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二十八章
    .......

    “放心地去吧,我会在这里守着你的......”看着指挥室一角放着的金属头盖碎片,心中的愧疚和痛楚久久无法散去......

    距离西塔阵亡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她却始终对那晚的遭遇耿耿于怀。从幸存者的角度出发,也许正是在有意或无意之中,西塔以她的生命为代价,将敌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那场无奈之下迫不得已的自爆,却在不经意间保障了阿尔法当晚的安全。但归根到底,这样真的是最好的结局吗?说实话,阿尔法宁愿她好好地活着。也许这听起来很矛盾,但是她就是这么觉得的,已经有太多的人为她牺牲了:欧米伽为她倒下了,德尔塔的阵亡也和她脱不开关系,西塔也在无意中以自己的牺牲为她提供了庇护......坐在指挥室的椅子上,闲暇之余,她还是忍不住回想起那些逝去的战友们。

    从追忆中回过神,她起身走向指挥室中间,看着指挥室里的全息投影地图。不算欧米伽的话,即使眼下失去了两位战友,他们的阵地总体来说也还算稳固,这背后自然离不开少校的密切配合。在德尔塔阵亡,防区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少校第一时间赶到,亲自带着部队镇守那片区域,以防止敌军趁虚而入。德尔塔的防区位处贝塔防区的侧翼,和西塔的防区深处接壤,而且范围不小,纵深很大,如果失守,敌人很可能借此为突破口向内穿插,届时整个阵线会一路崩溃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作为久经沙场的老兵,他显然也看出了这个问题,所以亲自带着之前战斗中剩下的一个混成旅全部押在那里进行警备和防卫。

    阿尔法转过头看着电子屏幕,现在她在这里的可控部队也不算多,其实就是西塔留下的六个中队的残部。经历了那次夜战,一路攻城略地,虽说向前推进了不少,但他们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伤亡。她事后仔细清点了手头的部队,才知道她实际上带走的部队还不止六个中队,而在那一夜之间,这些部队就损失了几乎三分之一,这样的伤亡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不过好在这段时间她所在的位置还没有什么动静,也许外星人也在重新部署他们的作战方案吧,不管怎么说,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天赐良机:经历了那样高强度的战斗,机械士兵还需要几天的时间进行基础的维护;短时间内过大的伤亡让他们的编制一片混乱,重新整编也需要不少时间;更何况,她自己也受了伤,虽说不怎么碍事,但还是要进行一段时间的调试和修整。总而言之,能有一段时间的缓冲,对他们来说再好不过了。

    另一个好消息是,少校的第二轮增援已经就位,一个主力师团现在已经基本部署完毕;这些部队现在都分散在每个防区的后方,相互保持联通,需要的时候可以快速地换防进行作战。

    “背后有一个稳固的后台,这对于我们而言,无疑是一件好事。”看着己方控制区内,标记着的密密麻麻的友军单位,她感到安心了不少。

    正这么想着,贝塔的通讯传来:“阿尔法,我这边好像遭遇那些武士了,伽马现在已经到了,你要一起来吗?我打算我们仨这次一起去探探底。”贝塔的声音有点急切,显然也是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打蒙了。虽然之前听伽马说起过这些武士的厉害,有过一些心理准备,但真正要亲身经历,面对这样离谱的战斗损失,实在是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如果要来的话,尽快一些吧。”伽马的声音传了过来,“现在两边僵持着,我们暂时不敢继续推进,只能待在前线的临时指挥部里面,外围的部队现在没法继续前进。”

    “好,你们固守阵地,我马上带人过来。”阿尔法手脚麻利地穿好装备,背上武器离开了指挥室。

    期待了很久的战斗终于要到了,她是多么期望和那些鬼魅般的武士面对面地打一场,领教一下它们传说般的能力。一想到那些家伙恐怖的实力,想想紧张而又不安的她不断地催促着驾驶员快速赶过去......

    .......

    然而等她抵达目的地,早已是人走茶凉,几个武士已经被他们击退,死的死跑的跑,两具武士的遗体并排横躺在地上。阿尔法看着坐在一旁的伽马正在磨着手中的短刀,有些不太高兴,“喂,不是说等我来的吗?”

    “诶呀,不好意思了.......”短刀在他手中飞转着,他看着一旁的阿尔法,玩笑似地回答,“它们太弱了,我怕你失望,就帮你都解决掉了,别介意哈!”他站起身,“下次遇到几个厉害的武士,我把它们留给你,如何呀?”

    “少在这儿油嘴滑舌!”阿尔法白了他一眼,“贝塔姐呢?她跑哪儿去了?”

    “你说她嘛?她在临时工作台那里拆机器人。”伽马扬了扬下巴,示意了下位置,“喏,就那儿。”

    ........

    “大姐,这是在干嘛呢?”阿尔法悄咪咪地靠了过去,看着蹲在地上专心致志的贝塔,好奇地凑上去。

    “知道了,原来如此......”她猛然站起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动作,让阿尔法也吓了一跳,“姐,你这在这儿干嘛呢?发现了啥?”

