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联合议会编年史 > 第十五章
    ....

    .......

    “疼....”

    “好疼.....”

    这是她此时此刻,浑身上下唯一的感觉......

    意识有些恍惚,眼前的景象开始慢慢打转...

    ......

    “阿尔法!”

    “站起来!那家伙朝你过来了!”

    ......

    伽马的呼唤声将她从浑浑噩噩的迷茫中唤醒,她摇了摇头,努力地召回自己涣散的意识.....

    眼前的一切如同对焦完成的相机镜头,一下子变得清晰可辨!看着面前那家伙迎面朝她走来,她咬紧牙关,捡起掉落在身旁的长剑,颤颤巍巍地站起了身。然而让她始料未及的是,断掉一条手臂竟会对运动状态下的平衡有如此大的影响;更致命的是,飞旋而过的重斩巨剑留给她机体的冲击力实在是难以想象,整个左半身都因为挨了刚才那一击而麻木得难以动弹,此时此刻,她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别说是挥剑,就连走都已经走不稳了,整个人站在那儿都是晃晃悠悠的,仿佛随时都会失去重心倒在地上....

    “我就不信了!”她大喊一声,使出全身力气举剑准备冲刺!然而没走几步,她就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手中的剑也应声落地!

    “为什么....会这样....”趴在地上,看着面前那家伙越来越近,她心有不甘;偏过头,隐约看到一旁正在奋力牵制敌人登陆的伽马,眼看着越来越多的机械士兵索降到地面,它们的火力压制已经让他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了.....

    “难道....我们就要倒在这儿了吗?”

    闭上眼睛,她的心里闪过一丝悲凉....

    .......

    ........

    “我...我还活着?”

    眼前灰蒙蒙的,烟雾缭绕,啥也看不清。透过自己身下的那阵摩擦感,她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地上被人拖着走......

    “伽马...是你吗?”她张口问道.....

    “别出声!”伽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显然他不希望敌人发现自己的位置,他刻意地把声音压得很低。然而不论怎么伪装,在装备了多重探测系统的“零”面前,被抓出来也只是时间问题。没几秒的功夫,那家伙就找到了他们俩的位置,一道强光闪过,那家伙瞄准了伽马,甩手就是一发高能粒子束!

    爆炸声让迷雾中的所有人都为之一颤,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烟幕弹的浓雾就随着爆炸带出的气浪彻底散去,映入眼帘的,是扑面而来的粒子束和面前步步紧逼的“零”!

    “真是不妙!”伽马赶紧压低身位,他伸出右手环抱住身前的阿尔法,左臂张开力场护盾挡在她面前;几乎是在做出这套动作的一瞬间,密集的粒子束就如同暴雨般扑面而来!在猛烈的攻击中,一发粒子束从力场护盾的死角穿过,击中了他的左腿,剧烈的烧灼感夹带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剧痛在伤处蔓延开,他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脚底使不出力,一下子没能蹲住,整个人直接坐倒在地。尽管如此,他的右手仍旧没有松开,还是和刚才一样,紧紧地抱着阿尔法;他重开护盾,无形的力场盾挡在面前,将她护了个严严实实.....

    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做好了抵挡新一轮攻击的准备,但以这样的状态,能否顶住下一轮的攻击,他心里实在是没底。面对那一众机械士兵和他们手中待发的粒子步枪,他预感自己有可能顶不住,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丝慌张。

    “大不了就一起上路吧......”闭上双眼,深吸了口气,他抱紧阿尔法,张开了左臂的力场护盾,静静地等待着被密集的粒子束吞没....

    .......

    密集的粒子束带着明亮的蓝光拖尾一闪而过......

    “嗯?怎么回事?”本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这会儿居然安然无事?伽马回过神,他环顾四周,惊讶地发现眼前竟横躺着不少机械士兵,那些幸存的机械士兵也都已经调转枪口,分散在掩体后,看样子像是在迎击什么敌人。

    “哈!都忘记还有他们了!”伽马一拍脑袋想起了什么,“看来上尉他们已经到了!”

    一想到援军赶到,他一下就来了劲儿!尽管左腿被打伤了,他还是忍着痛,一脚深一脚浅地赶过去,把自己的步枪捡了回来。刚准备探出身子开枪瞄准,上尉的声音从对讲机那头传了过来:“你们俩赶紧撤退,我们马上派人过来接应你们!”

    对讲机那头话音刚落,一个小队的士兵就绕路赶到了伽马身旁,带头的那人正是Miladolv中士。“我们掩护,你们先撤!”中士的喊话简明扼要,他打了个手势,示意队友们各自分散开,互相掩护着占据周围掩体,构筑防线。

    上尉也带着他的部下追了过来,他的部队和中士的突击小队分别从两个方向突入了城区,向面前的敌人发起攻击。不过说到底,不论是人数还是火力,他们都处于劣势,更何况对面还有一个他们根本拿不下来的强敌。眼看着那家伙傲然挺立在枪林弹雨中,在粒子束的火力交织中巍然不动,上尉装上了一节高爆电容,对准了那个眼睛里发着淡紫色光的机器人。

    “哼!尝尝这个!”他扣下了扳机....

