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七章
    ........

    在中士的带领下,阿尔法和伽马他们俩终于是逃出了后勤总站,在站点的营区外,他们和少校的部队会合了。

    “少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少校站在车旁,愁眉苦脸地抽着烟,她一脸诧异地问道。

    “看来你还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少校无奈地摇摇头,拍打着车门说道。他让他们俩上车,自己带着中士检查了一下自己手头的部队,“等下慢慢和和你们说.......”

    ........

    “别苦着脸了,抽一支吧?”检查完部队,四下无人的时候,少校从裤袋里摸出了一盒卷烟,抽了一支递给身旁的中士。

    “算了吧,没心情.......”中士推开了少校递烟的手,“我本以为我可以的......”

    “可以什么?”看着老战友这样的反应,少校有些摸不着头脑;向来心直口快的他,居然也开始装模作样的惆怅起来了,这让他感到很别扭,“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别在那儿给我废话!”

    中士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少校的脸色显得有些不悦。少校也愣在原地,本以为是自己刚才自己说得太过了,刚想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几句,没想到中士直接摁住他的手,腰背一转,把他狠狠地放倒在地。

    “我靠,你他妈疯了?敢打我!”少校躺在地上,突然挨了这么一下,他有些气急败坏。

    “你才疯了!”中士坐在他身上,揪着他的衣领质问道:“你想好我们以后怎么办了吗?你倒是爽快啊!想叛变就叛变!你考虑过你手下的那几百号人吗!啊?!你考虑过吗!”

    “你想我怎么办!”少校也急火攻心地回敬道,“眼睁睁地看着救过自己一名的战友被自己人打死?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再死一次?”

    “米拉,我想你能理解我的.......”

    字字句句都是掏心窝子的肺腑之词,中士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他愤然地松开少校,转过身一个人坐着抽闷烟,“我没说我不能理解你,毕竟我都是跟你一路走过来的!你心里的这点想法,我何尝没有?但看在老战友的份上,你跟我老实交代,你有没有给自己留过后路?”

    少校坐在地上,一脸木讷,不知道说啥。当时事发突然,他这么做也算是一拍脑袋做出的临时决定。中士这个问题确实是把他难住了,支支吾吾了半天,他实在是答不上来.....

    ......

    一支烟燃尽,中士掐灭了烟头,背着步枪,看着仍旧坐在地上沉思不语的少校,他伸出了手,“既然没有想过,那就一起想吧?反正咱们从来就是在一起的,也不差这一次!”

    “嗯嗯,好!”少校惊讶地抬起头,眼里仿佛都在放光,“有你这样可靠的战友相伴,真的太好了!”

    “哼,客套话!此地不宜久留,赶紧带大家走!”中士甩开他的手,背着枪跑回了队伍.....

    ....

    .........

    坐在车上,少校一边带着大部队行进,一边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阿尔法他们俩梳理了一遍,从指挥部密谋逮捕Rodot博士,到他得到命令将义体全部清缴的整个过程,他都细细地梳理了一遍。

    “那你这么做,不就是违抗军令了吗?”阿尔法看着少校,困惑地问道。在她的印象中,军人是必须遵从军令的,少校的行为颠覆了她的认知,这让她感到很困惑。

    “我只是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嘴上虽然这么说,他的心里却仍然是忧心忡忡。中士刚才说的其实没错,他现在一意孤行,违抗军令,顶撞了和自己冤家路窄的上校,逞了一时威风,但这样做的结局可想而知!他们的下场注定是被议会打成叛军,被军方赶尽杀绝!做出这个决定,他是自私的,因为事发突然,他还没来得及和手下的其他战友们好好商议,仔细规划;甚至都没有像样地征求他们的意见,只是通过两声口号就强行统一了口径。

    回过头想想,真的挺过意不去的,自己手下的战士们无不忠心耿耿地追随自己,跟着自己赴汤蹈火,出生入死;但到头来,他却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把他们拉入了叛军的行列,将他们推下了无尽的深渊......

    .......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和他们交代清楚。此后的道路走向何方,应该由他们自己决定!

    他示意全队停止行进,打开车门,他跳下吉普车,找了个不那么大的空地召集起了自己手下不到两百人的部队。留下中士带领的小队在四周警戒,交代了任务后,他走到了人群中。走进队列,他细细地打量着每一个士兵的脸庞,他们之中,有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新兵,有身经百战,成熟稳重的老兵,但不论是谁,他们每一个人都曾在实战中用自己的表现证明了自己的战斗能力,在经历了和外星人的残酷的厮杀后,作为幸存者的他们,无不都是杰出的战士!

    他慢慢地巡视着,一直走到队列的末尾,他最终下定决心,鼓足了勇气把实际情况和他们说明白!

    “都坐下吧!”他回到队列中间,士兵们自觉地围着他坐成一个圆形。虽说几百号人对于野外战斗来说并不算多,但围坐下还是占了些地方。少校站在中间,环顾四周,看着在做的各位弟兄们,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装镇定地开口了:

    “各位,刚才事出紧急,没和大家说明白!现在有件事情我必须和你们严肃说明!”他咽了口唾沫,仿佛是怕自己反悔,他赶紧说下去,“将军给我的命令是消灭那些义体。而现在,我已经将他们俩纳入了我们麾下,我们此时此刻,已经被打上了叛军的名号!”

