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五十二章
    .......

    大领主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是不少,他得把这段时间的战斗记录全部从基地的终端中导出,加上统筹后勤补给,各战斗部的联络等常规事务,光是处理这些,就已经让他忙得焦头烂额了。更何况,眼下战况不利,他还要分出心思来参与作战会议,和指战司一起布置防御。手头有这么多的工作,他根本脱不开身,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在指挥室。

    看着地图上日渐缩小的占领区,指战司急得团团转,边上的一众参谋员也是六神无主。战况急转直下,凭借现在手上仅剩的部队,他们已经无力扭转战局了。更雪上加霜的是,根据前沿观察哨的报告,一支小股部队已经渗透进了他们的占领区,破坏了很多联络要点,消灭了好几支巡逻小队,还引导敌军的主力进行了多次定点突破。已经一个多月了,他派出的武士和猎兵小队至今都没有彻底消灭掉他们,这让他烦闷不堪。

    “这帮混进来的家伙,到底都是什么来头?”本想让欧米伽带队出战,然而看到他现在的状态,想想还是算了:两周以前,他在战场上带突击小队从侧面袭击敌方的装甲部队,在激烈的战斗中,他正面硬抗了等离子重炮的一轮火力压制;面对这种烈度的轰击,他的力场屏障是那么的疲软无力,身负重伤的他被人从战场上抬了回来,休整到现在,他也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还有啥我能帮你的?”

    放下手中的储物柜,欧米伽站在指挥大厅的一角,看着不远处忙得不可开交的大领主。

    经历了几次深入一线的实地作战,他惊讶地发现,战场形势已经和之前那会儿完全不同了;此时此刻,仅凭他自己和手下的一众武士,根本无法阻止军方的主力部队快速推进,手中的步枪和长剑,完全挡不住那些人类军队的凶猛攻势。借助成规模的重型步战车和自行防空炮,那些家伙在开阔战场上大杀四方,无所顾虑;士兵们也灵活地在战场上进行迂回穿插,配合装甲兵团进行冲击,逐步瓦解着他们的防线;对面的等离子重炮更是无人可挡,不论是他的力场屏障,还是外星人精心构筑的防御阵地,面对那从反应堆中喷射出的超高温电浆,根本都不值一提。

    他们仨不约而同地围着地图,面面相觑,默不作声。透过眼前的地图,方能窥见他们目前处于何等的被动处境。战场上的颓势,看起来已经无法改变了。

    撤退,已经成为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

    ..........

    天亮。

    贝塔正缩在角落里休息;随行的几个机械士兵也都齐齐整整地聚在墙边待机休整。警戒了一夜,阿尔法小心翼翼地打开安全屋的门,探出头向外张望着。除了远处传来的阵阵炮声,外面没有一点动静。确认安全后,她把门掩上,和一旁的伽马点头示意了一下,互通了外面的情况后,她轻轻地关上了门。

    “嗯?伽马.....”仿佛是感觉到了他的怀抱,贝塔醒了过来,一抬眼就看到站在楼梯口端着枪的阿尔法,以为是遇到了什么敌情,她下意识地也抄起了地上的步枪,“有什么情况吗?今天怎么打算?”

    “固守待援,坚守此地。”本想预演一下当前地形下的CQB战术,没想到给身后的贝塔误解了,阿尔法有些尴尬地放下了枪,“嗐.....姐,没事儿,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你丫的...吓死我了.....”她松了口气,骂骂咧咧地放下了枪......

    ......

    固守待援有时候比主动出击更加艰难,或者说,身处这样的战场情况下,不论是主动出击与大部队会合,还是固守据点等待军方救援,对于他们这种深陷敌后战场,攻击火力绝对不足的小股部队,其实都是非常困难的。但相比起来,他们也只能这么做了;外面的情况实在是难以捉摸,如果遇到敌情,别说是武士,猎兵这样的敌人,哪怕是常规配置的巡逻小队,他们都可能要栽跟头。此刻,他们已经没得选了。

    等待救援的时刻实在是漫长又无聊,阿尔法靠在安全屋的门旁,斜靠着枪盘腿坐在高台上,百无聊赖地把玩着胸前的那两枚项坠。

    看着她手中的项坠,贝塔瞪大了眼睛,“阿尔法,这俩项坠......”

