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十六章
    博士从没看到过阿尔法表现得这么失魂落魄,从她傍晚回到后勤总站开始,她就郁郁寡欢地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回想起她下午独自带队出发的遭遇,他大概猜到了什么,肯定是欧米伽出事了。他知道,欧米伽对她的重要程度没有任何人能相提并论,欧米伽的死对她着实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就让她哭吧,也许哭了会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博士蹲在阿尔法的房门口,听这里面传出的阵阵哭声,心里实在是觉得堵得慌......

    阿尔法哭得累了,倒头就睡,房间里渐渐没了动静,博士悄悄地推开房门,看着瘫在床上熟睡的阿尔法,泪水流下的痕迹满脸都是,他轻轻地用手指抹去她眼角的泪水,用毛巾仔细地帮她擦了下脸,坐在她身边默默地陪伴着她。

    也许对博士来说,欧米伽就是一个用来测试情感模块的实验体,但是对于她而言,欧米伽不只是同伴这么简单。欧米伽已经成为了她内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没有他,阿尔法的心里就空了一大块,而且没有人可以填上这个空白。博士轻抚着她的额头,“你可要振作起来,要是欧米伽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他会心痛的。”博士站起身,帮她把毯子盖上,悄悄地走出了房间,顺手关上了房门......

    ......

    义体的断肢修复和创伤恢复比起人类来说实在是太方便了,半天不到的功夫,贝塔的腿就接上了,肩膀的损伤也被修复得完好如初,她现在已经可以下床活动了。回想起自己误打误撞碰到的那个白发义体,回想起阿尔法的反应,她好奇地问道。博士摇了摇头,把大致情况告诉了她;说实话,其实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看阿尔法的反应,他估计是欧米伽阵亡了。

    贝塔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她压根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知道这个坏消息,阿尔法现在的心情肯定坏透了,欧米伽的死对她的冲击太大了,不知道她到底要多久才能走出这让人绝望的阴霾。“我去陪陪她吧......”贝塔决定回房间找她散散心,坐在一旁的助理递给她一根拐杖,她拄着拐杖走出了实验室。

    ......

    阿尔法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坐在自己身旁的贝塔,看着和自己情同姐妹的她,阿尔法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贝塔也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么萎靡不振的样子,她慢慢地把身子挪过去,伸出手抱着阿尔法;感到阿尔法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她思索了片刻,提议道:“这样吧,我们抽空带人再去那里找找看,说不定我们能把欧米伽找回来,兴许损伤不严重的话,还能把他修复呢?”

    “真......真的吗?”阿尔法带着哭腔呜咽道,“可.......可我.....我当初明明看到.......那些外星人.......”回忆起那时的场景,她忍不住又哭了出来。

    “好啦,不哭啦......”贝塔拍了拍她的后背,“都不过去看看,怎么知道呢?或许欧米伽逃过一劫了呢?有的时候也不必太悲观嘛?”阿尔法紧紧地抱着贝塔,“真的吗?可我明明看到......”

    “去看看总归是没错的啦,你想,我啥时候骗过你嘛?”贝塔见有了起色,喜上眉梢。“只是我的身体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行动暂时还离不开拐杖,过两天我一定陪你去!”

    站在门外的博士探出头,看着房间里的她们俩插话道:“阿尔法,要不我陪你去吧,咱们一起去找找看?”

    “不用了,让贝塔陪我去就行。”她抱着贝塔的手收紧了一些,她们俩贴得更近了......

    被她们俩无情地排挤在外,博士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不过吧,如果真就放任不管,让她们俩自己跑过去找人,他怎么都放心不下;回到实验室,他让助理帮忙准备通讯频道,他决定和少校联系下,看看能不能拉些人过来护送。

    “帮我接通军方的Matt少校。”博士对助理说道。

    .......

    “怎么了?”少校低沉的声音从通讯那头传来。

    “调动一支小股部队到战场中央,具体位置是在原先贝塔驻防区域的南端,我打算亲自去那里一趟。”博士学着指战员的那种干脆利落的指令式语言,对少校说着。

    “一个机动作战连会在贝塔的防区南部边缘待命。”少校报以更加简单明了的回答,然后就切断了通讯。

    “我们一起去吧,部队已经安排好了。”博士又一次探出头,对房间里的她们说道。

    ......

    贝塔在阿尔法的搀扶下,慢慢地坐上车,博士亲自开着吉普车往贝塔的防区赶过去。

    这一路说长不长,说短也实在是不算短,车开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到目的地。等他们到的时候,少校安排的部队已经休整了有一会儿了。带队的军官看见吉普车开来,赶忙迎上前,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这让博士有些手足无措。

    “少校让我在此待命,请问您是?”军官问道。

    “D

    . Rodot。”也许博士已经习惯了军人之间这种直截了当的问候了,他简短地回答道。

    “全体集合!准备出发。”军官转过身示意部队集合。看着他们快速地从休息中拿上装备开始列队,他转过身,“具体的路线,就看您指示了。”说这话的功夫,机动作战连的近百人已经站成队列,准备行进。

    贝塔不方便行动,就没有下车。阿尔法从下车开始,就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某个位置。看她的反应,博士大概也知道是咋回事了,他用手比划了一下方位。以防万一,军官决定安排三个小队作为先锋在前面开路,然后博士和他们大部队一起跟在后面。

    阿尔法却一言不发,自顾自地开始跑起来,跑到那三支正在搜索前进的小队前头,她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朝着目标位置跑去......

