站在台上说不出话了?”

    闻言,扭头朝着声源处望去,一位蒙面的黑衣男子靠在侧门上,绫凡注意到男子的腰间系了一个葫芦形的竹兜。

    “楼主?”绫凡满脸疑惑的问道,能够从侧门进来的也就醉仙居的几人,倒也不必担心是什么图谋不轨的歹人。

    不过,要真是楼主前后的反差未免太过巨大,束的发应该是簪子丢了显得松松垮垮,鞋子上沾了许多泥土与枯草,裤腿上的黄泥也格外显眼。

    黑衣男子一把扯下遮盖面庞的黑布,调侃道:“怎么,连我的声音都还要抱有疑问?”

    绫凡心里一惊,‘我去,还真是楼主,他这身打扮铁定是去做一些鸡鸣狗盗之事。’瞬间来了兴趣,苦笑道:“自然是知晓,楼主在我眼里可是高高在上的谪仙人,一袭白衣冠绝古今。只是今日这番打扮,想必是刚做完大事回来吧。”

    听着绫凡不愠不火的夸赞之言,萧瑟神色颇为平静,走到桌边,轻声道:“拍马屁的功夫有待提高,好奇就直说,楼主我又不是不告诉你。”

    说着解开蝴蝶绳结,置于桌上,拉开板凳坐下。

    绫凡毫不避讳直接从看台上一跃而下,疾步来到桌边,附身一瞧。

    竹兜内装了半篓嫩绿的茶叶,属于牙叶(一芽一叶)级别,闻着有一抹幽幽清香。

    光这样闻着都有提神醒脑的功效,烘制成干茶味道怕是一绝。“好茶。”

    “胖子你还会品茗?”声音中夹杂着怀疑的语气,萧瑟当然知道这是好茶。

    坚定的摇了摇头,笑道:“不过我会闻,刚才轻轻一闻便有股说不出的清香。再者楼主的品味粗枝难叶也入不了您的法眼啊。”

    “有点那味了,以后继续多练练。”萧瑟略表认同的回道。

    突然,绫凡想到一件事,挠了挠头,表情严肃道:“楼主,之前我得以进贡献堂见身份牌系统,凌霄长老帮了大忙,他最后好像说要什么龙茶我给搞忘了。”

    如若不是今日见到这新鲜的茶叶多半是想不起了,要是之后凌霄长老借机挖苦就得不偿失了。

    “那叫‘雪龙茶’,凌霄那家伙精怪的很,早就送给他了。”

    “多谢楼主。”绫凡向萧瑟表示感谢,这样就不会给其挖苦自己的机会了。“难道这兜里的便是‘雪龙茶’?”

    瞧着胖子好奇的眼神,听着疑惑的语气,萧瑟觉得有必要花点时间讲述一下,沉声道:“雪龙茶重点在于‘雪’字,与之相对应的该是什么?”

    察觉楼主有意授课,绫凡也乐意接受。眼珠转动着,脑袋思考着,两个呼吸间,开口说道:“雪白,雪白。该是白色。”

    “那这兜里的还是‘雪龙茶’吗?”

    绫凡斩钉截铁的道:“不是。”

    “‘雪龙茶’取雪域中的茶叶中的嫩芽制成,采摘下来的芽头上有着白皙的微毛。而这兜里的‘天青茶’可比‘雪龙茶’高出不止一个级别。”天青茶树可是灵树,比之雪龙茶树要悠久许多。

    六月天便是‘天青茶’最好的采摘时日,充分汲取了天地灵气乃一灵茶。能够采摘到这半篓已然不易,世俗城中没有天青茶树。

    位于乾域外的‘天川秘境’倒有两棵,不过被一个‘疯女人’加上两条凶猛的灵兽给死死守着,萧瑟也是费了老大的力气才采摘到,还险些被那个‘疯女人’发现。

    实属恐怖,要是被发现怕是要被追个十天半个月,那就不妙了。

    “胖子,这闲聊不是挺顺畅的。怎么听你在台上就结结巴巴,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老大不小的人了,还害羞腼腆?”萧瑟准备旁敲侧击一波,看看绫凡问题到底出在何处。

    说书人可不该是他这幅模样,话语是最具感染力的东西,倘若连最基础的词都吐不出来,那他真的就不适合说书这个行当。

    萧瑟想要听绫凡讲一个特别的故事,一个闻所未闻的世界,可不能让他在这里止步。

    “我也很懊恼,在外练习时都不是这个样的。可一上看台便有种莫名的紧张感,当想要接下一句时总会想错,便停了下来。”绫凡只叹悔不当初,倘若上学时能够多登台锻炼自己,现在也不至于如此。

