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五十九章
    ........

    “欧米伽,你后悔吗?”

    为了保护他的挚爱,他用自己的身躯为她抵挡了这猛烈的炮击,让她幸免于难;一发又一发的炮弹,持续而猛烈的轰击让他身负重伤,这些超越他机体防护能力的攻击,让他彻底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窘境......

    “我......我........”

    “我无怨无悔!”看着阿尔法横刺过来的剑直挺挺地刺穿自己的右臂,他咬着牙,忍着疼低声自言自语道。

    阿尔法反转手腕,振臂上挑,锋利的剑刃将他的整条右臂生生斩断!剧烈的痛感袭来,他看着自己的右臂重重地砸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疼的几近昏厥。阿尔法余怒未消,砍掉了他一条胳膊,接着就是一脚侧踢,将他狠狠地踢倒在地.......

    断了一条手臂,身负重伤的他在地上滚了几圈,瘫在地上;想再站起来,浑身无力的他已经力不从心,使尽全力也没能再爬起来........

    “欧米伽!”此刻,执剑走近的她如同复仇女神一般,迈出的每一步都让人胆战心惊;剑尖指着地上还在挣扎的欧米伽,她怒吼道:“去死吧!”

    .....

    .........

    “报告少校,我们还是无法联系到阿尔法!”副官汇报道。挡在他们面前的那扇防御门实在是厚重无比,外围的那道隔离墙也结实得超乎常人想象,短时间内要强行突破显然不太可行;要对基地内的阿尔法她们俩提供支援,除了像刚才一样开炮,唯一的办法就是空降了。

    “里面的情况完全未知,如果是有敌人的话,我建议还是通过火力覆盖进行消减。”一旁的上尉提议道。

    “还要进行炮击吗?”接进来的紧急通讯频道中,炮击编队联络员问道。

    ....

    “进行第二轮炮击!”

    综合考虑了指挥部在座各位的意见和战场上反馈的实际情况,少校还是决定再进行一次火力打击;同时,在火力打击结束后,立刻安排空降小队突袭。

    此刻,Miladov中士已经赶到,一旁的突击小队也已经全员就位;这会儿,他和此次行动的队员们站在指挥部外,正一丝不苟地检查着空降作战的必需装备,明确着行动方针......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

    ........

    欧米伽用仅剩的左手艰难地撑起身子,缓缓地提高重心,拼尽全力想站起来;阿尔法快步过去,满心愤恨地将半撑起来的欧米伽踩回地上;她反手握持的长剑,对准了他的后颈,剑已经高高举起,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手起刀落,向下刺去......

    “哼,永别了,欧米伽!这次我要亲眼看着你在我面前断气!”

    “德尔塔,约塔,贝塔!我替你们,报仇了!”

    .......

    就在她即将动手的那一刻,一发炮弹炸响在身旁,爆炸带来的气浪将阿尔法猛地拍飞出去,她惊叫着,重重地撞在柱子上.......

    勉强捡回了一条性命,他趴在地上,有些后怕,又不无担心地看着躺在不远处的阿尔法;趁着这空档,他扶着身旁的残垣断柱,总算是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然而还没等他站稳脚跟,两个黑影飞快地从隐匿处窜出;紧接着,在那两道黑影闪过他的那一瞬间,他也随着那些黑影一闪而过,消失得无影无踪.......

    .....

    .........

    炮火停息,突袭小队的直升机接踵而至,Miladolv中士带着一支十人左右的突击小队抵达了外星登陆基地的上空;他们熟练地扣上集束伞绳,快速地索降落地。放眼望去,这里除了遍地的弹坑,爆炸后的焦土,荒废得难以辨认的大厅,什么都没有。仔细地搜查了一遍周围,还是一无所获,没有找到先行进入此地的阿尔法和贝塔,也没有找到其他看起来有价值的东西。

    “报告长官,基地内暂时还没有........”中士拿起步话机汇报着,这时,背后的碎石堆有了些许动静。两名士兵赶忙转过身,一个持枪警戒,另一个则在队友的掩护下,准备靠近过去清理。那块乱石堆又晃动了两下,里面好像还传来了阿尔法的声音,在这封闭的空间里,她的声音显得很沉闷。

    “去帮她一把,把她找出来!”中士拉住两名队友,让他们也赶过去搭把手。然而还没等他们靠近过去,面前的小石丘如同一颗破片雷一样突然炸开,石块碎屑四散迸飞,最前面的那个士兵无处躲闪,身上被剐蹭得皮破血流......

