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五章
    “你有什么计划吗?”博士坐在地上,看着门缝外的动静,低声问助理。

    他没有回答,而是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杀出去!他晃了晃手上的电击棍,冲博士点了点头。“如果要联系到阿尔法,我就必须用到这里的频道通路,这得跑到大楼的通讯室里!”他这么盘算着,“通讯中心在二层,现在我们在五层的参议大厅旁的储物间,要到那儿实在是有点距离.......”

    “杀死两个警卫,换上他们的衣服,这样潜藏比较容易.......”他继续盘算着,“必须干掉两个警卫!切记要找那些落单的,不能和那些巡逻小队硬碰硬!”

    .....

    ..........

    没几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制定了一套流程完整,简明扼要的行动计划。助理手持电击棍,守在门口等待着一个能够让他下手的警卫......

    不知等了多久,一个警卫快步从储物间外路过。虽然以前没杀过人,甚至都没对人用过电击棍,但这会儿已经没时间给他犹豫了,天赐的良机稍纵即逝!他心一横,在那个警卫从门旁经过的那一刹那,突然推门而出,猛地扑了过去,手上的电击棍打出的电弧劈啪作响.......

    这第一次动手,比他想象中要顺利得多,借助这根电击棍,他不费什么力就放倒了那个人高马大的警卫。他们俩匆忙把人拖了进来,七手八脚地把这个警卫扒个精光,助理换上了这身警服,拉了拉领子,“唉,这身衣服大了一号,真不舒服!”

    博士从一旁抄起一把椅子,朝那个警卫的头上重重砸了下去,“呼.....这样就......没问题了........”随着冉冉流出的鲜血,刺鼻的血腥味儿扑鼻而来,他吓得浑身发抖,手上的椅子沉沉落地......

    “小子,你.....你怎么做到的......”看着面前这个被自己砸死的警卫,他心有余悸,“我....我杀人了?!”

    “先生,恕我得罪了!”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助理摁住了他的肩膀,从腰封上取下手铐,将他的手拧在背后拷住,“跟我来吧,我带你走!”

    .........

    他带着博士从储物间出来,押解着博士赶路。绕过几支巡逻小队,助理把伪造出来的现场情况告诉了他们,然后头也不回地快步押着博士走到了电梯间,登上了五楼。出了电梯,他一边押着博士,一边在博士的指引下,找到了通讯中心。

    然而到通讯中心门口才发现,这里并不那么容易进入,门口的两个警卫把他拦了下来。

    “小子,你走错路了,犯人应该押到地下二楼!”其中一个警卫指了指电梯,示意他过去。

    “等下!”他刚想带人转身离开,另一个警卫举起了枪喝住了他,“这个人是刚才从参议厅里面逃出来的那个研究员!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被这么摆一道,助理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他深吸了口气,强装镇静地回答:“他和他的同伙没跑远,我在五楼的储物间找到了他们,其中一个人被我打昏了,另一个人就在我手上,现在打算找地方把他丢进去!”

    “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挺能干嘛?”一个警卫激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家伙,要我去帮忙么?”

    “你帮个锤子!将军说了,让我们俩守在这儿!”

    ......

    走到楼梯口,他回过头张望着。通讯中心门口的那两个警卫,都是手持粒子步枪的全装卫兵,他自知不是对手,眼下只能按照他们的指示,把博士押解到地下二楼的防空洞,借此伺机而动

    “不要浪费太多时间,他们终究是会发现问题的,不论之后打算做什么,动作一定要快!”博士敦促道......

    ....

    ..........

    说是防空洞,实际上这里就是牢房,刚一下电梯,一股冷气扑面而来,不那么敞亮的防空洞里,阴森恐怖的气氛笼罩着。助理紧张地押着博士快步走着,正四处搜寻的时候,博士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旁边的那个房间里的人,他一下子愣住了,整个人都傻眼了....

    被关在牢房里的人,正是前几天还活灵活现的Emma。她双眼紧闭,瘫坐在墙角,面无血色,和前两天那个生龙活虎,容光焕发的她判若两人。他透过栅栏,轻声叫着她的名字,想把她叫醒;一旁的助理赶紧把他拉开,“我们还有正事儿要做,别节外生枝!”

