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五十五章
    “........”

    “听得到我说话吗?”

    ........

    伽马睁开眼,周围的景象仿佛似曾相识,好像是......

    九号研究所?!

    远处传来的阵阵炮声,耳旁人们的惊呼和惨叫声,火焰燃烧的噼啪声,玻璃碎裂的脆响声,在这片宛如炼狱般的地方此起彼伏。眼前的一切被燃烧的烈焰吞噬,隐约可见粒子步枪的淡蓝色微光闪过,如同死神之触,夺走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

    陪在他身旁的,是他挚爱的妻子。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惊魂未定,她浑身颤抖着畏缩在他的怀里,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鸟。

    “没事,有我在,别怕.......”虽然他也这次紧张得浑身发抖,他还是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妻子,安慰着她。

    突然,猛烈的爆炸声炸响在头顶,天花板被炸了个穿,一根巨大的混凝土横梁摇摇欲坠........

    “小心!”他下意识地转过身,双手撑地,用自己不算宽厚的肩膀和后背把她护在身下。随着炮击带来的余震,那块混凝土柱子直挺挺地砸了下来........

    那一刻,他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背后一阵刺骨的胀痛;失去意识之前,隐约听见有人在喊着自己的名字,他努力地抬起手,可是浑身软绵绵的,手也不听使唤,根本动不了........

    心里最后想的,还是被压在身下的她........

    “好好.....活下去......”

    .....

    .........

    “伽马,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睁开双眼,他环顾四周,眼前的景象不再是烈焰中的实验室和昏黑残破的回廊,而是试验台那个略显刺眼的顶灯和记忆中自己妻子的脸庞。他有些茫然地伸出手,“我........”

    “我这是.....在哪?”回想起刚才的所见所感,他仍旧是心有余悸,扭动了下身子,他努力地想坐起身,可腰背部还是使不上劲儿,再一用力就觉得疼了,他硬撑着在试验台上挣扎着,可到最后还是徒劳无功,完全坐不起来。

    “放心,没事的,没事的........”贝塔摁住了他的胳膊,握着他的手,“我们都没事......”

    “别着急嘛,你的机体现在还没有完全修复好,我手头还有些零件在车床上,没来得及给你换上。”坐在一旁的博士也走了过来,“还有几块活动关节需要再处理,我等下去看看......”

    “嗯?对了,我听说人类断了骨头,愈合后会变得更强壮,身为义体,我为什么就没觉得呢?”贝塔问道。

    “因为你们终究是义体,不是人类。”博士摊了摊手,回答的语气中透露着些许的无奈。贝塔还想继续追问些什么,博士已经没兴趣继续回答,自顾自地走开了。“好吧,你忙你的......”目送博士离开了控制室,她坐在试验台旁,陪在伽马左右。

    .......

    站在后勤总站的指挥室里,阿尔法默默地看着一旁的时间显示屏发愣。从战场上撤回来已经两天了,看着地图上的情况,少校的部队好像陷入了苦战,这两天一直都停在他们撤离的那区域附近,没怎么往前走。不过话说回来,少校那里战况如何,暂时还不是她最在乎的。

    此刻,她最在乎的,还是伽马的伤势。

    被直升机的螺旋桨砍到,想想都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尤其还是军用的重型武装直升机,那玩意儿的螺旋桨又厚又重,高速飞转起来,这杀伤力比起他们用的重斩巨剑,那真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万幸的是,这一击没有把他腹部深层的核心总控模块给敲掉,只是斩断了外护甲和一些边缘化的模块;或许是得益于他手上的力场发生器,尽管最后没能彻底挡住飞旋而来的螺旋桨,不过还是为他抵消了些许杀伤力。

    “有通讯接入,是前线指挥部发过来的。”助理话音刚落,博士就走了进来,看他手上还戴着的那副灰不溜秋的手套,就知道他这会儿刚从机床旁边过来。

    “少校么.....看来他总算是把情况给摆平了.....”

    .......

    两天前........

    少校在前线接应到阿尔法他们仨之后,马上就安排人把他们送回到博士手中;前线战事吃紧,他压根儿没有时间离开战场和博士碰面。眼下已经到了决战的关键时刻,首要任务不必说,自然是在战场一线指挥战斗。

    虽然他们解决掉了那个巨人,但那些石鬼依旧活跃在战场上,没有被完全清除的它们,仍然是军方推进过程中的一大障碍;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他们的大部队没走多远,就和这些家伙打了个照面。要命的是,他们所处的开阔地让这些空中机动单位的杀伤力得以最大化,它们盘旋于低空中,毫无畏惧地迎着高射机枪的火力俯冲而来。这帮硬如磐石的畜生飞速扑来,每一次冲撞,都让他们大吃苦头,被撞死砸伤的士兵不计其数,装甲车都有不少被撞翻,撞毁的。