    “小心敌人!”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士下意识地抄起步枪瞄准了过去,“全体都有,占据有利地形反击!”

    出乎意料的是,从破开的石丘中爬出的不是别人,正是遍体鳞伤的阿尔法。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突出了盖在身上的石堆,她无力地跪坐在地,如同宕机了一般一动不动。看到她如此惨状,中士放下枪,按下了对讲钮,“少校,找到她了!阿尔法,我们找到她了!”

    ..........

    听闻了这场战斗的前后经过,博士也惊得无言以对。等他赶过来的时候,现场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贝塔的残骸已经找得七七八八,阿尔法依旧是沉沦不堪的模样,即使早已有心理准备,看到现场的这一幕,泪水还是忍不住地淌落.......

    除了阿尔法,他最在意的义体,其实就是贝塔。作为阿尔法身边最可靠的伙伴,阿尔法对她真的是无话不谈;很多时候,只有通过她的心路历程,她的观念和所见所闻,博士才能观察和了解到阿尔法的情况。对阿尔法而言,她失去了一个真正的知心朋友,失去了一个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姊妹,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她低着头,泪水在她满是尘土的脸颊上划过,她的头发脏乱不堪,抱着腿坐在那里,埋着头啜泣着。

    “阿尔法,看着我好吗?”博士蹲在她面前,轻轻地摸摸她的脑袋,问道。

    阿尔法缓缓地抬起她的头,博士摸了摸她的脸,“你受伤了吗?现在还好吗?”

    “为什么.........”阿尔法轻声问道。

    “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杀了贝塔,却要来救我!”

    ...........

    ..........

    战斗渐入尾声,少校安排了爆破中队,在经过了个把小时不间断的爆破作业后,他们终于是把外层的防御门给处理掉了。大部队鱼贯而入,他们一边清理残敌,一边清扫战场.......

    一想到等下要写的作战报告,要打包转运的物资,要参加的临时会议,刚打完一场硬仗的少校顿时感到一阵无形的压力砸在头上。他默默地离开了临时指挥部,信步跟着队伍走向基地的废墟;他用脚随意地拨弄着满地的废墟,这时,他踢到了一个异样的东西........

    他扒拉着,终于把那个东西挖了出来。

    “这是......一条手臂?”少校拿着这条手臂说着,断口处的线路和机械构造,整体黑色的外部皮层,看起来不像是阿尔法他们的身体部件;他拿过来递给博士,博士端着这条手臂仔细翻看着,也摸不着头脑。阿尔法抬起头,一看着那条黑色的手臂,她内心的怒火再一次被引燃:欧米伽正是用的这条手臂,扣动扳机,挥舞长剑,残杀了无数的机械士兵,斩杀了她至亲的战友们;就在刚才,这只手臂亲手夺取了贝塔的生命。她站了起来,抢过那条手臂,狠狠地将它折断........

    看着阿尔法从腿上拔出短刀,一刀刀地切割着那条手臂的皮质,被愤怒和仇恨扭曲的她,所作所为让博士看的触目惊心。博士想上前阻止她,可是阿尔法哪里愿意停手?她仿佛是一只抓到猎物的老虎一般,死也不愿意把那只手臂放下;那双碧蓝色的眼睛中流露出的凶光,博士从没见到过。那条手臂的皮质在她一刀刀的切割下变得支离破碎,内部的金属骨架和线路暴露出来。她狠狠地撕开那层特殊的皮质,如同猛兽一般把那条手臂生吞活剥,硬生生把那条手臂徒手拆解成了一块块破碎的零件.......

    当她把最后一片金属骨架重重地摔在地上,内心压抑了许久的恨意终于得以释放,她坐回到地上,看着满地的零件,嚎啕大哭起来.......

    .......

