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四十六章
    手动检索和排查记忆模块是一个漫长且繁杂的工作,面对形式各异的海量信息,要一项一项地逐一检查过去,可想而知他们的工作量有多大。即使助理和博士两人一起协作,几近日夜不眠地昼夜赶工,他们也还是做了很久。当他们最终完成了记忆模块的全序列检测,已经是六周以后了。

    ......

    “当前时间:2254年11月4日”

    “机体型号:阿尔法”

    “核心电源剩余:98%”

    “通讯链接:良好”

    “运动模块:正常”

    ...........

    “.........”

    从漫长的昏睡中醒来,她慢慢地睁开双眼;太久没见光了,眼睛一下子还没法适应外面的环境,她眯起眼,伸出手四下摸索着。长期的待机休眠让她显得有点困顿,整个人都懒懒散散的,毫无精神。这时,她感到自己的手被握住了,与此同时,背后仿佛多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推力;借着这股力量,她慢慢地坐起了身。看着坐在试验台上的她,长眠初醒的模样宛如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略显凌乱的头发和一脸迷茫懵懂的神情,换做是谁,都会感到心里小鹿乱撞吧...

    “阿尔法,你......记得我吗?”拉着她的手,博士关切地问道。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总算是习惯了控制室的光亮,缓缓地把眼睛睁大,眼前的一切也就此清晰澄澈。她碧蓝色的眼睛盯着博士,努力地从全新的记忆模块中读取记忆,“你是.....博士.....叫.....”

    在这一段漫长的时间里,她的记忆都是被计算机的测试系统进行人为的读写和存储的,加上全序列的记忆检测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原有的记忆排布,致使她现在的记忆读写有些堪忧。实际上,不光是她的记忆读写能力,她的运动机能,她的逻辑判断能力都已经因为长期的休眠和大量的数据流动有了一定程度的退化。“不过这不是什么很严重的问题,只要安排了指定模块的功能训练,按部就班地做,这都是可以恢复的...”博士握着她柔软的手,坐在她身旁,寻思着,“可能要一周左右的时间才能恢复机体状态,同时还要复盘一下她的记忆是否还存在其他问题。”

    博士轻轻地用手指捋着她的发丝,指尖轻轻拂过,他动作轻柔地抚弄着她的头发。看着他略显暧昧的动作,助理大概也明白了博士的念想,他默默地把测试系统的数据拷贝出来,和博士打过招呼后,他自觉地离开了实验室,留下他们俩独处的私密空间......

    ......

    博士坐在她身后,用梳子帮她梳理着头发,近一个半月没有打理的头发已经显得有点干硬粗糙。“我帮你把头发整理下吧?”博士凑在她耳旁轻声说着,指尖在她的发间游走。

    阿尔法轻微地点了点头,在博士的扶持下,她慢慢地躺平。博士取来了面盆,打开水龙头,温热的水流慢慢地浸湿了她的头发,她闭上眼睛,感受着博士的十指在她的头皮上轻轻地摩挲,细细地抓着她头部的皮质;十指划过的细腻感觉,伴着冉冉流出的温润热水流淌而过,提神醒脑的同时,她感觉浑身上下窜过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感。她扭了扭身子,表情逐渐放松,一丝惬意的微笑从脸上闪过。

    “我记得......我有个知心姐妹,和我无话不谈,关系很要好的,她是叫......”

    “她是叫贝塔是吗?”

    “嗯,是的,怎么了?”博士一边帮她洗着头,一边回答着。

    “她现在在哪儿?”阿尔法继续追问着,睁开眼睛,看着博士。

    “这个....她.....我也不知道她具体在哪里......”

    .......

    她这么一问,倒是提醒他了。这段时间他实在是太忙了,只顾着和助理一起没日没夜地处理记忆模块;接连一个半月看了太多的记忆序列,现在满脑子都是密密麻麻的代码组和记忆影像,真的就已经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了。“等下我去看看吧,太久没关注外面的情况了,或许真的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惊喜。”

    ....

    .......

    在这之前,他只知道Matt少校和Albe

    t上校两个人达成了共识,在战场上分管推进战线;他也知道少校的部队原本的推进速度很快,一路上势如破竹,杀得敌人节节败退。然而来到指挥室,看到地图,他这才意识到事情远出乎他的预料:军方的推进速度比自己想象中的快太多了,这一个半月的时间里,他们简直就像插了翅膀一样,大部队日行数十公里,以摧枯拉朽之势一路拔除沿途的防御据点,消灭驻守敌军,大步流星地向前疯狂迈进,几乎毫无阻碍地就通过了战场的中层区域。看他们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一路都是在清扫战场。此时,从地图上的兵力排布来看,他们已经杀到了敌人登陆基地的内部防线,并在那外面调整部署,准备继续追进,扩大战果。

