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十四章
    阿尔法再次苏醒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半月。看着她缓缓从试验台上坐起身,博士兴奋得差点跳起来。毕竟她当初中枪的后腰部是义体的主控系统所在部位,有很多控制模块在那里,他所能做的只是包括零件更换,模块更替在内的物理层面修复,而完全恢复到底要多久,这只能由阿尔法的自身机能决定:新更换的模块与原先的主控系统完全兼容得花不少时间。他原本预计阿尔法需要四个月才能恢复,现在居然只用了一半多一点的时间,着实让他喜出望外。

    感觉到有个人在她的怀里,她慢慢地睁开眼睛,伸出手摸了摸,实验服的那种略显粗糙的布料质感让她大概猜到是谁了。

    “阿尔法...你终于醒了......”博士紧紧地抱着她,激动得热泪盈眶......

    “我,我在哪里?”她看了看周围,惶惶然不知所措。

    “其他人呢?贝塔呢?他们都在哪里?”阿尔法继续追问着。

    刚刚苏醒过来就要面对这陌生而残酷的现实,博士真的有些于心不忍,他不忍心现在就告诉她真相。实际上贝塔现在正处于失联状态,情况看起来不明朗。自从阵线布开以后,所有义体现在都已经不在后勤总站了,在少校的安排下,他们分散在战场上的各个位置,协同军方一起行动。不同于他们初来乍到那会儿的熙熙攘攘,这里现在空荡荡的,除了指挥部里的指战员和后勤相关的勤务人员,他在这儿基本碰不到什么其他人。

    说起来,他也有段时间没见到那些义体了,估计是忙于各自手头的任务,他们都蹲守在自己各自的防区,没怎么回来过;最近也就是德尔塔在完成了一次渗透任务后顺路回来补些存货,因为前线的补给中转站没有他那套加速装置专用的燃料,他只能回到后勤总站找博士要;估计还有其他要紧事,他逗留了不到一刻钟,拿到了补给之后又匆匆离开了...

    .....

    博士一边回想着这段时间的往事,回想着那些义体们的模样,一边在考虑怎么和她说。

    看着博士迟疑许久答不上来,阿尔法也没有继续问,她转过头看了看显示屏上的时间,心里大概明白了什么。自己在实验室里躺了两个半月,外面早已是物是人非,战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那些她在意的人,或者在意她的人是否安好,她不知道;形势到底有什么变化,她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就是,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博士拉着她的手,扶着她从试验台上站起身;助理把边上的助行器搬了过来,放在她面前,“现在感觉如何?”博士搀着她问道。

    “下肢无力,有点不听使唤。”在助行器的辅助下,阿尔法小心翼翼地挪动着,长久的休眠让她的运动能力几近退化,走路的步态很是僵硬。看着她吃力地走着,博士摇了摇头,看来需要给她安排几天的康复训练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能完全恢复。除去阿尔法,现在在战场上的义体一共就六个,他们都各自带着一些机械士兵进行作战。虽然军方对他们的作战能力持有好评,但说实话,就他个人感觉,义体们手上的部队还是太少,按照少校现在的部署,兵力根本不够。听少校说,人类军队的损失也不乐观,虽然是保留着实力地进行慢速推进,但真要和外星人硬碰硬,还要击破外星人的防线,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在经历了外星人数次有组织的反扑后,他这几天也在忙着和准将批示要求更多的火力支援......

    杂乱的思绪袭来,博士心烦意乱地摇摇头,抛开这些杂念,一心一意地照看着阿尔法,陪在她身边辅助她做功能训练......

    .....

    废弃建筑物旁......

    他已经不知道跌倒了几次,身上满是伤痕,逃亡的这段时间里,遭遇的敌人不少,即使是在能躲就躲的情况下,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了几次遭遇战。在交战区里,孤身一人能苟活至今,实属不易。回想起来,如果不是他丢掉了自己的身份验证编码和便携终端,兴许他早就被外星人的蜘蛛坦克干掉了。虽然现在的他基本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最起码他现在还活着。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然而以这种状态在战场上活着,真的是一种受罪,有的时候死亡反而比活着更让人感到轻松。一路上,他陆续找到了那些被击毁的士兵们,包括他一直使唤的那位副官;看起来,在他本人失联的情况下,那位副官接任了指挥权,召集了四散的残余部队进行了他们能做的最后抵抗,然后毫无疑问地被悉数消灭。它们的遗骸散落一地,他蹲下身,端着副官的头盔细细地打量着,回想起那个忠诚可靠的战士,他咽了口唾沫,用手轻轻地把头盔擦干净,放在地上。