    “博士送我的,怎么了?”回答的时候,她的视线依旧没有离开那两枚项坠。虽然它俩形状相似,但是摸上去的感觉还是大相径庭:一个项坠温润细腻,手感极佳,摸起来很舒服;另一个就很粗糙,划痕遍布,坑坑洼洼,完全没有另一个顺手。

    贝塔扶着墙靠过去,她伸手摸了摸,“这是.......”

    她自然知道这对项坠的来头,虽然和欧米伽不熟,细细算来也就碰到过两次,但回想起来,当初欧米伽被外星人带走那次,她是跟着阿尔法一起去找过的,她也是亲眼看着阿尔法把那个项坠捡起来戴上的。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这对项坠基本上就没离开过她。

    贝塔刚想说下去,少校的通讯请求接了进来;她撇了撇嘴,留下阿尔法一个人,继续稀里糊涂地摆弄她的项坠.....

    ......

    “现在前线的推进任务依旧是由我带队来进行,共享下你所目前的位置,我派人在推进过程中接应你们。”少校说道,“顺便,汇报一下你们现在的情况,需要什么援助,我设法先给你补给过来。”

    阿尔法放下项坠,快步走了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把我们安全屋的坐标点发给你,现在我们手头的部队损失殆尽,贝塔也受了伤,行动不是很方便,希望得到接应!”

    “这个位置的话,可能要点时间才能到,我争取五天之内赶到!坚守你们当前的位置,等待我们的救援!”少校说完就切断了通讯。

    “等下,五天!”阿尔法刚想继续争取下,看着频道被切断,她心里一沉,略显失落地摇了摇头。说实话,以她们现在的状态,再坚持五天,光是电量就已经够呛了,机械士兵尚且可以通过低能耗模式和轮班警戒来减少电量消耗,确保长期可用的电量续航;但他们自身的电量就难说了,虽然有自充电模块,紧急情况下可以通过待机休眠进行充能,但终究是杯水车薪;电量不够,他们的模块可能失连,系统有可能宕机,机体将受到不可逆的严重损伤。

    感觉有些困顿,她从背包中取出了备用电源,开始给自己充电。

    这次充满了以后,应该还可以维持最多三天的活动,再往后就难说了;贝塔现在一直处于休息状态,电量的损耗不算太大;伽马手头还有两个备用电源,原则上比她们俩都充裕,不过具体还是要看怎么用。

    “真是麻烦!”阿尔法坐在门旁,困意袭来,她闭上眼睛,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

    “现在....什么时候了?”贝塔感到浑身燥热,她从待机休眠中惊醒,下意识地看向门口的位置。原本坐在那儿的阿尔法已经不见了;

    “怎么会?”她扭了扭身子,肩膀僵硬得难以动弹,抬头一看,自己的腿被一个机械士兵的躯干压住了,环顾四周,昏暗的安全屋一片破败,身旁散乱着机械士兵的残骸,伽马也已经不在这儿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伽马!”

    “阿尔法!”

    ..........

    ..........

    “嘘........”阿尔法比划了一下,示意她不要出声,身旁的伽马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贴在她耳旁轻声安慰道:“没事的,我在你旁边,怎么了?”他轻轻地把头靠了过去,“放心,咱们俩都好好的......”

    她喘着气,看着阿尔法坐在门口,机械士兵们也都跪坐在各自的位置,握着枪保持着警戒状态,她松了口气,“没事,就是感觉刚才做了个梦....看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东西........”她低声说着,靠在伽马的怀里。

    阿尔法看着他们抱在一起,一丝失落的表情从脸上闪过.......

    “如果.......如果我也有一个像他那样这样值得我信赖,能让我依靠的人,那该多好........”

    “别瞎想了,现在还是在战场.....”她摇了摇头,端着枪看向门外。

    为了省电,她已经关闭了计时系统,这也就意味着她根本不知道今天几月几号,现在几时几分。现在天黑了,这是她唯一知道的事情;而天黑就意味着,她需要提高警惕了:外星人的猎兵部队倾向于在晚上行动,这是她在这段时间的渗透作战发现的规律;更关键的是,在内层防御圈,那些武士也都是夜间来向他们发难的,不知是那些怪物的习性,还是另有隐情,反正在这里,相比白天,晚上更需要提高警惕。

    她探出头,外面仍然没有异样,静悄悄的。她刚想关上门,突然她听到了什么声音,不是蜘蛛坦克的动力足沉闷的声音,也不是伊弥忒武士穿行而过的轻微风声,而是一种很奇怪的,类似某种动物的嘶吼声;随着那声音靠近,她瞅见一只巨大的蝙蝠状怪物迎面朝她扑来!她赶紧把门关上,那个怪物重重地砸在门上,巨大的撞击声惊醒了屋内所有人........