    然而,这样强烈暴力的情感宣泄,并没有让她得到内心的愉悦。快意恩仇的发泄给她带来了短暂的快感,但内心压抑的苦痛却依旧笼罩着她。贝塔的逝去,让她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了。原本那个乐观积极的开心果在她身旁,如同一个知心姐姐一般陪在她左右,但现在,就在刚才,她倒下了,为了保护她,永远倒下了。

    看着一旁士兵们陆续挖出来的贝塔的残骸,一股苦涩感压在她喉咙口,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转过头不看那些破碎的零件和躯体,可是贝塔的惨状已经深深印刻在她脑海中。

    她并不知道贝塔是为了保护她,在临死前将自己的坐标发给少校,并请求火力支援打击;她只知道,突如其来的炮火打击让贝塔的躯体被撕裂得支离破碎,也让战况发生了突如其来的转变。

    士兵们把贝塔的零件捡了出来,放在一旁。运动皮质已经被烧毁殆尽,机械骨架也被炸得残破不堪;很多部件已经无从追寻,即使是很多被找到的部件,也已经严重变形损坏;躯干的核心区域被一发炮弹直接命中,系统已经没法再恢复和回溯了.......

    博士摇了摇头,贝塔的阵亡对他又是一大打击,或者说,对于义体们的逝去,他已经麻木了。每个义体他都视若珍宝,毕竟都是他和A

    a倾尽心血创造出来的伟大成果,他们努力的血汗结晶;即使没有像阿尔法那样有着那种特殊的情愫,他一路对义体们的关照和培养,也可见其用心之深。“先是德尔塔,再是西塔,再是卡帕,再是约塔,现在......”他叹了口气,捂着额头。德尔塔的迅捷,西塔的细致;卡帕的冷峻,约塔的稚气,贝塔的乐观........那些义体们的脸庞和他们各自不同的个性,他还历历在目.....

    回想起昨天晚上的聚餐,他还答应过要在战争结束后,给他们以一个崭新的未来;可仅仅只是过了一天,她就倒在了这里,在胜利到来的前夜,永远地倒在了黎明前的最后一丝黑暗.......

    “伽马怎么办?回去怎么和他交代?贝塔最后连全尸都没留下,这个怎么和他说啊?”他猛然想起来这个问题。当晚贝塔她们俩离开前,他还信誓旦旦地答应伽马,说一定要把贝塔接回来的。

    而且,就在不久前,他还承诺过:

    要给他们带来新生!

    ......

    想到这儿,他不禁觉得脸上一阵发烫,看着身旁来去匆匆,忙前顾后的战士们,他咽了口唾沫,静静地坐在阿尔法身旁。俩人一言不发,坐在互相身旁,气氛肃穆凝重......

    ...........

    ...........

    两道黑影闪入了一片四下无人的僻静角落,它们停下了脚步,放下了肩头扛着的欧米伽。

    “报告大领主,我们已经找到了欧米伽,他受了重伤,需要维修。”一个戴着头盔的近卫武士汇报着。另一个外星人补充道,“我们正在联络其他片区的守卫部队,尽可能争取到更多的力量!”

    大领主已经抵达了它们驻扎在太空中的母舰;其他几批的运输机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它们现在正在等最后一批运输机抵达,然后开始出发。当然了,毕竟是要回来的,它不得不留下点后手。

    “汇报一下,你手,现在剩,多少兵。”大领主问道。。

    “五个突击小队,六个武士,还有欧米伽本人。”近卫武士说着。他的身旁,欧米伽躺在一旁,意识全无。

    “优先,将欧米伽,修复,然后接受他,指挥。”大领主说着,“坚守待援,等我们回来!”

    .....

    ..........

    太空中的母舰慢慢地开始移动,随着引擎的发动,开启空间跳跃的母舰和其他一众舰群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报告,观察哨显示,位于地球外周轨道中的外星人母舰在刚刚消失了。我们已经确认,外星人的母舰就在刚才,通过空间跳跃的方式,离开了地球的外周轨道。”议会的领事会优先收到了这条消息。

    “知道了。”参议长说道。

    领事会大厅里一片死寂,没有战争结束的那种欢愉和狂喜,仿佛那场持续了五年的战争和他们根本没有关系一般。参议长回到座位上,他没有坐下,而是双手撑着桌子,扫视着在座的所有领事会成员:

    “各位,现在这个问题来了,我们的议会,何去何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