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二十六章
    尽管实际情况和战前的想定不同,阿尔法和贝塔率领的部队也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相反,在她初期严密的布局下,配合炮击中队强力有效的火力支援,她们联合指挥的部队推进得还不算太困难,半天不到的功夫,她们就已经达到了伽马的防区边缘。自此,他们所处的两片防区连接了起来。

    ......

    “就在这里停下吧,第一侦查中队,在安全区外围进行分散警戒!其余单位原地休整。”阿尔法的决定让渐入佳境的贝塔有点失望,但仔细想想,也许这样才是最明智的选择。眼下他们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战绩,此行的目的也已经达成;更何况,夜幕已然降临,前方的情况实在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性,陷入夜战对他们毫无益处;更要命的是,现在已经没有德尔塔辅助作战了,如果遇到武士突袭,到底该怎么应对,她心里完全没底。保险起见,现在还是安营扎寨,保存实力比较好。

    贝塔已经开始圈定侦查中队的警戒范围,构筑临时工事;阿尔法正在和博士进行联系,在汇报情况的同时,她也得知了下午的那些事情。

    .....

    “那也就是说,现在要让贝塔带队赶往西塔的防区进行支援作战,是吗?”阿尔法一脸惊愕地再三确认情况,事情的发展太快,太突然,让她完全来不及反应。

    “是的,我这里显示西塔已经带着部队离开了,而且讯号显示她带出的部队规模很大,我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

    “好,我等贝塔回来就和她说。”阿尔法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嗯,要尽快...”

    ......

    过了好一会儿,贝塔总算是完成了防线布置,在警戒区外围巡视完,她回到了临时指挥室。看她回来了,阿尔法赶忙向她转达了博士的请求。“虽然巡视完很累,但情况确实是十万火急,需要马上出发。路上可以稍微休息会儿,麻烦你了。”阿尔法推了推她,催促道。万万没想到的是,坐在一旁的贝塔一言不发,木愣愣地听完了她的述说,被阿尔法推搡了两下,她也只是哼哼了两声,随即她直接躺在地上倒头就睡,完全不理会阿尔法的恳请。

    “你这家伙,真是......”看着躺在地上的贝塔睡得正香,阿尔法一时语塞,气得直跺脚,脸上的表情也拧作一团;她从没想到以往一直百依百顺的大姐,现在居然还和自己整这么一出。

    “行,算你狠!你就给我守着这儿!我亲自去!”她一脸不悦地扭头就走......

    ......

    坐在直升机上,她回忆着博士对那个袭击者的描述,白色长发,淡红色双眼,手持双剑,伊弥忒战甲......听这描述,感觉好像有些似曾相识,尤其是白发,她对白发这个特征已经敏感到了一种让人发指的地步.......

    “会不会是欧米伽?”提到这个特征,脑海中跳出的第一印象自然就是他了。然而回想起那段让人揪心的痛苦往事,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应该不会是他,他不会做这种事的,更何况...他已经......”她相信自己当初没看错,也没听错,外星人确实开枪了,这样近的距离下,这样密集的火力下,欧米伽是没有可能幸存下来的......

    想到他,想到自己已经逝去的爱人,心中未愈的伤痕再一次被撕开,她紧紧地攥着胸口的两枚项坠,眼角闪过一丝泪光......

    “欧米伽...我真的...好想你....”

    .........

    伊弥忒登陆作战总基地

    欧米伽站在指挥室中间,看着全息投影出的战场上,敌方的一支机械部队正在向前推进,规模很大,推进速度也很快,这让他感到有点意外:这个推进速度绝对有问题,好像这帮机器人的指挥员根本不操心被左右夹击或者被绕后抄家,这么鲁莽冒失的打法,着实少见。

    “这次我来对付他们吧。”百夫长摘下了头盔,转身准备离开。欧米伽拔出两把剑想递给他,他摆了摆手,从一旁的武士腰间拔出了两把普通的长剑跨在腰间,边走边把剑装备在身上;门口两个近卫武士跟着他一起快步走出了指挥室...

    ......

    西塔的部队正在疯狂地向前推进,她已经不在乎自己作为指战员,应该退居后方指挥的讲究,而是亲自带着手下的机械士兵们冲在最前面。一路上她斩杀无数,脚踩敌人的尸首一往无前。仰仗着手中的重斩巨剑,她已经可以仅凭一己之力,直接摧毁蜘蛛坦克这种级别的重型装甲单位,现在的她完全是势不可挡;深陷于杀戮带来的快意与复仇带来的快感,她的双手紧紧地握着重斩巨剑疯狂地向前突进,已经有不计其数的外星人在她的重斩巨剑宽厚粗钝的剑刃下被拦腰斩断,略显粘稠的淡绿色血渍粘在身上,让她感到有些恶心,而那股腥味却在不断地刺激着她的回路,促使她继续进行着手中疯狂的屠戮......