    不出所料,少校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虽然刚才口号喊得震天响,但当叛军这个名号真真切切地砸在头上,他们还是有些六神无主;围坐着的士兵们开始出现了骚乱,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他们所说的一言一句,少校站在中间听得很清楚.......

    ........

    “叛军?那是要掉脑袋的事情啊!”

    “什么?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完了,我还有一家老小,这可咋整?”

    .........

    少校知道,这个突如其来的残酷事实,对他们而言是很难接受的。长此以来,他们一直都身处一线,奋力地为议会而战;驱逐了外星人,本来他们已经做好准备去迎接久违的和平与安定的生活,现在他们却不得不因为他这一决定,突然被打上叛军的名号,为了活命而四处奔走!

    “如果你们不满意我独断专行的做法,你们可以选择离开,我允许你们现在脱离队伍,带着你们的东西撤走,我不会指责你们。”说这话的语气颇有些无奈,一旁的中士远远地看着他,也替他捏了把汗。

    这是一场赌博,而且是赢面很小的赌博,毕竟哪个脑子正常的人会放着好端端的日子不过,跑来跟着他当逃兵?中士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一群人,握着枪的手微微颤抖着......

    “我不能替你们选择你们的未来,这个选择权,应该在你们的手上!现在,你们做决定吧!”少校说完,低下了头,闭上眼睛.....

    “大不了就没人陪咯,说到底,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等待着耳旁响起士兵们纷纷起身离他而去的嘈杂声和脚步声.....

    .....

    .........

    周围逐渐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少校睁开眼睛,环顾四周。他惊讶地发现,在他的周围,没有任何人离开,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们都静静地坐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少校。

    “没人走吗?”他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双眼,刚才还有人在讨论自己的个人问题,原以为会有那么几个难以取舍的弟兄离开,没想到他们都选择了留下。

    “报告!”一个士兵举手喊道,“少校,您还记得那次在城区么?那次是您救了我!我发誓要誓死追随您!哪怕是当叛军,也在所不惜!”

    听到这句忠肝义胆的宣誓,一股发自内心的喜悦涌上心头,他用力点了点头,朝着那个士兵竖了个大拇指,“好样儿的!能有你们相伴,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他停顿了片刻,仔细地打量着在座的每个人,扫视了一圈,他激动地喊道:“既然各位都选择了留下,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命运就此彻底绑在了一起!”

    “生死与共,不抛弃,不放弃!”他喊出了一句以前从未喊过的口号。一呼百应,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跟着喊了出来,喊声震天,气势恢宏......

    ....

    .........

    阿尔法站在车旁,眼前的这一幕再一次突破了她的认知。人类士兵居然可以为了追随自己的长官,不惜让自己背上叛军二字的骂名!也许,这就是人类与义体的不同所在,即使她拥有和人类一样的感情,但她注定还是和人类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伽马倒不是很在意那些围坐于空地上的士兵,他趴在一处隐蔽观察点,端着枪,和中士他们几个一起警戒四周。

    .........

    少校站在士兵们中间,他把肩章摘下,扔在地上;周围的战士们也纷纷将自己的身份铭牌取下,扔在中间。看着脚下这一摞的铭牌,他的表情抽动着,手中燃烧的火种缓缓落下.......

    烈焰之下,烧掉的不仅仅是他们的铭牌和肩章,还有他们已经褪去的身份;摒弃了议会正规军的名号,他们就此成为了一支自由之师......

    “小心,六点钟方向的坡地后,三公里!发现敌人先头部队!”中士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大声报告。

    “兄弟们,是时候开始行动了!”少校接过身旁Hyde上尉丢给他的步枪,“各位,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为我们自己而战!”

    .....

    .........

    身上挨了几下电击弹,这让他昏了好一会儿;醒过来的时候,他感觉浑身无力。这东西虽说威力不大,但打到身上就是让人觉得相当不舒服;他吃力地从平板床上坐起身,一边揉搓着麻木的双腿,一边打量着这里。周围并不那么亮堂,房间也略显昏暗,布局相当简陋,只有面前这张桌子和身下这张硬板床,空间很小,不过还勉强还算整洁。

    “这....这是哪儿?”他费力地扶着墙站起身,看向铁门外。这儿似曾相识的构造让他猛然惊醒,之前发生的一切也如同放电一般瞬间闪入了他的回忆,“想起来了,这儿是议会大楼地下的....防空洞......”

    脑海中仿佛还闪过了一个人,他一拍脑袋,“助理呢?我记得当初是我们一起........”

    猛然想起来,在刚才的激战中,那个一路陪伴自己的年轻人已经死了!在通讯中心被那些该死的士兵乱枪打死了!

    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年轻的生命不明不白地凋零,回忆起和助理的种种往事,他感到自己的心都碎了。看着眼前这扇关着自己的大铁门,他感觉脑袋有些昏昏沉沉,“这几天仿佛做梦一样,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经历了太多的大起大落,想想都有点不正常了......

    “很奇怪,我仿佛一直在做梦一样......”他咬了咬舌头,真切又实际的痛觉让他意识到:

    “这是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是一个真实的噩梦,而且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噩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