    博士也跟着追了上去。

    这下军官彻底懵了,他忙不迭地让大部队也跟上,随时保持警戒。上百号人在这片平原上,任由这么几个“闲杂人等”带头牵着走。军官撇了撇嘴,迈开步子和士兵们一起向前跑。

    ......

    跑到一块大石头旁,她闭上双眼,脑海中的记忆开始倒放.......

    想起来了,当时就是在这里,她看着欧米伽被外星人击毙;但是现在再看,那里却什么都找不到,仿佛那里没有发生过任何战斗一般。再三确认没看错以后,阿尔法从背后甩出步枪,端着枪继续快步前进......

    博士也从军官手中接过一把步枪,他跑到阿尔法身旁,“怎么了?就在这附近吗?”看着她坚定不移地点了点头,博士朝背后的军官竖起了拇指;接到信号的军官立刻开始了部署,上百号人以小队为编制,全员以战斗队形分散开,他们以博士一行人为中心向四处警戒。

    ......

    她站在一块小坡地上,蹲下身细细地摸索着.......

    昨天发生在这里的场景仍旧历历在目,昨天,就是在这里,她与他重逢,欧米伽把她推开,让她躲过了外星人的一轮排枪进攻。环顾四周,欧米伽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仿佛都在她的脑海中循环回放,她蹲下身,细细地摸索着脚下的每一寸地面。

    ......

    看到自己的手下在这儿找了半天毫无收获,军官凑上前疑惑地问道:“外星人打扫战场一般就是把尸体搬走,如果这里真的是那个义体被击毁的地方,照理说应该还是会留下些许痕迹的。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不会错的,就是这里!”阿尔法没有看那个军官,回答的语气却异常的坚定。不过那个军官也确实没说错,这里显然是被外星人刻意收拾过了,她在这儿摸索了半天,愣是连一颗螺丝都没找到,这样的结果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找的时间久了,还是一无所获,正当她越发怀疑自己的记忆时,她摸到了一个形状独特的硬物.......

    她用手轻轻地拨开一层细软的沙土,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串项坠......

    虽然已经斑驳不堪,表面也遍布磨损的痕迹,阿尔法还是通过它的形状大致推断出了结果:这就是欧米伽曾经佩戴的项坠!

    她把自己的项坠取出,此时此刻,两个项坠终于又一次重聚,但是两个相爱的心却已经阴阳两隔。阿尔法跪倒在地,双手攥成了拳头,泪水又一次不争气地滴落......

    不明真相的军官自然无法理解阿尔法和欧米伽之间的这层特殊的羁绊,但对他们来说,就算是机器人,毕竟也是曾经患难与共的战友,他低下头,脱下了军帽,士兵们也从腰间拔出手枪,斜向上朝天鸣枪,以他们独有的方式送别牺牲的战友......

    .......

    搜了半天,除了那串项坠,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找到,甚至是当初她那把被粒子束打断的长剑也被外星人带走了。看着这片被清扫得干干净净的战场,阿尔法失落地摇了摇头,虽心有不甘,但也实在是无计可施。

    ......

    “那边情况怎么样?”回到车上,贝塔关切地问道。

    “什么都没有,他们清理得很彻底,那儿啥也没留下。”她木然地看着那块坡地发愣。

    “什么?还有这种事?”这个让人出乎意料的结果让贝塔也是大吃一惊,“真的啥也没有吗?会不会是漏掉了什么?或者你位置记错了?”

    “我确定没有问题,而且那里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了。”阿尔法捂着胸口的项坠,“我估计它们是得到了什么指示,把他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

    “那就更说不通了啊,它们杀人灭口,然后把散乱不堪的残骸带走?还把这儿整理得干干净净的?更何况,他们要义体干什么?他们又用不来。”贝塔道出了自己的困惑,这一连串的问题看着就让人头大。阿尔法的表情扭曲着,“算了,不去想这些了......”她从内衬衣里掏出了刚才找到的项坠,自顾自地把玩起来......

    ......

    他们一行人顺利地回到了贝塔所在的防区,互相致谢行礼后,他们两拨人就此分道扬镳:军官带着他的机动作战连继续执行其他任务去了;在阿尔法的陪同下,贝塔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指挥室。“是时候回归到自己的位置上了,不能再拖了。阿尔法,你愿意陪我在这里吗?”贝塔坐在指挥室的旋转椅上,向她发出了邀请。

    “可以啊,待在这儿总比待在后勤基地那里好吧。”打量了下指挥室,阿尔法跟了进去......

    这下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博士摊了摊手,看着她俩形同手足一般,自己实在是不好意思拆散她们。“那就把她俩留在这里吧?”之前热热闹闹的吉普现在只剩他自己了,突如其来的安静氛围让他一下子难以适从......

    ......

    ????

    一个白发义体被锁在试验台上,处于断电状态的他毫无意识地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试验台顶置的灯光突然被打开,有点刺眼的白光打在他脸上,银白色的头发被照的反射着光。外星人仿佛在交谈着什么,但是那些吐字不清的怪物具体在说什么,估计没人听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