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三十七章
    ......

    阿尔法默默地坐在房间里,眼神木然地把玩着两个项坠。作为欧米伽留给她的唯一遗物,她一直都对这两个项坠爱不释手,无时不刻把它们戴在身上,放在贴身的内衬衣里,和她的核心挨在一起。

    “你真的很在意他吗?”博士站在门口,等待了许久,看她的样子,估计还是执迷于昔日对欧米伽的回忆和幻想,这让他有些恼火。从一开始的德尔塔,到现在的贝塔,他们的伤亡都已经证明了欧米伽的强大与凶狠,作为敌人的他是多么恐怖的存在,她应该比谁都清楚!但此刻,作为义体们名义上的指挥者,她看起来却丝毫不在乎,甚至还对他抱有一丝侥幸心理。

    看着她仍然无动于衷,博士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醒醒吧,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这厉声的斥责如同一根钢针,将她麻木的意识瞬间惊醒,也刺痛了她本就伤痕累累的心。她气得把牙咬得咯咯响,甩手狠狠地把项坠摔在地上,转过头瞪着博士,“你有什么资格对他评头论足!”

    “他已经是我们的敌人了,你希望你搞清楚状况,别再执迷不悟了!”这是他第一次和阿尔法发生争执。

    “你闭嘴吧,这不关你的事!”话语中带着一股冲劲,她毫不客气地回敬道。

    “不关我的事?”他也吵得上了头,话语之中带着一丝胁迫和怨气,“不关我的事!你要是被他打伤了,有种你别找我来修!”

    “哼,你太高看自己了,我才不稀罕你碰我!”

    ......

    博士已经无言以对了:她的话语越来越扎心,她的措辞越来越尖锐,一字一句如同尖刀般扎在他的心里。他气得满脸通红,呼吸都感到有些跟不上气儿,长久未眠的他遇到如此激烈的情绪波动,顿时感到浑身乏力,他扶着门框有气无力地嘶吼着,“你....你....今天你不给我个满意的答复,你....你别想走......”阿尔法扭过头,快步朝门口走去;飘散的金发拍打在他的脸上,她用肩膀一顶,毫不费力地把堵在门口的博士撞开......

    坐在地上,看着阿尔法快步远去的背影,耳畔回荡着刚才争吵时的那些难听话,他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半晌,他默默地捡起地上那两枚项坠,等他回过头想追过去时,阿尔法已经走远了......

    .........

    贝塔像个婴儿一样,蜷在伽马怀里睡着正香;伽马坐在试验台旁,轻抚着她的额头,之前打了个盹儿,刚醒过来这会儿还是有些犯困。睡眼惺忪的他看到阿尔法全副武装,快步穿过实验室,一下子就惊醒了。他下意识地想叫住阿尔法,看到她一脸冷峻的表情之下那难以掩盖的一丝怒容,犹豫了片刻,还是没能把她留住。

    待博士追过来的时候,阿尔法早已穿过实验室,坐着飞机离开了。看着窗外逐渐远去的运输机,他无可奈何地瘫坐在实验台一旁的椅子上,失神地看着手上的两枚项坠。从刚才的争吵中逐渐冷静下来,他回想着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这个不是阿尔法的项坠吗?”伽马看着博士手中的两个项坠,瞪大了眼睛,“怎么在你那儿?刚才到底发生了啥?”

    “唉,是我太着急了,说错了话......”博士长叹了口气,站起身,把两个项坠揣进了衣兜......

    .......

    阿尔法默默地坐在飞机上,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博士的那番话,道出的又何尝不是事实?她又何尝没想到?只是他作为一个局外人,满嘴尽是这些不负责任的话,这实在是让她很不爽。“不想这些了....”调整下心情,她看向窗外。此刻身处飞机上,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该去哪儿,默然地坐在驾驶舱发愣,飞机也漫无目的地在空中盘旋,最终,她还是决定先返回自己的防区。