    ......

    一天前.......

    “终于打算要用它们了吗?”欧米伽看着大领主召集起一群身穿长袍的术士来到了仪式专用的大殿,心里大概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没,没办法了,这。最后手段!”他斩钉截铁地说着,让术士们开始进行仪式。

    随着他们挥舞着特制的法杖,大殿里的石雕开始晃动,白色的雾气笼罩着,空气中传来阵阵尖锐的吼叫声。那团白雾逐渐具象化,看样子仿佛是一个个有着长尾的蛇形怪物,双眼血红的它们发出的嘶吼听着让人毛骨悚然,它们飘荡着在大殿上,游走于回廊中,最后,它们一个接一个地全部钻入了那些石雕中。

    那些被附身的石雕,眼里射出了血红色的光芒,石化的外壳慢慢裂开,逐渐剥脱;随即,它们的身体也逐渐开始活动了起来,最后它们逐一张开了翅膀,尖啸着飞了起来........

    不过十分钟,它们就全都活了过来。不得不说,这些家伙长得颇有异星特色:形同蝙蝠的翅膀却如同信天翁一般宽大结实;它们的下半身没有腿,取而代之的是蛇一般的长尾;和常见的飞行生物不同,它们有着独立于翅膀的双手;它们有着蜥蜴般的三角形头部,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露出了充满敌意的凶光.....

    “这是什么?”欧米伽皱着眉头问道,“幽灵吗?”

    “伊弥忒武士的亡魂。”一个戴着编译头盔的术士说道,“为神而牺牲的武士,它们的亡魂会以这种形式再生,它们将继续和我们肩并肩,为神而战!”

    “也就是说,有你们在,那些伊弥忒武士就可以做到真正的不死,是吗?”欧米伽惊奇地看着天上那些怪物盘绕着,反问道。

    “并不是。”那个术士继续说道,“神谕上记载的是,为神而战的武士,他们在战场上牺牲,代表着它们在初次试炼的结束;只有他们的灵魂再一次经历战争的洗礼,完成这身处凡间的最后磨炼,它们才能获得进入巡礼堂,位列的资格!”

    “说些我听得懂的......”被这一套神叨叨的鬼话弄得云里雾里,他有些不耐烦了。

    “召唤,给生命,只有一次.....”大领主一边说着,一边绞尽脑汁地组织语言,“不能,一次次,不停地用!”虽然这家伙说的磕磕绊绊的,不过欧米伽大概也算是听懂了,他默默地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眼里发亮,焦急地环顾四周,仿佛在找寻着什么.....

    大领主看出了他的心思,叹了口气,“百夫长,他,好像,不在这。”那个戴着编译头盔的术士也摇了摇头,“百夫长是无比强大又高傲的存在,真是可惜,这里看起来没有一个合适的,可以用来承载百夫长英灵的躯壳.......”

    大厅里最后剩下的那个幽灵,看它的体型,和生前的百夫长简直是一模一样:不同于其他幽灵那样的蛇形身躯,它的形状很特别,它居然保留着和人一样的躯体形态!双眼血红的它,看着周围那些附身于兽形石雕的亡魂,仿佛是不甘于此,它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时,仿佛是注意到了什么,它转过身,扑向了神殿的中央....

    那里原本是一个巨大的武神雕像,百夫长怒吼着冲了过去,巨像身上的石块逐渐剥落,关节开始慢慢地运动了起来,血红色的光从头盔的缝隙中透射而出,它挥舞着手中的长矛,背着两把大剑,身披重甲的它看起来比百夫长生前还要强大万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从它巨大的身躯中迸发而出,整个大殿也为之颤抖......

    大领主单膝跪地,身后的一众术士和其他随行的外星人都齐刷刷地和大领主一样跪在地上,它们异口同声,语调虔诚地说着同样的话,看起来似是祷告,只是它们具体说了啥,欧米伽听不懂罢了。仰视着那个手持长矛的武神,尽管表面上不为所动,但他心里还是感到些许的惊恐;毕竟站在面前的是这么一个目测有几十米高的巨人,一举一动能让大地都为之一震。看到这家伙站在对面,换做是谁都淡定不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