    她身后的机械部队规模很大,这次她足足带出了六个中队的兵力,这是她营区中所有可以调动的部队。而跟随着她奋勇杀敌的机械士兵们,他们打得也很顽强,虽然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敌人围攻,不时地有队友中弹倒下,但他们没有人后退,他们中的每一个都紧紧地跟随着西塔的脚步,着了魔一般向敌人发起猛烈的攻势...

    ......

    阿尔法抵达西塔的营地已经是深夜,当她抵达的时候,整个营地空荡荡的,除了极个别几个处在警戒状态的机械士兵外,四下根本没有其他任何人的痕迹。面对此情此景,她一下子不知道该干啥,慌不择路的她,只能联系博士,探寻对策。

    “博士,我已经抵达西塔的营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她貌似带走了所有可用的部队。”阿尔法汇报着。

    “阿尔法?等下,我不是叫贝塔来的吗?算了,这个不重要了。”博士先是一愣,随即他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继续说道,“是的,我这里显示,她带走了起码有六个中队的兵力,很可能不止这点,她现在在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地向前推进。”博士盯着地图,紧张地看着实时的战场情况。

    “那,那咋办?”阿尔法也听得懵了,附近靠近德尔塔的防区,而现在那里的指挥权暂时还没有交接给军方,也就是说,西塔继续推进的话,就会完全处于孤军奋战的状态,陷入重围;一支没有后勤补给,没有友军支援的部队,如同一只陷入狼群包围的野牛,结局是可想而知的。

    “这样,你设法赶紧和西塔会合,尽可能在半路截住她!我联系少校,试试看让他们派出机动作战小队空降支援。”博士只能赶紧出主意,晚一秒钟,西塔就会往前多跨一步,追回就会增加一层难度。

    “好,我马上出发。”阿尔法回到飞机上。

    “阿尔法,一路小心...”博士最后加上了一句,还没说完,阿尔法已经切断了通讯。

    博士皱着眉头,面色铁青地看着地图。说实话,他从来就不想让阿尔法身处险境,毕竟在他原本的预想里,阿尔法应当作为更高一层的指战员,和他一起在后方营地中指挥其他义体和机械部队,在指挥部里进行总调度;然而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现在看来,他当初的这个计划实在是行不通了,就算一百个不情愿,他也不得不让阿尔法以身涉险,让她活跃于前线了。

    “真是造化弄人,唉...”他无奈地感叹道,继续盯着全息投影,寸步不离地观察着战场的变化......

    ........

    阿尔法一路上看到的,只是机械士兵和外星人的遍地尸体;刺鼻的血腥味和浓重的硝烟味夹杂在空气中,让原本还有些犯困的阿尔法顿时睡意全无;路上还不时地还会出现几辆被摧毁的蜘蛛坦克,四散的破碎零件与巨大的机械残端,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西塔究竟在想什么的,以往那个处事严谨细致的她到底怎么了?她一边看着,一边让驾驶员加速.......

    .........

    看着远处不时传来的爆炸闪光,她示意飞机悬停,随即丢下了绳子开始索降。周围有不少机械士兵驻扎在此,看起来他们都是在行进中掉队的。“你们的长官哪里去了?”双脚触地,阿尔法跺了跺脚,急匆匆地问道。

    “长官,正在,向前推进。”显然,这些以高性能状态运转了数小时的机械士兵此刻已经疲乏不堪,急需休息。那个领队也是如此,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现在还有多少可以动的?快跟我来!”阿尔法喊道。

    没有士兵起身。

    “可恶,真没用...”阿尔法暗暗骂了一句,揣着枪,自己朝着西塔行进的方向跑去......

    .......

    身后的机械士兵越来越少,现在的她几近于是孤身一人奋战在最前沿。连战了六七个小时,此时的她也已经疲乏不堪,机能也已经到了极限,握着大剑的手已经开始颤抖。看着面前如潮水般不断涌来的敌人,她咬着牙,费力地挥舞着大剑......

    .......

    阿尔法一路追击着,放眼望去,现在这一路上就只剩下外星人破碎的尸体了。显然它们生前面对的是宽大厚重的重斩巨剑,宽厚的剑刃下,放眼过去,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满地都是被斩断的残肢断臂,空气中的血腥味也因为这暴烈野蛮的杀戮手段而变得越来越浓重......

    ........

