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五十六章
    后勤总站的食堂总的来说还算不错,但如果说要在这儿宴会聚餐,那就有点差强人意了,毕竟这儿实在是没什么可以撑得住台面的主菜。所幸博士这次也只是招待下阿尔法她们俩,合着加起来一共就三个人,倒也不必太过讲究。他占了张位置靠窗的四人桌,把食堂里的几道拿得出手的菜弄了出来,最后还不忘从厨子手里顺了瓶红酒。

    “今天也就只能这么简单地小聚一桌了,等回到研究所,咱几个再好好庆祝一番!”他把酒杯和餐具逐一摆好,帮她们把酒满上。

    “说什么简陋嘛,这也是有鱼有肉了啦......”贝塔笑道,她指着桌上的菜,“这不是很丰盛的嘛?”

    阿尔法坐在旁边,轻轻地用手指捻起高脚杯,暗红色的酒水在杯中周而复始地转动着;凝视着手中的酒杯,她感到有些精神恍惚......

    上一次参加这种聚餐,上一次用这种酒杯,上一次.......

    .......

    那会儿应该还在研究所吧?在活动大厅,那会儿他们七个围坐在一起,大家其乐融融,有说有笑........

    前后一年的时间里,经历过的每一件事,都深深烙印在她的脑海中;曾经的美好的回忆,此时此刻也如同走马灯一般,一幕幕闪过眼帘:朝气蓬勃的德尔塔在训练场飞闪而过的矫健身姿,仿佛就在眼前;严谨务实的西塔不时地偏过头看看身旁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孩子;童真稚嫩的约塔一口一个姐姐的亲昵叫喊依稀回响在耳边;卡帕将心爱的妹妹托付给她时,那发自内心的信任流露出的微笑仍然历历在目.......

    倒放的时间回溯至今,看着眼前的酒杯,感慨于世事变迁之快,她叹了口气。气息拂过,酒面荡起圈圈波纹........

    ........

    “我们到底是为何而战?”

    “我们战斗的意义,仅仅只是为了消灭外星人吗?”

    “消灭了外星人,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长久的战斗没有让她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反而越来越让她困扰:太长的时间里,她深陷战争泥潭中寸步难行,沉沦于失去战友的悲痛中无法自拔;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被用在开枪,挥剑和冲锋,剩余的时间不是用来休息就是在闲聊,却从没有用来思考这些问题。此刻,战争即将结束,在这黎明到来前最后的黑暗时刻,她闭上眼睛,检索着记忆的同时,试图找寻这久违的答案......

    ........

    “我们是专用于战场作战的人造物,是为人类而战的新式武器.......”

    “战斗,是我们作为战斗义体唯一的价值.......”

    “未来....我们的未来.......”

    尽管身边的人无不对他们关爱有加,从博士到助理,再到少校,他们从不在乎自己作为义体的身份,始终都把他们几个当做真正的人类来对待;但仔细想想,好像也只有他们会这样一视同仁,不论是那个身居幕后的将军,还是那些参议会的议员,他们的言行举止,或多或少都反映着这样冷酷得有些让人寒心的观念。

    更让她心痛的是,昔日最亲密的战友,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她而去,倒在了战场,最后........

    “只剩下我们了!”

    ....

    不经意间,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这些悲观消极的想法将她心中本就脆弱的屏障彻底击破,她感到一阵难言的苦涩涌上喉咙,抬手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企图借此消除这种物理层面的痛苦;然而借酒消愁根本无济于事,被这些执念笼罩,她顿时感到自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失神地趴在桌子上啜泣........

    正和博士聊得起劲,贝塔并没有注意到阿尔法的心理变化,直到坐在边上的阿尔法哭声渐起,她才注意到异样。“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哭了呀?”她搭着阿尔法的肩膀,凑在她耳旁轻声问道。

    “阿尔法........”博士也走过来,蹲在她身旁,“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伤心事了?”

    “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说出来嘛,这样或许心里会好受一点啦.....”贝塔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

    “没事,就是.......想到了他们........”她缓缓地抬起头,状态依旧有些低迷;一头长发披落下来,看着有些乱糟糟的;她转过头盯着蹲在一旁的博士,道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你说,如果.......如果他们也能活到现在,面对这个决战的时刻,会不会.......和我一样?”问这话的时候,她的眼里泛着微微的泪光,看不出是伤心还是激动。

    “唉....算了,他们都已经不在了,说这些也没什么用.......”