    虽然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想想助理说得也没错,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此地不能久留!他点点头,助理继续押着他前进......

    ........

    “这位就是刚才在参议大厅要求逮捕的那个研究员,我往哪儿带?”助理押着博士一路带到了防空洞的值班室。一个胖乎乎的狱警瞪大了眼睛,放下手上的游戏机,“哈,那边就行了,我带路吧......”

    这家伙在前面带路?天赐良机!助理掏出了电击棍.......

    在远离值班室的拐角,他们对那家伙下了手!主要是这个狱警太胖,拖进牢房,扒他的衣服费了不少力气。几经周折,他们俩终于是换上了一身警卫的行头。看着脚下那个胖狱警,Rodot摁着腿上的短刀犹豫了......

    “博士,现在下不去手不要紧,等下我们还是要动手的!”助理从那个狱警身上找到了一串钥匙,从牢房里出来,他不忘把门锁上......

    .........

    穿着警服,总算可以放松些警惕了。他们一路小跑,赶回二楼。回到通讯中心门口,看到了那两个刚才打过照面的警卫,他们俩迎面而上,快步走了过去。

    “你们俩!”一个警卫喊道,“你们哪个部门的?怎么跑到这儿了!”

    助理没有搭话,而是继续向他走过去,同时右手已经在背后准备好了电击棍......

    “站住!再靠近就开枪了!”另一个警卫端着枪瞄准助理,厉声斥责。

    距离足够近了.......

    动手!

    ...........

    短暂而激烈的冲突过后,两个持枪警卫双双被他们放倒,他们捡起地上的粒子步枪,闯进了通讯中心。

    “小子,你受伤了?”看着助理吃力地把步枪背在背上,捂着左肩疼得龇牙咧嘴,博士很是心疼。

    “正事要紧!”他从两个全装卫兵身上把粒子步枪的附属装备全都扯了下来,“不要管这些有的没的了!时间紧迫!”博士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他们俩一起冲进门,“所有人举起手来,统统都滚出去!”助理喊道。那些接线员畏畏缩缩地举着手,在他们俩的枪口下,一个个朝门外走;博士把最后一个人踢出了通讯中心,反手把门关上,举起枪把门锁打爆!密集的粒子束打在厚重的金属门上,超高温的热流将门锁烧融,门锁和插销直接凝在一起,面前这道门被彻底封锁死了.......

    ......

    .........

    “通讯中心有情况!”监控室里一个操作员汇报。中将气得咬牙切齿,“终于找到他们了!给我追踪他发送的信号,找到目标接收点!同时,派防卫特遣队破门,快速缉拿叛逆分子!”

    “记住,Rodot要活的,跟他一起的那个小家伙可以直接处理掉!”

    .....

    .........

    Rodot飞快地敲打着键盘,他知道即使打坏了门锁,手头的时间依旧不充裕。听门外的动静,那些安保部队怕是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异样,都已经赶到这儿了。助理撕下身上的外套,把自己的扛来了一张桌子,以桌子为依托,把枪架在桌上;他端着枪,神情紧张地盯着门口。博士看着眼前屏幕上的传输信号,听着门外的动静,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S战区实在太远了,要传输信息需要连接到赫尔利斯城区外围的基站,从基站转接信号才能传输信息!然而,光是建立连接就需要花上些许时间,对现在的他们而言,这点时间很可能是致命的!他紧张地看着屏幕上的信号转接点,心慌意乱,手已经开始微微发抖了......

    不过他运气不错,他们赶在议会大厅封锁信号前,成功连接到了外围基站;没几秒的功夫,他们就联通了S战区的后方基地......

    通讯接通了.........

    ....

    ........

    阿尔法百无聊赖地坐在指挥室里摆弄着魔方,伽马在一旁看书,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安宁祥和,看起来他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远离战场的清闲。那个魔方的机械结构不怎么灵活,她转起来有些费劲儿;伽马坐在一旁,翻看着他喜欢的长篇小说,沉迷于精彩的故事情节中难以自拔........