    “那些武士是怎么杀伤机械士兵的了。”贝塔卸下身上的零件,走到阿尔法身旁,“我算是看出来了,那些机械士兵是被强电磁脉冲熔断了回路。”

    阿尔法转过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贝塔,难以置信之中,还有些许的恍然大悟......实际上从一开始,阿尔法就隐隐约约有这种感觉,她一直就在怀疑那些武士的真实能力,就算它们有超人般的速度和力量,要做到传闻中描述的那样,在顷刻间批量抹杀机械士兵,这一点怎么听都觉得是另有蹊跷;即使机械士兵再脆弱,那些武士也不可能如此快速地以近战的方式轻轻松松地将他们全灭。眼下的结果证实了自己最初的猜想,惊讶之余,她还感到有些微得意。

    但接下来,新的问题又接踵而至:那些武士是什么时候,又是通过什么,发射了这样强度的EMP武器?而且,为什么同样作为机械结构的义体,他们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带着新的疑问,他们回到了营地,找到了博士。

    ......

    “因为你们自身的机体特性。你们机体现有的皮质其实是一道吸收和感应层,它会在检测到有这种杀伤性强力电磁场干扰的同时,联动你们体内的瞬时性力场护盾对你们的机体进行保护。这是作为你们自身机体特有的默认设置,不需要你们做任何操作,一旦遇到特定条件就能自行触发的一道防御能力。”博士道出的真相,让伽马大吃一惊,自己和武士前后也接了有两战,却从不知道自己体内会有这样一道固有机制,这种天生对抗EMP武器的能力已经在不经意间保护了他两次。

    “因为EMP武器的发射具有瞬时性,我预设的这个机制也是对标它而设计的。它会在检测到周围有强磁脉冲的紊流后快速发射力场屏障保护你们的核心。”博士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继续说道,“那些武士使用的,估计是他们佩戴在腰带上的一种投掷型武器,遇到机械士兵就扔一颗过去,借此可以快速清理我们的机械士兵。”

    阿尔法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看来她的猜测还是得到了验证,她继续追问:“那有没有办法可以让机械士兵也能防御这样的杀伤?这样他们或许可以通过......”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说实话,这很难...“博士长舒了口气,“当初我设计这些机械士兵的时候,为了提升他们的机动性,同时也是为了便于让议会量产,他们的防护能力普遍都不是很够看。物理防护上,他们只能勉强防御低穿透性的钝头弹,基本上就局限于手枪弹这种的了。别说什么破甲弹了,即使是传统突击步枪的高速弹,也很有可能可以打穿他们的前护甲。”博士喝了一口水,继续说着,“更何况现在我们都是使用粒子步枪,这种武器的杀伤力不考虑穿透性,但它对人体,对机械的杀伤性能远远超过实弹。机械士兵的机体其实说到底,还是很脆弱的,这点我需要你知道。”

    “总有办法的吧......”贝塔插嘴问了一句。

    “办法倒是也有,就是不知道哪一种适合你们。”博士挠了挠头,说着,“首先,你们可以考虑带上大规模的力场发射器,发射大范围的立场防护罩,把你们全部的部队都覆盖住,单从操作原理来说,这种方法比较容易做到,这样规模的力场发生器我们也有,但在实战中,很难保证效用。”

    “我们不可能每次战斗都带着那么大的力场发射装置来行动,不方便,不安全,也不可靠。”伽马摇了摇头。

    “还有一种办法,你可以让那些士兵装备适合单兵装备的防护装置,从而消除EMP对机体核心的影响。”博士继续说着。阿尔法微微地点点头,实际上这个方法还是比较可行的,至少相比携带大型的立场发生装置来讲,可操作性高得多。

    “那么,能不能设计一套可以列装现役的机械士兵的EMP防护设备?我觉得这个是必备的,既然敌人这么用,我们就要这么......”阿尔法说着,博士却自顾自地离开了屏幕,他在屏幕外说道:“放心,我已经猜到了这种可能性了。”他和助理把一个手推车推来,上面站着的是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重型机甲。

    “高级防护机甲,我给它起名为:铁骑士。它拥有的防御能力远远超乎你们想象,可以说是真正的移动壁垒。”博士比划着,略显兴奋地手舞足蹈,“伽马当初这么和我说起那些武士的能力,我就已经有些察觉到了,恰好那会儿我找到了同事留下的一份草案,就决定开始做这家伙了。”

    阿尔法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扯皮,皱着眉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铁骑士;那个重甲机器人看起来因为有厚重的护甲防护,显得身形很宽,看起来腰宽膀子大,身材看起来宛如一个百八十公斤的大胖球。