    萧瑟认真思量着,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怕不是你说不出,而是不知道该说何处。太多需要讲述的东西导致你思维错乱。之前‘仙达外卖’你不是倒弄出思维导图吗?这同样的,剧情主线导图,伏笔,插入引入。”

    “可说书人双眼看的是听众,而不是纸张。”楼主说的这个他懂,可那跟自己想象中的说书人相悖。

    “你盯着别人确定能够讲得出故事来?”绫凡话语一出,他便反问道。在他眼中,绫凡好高骛远了,连话都说不出来还谈什么脱稿。

    着实可笑。

    “整理好我说的,你只管上台,其他我给你安排好。”强硬的语气直接不给绫凡一丝开脱的机会,萧瑟拿起桌上的竹兜,上下打量绫凡一番,轻笑道:“不错嘛,看的出来瘦了点。继续加油,过些时日带来去给好地方。”

    看着兜里的茶叶,俊俏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浅笑。之前便跟李亦提过,可以带绫凡上船楼逛逛,过些日子机会便来了。

    而这‘天青茶’便是为船上一名女子所准备的。

    说完,萧瑟提着竹兜直上四楼,天字号包厢。

    翌日。

    醉仙居大堂中央的看台上支棱起一个由黑布遮盖的长方体,黑布垂垂拖到地上内部被遮盖的严严实实的。

    从外面看不到其中有何种布局,不过能够察觉到光感,想必其中点着蜡烛。

    “楼主,你这安排的也太快了吧。”生无可恋的细语声游荡在这个木头框架搭建的黑暗空间中。

    坐在围椅上的绫凡双腿不停的抖动着,眼神环顾一周。

    身前是四尺长的黑木长桌,两支蜡烛的燃烧着自我,光芒点亮整个黑暗的空间。

    长桌上摆了一叠写了零星几个字的宣纸,仔细一看写着:第一回:萧府喜事,休书与结婚。

    宣纸旁便是磨好墨的砚台,砚台前摆放着一个精致的小茶壶,还有两个青花瓷茶杯。

    此刻的绫凡如坐针毡,心里忐忑不安,心里一直激励着自己:“我一定行的,我一定行的。”

    眼神中的恍惚慌乱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担忧与害怕,害怕自己说的不好,害怕自己说错话暴露身份。

    害怕...

    “萧楼主,这黑布中遮盖了什么好东西?”一位客人开口问道。

    站在二楼围栏上的萧瑟一脸微笑道:“一会儿,各位便知道了。”

    “对了,这段时日怎么没见到紫鈅掌柜啊。”

    “对的,还有那个开门的胖子也没有再开门了,他们去哪里了啊。”

    许多事情,不好说啊。萧瑟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对着看台说了句:“可以开始了。”

    随后便回到阁间内,等待一个故事的开始。

    “各位,大家好。今日便由我来讲个故事。”看着前面黑色的布,绫凡开口说道。

    “第一回:王府喜事,休书与结婚”

    “天启王朝,位于中州西南部芝麻大点的地方,与天武、云齐、赤阕王朝接壤。”

    “天启建立统一的王朝之前群雄割据,占地称王。由当时秦王张淮与其结拜兄弟萧恒一同征战七年荡灭九国而建。后秦王张淮登基称帝,国号天启,奖赏各路有功之臣。

    欲封萧恒为‘永平王’,封地北萧,辖燕、云、幽三州。哪知其婉拒封地,独要了‘永平王’的名头成了空头王爷。

    萧恒与其妻上官燕皆江湖之人,愿为乱世开太平,却不喜官场。后退居幽州万仞城‘永平王府’内。”

    “天启二十一年,五月初八。

    永平王府,坐落听雪湖中的孤岛上的小院内,一道挺拔的身影盘坐在墓碑前,微笑道:“姐,明日我就满十八岁了,要成婚了。”

    身影的主人名叫萧岩,永平王萧恒的独子。

    萧岩从袖中拿出一封油纸包好的点心,揭开置于墓碑前,略带哭腔的说着:“姐,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桂花糕,我给你带来了。我们一起吃。”

    说着,萧岩拿了一块放到嘴里,狠狠咬下。

    三年了,明日她便离开萧岩三年了。

    逐渐平复心绪的萧岩起身,坚定的发誓道:“姐,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萧岩不愿再回忆起三年前的十五岁生日那天,那一日是他的分水岭,最敬爱的泠姐离开了自己葬在了这里。

    而明日便是他萧岩另一个分水岭,一切都会好起来,一切都会不一样。

    转身抬眼看着天空中黑云密布,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大雨将至,这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

    坐在门槛上看着听雪湖的浮桥上逐渐靠近的身影,不管是谁这婚明日一定要结,他萧岩别无选择。

    这一日,各方车马驶入万仞城,有皇宫的,启武学宫的,亦有赤阕王朝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