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四十二章
    .......

    她下午出发,带着两个小队抵达少校所在的位置,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一路上,她看到的尽是军方的后勤运输单位和火力支援部队,看着偌大的战场上遍布着军方的势力单位,欣喜之余,一种陌生感也油然而生。一个多月没回来了,这四十多天里,战场形势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有没有什么她闻所未闻事情的发生,她全然不知;她仅仅从博士口中听说,在她苏醒后不久,贝塔他们一行人已经出发了,他们最近一直都是和军方随行作战的。也就是说,他们现在都在战场一线。

    “不知道现在的我,还能不能和他们在一起行动......”

    回想起来,博士劝她再休息几日也不是没道理,毕竟她的身体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长久的待机让她的机能下降了不少,以前用起来轻车熟路的重斩巨剑,对现在的她来说都有些许的沉重。

    .......

    抵达目的地,远处刚刚泛起鱼肚白。从昨天下午启程,一路上她一直在观察着外面的情况,睡得并不算很好,前前后后差不多只有三个小时的休息,不过对于她来说,应该也足够了。对义体而言,休息的意义就在于充电,恢复机能和压缩模块空间,只要保证电源充足,核心模块不过载就可以了。她把备用电源从充电桩的接线柱上拔下来,揣进背包。看着运输机缓缓地停在前线安全区的机场,她揉了揉额头,背上自己的装备,慢慢地从机舱里走了出来。

    为了便于在移动中指挥,少校现在已经不设立定点的指挥部了,他把指挥战斗必备的全息投影,信号转接系统和发报机等设备分装在几辆大卡车上,几辆车并排着一停,就权当指挥部用了。这会儿,少校正坐着车穿梭于几个警戒区哨卡巡查驻军的换班交接,贝塔他们几个也正在基地的临时后勤站协助执行物资的配给和发放,此时的指挥部周围没有她认识的人。两眼一抹黑,她失落地停下了脚步,坐在一旁的卡车边上百无聊赖地等人......

    孤零零地坐着,头有点昏昏沉沉,她靠着那辆军用运输车厚重的轮胎,身子一偏,就睡过去了....

    ......

    迷迷糊糊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影,一个飘忽不定的身影。隐约中,那个身影的形象逐渐清晰:一头飘逸的白发下,淡红色的双眼泛着微光。他慢慢地靠近,紧紧地抱住了她;在一片混沌和黑暗中,她感到的只有他的体温,她触碰到的只有他宽厚的肩膀和结实的胸膛,摩擦着她的脸颊的,是他那并一头质地不那么柔软的长发。他们紧紧相拥,他在她的耳畔轻声低语着....

    “阿尔法,我......”

    那句话没有说完,戛然而止了;或许他没时间,亦或许他开不了口,这句话就这么断在这里,没有了下文。随即,她感到身体发热,浑身发烫,仿佛是机体过载,给她的感觉好像自己一下子就掉进了蒸笼里;刚才那个把自己搂在怀里的人,此时此刻已经化作一团刺眼的光,在她的面前消失殆尽。她跪在地上试图去抓住他,然而那些颗粒越飞越高,直到她再也碰触不到了。

    周围变得越来越热,她趴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眼前一阵发黑,目光所及的一切,天旋地转......

    ......

    本以为这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会随着自己意识流的飞升而渐渐停止,但事实却出乎她的预料,她感觉脑袋要炸开了似的,难以忍受的灼热感和头部的剧痛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真实。伴随着紧张急促的喘息,她猛然惊醒,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记忆中的那个白发义体,而是约塔那张可爱的娃娃脸。

    “姐姐,你醒醒啊!”

    “姐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看着阿尔法醒过来,约塔喜上眉梢,她叫来了一旁休息的伽马和贝塔,在这辆普普通通的运输车旁,他们四个又一次在战场上重聚....

    “姐姐看起来有点没精打采的,怎么了?”看着阿尔法眼神呆滞,约塔忧虑地问着。

    “我......我没事。”阿尔法迟疑了一下,说着。

    “姐姐一定有什么心事吧?”约塔继续追问着,她蹲在阿尔法面前看着阿尔法。

    “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和我们说的?”站在身旁的贝塔也发话了,她半蹲下身,捏了捏阿尔法的脸,“没事,说吧。”

    阿尔法看了看伽马,他也默许了这一提议,轻轻地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会儿,她还是开口了:

    “义体....会出现幻觉吗?”