    她这番看起来自相矛盾的话,让博士一下子摸不着头脑,他一脸为难地看着面前的阿尔法,不知道该说啥。半晌,阿尔法转移了话题,道出了自己从刚才就一直在思索的问题:“如果,我们最后成功地结束了战争,我们以后的道路是怎样的?我们以后做什么?”她调整了下状态,一本正经地问道。听到这问题,坐在她旁边的贝塔也瞪大了眼睛,一脸期待地望着博士。看样子,这问题也问到她心里去了。

    “你的道路?”博士把椅子搬了过来,“你的道路,应当由你自己来决定.......说吧,你有什么想法么?想在战后做什么?”

    毕竟是临时起意,她其实压根儿就没往这么深入地去想,被这么一问,一下子还真说不上来。她偷偷瞄了眼身旁的贝塔,犹豫不决地回答道:“就这个问题么,我.......我其实没也啥想要的,其实....是还没想好.....”

    迟疑了一会儿,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赶忙补充道:“我觉得....只要能和同伴在一起,其实不管怎么样....都挺好的.......”

    “我也是,只要大家能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不管怎么样,其实....都可以.....”这后半句的回答也道出了贝塔的心声,她拍了拍阿尔法的肩膀附和道。

    “对了,那他们呢?卡帕,约塔他们呢?”阿尔法追问道,“他们该怎么办?”

    “他们.......”博士愣了愣,面露难色,“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重铸他们的机体,就是吧.....他们的记忆会回到初始状态,那些与你共处的记忆就没有办法回溯了。”博士拿起手头的酒杯,“对他们来说,你们就会变回最早见面时的陌生关系。这样的状态,你们能接受么?”

    “当然,即使他们不记得那些并肩作战的时光,我们到底还是患难与共的朋友,以后还要在一起的!”阿尔法说得很果断,很坚决,她提高了声音,摆明了自己的态度。仿佛是被她的决心所感染,博士捏了捏下巴,刚才紧绷着的表情也逐渐缓和,语气中满是对她的赞许和肯定:“说得有道理,那就这么定了,等咱们离开了这里,我就着手去办这事儿!”

    “真的?真的能让他们回来吗?”原本只是不抱希望的提议,没想到真的能实现,她有些难以置信。澄澈透亮的淡蓝色双瞳中流露出的憧憬与期待,如同一只温润的小手,紧紧地抓着博士的心,他得意地摊开手,“当然,我说到做到!放心吧,等仗打完了,你想做什么都行,我一定能满足你。”说到这儿,他请不自己,伸手轻轻地捏了捏阿尔法的脸蛋,“你的未来,我帮你兜底;你的理想,我为你实现!”

    仿佛是怕冷落了一旁的贝塔,他转过头补了一句,“放心,这份承诺,也同样是说给你和伽马的。”

    “嗯........”贝塔揉了揉眼睛,用力地点了点头......

    “在这里,我提前预祝你们马到成功!一切顺利!”博士起身帮她们把酒杯满上,他举起杯子,激动地振臂高呼。看着她们俩发自内心的愉悦和满足,他也开心地笑着。一想到他们马上就要出发,参与这场决定人类命运的最终之战;一想到自己创造的义体即将成为终结这场末世浩劫的战斗英雄,他的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无与伦比的自豪;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仿佛又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巅峰,睥睨天下,豪情满怀......

    ..........

    “那么,我就送你们到这儿吧......”短暂的小聚后,他把她们俩送上了车。看着运兵车队远去,他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激动与不安萦绕心头.......

    “此行势必是凶险无比,你们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回想起刚才饭局上自己许下的承诺,他皱紧了眉头;其实刚才那会儿,他的话说的有些太满了,卡帕他们几个能不能重铸出来,真的不由他决定,要看军部是否继续拨款,“不管了,等战争结束,我就和领事会提议,把战斗义体的所有权拿下来,这样的话,最起码........”

    “最起码,他们三个,都能保住了....”

    “我想,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肯定是可以办到的......”

    .......

    看着她们的车队裹挟着滚滚烟尘驶离后勤总站,渐行渐远,他暗暗下定了决心:

    “大不了,我就用那些本该属于我的名誉、奖赏和权力,来换他们的自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