    然而,随着他们推进阵线逐渐深入,他们终究还是遇到了阻碍。

    现在已经深入到了敌人的内层防线,不同于之前在中层防线的稀松疲软,敌人在这里的防御部署得极为严密。面对这样的高强度布防,他们不得不重新捡起自己在以往战斗时的那种紧张和慎重,调整战略部署,重新集结兵力,将原本在中层战区推进时分散开的各个分队联合起来,准备选取防御圈的一个薄弱点进行集中突破。但问题的关键点在于,内层防区的外围是一片地势复杂的山地,充足的兵员布置,配合易守难攻的地形,敌人的防御看起来近乎完美无缺,简直就像个大铁桶一样滴水不漏。

    想来也是,都走到这儿了,在往里推就是外星人的登陆作战总基地了,敌人的指挥中枢就在那儿,没有严密的布防是不现实的事情;更何况,随着军方在中层战场的快速推进,外星人后撤的部队现在都已经聚集在这里进行回防,眼下,几乎所有剩下的兵力全部都集中在这片区域,这让原本就难以攻克的内层防御更是固若金汤,无懈可击。不论是从前线的反馈,还是从指挥室的全息地图显示,这内层的防线,怎么看都觉得无比棘手,难以突破。

    ......

    Albe

    t上校带领的第四十二师团此刻还在两层区域的交接范围内清理残敌,而少校的先头部队则已经先行一步,在两天前率先攻入了敌人的内层防区。也就是在这两天里,少校感受到了来自外星人的深深恶意,他带着尖兵还没摸清楚状况,就被外星人驻扎在高地上的前哨守卫打得狗血淋头;好不容易除掉了几个防守点,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就被反扑过来的敌人硬生生给夺了回去。仅仅两天,他就已经感到不堪重负,甚至有好几次,负责主攻的先头部队都差点被那些外星人驱逐出内层防区,自己的移动指挥部都险些被敌人端掉。

    “可恶...不能让那个嚣张跋扈的家伙把我给看扁了!”他心里这么想着,虽然战况对自己极端不利,手头的部队也已经伤亡惨重,他还是下令让先头部队死守阵地,和那些外星人部队僵持着。

    他们打得很凶猛,也很惨烈。此时此刻,即使蜘蛛坦克巨大厚重的机械足已经从身旁倒下战友身上压过,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手中的武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反击;即使外星人密集的火力压制已经打得他们抬不起头,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敌方火力的间隙,尽自己所能地开两枪,争取多放倒几个怪物;即使外星人的重型火炮在他们身边一次次炸响,刺鼻的硝烟味伴随着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弥漫在战场上,他们也无所畏惧,该冲锋的时候,都义无反顾地向前冲锋........

    即使他们时刻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即使他们都明白这是在搏命,但就是没有人后退!

    ......

    “上校的部队还没赶过来吗?”他气急败坏地吼道。战场上的局面对他们愈发不利,他们现在每前进一步,面对的阻力都大得惊人。这两天里,双方都在没日没夜地打,激烈的战斗没有片刻的停歇。听着远处激烈交火传来的枪炮声和爆炸声,看着远处战场上逐渐焦灼的战况,这一切都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他烦闷地跳下车,一想到那家伙不紧不慢的样子,他就恨得咬牙切齿...

    “他妈的,这畜生要是再不来,我真的要顶不住了....”

    ......

    外星人,登陆作战总指挥部

    往日的安宁肃穆已经散去,此刻的基地更多的是因为战乱逼近而略显紧张的气氛;大领主也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从容和淡定,指战司他们更是忙得焦头烂额。他们本想在中层防区中,借助大跨度的战场纵深,且退且战,步步诱敌深入,从而节节抗击;但很多事情并没有按照计划中那样发展,对面的人类军队实际上根本不吃这一套:他们在快速推进的同时,也在稳步驻防,军队所到之处,尽为他们占领,这致使他们在不断的撤退中,自己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小。更要命的是,他们推进的速度还一点都不慢,完全是势不可挡;很多时候,他们的计划实在是跟不上变化,战略性撤退常常演变成了丢盔卸甲的四散奔逃,由此造成的损失也是不计其数。

    惨痛的伤亡让他不得不重新调整战略。眼下,借助这里的优势地形,他们以此为跳板,将原有的撤退战术完全扭转了过来,在这里严密布防展开反击,阻止那些人类继续前进。可经历了这两天的战斗,他们发现,在这里拼命打消耗战实际上于事无补,敌人的进攻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席卷而来,连着两天两夜完全不停,锐气丝毫不减。面对这样如狼似虎的敌人,他们感到手足无措,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

    “欧米伽....他...人呢?!”这个问题大领主一直就在问,然而欧米伽至今还是没有出现,此时此刻他已经派不出人手再去找了,也已经没精力再去管他了。眼下,自己这个登陆指挥基地还能不能守得住都是问题,哪里还有空顾得上他?

    不过吧...如果他能出现,那再好不过了.....

    “只希望他没事。如果他没事,至少还有一丝希望......”

    .....

    ..........