    然而这不代表战士们拿那些怪物没有任何办法,在高射机枪不间断开火,防空炮持续输出的同时,面对那些俯冲而来的怪物,他们也是花样百出:有的人会直接卧倒,躺在地上用高爆弹轰击;有的人会将伞绳穿在炸.弹引信上,当做流星锤一样望天上扔;更有甚者,他们有人直接掏出各种近身武器和它们硬碰硬,还有人直接把它们从空中抓住,合力摁到地上敲碎........不得不说,对付那些怪物的时候,他们都是挖空心思,发挥了自己丰富的想象力。虽然近距离爆炸的高爆弹很多时候会炸伤自己,虽然很多时候他们甩出去的炸.弹会原封不动地砸回来,虽然以他们的血肉之躯根本敲不动那些石头怪物,试图跳起来抓住它们的人大概率会被它们带走........

    尽管场面看起来群魔乱舞,不过最起码,他们都拿出了自己全部的本事,做着力所能及的抵抗。少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手里也没有对付这些家伙的锦囊妙计,此时此刻,双方已经缠斗在一起,让后方的炮击中队支援战斗已经不现实了;到这地步,比的就是拼刺的决心!就看双方谁能站到最后,谁拼得过谁!

    “别怠慢,所有单位,全力开火!”他一边指挥着,一边也拿起武器加入了战斗。他打开车门,借着车门的掩护向头顶上那黑压压一大片敌人开火........

    ......

    刚刚........

    经过整整两天没日没夜的激战,那些石鬼终究是被消灭得大差不差了。回过头想想,这两天基本都没有怎么休息,大家都一刻不停地战斗到现在。“原地休整四个小时,随后继续前进!”少校打了个哈欠,从车上取来了便携终端,打开地图,查看着地图。整整两天,他们如同一只巨狮,却被这一大群苍蝇给困扰了整整两天,怎么想都让他感到气愤!

    他收起终端,往队伍后走着。除了负责警戒的极少数尚能运转的自行装甲,其他人都已经躺平了,没睡着的也都各自席地而坐。少校背着枪,在队伍里巡视着。刚走了没几步,隔着老远就看到中士一个人在队列外面抽着闷烟,看着他被鲜血浸透的半条胳膊,少校赶忙跑过去,“喂,老哥!你受伤了?伤哪里了!”

    “你忙你的吧,我自己处理!”中士吐了口烟,握着工兵铲的手微微地颤抖着。少校心疼地拍了拍他的后背,“我帮你看看!别动!”他小心翼翼地解开了老战友的作战背心,看着他肩膀上一大块被撕掉的皮肉,少校咽了口唾沫,喉咙一紧,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也太拼命了,怎么弄得....这....这样子......”

    “哼,要说拼命,谁比得过Matt你啊?”中士把手上的卷烟扔在地上,踩灭了火苗,“你已经是断过手脚的人了,我这点又算得上啥?”中士从背心的附包里取出了一捆止血纱布,在少校的帮忙下,他简单地进行了包扎。穿上作战衣和背心,他把工兵铲收了起来,“走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陪你走走......”

    ........

    检查了一下战场,确认已经没有任何敌方单位幸存,紧张的心情逐渐放松了下来;但晃了一圈,清算了一下自己手头剩下的战斗单位,少校的心情一下子就沉重了起来:即使他们手头有着丰富的弹药补给,面对这帮凶残的怪物,他们也是死伤惨重,手头的兵力已经损失了近一半。不得不说那些石鬼是真的难缠,和当初议会数据统计中的反映的情况一样,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敌人。

    回到车上,他叫醒一旁的Hyde上尉,把外面的情况告诉了他,坐在副驾驶位上,他和上尉仔细地盘算着手头的编制和部署,这不算不要紧,一算就出问题了:经历了这两天的消耗战,自己手头剩下的兵力,合着已经只剩下不到一个混成旅了,这还没排除那些受损伤的作战单位。刚才清点的时候比较匆忙,现在回过头想想,那些伤员当中,有不少人伤势很重,根本不可能再跟着部队随行;有些自行装甲和载具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让它们随军作战也不太现实。

    “如果排除他们,算上那些受轻伤的,粗略估计,咱们手上也就只有两个营不到的兵力了,或许可以勉强组成一个混编突击团,但不论如何,就这点兵力,再继续推进阵线,还要强攻它们的登陆基地,我个人感觉,胜算不大。”上尉面色凝重地汇报着。

    少校铁青着脸,听着上尉的汇报,脸色很是难看,仿佛随时都会爆炸似的。自己作为进攻主力,手头缺兵少将也不是个办法,思来想去,他决定厚着脸皮和那个家伙开口借兵:“和上校汇报一下吧,让他给点增援,我这边着实顶不住......”