    “首先,它内部的蓄电池比你们机体内的存量要多一节,所以常规作战下,它的续航能力是比你们要高的。”仿佛是看出了她的困惑和担忧,博士开始有针对性地介绍身旁这个奇形怪状的铁骑士,“此外,它和你们一样,它的铁甲内部有感应层,可以在检测到强磁乱流的时候,自动开启力场屏障。此外,手动启动力场防护盾也是可以的。”博士敲了敲铁骑士那结实的前护甲,说道。

    “那么它的作战能力呢?这样的重甲....估计它们的灵活性不太中看。”阿尔法面露难色地说着。

    “你可要知道,它的定位本就不是用于作战的,不过你放心,我为他们它们的近战模块赋予它们的近战能力是非常惊人的,千万不要小看它们的近战能力;配合它们几乎无懈可击的护甲和力场保护,我不保证说它们一定不会被击毁,但说实话,就我现在的认知,我反正是想不到敌人还会有什么方法可以对它造成有效杀伤的。”说这话的时候,他得意地笑了笑,显然他对于自己的又一杰作充满了信心。

    “那就好,这铁蛋儿多久才能送到咱们手里?”贝塔也点了点头,问着。

    “如果你急着要用,我手头已经有一批测试型了,现在就可以空运给你。”

    ..........

    就此商定了交接时间,阿尔法切断了和博士的通讯,“那么,我们现在就准备出发吧,先去后勤总站那里找博士要那些机器人。”阿尔法拍拍贝塔的肩膀,转过身准备离去。

    “嗯,差不多是时候该走了......”伽马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的贝塔,眼里满是温柔和爱怜;他站起身张开双手,慢慢地走向贝塔;贝塔也心领神会地扑了过去,紧紧地抱着心心念念的他......

    他轻轻地抚摸着她那一头浓密乌黑的长发,即使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她的头发依旧是一尘不染,柔软丝滑的质感从他的指尖直达他的心窝,让他心里感到痒痒的;揽着她的胳膊收紧了一些,他们靠得更近了......

    依偎在伽马的怀里,她发自内心地笑着,如同一只小猫一般亲昵地在他的怀里撒娇;即使是在生离死别的战场上,这个男人依旧能给她带来无限的安全感,在他的怀里,什么都可以不用想,什么都不需要担心.......

    看着他俩亲热相拥,阿尔法默默地转身出门......

    .......

    天气较以往变得更暖和了,西下的落日留下了它今天能给这里带来的最后一丝光明。阿尔法失神地望着远处的夕阳,掏出胸口的两颗项坠,看着眼前心上人赠送的遗物,她的脑海中还是忘不了他——欧米伽。

    放下了斜靠在怀里的长剑,看着那把专门定制重铸的武器,回想起之前那把在战斗中遗失的剑,细细想来,仿佛从一开始,她就一直都在努力地让自己成为他:从她所用的剑术,到她使用的武器,几乎能想到的所有方面,她都和他表现得如出一辙。曾经她以他为榜样,并试图效仿他,但现在呢?现在他已经牺牲了,继续模仿的意义又是什么?欧米伽已经死了,她显然也不可能完全取代他的位置,成为了第二个欧米伽,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于一个已经逝去的人?

    说实话,阿尔法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许她注定会比欧米伽优秀,但她注定不可能真真正正地成为欧米伽。回望着房内依旧在亲昵的两人,她的心里涌现出一丝悲凉;孤苦伶仃的她痴痴地盯着房间里依旧你侬我侬的贝塔和伽马,此时此刻,心里竟产生了一丝嫉妒:“贝塔姐,如果我们的位置...换一下,你会怎么想?你会怎么做?”

    “如果...如果他怀里的人...是我...”

    这以前从未有过的臆想让她紧张得无法自已,她攥紧了胸前的两颗项坠,“不要瞎想了.......”

    ......

    过了许久,屋内这对情谊深厚的恋人终于决定放开彼此,踏上各自的征途。伽马依依不舍地轻抚着贝塔的脸颊,贝塔也恋恋不舍地搭着他的手;他们的额头贴在一起......

    “答应我,下次见面时一定要好好的.......”她轻声地送上临别的祝福,眼神迷离地看着伽马慢慢地收手,一步三回头地退出了联络室....

    ......

    阿尔法坐在地上自顾自地抚摸着胸前的项坠,依旧沉浸于幻想和回忆中的她,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以至于伽马推门而出,她也完全没察觉到。

    站在她身旁等了一会儿,实在不想再等下去,他蹲下身轻拍了她的肩膀...

    “嗯?伽马?你啥时候来的?”她猛地回过神,下意识地快速转过头,看样子思路还是飘散在外没收回来。

    “刚来。”伽马撇了撇嘴,回答道。

    “嗯...出发吧......”阿尔法把项坠戴回到脖子上,和往常一样,她把项坠收进内衬衣里。

    坐在飞机上,她看着一旁的伽马,之前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念头再一次隐约闪过,这让她感到苦恼不已.....

    “不要瞎想!”她看向窗外,迫使自己转移开了注意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