    .........

    .........

    “在‘零’的重甲面前,连你们军方的主战火炮都不值一提,你手上的高爆粒子束还能有啥用......”Wade

    看着零的视觉处理系统实时传回的作战记录影像,得意地冷笑道。回想起刚才那个片段,想到“零”用大剑重创Rodot的义体,他心中的得意更是无以复加.....

    “这会儿应该可以把战斗记录整合出来了,就这些内容应该差不多可以了!”一想到领事会的众人对这具义体的卓越性能啧啧称奇,一想到自己的义体即将被军方全面投入使用,光鲜亮丽的未来宛如一幅精美的长轴画卷在他的面前缓缓展开,想到这儿,Wade

    忍不住激动地拍打着椅子的扶手。“就让他们好好看看,到底谁才是对的!”

    “毫无疑问,那必然是我!哈哈哈!”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里,满脑子都是自我实现带给他的无尽满足,他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狂喜,仰天大笑....

    .....

    ........

    爆炸的火光散去,“零”慢慢地从硝烟中走出,一举一动都轻松自如,像个没事儿人一样。上尉震惊地看着面前毫发无损的“零”,半天说不出话来。刚才那发高爆粒子束根本没有炸开它的护甲,甚至都没有把他放倒,他仅仅只是因为巨大的爆炸冲击力而后退了半步。也就是说,面前这个铁甲怪物仅凭自带的护甲就正面硬接了一发高爆弹!

    “这怎么可能!”他不甘心地又开了一枪,结果还是那样,高爆粒子束炸在他的护甲上,根本没有伤到他一丝一毫!

    “我就不信了!”他从附包里掏出另一节高爆电容,甩手解开枪机准备重新装填。这时,零突然甩出了背后的特制步枪,抬手,瞄准几乎是同步完成,根本不留给上尉以任何反应时间;几乎是抬枪的同时,他就已经扣下了扳机!他手中装备的强粒子铳,单发威力几乎可以和高爆弹媲美,如果不是面前的有堵矮墙挡着,后果不敢想象!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被刚才一击带来的冲击波掀翻在地,上尉抖了抖身上的碎石,拍了拍脸上的尘土,翻身捡起地上的步枪和仍未装填完的电容,忙不迭地继续开始装填。Alex中尉从队伍后面绕了过来,他蹲在上尉身旁提醒道:“前辈,这次我们的任务,是掩护他们撤退!”

    这确实是点醒了上尉,刚才确实太专注于对付眼前这家伙了,差点都忘记此次战斗的核心目的了;他们这次的首要任务实际上根本不是作战,而是掩护中士他们的撤退。不过也得益于刚才的几轮较量,他算是真切地体会到了面前那家伙的恐怖实力,意识到自己不是对手,他无奈地收起了手中的高爆电容;看到对面的Miladolv中士他们一队人正和敌人鏖战,他不敢再怠慢了,赶紧下令全员收队回撤!

    “全体都有,交替掩护,准备撤退!”

    ....

    .......

    “就这里,准备好了没?”

    “三!”

    “二!”

    “一!”

    “走!”

    中士侧身飞起一脚踢开房门,两个士兵快速突入室内,仔细搜索了一遍,确认安全后,他们都松了口气。看着房间里的士兵打了个手势示意安全,中士赶紧招呼阿尔法和伽马,让他们先进去。他俩都受了伤,情况不容乐观:阿尔法断了左臂,伽马伤了左腿,短时间内他俩都没法继续战斗了......

    回想起来,以往受伤,都是Rodot博士来帮他们处理的。基本上,只要他们睡上几个小时,等意识清醒了,机体也就差不多修好了,一切都是那么轻松又高效。但很显然,现在他们已经没有这个条件了,离开了博士,没人能帮他们维修。

    “不!我不能一直这么下去!”伽马不甘于此,他咬着牙,用短刀把左腿的皮质切开,暴露出了里面受损的机械关节;借了中士手下一个士兵随身携带的工具箱,他勉强把弯曲磨损的合金骨架扳回原位,把里面被熔断的回路一一接上,最后牵引固定了所有的弹簧和滑索......整个操作流程持续了近十分钟,其中的困难和痛苦可想而知!当他要紧牙关,艰难地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他如释重负地把皮质缝了起来。

    这样的自我修复算不上多精细,但至少还是让他恢复了运动功能。只是现在的形势下,随时随地可能遇到敌袭,随时随地可能卷入战斗,已经不太可能抽出时间安安心心地做功能恢复训练了。“我必须尽快适应,尽快恢复....”他这样想着,铆足了劲儿站了起来,把步枪当做拐杖,扶着墙一瘸一拐地走着......