    “欧米伽,你后悔吗?后悔你自己当初一意孤行的莽撞?”看着遍地的残骸,看着面前那位副官唯一的遗物,他扪心自问。

    “后悔也没有用。”他告诉自己。毕竟,后悔不能让他麾下数以千计的机械士兵起死回生,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到基地,见到阿尔法。回想着记忆中那个金发的人形,他的内心泛起一丝苦涩......

    “让她见到我这么狼狈落魄的样子,一定会被她笑话吧....”他站起身,失神地朝着目的地的方向望去,“能来到这里,她现在应该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战士了,真想看看她现在的样子....”想到这里,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对重逢的期望,“阿尔法,你会等我回来的是吗?”他这样激励着自己,迈开步子继续向前走...

    ..........

    说起来,那些义体分管的辖区中,贝塔的位置是最靠前的,她带领的队伍也同时作为全军的先锋部队,战略位置很重要,从全息地图上看,她的辖区如同一个锥子一般刺入敌占区;但毕竟是突出部,身处此地的她,面对的压力自不必说,更要命的是,新的补给中转站还没建立起来,现在的位置有些太靠前了,补给困难这一问题逐渐暴露了出来。从中转站的记录来看,距离她上一次补给已经过了两周。实际上,补给一次后能撑到两周已经是很勉强了,加上后面贝塔失联,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放心不下。

    想到这里,他决定和少校联系,让少校派人去查看下情况。

    “我现在没空!”没等博士发话,少校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切断了通讯。听着那边传来的阵阵炮声,估计少校现在应该在前线的移动指挥部内带领部队和敌人进行交战,就通讯那头的情况听起来,此次战斗的烈度不低,估计是碰上硬茬了。

    无奈,他只能另找他人。

    “德尔塔,你现在的位置离贝塔的部队是最近的,我需要你到她那里去看一下她那里的情况!”博士接通了德尔塔的通讯,。

    “好的,我会去的。”德尔塔话音刚落,伽马的通讯接入了。

    “贝塔失联了是吗?我去吧,现在我这里的防线稳固,没有敌袭,可以抽出身去支援。”伽马急切地说着,“而且我这边过去应该也不算很远。”

    “那就没我啥事了吧?”听到伽马主动请缨,德尔塔识趣地切出了通讯频道。

    “我现在就把贝塔最后一次可以追踪到的具体位置发给你,你去那里找找看,也许会有什么线索。”博士把手头的坐标位置发给伽马,“可能是被敌人袭击了,你记得多带点人......”没等他说完,伽马已经切断了通讯。

    “看来寻妻心切嘛......”博士这样想着,坐回到椅子上,习惯性地拿起咖啡杯,打了个哈欠。这几天和军方的联合行动实在是弄得他人困马乏,这个节骨眼上也只能借助咖啡才能续命了,他这样想着,又从书桌上抽出了一条咖啡,拿起杯子晃晃悠悠地走了出去......

    ......

    伽马却没有听从博士的话,为了节约时间,他只带了一个侦查小队轻装上阵;快速穿过德尔塔的防区后,他带队来到了博士发到坐标的地方。路上花了些时间,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那里一片狼藉,遍地都是机械士兵破碎的零件。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之前发生在这里的战斗,估摸着已经结束有一会儿了。想到这儿,他觉得情况不对,贝塔可能真的遇到麻烦了。

    “全员保持警戒,两人一组,全队散开进行搜寻!有情况马上汇报!”伽马下达指令后,从背上甩出枪端在手上,和侦查小队的队长一起展开警戒圈开始搜集线索...