    ......

    “情况我大概了解了,麻烦你了,之后帮我再稍微盯一下......”稍晚些时候,贝塔向博士报告了阿尔法刚才表现出的异样。提前让她和伽马帮忙照看下阿尔法,现在想想,这个决定还是很正确的:他俩对阿尔法都很关心,也都很负责,一遇到特殊情况就和他报告;得益于他们俩的帮忙,他得以掌握关于阿尔法的一手情况,为他后续可能的修复和优化工作铺平了道路。

    “幻觉?”切断了通讯,贝塔在汇报中提及的这个词久久地回荡在他的耳边,“幻觉......应该是记忆的重组和再现,不过...怎么会呢?”回想起来,当初在她仍处于修复过程的时候,他就已经着手在清理她的记忆模块了。考虑到日后战斗的需要,他担心以后面对欧米伽的时候,她会像上次那样下不去手,为此他特意将她的记忆模块进行了全盘解析,关于欧米伽的早期回忆内容已经被他删除了。

    “看来必须要进行二次复查了.....”考虑到这个项目必须要在阿尔法的自我意识受控的情况下,借助她的意识流与记忆模块同步来进行模拟演算,他就没有在之前的修复中进行。但谁知道她醒过来后这么不安定,他还没来得及完成这二次记忆排查,她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要现在就召回她吗?”坐在身旁的助理问道。

    “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记忆模块本身性质特殊,随着时间的增加,模块内存也会陡然暴增,演算的可能性也会爆炸性增幅,这对我们后续的排查和演算很不利。”博士喝了口咖啡,看起来他也很苦恼。

    “过几天吧,记忆模块本身比较特殊,或许她可以通过这段时间的亲身经历,将这些错位的记忆进行自我修复.....”他托着脸,思索片刻后,还是做出了这么个决定,“只希望他们别说漏嘴了,千万别在她面前随便再提到那家伙......”

    ..........

    少校听说了起过阿尔法今天会过来,待他完成了这一轮的巡查,返回了移动指挥部,基地后,他亲自带队来找阿尔法。

    看到几个义体都在车旁,他摘下军帽,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阿尔法,很高兴看到你恢复。”

    “很高兴看到军方推进一路顺利,少校,有劳你了。”

    简单的寒暄过后,在少校的指引下,他们钻进了移动指挥部。盘腿坐在略显昏暗的卡车里,少校将一旁挂在黑板上的作战简报取了下来,放在小桌上;接上外置电源,打开了一旁的全息投影仪,地图就此展现在面前。按照速战速决的方针,需要尽快结束战斗。议会的决议已经下达,上头要求在第二年开春之前结束战斗,彻底将外星人驱逐和击败。按照这个要求,他们现在需要赶紧跟进进度,虽说这段时间他们的推进速度已经比以往要快了,但要达到议会的要求,他们还需要再加把劲;眼下,新的作战计划正在制定,只是不管怎么想,总是觉得离不开义体们和他们带领的机械部队。迫于无奈,他还是决定让他们几个都跑来助战......

    只是现在,大部队已经推进到战场的中部位置了,面对目前看似一片明朗,实则暗流涌动,深不可测的战场形势,他还是感到难以下手。距离最终的目的地还有一定距离,前路到底有多少危险,谁也没法预料。想想这压在背上的DDL,再看看眼前的地图,他就觉得头疼不已......

    .......

