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六章
    ........

    换上作战服,带上自己所有的装备,她冲出了房间。本以为自己动作已经很快了,没料到伽马比她更早一步,这会儿已经全副武装等在门外了。

    “确定没有落下东西吗?这一去,就不会再回来了.......”伽马一脸严肃地问道。

    回过头,最后扫视了一圈,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

    走在走廊上,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气息笼罩四周;自从战争结束后,这儿很多人陆陆续续都撤走了,虽说没有以往那么热闹,但这里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冷清,这么肃杀。好像就是从刚才接到消息开始,这儿就莫名其妙地安静了下来;到现在,这里完全瞅不见一丝人影,也听不见一点儿声音。

    伽马握着枪走在前面,阿尔法端着枪站在他背后,他们互相掩护着行进。这样的室内环境过于复杂,如果遇到埋伏,情况很难预料。一路走到楼梯口,顺着楼梯看下去,没有发现敌人。阿尔法准备下楼,伽马拉住了她,“我走前面,随时小心!”他端着枪,张开力场护盾走在了前面,阿尔法站在他身旁,为他的侧面提供掩护;他们俩贴着墙壁行动,一边观察,一边行进,走得很慢,但脚步很稳。

    面前是一处拐角,闭上眼睛,他仿佛听到了远处有什么声音......

    “呼叫B小队,四层没有发现目标!”

    听到这声音,伽马示意阿尔法停下,本就精神高度集中的他,此刻已经紧张得大气不敢喘。久违的战场指令再一次回响在耳旁,只是这次,那些家伙不再作为自己值得信赖的队友,而是必须针锋相对的敌人!

    他知道敌人已经靠近了,他们马上就有麻烦了!

    或许是因为没有战斗了,都到这节骨眼儿上,他突然觉得自己手上这支步枪的手感有些不同与往常。“别瞎想了!”他摇了摇头,迫使自己专注于眼前的战斗;他以高姿警戒的动作出枪,紧张地瞄着那个声音出现的地方。阿尔法把左手搭在他的右肩上,以她自己的手为依托,枪口对准了面前的走廊,掩护着他的侧面......

    看到第一个士兵闪身出现,伽马刚想扣动扳机,那个人突然就消失在墙角不见了。他气愤地咒骂了一句,“可恶,没办法了!”知道自己的位置已经暴露,伽马快步从楼梯上冲出,对着那几个士兵藏身的墙角进行火力压制,待阿尔法也撤到他身后,他们俩顺着楼梯一路向下.....

    “过来两个人!跟上!”明确了敌人的位置,就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那个小队的队长扯着嗓子招呼队友,他从墙角那头冲了出来,身旁两个士兵也探身出枪给他打掩护。伽马张开力场护盾,冲过面前的那个拐角,直接从那些士兵的火力网中脱身。

    “快走!”他一刻不停地跑动着.......

    “我们要不先去库房启动机械士兵?”阿尔法一边跑一边问着身边的伽马。

    “去看看吧!”伽马回答道,“不过我觉得,他们有可能会在那里设伏,还是要小心点!”话刚说完,伽马就冲到了她前面,张开了力场护盾;与此同时,面前突然又探出了几个士兵,密集的粒子束如同暴雨般瞬间扑面而来......

    “没办法了吗?”阿尔法端着枪看着那些开枪的士兵。她本意不想杀人,但是现在,她不得不向那些昔日的战友开火了.....

    ......

    “不要犹豫了,开枪!”

    没怎么瞄准,她顺手就扣下了扳机........

    一个刚探出头的士兵脑袋中弹,他一声不吭地向后倒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

    这是她第一次向人类开枪,回想起刚才那个士兵中弹时的表情,一股深深的负罪感如同打碎的酱油瓶子,在她内心深处四处蔓延......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

    ........

    “阿尔法!你给我专注点!”

    仍旧沉浸在纠结和矛盾中的她,被伽马这么一喊,吓得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面前那个小队的其他队员已经举枪向他们开始开火了。炽热的粒子束擦过,焦灼的战场现况将她从意识深处拉回到了现实世界,她摇了摇头,调整下状态,“掩护!”她从肩膀上拉下手.雷,甩手朝那个小队藏身的拐角扔了过去.......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炸响,伽马张开力场盾,挡住了破片手.雷飞来的弹片,拉着阿尔法赶紧朝外跑.......

    ....

    .........

    “那几支突击小队得手了吗?”站在指挥大厅,Albe

    t上校问道。

    “报告,那些义体逃出了营地!”一个接线员摘下耳机,转过头汇报道,“他们现在正在向大门移动!”

    “什么?那些家伙是他妈吃干饭的吗?这么多人都拦不住他们两个!”上校把手上的文件夹重重地拍在桌上,“封锁大门,务必要将他们全部给我消灭在营区里!”

    ......

    .........