    夜晚的战场情况很多时候很难说,尤其是像他们这样一支小股部队,如果遇到伏击,很容易就会悄无声息地被全灭。伽马也考虑过这种情况,但他的设想是,尽快找到贝塔,尽快完成任务,这样就可以尽快撤退;抱着这个想法,他让手下的士兵们都开着夜视仪进行搜寻。不久,几个士兵就发现了异样,从坐标点的位置再向南深入,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这里前不久发生交战留下的痕迹,树上也留下了不少粒子束烧灼的孔洞。伽马正准备通过这些粒子束留下的印记来推算敌人的方位,这时,他注意到了地上的压印,这让他大惊失色,“这?这是蜘蛛坦克!”那种多足的重型装甲,留下的爪形印记很规整,很有特点,毕竟他们这段时间和这种重装甲单位也算是打过几次照面,伽马很轻松地就认了出来。

    “全体警戒,全队搜索前进!随时准备战斗!”伽马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端着枪向前走,其他几个士兵也三三两两地组成前三角阵列慢慢地向前行进。这时,伽马停住了脚步,举起右手握拳示意停止。

    “我听到了!”他低声说道,示意全队卧倒。就在不远处,三辆蜘蛛坦克如同三座小山一般立在他们面前;估计是处在警戒状态,它们停在那里一动不动,绿色的指示灯警示着它们处在被启动的警戒状态。

    “这些家伙守在这儿,说明这里肯定有什么值得它们守卫的东西,也许贝塔就在那儿!”伽马这么想着,但是苦于蜘蛛坦克堵着他们的路,他们实在是寸步难行。自带的力场护盾加上自身结实的装甲,蜘蛛坦克这样的配置根本不是伽马带领的侦查小队能应对的。“说不定她也是苦于没法解决这些拦路虎,只能待在这包围圈里固守待遇吧?看来今晚,我还必须得想办法把它们拆掉了...”伽马心想,他探寻着各种不同的办法,但再怎么想也没用,以自己手头这支侦查小队的能力,根本不是那些蜘蛛坦克的对手。时间不等人,如果天亮还没有完成任务,平原这样平坦的地形会让他们直接暴露在蜘蛛坦克的视野中,让他们无处遁形;他看着腕表,分分秒秒流逝的时间让他心急如焚,眼下又想不到什么办法,只能这么做了:

    伽马用手比划了一下,示意两个机械士兵脱离队伍,从侧面开火,吸引蜘蛛坦克的火力,促使它们让路。

    随着远处的粒子束快速划过,那几辆蜘蛛坦克几乎是在一瞬间被激活,红色的指示灯突然亮起;几发粒子束在蜘蛛坦克无形的力场护盾上擦过,没有伤到坦克分毫,却成功地惊动了它们,那三个机甲怪物随即进入了战斗状态,快速地向那几个士兵开火的位置追击过去。

    “就是现在!”伽马示意剩余的士兵开始行动。

    突然,一辆蜘蛛坦克的炮台指向了伽马所处的方向,伽马屏息凝神,趴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大气也不敢喘,紧张地瞪着那辆蜘蛛坦克。所幸他藏得还不错,那家伙驻足停留了片刻,没有发现目标,恰在这时,远处牵制坦克的士兵继续开火,坦克调转炮口继续朝远处的两个士兵移动。确认坦克已经无法定位到他们所处的位置,他们赶快穿过了封锁区。

    快速跃进了一段距离,路上的残骸也逐渐多了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伽马示意全员隐蔽,他蹲在地上检查了一下地上的遗体,弹孔附近的零件依旧烫手,显然是不久前刚刚中弹的。

    “报告长官,我们找到她了。”他刚想起身,一个机械士兵的声音传了过来;没时间多想,伽马赶忙冲了过去...

    贝塔有气无力地靠在一棵枯树旁,身旁仅剩的一个机械士兵,手中的枪尚还有余温,显然是开火没多久。

    “全体警戒,附近肯定有敌人!”伽马喊道,十几个士兵齐刷刷地端起枪向四周警戒着。这时,贝塔发话了:

    “安...安全的,我......我刚刚击毙了....最后一个......”贝塔咬着牙有气无力地说着,她紧紧抓住伽马的手臂。伽马低头仔细打量了一遍,这才发现她此刻的惨状:右腿已经被完全炸断,断口还是滚烫的,估计是大口径的粒子炮直接击中了她的大腿,所幸没有伤及其他的要害部位;她的右肩也中了一枪,整条胳膊都已经抬不起来了。伽马的表情抽了一下,他蹲在她面前拉着她的双臂,让她躺在自己背上,“我带你回去,你坚持住!”贝塔闭上了眼睛,沉沉地趴在伽马宽厚的背上昏了过去。

    “不能怠慢,后面还有三辆坦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伽马提醒着自己,赶紧背着贝塔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