    ........

    然而这家伙却推脱说自己的部队铺开在外层阵线上,这段时间也是多处遇敌,四面开花,估摸着也没办法分兵出来支援他。这次他的态度没有那么冷漠与高傲,但说到底,这结果还是一样的:没有增援,自力更生。

    “没办法了,我只能和博士联系,让他的义体继续出战了.......”少校叹了口气,“他那里应该还有能用的义体吧?”

    “帮我联系一下博士。”

    .........

    “他们都受了伤,哪能继续参战?你想太多了!”博士也没好气地回敬了一句,估计他还是对少校当时瞒着他把贝塔他们派出去的行径耿耿于怀吧.....

    “我现在缺人手,你这儿应该还有两个能动的义体,只要她们俩就行,让她们来就可以了。我让我的部队提供掩护,尽可能安全地把她们送到敌人的登陆基地外围,之后让她们俩先进去探路......”少校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说给了博士,“我的部队现在损失惨重,仅靠我们的话,估计打不下来......”

    “那也不行啊,她们都需要休整........”博士还想说什么,也想不出说什么了。毕竟,阿尔法是没有受伤的,贝塔也只是受了轻伤,换过一块护肩板之后,已经没有问题了;说实话,以她们俩现在的状态,其实都已经能出战了。他拒绝少校,仅仅只是出于他的私心,他不希望看到他们再冒这么大的风险,参与到这么危险的行动了。

    “哼,休整?我的部队也想休整,他们打了整整两天,都完全没合过眼,我有让他们休息吗?!”少校大概猜到了博士的想法,他提高了嗓门,开始吼起来,“搞清楚!现在还不是休整的时候,你把她俩派过来支援,我们一周之内就可以攻破敌人的基地,这场打了五年的仗就可以结束了!你自己考虑吧!”

    通讯切断。

    走出指挥室,博士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那家伙怕不是被外星人打得昏了头,这都已经开始胁迫他了。本来还不太想去,可少校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看来是不去不行了。不过冷静下来再想想,如果这一战结束,真的能将这场浩劫彻底终结,那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儿?让阿尔法她们亲历这场终焉之战,对她们来说也是一件颇有意义的事情。想到这儿,他一下就觉得眼前澄澈透亮,心里豁然开朗。

    回到控制室,他把她们俩召集起来。“贝塔,你的肩膀感觉如何了?”他拍了拍贝塔的肩,捏了捏她昨天刚换好的那块护甲板的位置,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没事了,本来就不是什么很要紧的伤。”她笑了笑,转转自己的右肩。

    “阿尔法,你呢?”博士看着阿尔法,“没有在战斗中出现错觉什么的吧?”

    “没有,一切正常。”阿尔法的回答干脆利落。

    “很好。”博士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我们出去说吧,到指挥室去。”他推开了实验室的门....

    .......

    进到指挥室,打开地图,博士也没再多废话,直接切入正题:“我本意不想让你们这么快就离开,但是战况紧急,少校刚才联系我了,他需要你们的帮助。”他把大致情况简明扼要地告诉了她们,同时也和她们说明了少校的计划,“按他刚才给我的计划表,你们带两个中队的机械士兵去支援,此行的主要任务是协助军方突破敌方登陆基地的外围防御,同时由你们带头攻占外星人的地面登陆总基地!”博士一本正经地捧着电子手写屏说道,“少校会为你们铺平前进的道路,同时为你们提供必要的火力支援。”

    “这是最后一战了,是吗?”回想着博士刚才所说的任务内容,阿尔法瞪大了眼睛。

    “应该是的....”博士皱了皱眉头,话不敢说得太满,毕竟他也不知道后面到底会不会发生什么其他的意外;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 只要他们把外星人的地面登陆总基地占领下来,这场持续了五年的战争就差不多可以落下帷幕了。

    “嗯,那他有说什么时候出发吗?”阿尔法继续问着。

    “你想什么时候走呢?”博士倒是没想到阿尔法会表现得这么积极主动,他满腹狐疑,有带着些试探性地反问道。

    “现在。”她的回答很简单。

    “等等,如果现在去的话,伽马就没法去了呀?”贝塔轻轻地推了推她。

    “少校知道他的情况,所以他指定了就是你们两个带部队去。”博士补充了一句。眼看着阿尔法转过身准备开始整理装备,博士上前拉住了她:

    “有段时间没和你们好好共处了,这次,让我为你们饯行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