    离开了这层大楼,他们就算是冲出了营区中央的楼层区,外面就是部队驻扎的区块了。虽然一路上不那么顺利,打了好几次遭遇战,被迫应对了好几次突袭,不过他们最后都成功地化险为夷,也都没有受伤。跑下最后一层楼梯,推开大门,他们俩互相掩护着从门口走了出来。

    “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即使是自己熟悉的地形,这样紧张的室内近距离战斗还是让伽马感到无比压抑,他长舒了口气,站在门口环顾四周,还没放松的心马上又一下子又悬了起来: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一大片无遮无拦,地势开阔的空地上,几乎没有什么掩体;一旦遇到敌人,他们在这里根本无险可守!

    “快点找到库房,我们去启动机械士兵!”阿尔法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道......

    ......

    ...........

    “报告,他们正在向存放机械士兵的库房移动!”坐在控制台前的一个调度员放下耳机喊道。

    “哼,想的太简单了,未启动的机械士兵,它们的控制权都在我们指挥中枢这儿,他们可没法操作!”上校这么想着,一脸不屑地冷笑道,“把库房的门锁上,封锁机械士兵的权限!让巡逻中队收缩队形,靠近过去,收人头!”

    “等等........”旁边一个坐在总控台边的调度员惊呼........

    .............

    伽马冲过去,借着冲刺的势头,纵身一脚飞踢,刚才还锁得严严实实的门,仅这一下就被他直接踢倒;阿尔法冲进库房,熟练地获取了机械士兵的控制权限。

    “完事儿了吗?”伽马翻了个身,据守在门口向外警戒。

    “是的,我这边搞定了!”阿尔法回答道。面前的机械士兵们逐渐苏醒了过来,它们正检查着手头的装备,等待着下一步的指令。阿尔法刚想带他们冲出库房的大门,伽马伸手拦住了她,“等下!我听到了什么动静........”.

    .....

    ..........

    “他们已经启动机械士兵了?”上校瞪大了眼睛,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不过他马上恢复了往日的冷静,“哼,没什么大不了的!让营区驻扎的等离子战车调过去,铲平他们!”

    .....

    ..........

    重型战车沉闷的行进声从门外传了过来,越靠越近了......

    “不好,赶紧趴下!”他把枪斜挂在背上,一个箭步冲过去把门旁的阿尔法扑倒在地。没等她反应过来,重装战车上装载的等离子炮完成了充能,炽热的电浆喷射而过,将他们身处的这座库房直接烧了个对穿,整整一排的机械士兵被超高温的电浆洪流融成了一团废铁.....

    阿尔法看着那道电浆流横扫而过,看着一整排被击倒的机械士兵,惊得目瞪口呆。

    “赶紧组织反击!”喊话的时候,伽马已经站起了身,从背后拔出了步枪。

    阿尔法点了点头,发出指令开始调度剩余的机械士兵发起冲击。不过毕竟是军方引以为傲的新式武装,这种程度的粒子束根本没法损伤那些铁甲怪物一丝一毫,任由那些机械士兵在战车之间灵活穿插,火力输出,那几辆战车就是不为所动。

    “外面一共四辆战车,小心它们的电浆流!”伽马提醒道,趁着一辆战车发射完后的充能时间,他赶忙爬起身,拉起阿尔法朝门外跑。这时,那些随行的突击队士兵从战车后探出身,他们以战车为掩体,一边消灭那些冲出的机械士兵,一边朝库房进行火力封锁。

    密集的火力硬生生地把阿尔法他们压制在了库房的角落。她蹲在掩体下,听着外面等离子炮蓄力的声音,心里大呼不妙.....

    “这下麻烦了!”

    ....

    ........

    “少校,我们马上就要到后勤总站了!”坐在副驾驶位的Alex中尉提醒道。少校睁开眼,看着不远处的营区,沉默不语。

    “长官,您真的要这样做吗?”中尉还是有些犹豫不决,以前一直教导自己听从指挥的少校,这次居然主动带着他们违抗军令,这着实让人出乎意料。

    但仔细想想,少校这么做也不是没道理。阿尔法他们这一些义体,毕竟是跟着自己一路并肩作战的战友,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但很多时候,他们在战场上表现得更纯粹,也更强悍,这是不可否认的。甚至有好几次,如果不是那些义体赶来救急,他们早就殒命战场了。

    现在,战争结束了,上头却要他们反咬一口,把那些战功赫赫的义体全部处理掉!

    这简直是不可理喻!

    少校怒拍方向盘,开门下了车;身后行进的部队也就此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少校扯着嗓子喊道:

    “兄弟们,问你们一个问题,战场上那些机械士兵,有没有帮到过你们?”

    大家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大喊:“有!”

    “兄弟们,现在他们有危险,我们去不去救!”

    “去!”

    “如果去救他们是违抗将军的军令,你们还去不去!”

    这一次,下面就不再有那么整齐如一的喊声,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嘈杂的交谈声。

    “哼!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这样的做法未免也太让人寒心了!我劝你们别忘了,他们帮了我们不少忙,也救过我们好几次!现在他们有难,你们就打算袖手旁观吗?!”少校的厉声质问,让那些尚且犹豫不决的士兵纷纷下定了决心,“报告长官,我们愿意随行救人!”