    .....

    “我刚才...是睡着了么?”

    阿尔法慢慢地睁开眼,环顾四周,此刻她正处在一座民房中,伽马正在一旁靠着墙做适应性训练,几个士兵正抱着枪盘腿坐着休息。

    左臂的痛觉已经渐渐消退了,但那种空落落的感觉依旧存在。回想起来,刚才撤退的时候她还没能收回自己的断肢,就外面的情况来看,估计是收不回来了。无法收回断肢,就意味着她要和自己的左手彻底说再见了。瞥了一眼自己残缺不全的左臂,一想到以后都是这种残废的丑态,她忍不住失声痛哭。

    “怎么了?胳膊还疼吗?”听到她的哭声,伽马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关切地问道。

    “我......我这样....还有什么用啊......”她哽咽道,“少了一只手,以后.......”

    “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陪着你!”伽马蹲在面前柔声说道,“有我在,我陪着你,没事的啦....”他摸了摸阿尔法的头,轻声安慰道。好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伽马一拍脑袋,他激动地转过身,捡起地上的一把步枪, “要不这样,我给你弄把短枪,一只手也能用的那种!你看如何?”

    阿尔法激动地点点头,仿佛是看到了新生的希望,泪水又一次润湿了眼眶,她的眼里亮闪闪的。以前从未感到伽马是如此的亲切,如此的体贴;而在这几天里,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变故,除了那些不太面熟的军人,也只有伽马陪在她身边,在她陷入困境的时候陪伴于左右,在她感到绝望无助的时候为她送上温暖。看着他辛勤操劳、奔前走后,阿尔法的心里渐渐涌起一股暖流.....

    “伽马.....”阿尔法伸出右手,在背后紧紧搂住他,“谢谢你...一路上这么关心我....”

    .....

    中士站在门口,看着两个义体互为手脚,互帮互助,看着他们亲昵地靠在一起,叼着烟的手微微地颤抖着。机器人之间的感情居然可以做到和人类相差无几的地步,甚至他们之间的情感比人类还要更直接、更朴实,更真切!想想人们为了各自的利益,习惯性地戴着面具,勾心斗角已成常态,有些时候真的很羡慕这些情真意切,淳朴忠实的机器人......

    “真是讽刺,我都有点想变成他们了......”靠在门口,他长长吐了口烟圈,陷入了深思.....

    .......

    思绪正四处漫游的时候,上尉的通讯传了过来:“米拉,汇报下你这边的情况!我们现在刚刚脱离战斗,情况还不太明朗!”上尉的声音显得很焦躁,说话还带着粗重的喘息声。看来他们脱离战斗的过程并不顺利,一路上遭遇了不少阻碍,这会儿还没有完全脱险.....

    “我这里一切顺利,暂时没有人员伤亡。”中士回答道,“就是那两个义体,他们都受了伤,情况可能......”

    “别管他们能不能打,这是我们的战斗,只要他们能走能跑,不拖累我们就行了!”上尉打断了中士的话,他急切地喊道,“他们的主要目标,应该就是我们!你带着你的人待在原地,我们现在还没有彻底摆脱那些机器人的追击!”上尉继续嚷道。突然一声沉闷的爆炸声从对讲机那头传来.....

    “不说了,保持联系!”看起来那边情况相当危急,上尉也无暇再多废话了.....

    通讯中断......

    “那就等着吧,没办法了.....”中士收起对讲机,走进了房间。

    伽马已经清理出了一张桌子,弄了块蒙布铺开,权当是工作台;工具已经在桌上摆开,步枪也已经被完全拆开,他这会儿正着手进行改造。中士站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你怎么会拆这玩意儿的?话说,你后面打算怎么改造?”

    “你就看着就行了!”伽马一边回答,一边继续着手头的工作,“不要打扰我,等下几道工序很重要.......”

    ......

    他把枪机的位置向后改动了一些,同时将内导管切掉了一半;为了平衡重量,他还在握把下面加了两块配重块......总之,他想方设法缩短了步枪的长度,几经修改,总算是能适合阿尔法一只手用了。

    他把这支做工略显粗糙的短枪递给阿尔法,“等下找个地方试试看?”

    “好呀!”她接过这把短枪,用残余的左臂夹着枪换上了电容。她甩手合上了枪机。

    “要是有个腿上的枪套,这动作就更帅了......”伽马打趣道,“刚才那动作,颇有几百年前西部牛仔的范儿......”

    房间里充斥着他们的欢笑声......

    ....

    .......

    中士站在门口,烟卷燃尽,他掐灭了烟头,忧心忡忡地向外走去。看着面前破败一片的城区,听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爆炸声,内心深处的困惑和焦虑又一次浮现出来......

    “Matt,如果是你在这儿,你能看到我们的未来吗?”

    “还是说,你至死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思来想去,怎么都没能得到一个让人信服的结果,他心情烦闷地又点起了一根烟.......

    .........