    安排了自动飞行的路线,坐在休息舱的长椅上,她习惯性地摸了摸胸口;然而,胸口仿佛少了什么:那两个项坠不见了!她心里一惊,这才意识到刚才被自己扔掉了以后还没有捡回来,现在估计还在营地。想到自己视若珍宝的两颗项坠被自己甩手扔了,她的心里有一丝懊悔,想掉头回去拿,但脑海中闪过博士刚才的话,她就气不打一处,赌气似的,就不是很想回去了。

    “不想这些了,真烦......”她揉了揉眼睛,看着窗外。

    让她惊讶的是,周围看起来尽是她不认识的地方,这让她起了疑心;她赶忙冲进驾驶室,这才愕然发现驾驶室的自动驾驶系统已经不知何时被强行骇入和改写了,显然是有人篡改了航线,此刻的方向已经完全偏离了原先计划的线路。她大吃一惊,赶忙开始着手操作驾驶系统,然而正常访问被拒绝,她一下子还接不进去。

    “我就不信了。”她打开驾驶系统的外置接口,将带有身份识别芯片的食指插了进去,接入端口准备进行操作。然而更让她惊讶的是,以她这种系统默认最高级权限的访问居然也会被拒绝;更难以让人接受的是,她的强行接线还触发了防火墙,触发式的低压电流瞬间将她击退,强行断开了连接。

    坐在地上,她抖抖手,怒视着驾驶器屏幕上的乱码,“看来没其他办法了,只能弃机了......”她拔出枪,一枪把驾驶系统摧毁。爬到驾驶位上,她拉着拉杆,“给我撑住啊!”她使尽全力,狠狠地拽着拉杆。然而她刚才的那一枪貌似打坏的不只是自动驾驶系统,可能还波及了飞机的动力系统和手动操作系统,任由她拉动拉杆,飞机依旧缓缓地向下坠去......

    .......

    “报告长官,我们截获敌方一架单人运输机,已经骇入了自动驾驶系统,在目视可见的范围内,敌机正在迫降。”外星人前线指挥枢纽,一个戴着编译头盔的外星人汇报着。

    “报告长官,我们成功改写了那架运输机的电子战系统,现在以那架飞机为中心,我们建立了一个移动的信号屏蔽区。”旁边另外一个戴着编译头盔的操作员接上了话,汇报着自己手头的情况。欧米伽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指挥室的机房里,智能操作系统运转的屏幕上那架缓缓降落的飞机;看向窗外,正如那个操作员所说,远处那架运输机已经隐约可见了。

    “阿尔法,希望在那里的不是你......”欧米伽眉头一皱,背上了武器,慢慢地走出了门......

    ..........

    飞机向下降落的速度太快,起落架还没有来得及打开,飞机就触到了地面,在地上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滑行着。预感到飞机要炸,她赶快把装备扔出机舱,随即打碎了玻璃,跳出了驾驶室;匆忙落地的她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勉强稳住身子,回过头看着那架已经开始冒烟的穿梭机,刚想爬起身,猛烈的爆炸从驾驶室传出,继而引爆了整架飞机,她被爆炸的气浪掀翻,过了许久才慢慢地爬起来。

    蹒跚着走去捡起地上的重斩巨剑,她吃力地握着剑柄,把剑背在背上;环顾四周,这里看起来是一片丛林,打开地图,却发现周围的干扰很严重,她的通讯器和地图根本没法用,其他外接设备也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

    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有些过火了,心里越发懊悔;躺在一旁的贝塔此时也已经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听博士讲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她也感到心里一紧,“赶紧先联系到她,让她回来吧,我想她应该没有走远。”

    博士接通了和阿尔法的通讯,然而传来的信号杂音让他的心一下提了起来,贝塔也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地图让我看下....”伽马调取了全息地图,“这些时间的话,她的活动范围应该是这么一片范围,我带两支搜救小队去看下!”他随手抄起一旁的激光笔,稍许比划了一片区域。得到了博士肯定的答复,他让怀里的贝塔躺平,快步冲出了实验室....

    .........

    她端着枪环顾四周,蹑手蹑脚地搜索前进。此时此刻,她只身一人,身处在一片她从未踏足过的陌生领域,这让她心里感到万分不安,她紧张地向四周摸索,四处张望着。周围密林覆盖,离开得太远的话,信号可能丢失,她决定还是等在飞机旁坚守待援。

    这时,一个她朝思暮想,梦中回荡了无数次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密林中传来:

    “阿尔法!”