    她的身体开始颤抖,显然已经无力再挥舞大剑了;最后一击,她用尽全力把重斩巨剑狠狠地向背后靠近过来的一辆蜘蛛坦克刺去,摧毁了那辆蜘蛛坦克的同时,她从背后拔出长枪,开始了最后的抵抗......

    ......

    路过一片高地,阿尔法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的乱军之中,一个留着长发的人挥舞着长枪在敌群之中奋力战斗着。她捂着肩膀,刚才疾行的时候被一个躲在草垛里的外星人放了暗枪,中弹的右臂已经疼痛无力,抬不起来了;她咬紧牙关,继续迈开步子奋力向西塔的方向跑去。然而刚跑几步,她就瞥见了异样:在西塔的周围,几团黑影突然出现,一闪而过;借助热成像视觉,阿尔法远远地看见战场上的闪过一些极速移动的人形身影:那些伊弥忒武士出动了。远远地看着那些武士,回想着报告中那些家伙的恐怖实力,刚迈开的步子又收了回来,以她现在带伤的状态,上去和那些武士硬碰硬无异于送死。她趴在地上,吃力地从背后取下步枪,尽她所能协助西塔作战。

    ......

    如果西塔是个明白人,她应该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应该知道眼下最重要的是保全自我,全身而退;但现在的她已经不明白了,或者可以这么说,她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觉悟,这一路疯狂地冲入敌阵,连战了这么久,只是为了图一个痛快。伊弥忒武士的出现让她一惊,但是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差不多到点了...

    从出发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既然不可能活着回去,看着面前那些鬼影般的武士闪现而过,脑海中的想法突然就变得很纯粹,很简单:能带走一个,就是赚到一个!看着那些飞速闪身的武士,她没有多想,果断地用长枪向着一个迎面冲来的武士刺去,看着它侧身躲闪,西塔的手肘外顶,长枪一甩,结实的枪尾猛地砸在它的头上,把它击倒在地;两个武士分别从两边绕到了她的侧面,西塔旋转着身子,手中的长枪横扫着,那些武士赶忙后退躲避。看着那些怪物,她握着长枪的手逐渐收紧;突然间,一道淡蓝色的微光闪过,她面前的一个武士背部中弹了:远处的阿尔法开枪替她击毙了一个。

    趁此机会,西塔快速地用长枪刺向另一个站在背后的武士,锐利的长枪直接将那个还在发愣的武士狠狠地捅了个对穿,淡绿色的血喷溅而出,西塔狂笑着,“原来也不过如此啊!”她把长枪一抽,那个武士重重地倒在地上。身旁的一个武士很快反应了过来,它绕道后方,快速地出刀,凌厉的一刀袭来,刀尖直挺挺地指向西塔......

    一刀贯穿了她的后腰部......

    西塔一声惨叫,她纵身向后倒下去,用身体压住那个刺向她的伊弥忒武士,把它压在身下的同时,顺手拔出短刀,同样从自己的腹部向下刺去......

    又是一阵剧痛传来,她的神志有些恍惚了;感觉到身下那个武士剧烈的挣扎,她大喊着用力向下刺去,刺穿了腹部,也一并刺穿了那个武士。被压在身下的武士逐渐消停了下来,慢慢停止了抽动。西塔咬着牙,剧烈的疼痛袭来,眼前已经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了,隐约感到周围被的外星人靠了过来,耳旁仿佛还响起了一大群外星人举枪的声音......

    弥留之际,她凭着手上的感觉,从腰包里摸出了最后一颗爆破弹,摸到了拉环,她艰难地扣住拉环,用尽全力抬起了手......

    .....

    眼前不再是一片漆黑,她仿佛看到眼前的天幕拉开了一道口,许久未见的爱人正面带笑意地向她伸出手

    “来吧,亲爱的,我在这儿等你好久了...”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妈妈,快点,快过来嘛...”面前的那份温暖笼罩全身,她闭上双眼,感受着这最后一次家人团聚带来的温馨...

    “......我......来了......”

    ......

    一声轻微得几乎听不到的金属落地的声音后,猛烈的爆炸声伴随着冲天的火光,瞬间将她吞没......

    阿尔法看着面前那猛烈的爆炸,一股苦涩的感觉涌上心头,泪水不自觉地淌落,这样的爆炸对于西塔意味着什么,阿尔法很清楚。她拼尽全力一路奔袭,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她想下去看看,环顾四周,这才猛然意识到现在她还是孤身一人处在战场深处,虽然心中有万分不舍,她还是咬着嘴唇,擦干了眼角的泪水,重新把枪背上;回望那仍旧火光冲天的爆炸坑,尽管心有不甘,此刻她也不得不赶紧调头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