    通讯接入,他们从各自手头的事情中转移开了注意力,阿尔法放下魔方,伽马抬眼看了看通讯频道。

    “是来自议会大楼的讯息。”阿尔法看着屏幕说着,“应该是博士的通讯吧?”她兴冲冲地起身,跑去打开通讯频道。

    还没等阿尔法张口,博士的喊声从通讯那头传来:

    “阿尔法,快逃!”

    .....

    .........

    接通了通讯,博士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听到门外一片嘈杂,他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赶紧先把他能想到的先说了!

    “阿尔法,快逃!”他大喊道。

    脑袋里一片空白,突然间又想起什么,他赶紧补充了一句,“不要相信他们,不要跟着军队走,快逃!”

    还想再说些什么,信号已经被屏蔽掉了,通讯链接被强制中断!他恨恨地咬咬牙,拿起地上的枪......

    一声巨响,通讯室的门被从外面强行破开,助理开枪击毙了一个突击队员,但他也同时被那些训练有素的小队队员压制了火力。密集的火力下,他大喊着从桌后站起身举枪反击,然而仅凭他一个人,根本敌不过这么多人的火力,仅仅是他开一枪的时间,他就身中数弹.......

    淡蓝色的光芒转瞬即逝,他手中的枪摔落在地,密集的粒子束瞬间将他吞没.......

    他颓然倒下,心有不甘地倒在了博士身旁,双眼久久都没能闭上.......

    .....

    .........

    “怎么有枪响?”阿尔法原本激动的心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她预感情况不妙,“博士,你那边发生了啥?”

    没有人回应,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嘈杂的噪声,不过几秒就变成了切断通讯的磁杂音.......

    “阿尔法,博士说让我们逃跑,不要跟军队走......”伽马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啊?是的........”阿尔法依旧惊魂未定,她看着伽马,心神不宁地坐回座位上。

    “博士肯定遇到麻烦了!”伽马说道,他把手中的电子书一甩手丢到桌上,“快点走吧。”拉着手足无措的阿尔法,他赶忙跑出了指挥室.....

    .....

    ...........

    “报告将军,任务完成,我们已经活捉了Rodot!”突击小队的队长正在向中将汇报着情况。情况还是有些出乎意料,本以为轻轻松松就能拿下他们俩,没想到居然减员了两人,被打出个一死一伤的战损,他气得揪着Rodot的衣领,狠狠地把他往地上甩.......

    “好的,带到地下室,关起来!”中将点了点头,切断了通讯。

    “得手了?”坐在一旁的Wade

    起身问道,看着中将逐渐放松的神情,他大概猜到了情况:Rodot已经被落网了!

    “下去看看吧?”中将拿起了面前的军帽,慢慢起身.....

    .........

    ...........

    少校陷入了沉思。现在他心里想的根本不是晋升军衔,授勋升职的喜悦,而是阿尔法!就在刚才,中将示意他带着部队回到基地,伙同基地中的守军合围阿尔法,要求将她和其他的所有义体全部消灭!

    “我究竟该做什么?”返回基地的路上,他一直在苦苦思索着;看着手下仅剩不多的部队,他很纠结,自己到底应该做出什么选择。

    和当初突袭研究所一样,这又是一个违背他本意的行动.....

    他犯下过一次错误,他杀过A

    a,而现在,他又被迫再犯一次错误,一个同样的错误!

    阿尔法,这个一路伴随他行动的战斗义体,这个始终都让他感到无比可靠的强力战友,这个曾救过他一命的生死之交,却也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是曾经犯下错误的深深烙印!想到这儿,他根本下不去手.......

    但转念一想,也不行....

    他不能因为他内心所固执坚守的正义,让自己的手下白白送命!如果他违抗军令,自己手下的战士们也一定会被牵扯进来。本该在战争结束后安心回家的他们,会因为他临时起意的这一决定而葬送了自己的命运,甚至还可能牵连他们自己的家人!

    “可恶,我到底怎么做!”他暴躁地拍打着方向盘,左思右想,一边是他内心坚持的正义,一边是他出生入死的战友.......

    二选一的选择,真是困难!

    .....

    .........

    “不!我不能这样做!”他咬了咬牙,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对不起了,兄弟们,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少校重重地靠在椅背上,心情久久无法平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