    她回过头,看到了影像中那个白发红眼的人:左反右正地双手持剑,镜面一般的剑身闪着寒光;银白色的长发飘舞着,淡红色的眼睛下,棱角分明的脸庞看起来依旧让她感到十分亲切。

    没错,这就是欧米伽!

    “真的是你?”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动地想靠过去,然而回想起来欧米伽现在的身份,回想起刚才影像记录中那个凶神恶煞的他,刚迈出的步子也停在原地,紧张又惴惴不安地注视着他,“欧米伽,你,还好吗?”

    欧米伽没有说什么,他一言不发,慢慢地迈开步子向阿尔法走去....

    “欧米伽,你....你不会伤害我的,是吗?”她感到呼吸有些急促,浑身发热,看着他手中的剑刃,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不过还是站住了,她看着欧米伽的双眼,看着他迈着沉稳的步子,慢慢地靠近过来.....

    ....

    ........

    “她就是阿尔法....”意识层里的那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回荡在耳旁,察觉到那个一直藏匿在阴影中的恶魔又一次附到自己身上,他大吃一惊,原以为被自己一剑斩杀的恶鬼,现在居然又以这么一种形式重现在自己面前,他挥舞着剑怒吼道:“阴魂不散的家伙,滚开!滚开啊!”

    “我绝不会让你伤害她的!”

    他咬着牙,拼尽全力对抗着这层识别模块在他体内行程的恶性人格。虽然那些外星怪物没有办法清除自己和阿尔法相关的记忆,也没有办法修改他内心深处的情感,但那些家伙还是留了后手,这层强加在身的敌我识别模块在他的意识层形成的另一重人格,其权限和强度让他的身体和思维几乎不受自己意志的控制。曾经,在不由自己控制的情况下,他对那些和他无冤无仇的义体们痛下杀手;但这次,他决不能,因为此刻站在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阿尔法,是他现在唯一的牵挂。

    “阿尔法.....”他用他仅存的一丝意志轻声默念着,希望借此挣脱内心的束缚,“可恶....我.....我不能落败....”

    ....

    看着欧米伽一步步朝她靠近,她紧张得大气不敢喘。但一想到对面的是欧米伽,一想到他刚才不那么恶意的呼唤,她横下心决定赌一把:

    “欧米伽,我能相信你吗?”

    话音刚落,她手中的剑应声落地....

    .......

    “我就不信我扳不倒你!”意识层中的战斗无人知晓,但也同样凶险惨烈;在漫无边际的意识层中,他与心中的那重阴影人格奋力争斗着.....

    这种感觉就好像和自己扳手腕一般,只是对面指令强度远超自己预料,居然如此强大,他觉得以及已经越来越处于下风,难以维持自己的意志。他浑身颤抖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剑,一想到这两把长剑将在他彻底失控后为她带来痛苦和死亡,他愤然地把注意力集中于双手,“放下....给我放下......”

    ......

    缓缓前进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仅仅是几秒钟后,他手中的两把剑落在地上....

    .....

    “有两下子....”那层黑暗的人格侵蚀着他的身心,他渐渐感到肢体麻木发冷,身体不受控制.....

    “可恶,我不能输...”他奋力地喊着,“阿尔法....快跑!”

    .....

    “快跑!”他用尽全力将声音从牙缝中挤了出来,这声属于自己的意志下最后的疾呼穿透了意识层的束缚,从这具不再属于自己的身体中发出。处于失控状态的他,举止很是怪异,看起来仿佛是中邪了一样。

    “什么?!”阿尔法一脸错愕地盯着他,六神无主的她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看着自己曾经的心爱之人如同着了魔一般的怪异举动和前后矛盾的言行,恍然大悟的同时,她的心里也宛如刀绞,“欧米伽,我知道那不是你....我相信你还是曾经那个友善可爱的你.....”阿尔法激动地喊着,她放下了心中的警戒,走上前摸着他的脸,语气轻柔但充满坚定地呼唤道:“回来吧!回到我身边吧.......”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亲密地,主动地接触欧米伽;细腻的手指拂过他的脸庞,她亲昵地摸着他棱角分明的脸,“我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我都接受你,你回来吧......”想到嘴边即将说出的话,她感到紧张得喘不过气来,脸也渐渐红了;停顿了片刻,她鼓足了勇气,将心中一直想吐露的真心话说了出来....