    外面打得热火朝天,这里却成了战场上唯一的一片安宁乐土。欧米伽静静地坐在那片树林里的一块大石头上,一头长发披散着,双刃斜靠在石旁的树下;他脱去了护甲,将其挂在树上,独自一人盘腿静坐。

    在这里待久了,整个人的心境都变得不一样了,他感觉自己逐渐和自然融为一体,放空内心,放下心中的包袱;回归平静,舍弃身上的戾气。他慢慢地睁开双眼,淡红色的双眸不动声色地扫视着周围:虽然这里相比过去已经变得不那么太平,坐在这儿已经能隐约听到远处的枪炮声,不过这周围的环境还是他熟悉的那副样子。面前的那棵树上,一只鹧鸪站在树杈上偏着脑袋看着他。

    他知道这只鸟一直住在这儿,就在他一直坐的大石头下,在那窄窄的一道石沟中,还有它简陋的小窝。战争的喧嚣仿佛和它们毫无关联,它们需要做的,就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活着。

    可能他一直坐在那里没有动,这胆小怕生的飞鸟居然毫无顾忌地站在他的肩头。

    他偏过脑袋,伸出手指去逗那只鹧鸪。

    “什么时候,我能和它们一样自在呢?”

    ....

    ..........

    夜幕逐渐降临,连日的战火让这里的硝烟遮天蔽日,激烈的厮杀使得这里宛如人间地狱一般,日月无光;一天的苦战又以双方惨重的损失告一段落。算起来,到今天为之,少校的部队已经在这里连续战斗了有三天了,但这三天的伤亡却远远超过之前三个礼拜的伤亡总和;再这样下去,他们一步都没有前进,部队就全部都在这里耗光了。情况不容乐观,他再一次联系上校,然而那家伙依旧没有回复,这让他心烦意乱。

    无奈,他只能另谋出路。

    恰巧,贝塔结束了今天的巡视,一路小跑着赶了过来,她和少校打了声招呼,便熟练地接入了和博士的通讯。阿尔法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没少和博士联系,天天盼着从他那里套一些关于阿尔法的消息;但博士一直忙于工作,根本没空搭理她。可越是这样,贝塔就越是担心,她的联系也从原本一周一次到现在天天联系,虽然一次都没有接通过,但她仍旧锲而不舍地保持着这样通讯的习惯。

    今天亦是如此,她和往常一样自顾自地跳上卡车,站在全息投影前,接入了博士的频道,等待着和以往惯例一样的三十秒无人接通自动挂断。

    然而今天她却惊喜地发现,博士居然接通了她的通讯!一个半月里,这是她第一次接通了和博士的通讯!

    “我今天看了频道记录,一下居然有几十条消息,你干嘛呢?”显然是被这么多的消息吓到了,博士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责备口吻。不过他转念一想,连续不断的这么多消息记录,说明贝塔他们一直都安然无恙;想到这儿,悬在他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啊?这个嘛......倒也没事了,对了,阿尔法.....就是问问,我问问阿尔法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回来?”贝塔喜出望外,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都不知道该说啥了。她根本没有料到今天能有如此好运,失联了这么久的博士今天居然搭理她了,

    “她还好,等她过几天状态恢复了,我就送她回来。”博士慢慢地坐下,捋了捋自己杂乱的头发,问道,“你呢?你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还好,军方这几天已经深入敌人的内层防区,眼下正处在僵持阶段,之前完成了几次协助侦查的任务后,我们现在就只是负责后方的警戒工作了。”贝塔如实地向博士汇报着自己的经历,她全然没有意识到,坐在一旁一直低头不语的少校,此时已经抬起了头,他看着贝塔,眼神怪兮兮的。“靠,天天都跑来打电话,你们是不是闲得慌?”少校心里有些愤懑地想着,“如果你们闲得慌,不如我今晚就派你们出去,渗透到敌后战场,从后方牵制敌人,机动作战.......以你们这么强悍的单兵战斗能力,估计没有比你们更适合做这件事的人了。”

    贝塔正嬉笑着和刚刚恢复的阿尔法聊天,全然没有意识到深陷战争泥潭,进退维谷的少校此时已经盯上了她....

    少校打开地图,坐在一旁仔细地盘算着这个计划,虽说是一拍脑袋想出来的主意,不过这或许是唯一的出路了。“就这么决定了....”几番推敲过后,他最终确定了方案,收起地图,他如释重负地伸了个懒腰。

    ....

    本想等她聊完了,自己切断通讯以后再和她说事儿,然而听着贝塔和阿尔法越聊越开怀,仿佛她们不把通讯系统的电榨干就不打算停下似的;少校实在是等不及了,他站起身,快步走过去,拍了拍贝塔的肩膀,“我有事和你商量,你过来一下。”

    .......

    少校把他的想法说了一遍,当着贝塔,伽马和约塔他们三个的面和他们商量了一下。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居然都同意了。

    “好久没有亲自上阵了....”伽马拧了拧脖子,看起来跃跃欲试;一旁的贝塔也点了点头表示赞许。

    “叔叔阿姨都想去的话,那我也去吧...”约塔看起来有些犹豫,不过看着贝塔和伽马都无所顾虑,她也壮起了胆子,同意了少校的出战请示。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你们仨,今晚就带队出发!我派人从两边侧翼进行佯攻,帮你们牵制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