    “报告!”一个士兵举起手。看到是Miladolv中士,他按捺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示意他发言,“中士,你有什么想说的?”

    “我愿意带领特战小队前往营救阿尔法他们!”他大跨一步出列,背着枪喊道!

    “很好,你带两个小队,即刻出发!”少校点了点头,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他有些不放心地补了一句:

    “还是那句老话,你得给我活着回来.....”

    .....

    ..........

    库房已经在几辆等离子炮重型战车的火力下千疮百孔,摇摇欲坠。伽马看着右手边的那辆战车的炮台已经完成了充能,蓄势待发,他赶忙把阿尔法推到一旁,自己背起枪准备跃进。这时,远处一发炮弹射来,不偏不倚地正中炮塔的能量泵,刺眼的强光伴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那辆战车被猛烈的爆炸撕成了几片......

    “不要大意!”虽然战况随着一辆战车的报废而有所改观,但尚未完全脱离险境的他还是这样提醒着自己。趁此机会,他重新整理了下行动思路:突出包围圈,冲到营区正门,逃到营区外!然而转头看向大门,这才发现,那儿已经被驻防的士兵封锁了,看到阿尔法他们过来,那些士兵也调转枪口开始朝他们进攻。

    又是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一颗炮弹炸响在营区前哨的空地上,剧烈的爆炸声传来,守军的防御阵型也被这莫名而来的攻击冲乱,不少人被炸翻在地,其余的也调转枪口朝着营区外,完全顾不上眼前的那两个义体了....

    ........

    从外面突入的,是另一支身穿军方制服的作战小队。他们出现营区外,正和这儿的守军激烈交火......

    “为什么军方的两支部队开始打了起来?”伽马看着两拨人掐架,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远处,那两支从外面突入的小队将原本在门口驻守的士兵尽数消灭,随即他们一个士官的指引下,在大门口依托掩体快速散开。

    “快过去,那个带头的人,我好像见过!”阿尔法拉着伽马说道,她三步并做两步,加快速度向门口冲了过去......

    .........

    “Miladolv,中士!之前见过!”那个带头的士兵没有放下枪,简洁明了地说道。看着阿尔法从身边走过,他招手示意队伍开始后退。

    “少校,我这边已经接应到了!”中士带着两个小队的战士们交替掩护后撤,一边向少校汇报,一边转过头查看营区内的情况。不远处,等离子炮战车已经调转炮台,准备向他们开火了.....

    情况危急,他赶忙切断通讯,端着枪跑出了营区的大门!

    没几秒的功夫,那辆战车就开火了!万幸的是,他已经冲出了营区,躲在了围墙后;炽热的电浆流被营区外那道厚实的围墙挡住了,虽然不知道能阻挡多久,不过最起码,就这一次的电浆轰击,应该伤不到他了。看着面前正在撤退的队友,他稍许松了口气,端着枪快步跟了过去,探身击毙了敌军的一名士兵,他示意队友们撤退,自己和另外两个士兵走在最后,掩护着后方。

    已经有基地驻防的部队冲了出来,开始追击他们;中士没有停下脚步,他回过身一枪放倒了带头的那个士兵。追兵有不少,脚底还不能停,他和那几个负责殿后的士兵轮番开枪。粒子束交织着,双方的交火并不密集,但每一枪都很致命。

    激烈的交火中,他身边的一位同伴中弹倒地。他停下脚步,在队友的掩护下,他拖着受伤的队友继续赶路.....

    “没多远了,坚持住!”

    .....

    ...........

    “报告长官,我们的装甲部队遭遇到疑似己方部队的火力打击,损失惨重,那两个义体趁乱逃走了!”

    “己方部队?到底是什么情况!”上校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站在指挥大厅,他气得暴跳如雷。这次抓捕行动,不顺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不仅没有在一开始把他们俩截杀在营区楼内,还让他们抢先一步夺去了机械士兵的掌控权,最后自己还莫名其妙地挨了几发炮弹!损兵折将暂且不提,上头交代的任务还没完成,俩目标人物都给放跑了!这一切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

    “算了!不管了!我去问问Matt那家伙,既然都到基地外了,那就让他去追吧.......”他骂骂咧咧地走到通讯终端前,接通了和少校的通讯频道......

    .........

    “Matt,你带你的部队,去把那些义体都处理掉!”和往常一样,他还是用这种命令式的口吻和少校交代任务。本以为少校会和以前一样,默默地接下他交代的任务,然而这次他得到的,却是少校的一击闷锤:

    “我不再受命于任何人了,包括你!”

    留下这最后一句话,也算是和他彻底划清了界限!少校不给他回怼的机会,撂下这句狠话,他直接切断了通讯,留下对面的Albe

    t上校一个人站在终端前无能狂怒......

    “Matt,你他妈的.....”上校气愤地拍打着桌子,“本事大了是吧?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