    “......欧米伽......我......”

    “我.....我爱你.....”

    欧米伽突然停住了动作,如同死机了一般。

    太久没有这样和他亲密独处的机会了,她罔顾欧米伽的身份,和无数次在梦中一样,扑进他的怀里亲昵地撒娇,“欧米伽......”呼唤他的声音软绵绵的,压抑许久的思念和爱恋在她的表白和拥抱中奔涌而出....

    .....

    仿佛这样的爱意也被意识深处的欧米伽感受到了,本已处于弱势的他,硬生生扳回了一成,将已然被吞噬的意识夺回了一部分....

    然而这并不足以挽回他的颓势,那个敌我识别模块依旧带着极大的恶意,蚕食着他的意志....

    ........

    “到此为止了!”强烈的恶念在一瞬间涌上心头,他仅剩的最后一丝意识被完全吞噬....

    他失败了!

    用尽身体的最后一丝气力,他伸手将依偎在怀里的阿尔法推开...

    然而,在他出手的瞬间,自我的意识被完全侵吞,敌我识别的指令模块完全占领了他的躯体,他伸出的手一下子由推开她的救命手段变成了扼住她喉咙的致命一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欧米伽的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腰背后拔出短剑,精准无误的一击刺穿了她的腹部.......

    阿尔法瞪大了眼睛,突如其来的凶狠攻击让她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剧烈又真实的痛感将她从美好的幻想拉回了残酷的现实世界。腹部被一剑刺穿,她顿时感到眼前一黑,天旋地转;尽管如此,她依旧咬着牙,手紧紧地抓着欧米伽的肩,身体也紧紧地贴着他。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她痛苦又无力地慢慢闭上了眼睛.......

    ....

    ........

    “混蛋!!!”他怒吼着,意识层中被封闭的自我瞬间爆发,以无可匹敌的力量冲破了昔日那层敌我识别模块的束缚,将那些残存于意识中的无形枷锁全部挣断,彻底粉碎....

    “你不是很嚣张吗!”失去了心上人的他,满心愤恨地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将心中那个由敌我识别模块幻化出的恶性人格驱逐出体外,看着它化作一团烟云四散逃窜,他伸出手,将那个恶贯满盈的人格抓了过来,“你不是很嚣张吗?啊?!”

    意识层中的他,以自我的意念之力,将那个胡作非为的人格彻底封印在了阴暗的小角落,任由它自生自灭,彻底腐烂...

    .......

    “都结束了....”

    不再有那种敌我识别模块附在身上的压迫感,他如释重负地睁开属于自己的双眼。然而眼前的景象却再次让他陷入极度自责的深渊中难以自拔,就连刚才成功封印敌我识别模块带来的喜悦也在一瞬间荡然无存,他颓废地跪倒在地,颤抖的双手轻轻地抱起阿尔法,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她的额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可惜,不论他怎么重复着向她道歉,她都已经听不到了。腹部被贯穿的她毫无意识地躺在他的怀里,未干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淌落而下,留下一道光亮的泪痕。泪水不经意间从眼角挤出,滴在她的脸上;此时此刻,这里只有他和阿尔法在这里,已经没有必要掩盖自己内心压抑许久的情感,他尽情地哭着,任由泪水在脸颊上留下一道道滚烫的印记......

    ......

    博士正焦急地等待着伽马的消息,显示屏中,阿尔法的核心机能反应骤降,这让博士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他瘫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

    就在他苦恼与沉沦之时,一个单向传导的加密频道被送到伽马和博士两个人的通讯系统中。

    ...

    “这里是欧米伽,阿尔法的位置在S-6区,坐标点E293-791S。”

    听到了阿尔法的名字,博士一个激灵坐起身,他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欧米伽怒吼道:“说!你把阿尔法怎么样了!”

    他的质问没有得到任何回答,通讯被切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