    然而头疼的还有一个人,最近的烦心事实在是不少,很多情况也出乎了他的预料。坐在军管区的办公室里,他看着手头的一沓文件,心烦意乱地翻阅着备忘录,思绪乱如麻。前段时间,后勤整备库的人联系他了,说最新的一批武器装备已经完成了二期测试,打算列装一批给一线部队,想在实战中进行试验。本来这不是什么坏事,但以S战区现有的情况,要安排这样的实战测试并不那么顺利,毕竟谁都没法保证敌人会乖乖听话,待在那里让你打;如果试验变成事故,那麻烦就大了。诸如等离子炮,轻型电磁轨道炮这样的新武器,列装到一线进行实战测试是很有意义的事情,但眼下真的不好开展,他也正为此发愁。

    但这并不是重点问题。最麻烦的问题是,议会最新的决议下达了:既然要速战速决,那就争取在今年年底之前把仗打完,让大家都过个安稳的新年,用一次完美的胜利,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哼,说的真特么轻巧!”他瞥了一眼日历,再看看面前S战区的地图,顿时觉得这帮人的提案简直是无理取闹,“速战速决也是要战的啊!就现在这进度,就算外星人现在直接缴械投降,我们都不一定来得及打扫战场......”但抱怨归抱怨,这个决议之前已经在投票中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纵使是联合军指挥部的代表团极力反对,也实在是无济于事。

    更雪上加霜的是,原本在计划中,两个礼拜以前就能抵达战场后方的援军,在调防支援的途中遇到了藏匿的游击部队袭扰,耽误了行程。Wheele

    中将刚才和他联系了,说那边带队的Albe

    t上校已经清理掉了所有负隅顽抗的敌人,现在正在检查战场;如果顺利的话,他们很快就能从W战区完全撤出来,抵达S战区进行支援。

    “预计明后天就能到,如果顺利的话.....”Wheele

    中将的语气也显得很无奈,“没办法嘛,我这边也是遇到了突发情况了。Albe

    t说那些外星人可能是之前在战斗中被打散了,它们在后方临时集结的,所以我们这里没有显示出来......”

    “反正我也没办法说啥了,你叫他尽快吧!”准将真的无话可说了,指责也不是,抱怨也不是,他寒碜了几句,草草收了尾。

    “真麻烦,我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么?”切断了通讯,他感到一阵胸闷气短,“可恶,现在的身体真是经不起折腾了.....”他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药瓶,倒了两颗药丸,含着水吞服了下去。刚想换下衣服准备休息,一个加密的通讯信号接入,准将看了看通讯的掩码格式,皱了皱眉,顺手把桌上的防窃听装置打开,把门锁上,环顾四周,确认一切安全后,他最终打开了加密频道。

    “不是说了最近没事别来找我吗?有话快说,这次找我干嘛!”知道对面是Wade

    ,准将也直截了当地问了。

    “好消息,我的义体现在已经在测试阶段了,到时候会像Rodot当初做的那样,把他们叫上,搞一次模拟演练。”Wade

    听起来非常高兴,说这话的时候,仿佛已经激动得要跳起来了。。

    “你搞演练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忙得要死,没别的事情吧?没别的事我撤了!”

    “当然不是,你听我说,我的打算是,这次演习后,直接把它投入实战......”Wade

    的话刚开了个头,还没说完,准将打断了他的话:“不行,你的义体现在不可以投入实战。”

    “啊?为什么?”被当面泼了盆冷水,似火一般的热情也被瞬间浇灭了,Wade

    的语气中满是困惑和不解。

    “听我的吧,我这边没办法帮你安排,更何况....”他喝了口水接着说,“更何况,你现在带着你的义体过去,肯定不可能把那家伙和他手下的义体挤掉的,到头来肯定是和他共事,你想和他合作吗?”

    “这倒确实......”准将的提议点醒了他,他这才想到这么回事儿,赞许地点了点头,“那就听你的吧。”

    “然后是你的实战演练,这次演练直接决定了你研发的成败,你要慎重一些。着重突出你研发的义体比起他的那些义体,优势到底在哪里,你要让那帮老家伙一目了然!”准将不无关照地叮嘱着,把自己觉得重要的“考点”给他做备案。

    “这个自然,我已经安排好了。”Wade

    略显得意地笑着,看来他对自己的研发很有信心,已经觉得稳操胜券了。

    “没别的事,我挂断了......”感觉有些累了,眼看着对面的Wade

    也没有在说什么,他伸手按下按钮,把通讯频道关闭......

    “最好别让我失望,最近的烦心事实在是太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